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们家人比较多,刚刚客厅里聚满了人,吓到了吧?」

  端木家到现在还没有分家,一家子几十人还是住在一家,不过平常起居都是分开的,像端木堂是住在主宅,端木暖他们四房的人是住在西楼的,端木安是大房的人住在大院那边。

  罗木怡没料到他会主动开口跟她说话,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愣了一下,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跟她说话,她抬头看看他,却不料,这一看就掉进了他眼里琥珀色的清潭。罗木怡顿时手足无措,她感觉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匆匆地低下头撇开视线,不敢再抬头看他。

  端木暖见她飞快挪开望向他的视线,低下头后瘦小的身子僵硬了,似乎很害怕他的样子,他眼底一抹精光闪过,难道被这个其貌不扬的瘦猴子看穿了?

  端木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带着审视的眼神在心里重新评估眼前这个人。

  从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起,她看起来似乎更加僵硬了,呼吸也慢慢开始急速起来。这么害怕他,难道真的看穿了他?

  原本琥珀色柔和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她,明知道她害怕他,他偏偏就要放慢脚步,每一步都要踩在她的心上,他要碾碎她的小心思,看她怎么敢向他捅刀子。

  「累了?不想说话?」偏偏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一点也不同于他现在的脸色,要是罗木怡现在抬起头来看看他的脸,估计会被他精神分裂似的言行给吓死。

  如果头发有知觉,罗木怡的头发现在肯定是爆炸状的。

  「我吓到你了?」多么让人愉悦的结果啊!

  罗木怡沉默着。

  「讨厌我?」声音听上去有些失落,「啊,原来是这样。」

  看着已经开始轻微颤抖的罗木怡,端木暖迅速判断得出他是对的,这只其貌不扬的瘦猴子看穿他了!看破了他的伪装,知道他并不是人畜无害的。

  趁她还不敢跟别人说,他要赶紧处理掉。首先,先回客厅甩掉她这个包袱,接下来……

  短短几秒,端木暖心里已经思索了近十种方案,毒杀她、棒杀她……或者,纳为己用?

  端木暖才往客厅的方向走出一步,就发现自己的衣袖被那只丑陋的瘦猴子给拽住了。

  「我,跟着你……」罗木怡拽着他衣袖的手不敢放松,她小小抬头,第一次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话,执拗的、脆弱的,「我要跟着你。」

  她眼神里带着一点点期盼、一点点希望,惶恐不定、忐忑不安,端木暖通通都接收到了,他挑起嘴角,「嗯,以后都要像这样回答我,嗯?」

  罗木怡生怕他回客厅跟爷爷说不带她了,他刚发出声音来,她连意思都还没接收到就焦急地连连点头,过了一秒,她反应过来才停住动作回答他,「好。」

  「嗯,那我们走吧。木怡睡我卧室旁边的房间,好吗?」

  一大一小再次走向西楼,罗木怡拽着端木暖衣袖的手一直没放开,她稍稍抬头看了看他。

  嗯,假装忘记了吧,我只是忘了放开他的衣袖,「好……」要是这段路一直走不完就好了。

  「喜欢跟我说话?」端木暖看了看她仍旧抓着他衣袖的手,他也假装,假装他已经甩开了她的手。

  「嗯……」等他把她带到了地方,他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断不断地跟她说话了吧。

  「要是想找我聊天就到我房间来。」

  罗木怡不敢置信地一下子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温和的眼神和暖暖的笑容,一时间,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快乐,不懂得掩饰情绪的小脸神采飞扬,「嗯!」

  端木暖微微敛目,原来,是喜欢他啊……

  把那只其貌不扬的瘦猴子送到她的房间,安顿好她以后,端木暖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双手一扯自己穿着的白衬衫,也不管被扯坏了的衣服钮扣四处散落,脱掉白衬衫,随手丢在红木地板上。

  他裸着上身走进浴室,打开洗手台的水龙头,捧一把水抹在脸上。水稍稍沾湿了他的头发,他抬起头看向镜子,水珠也由此从脸上滑落,顺着他的脸部轮廓蜿蜒而下,几滴滑到下巴直接滴落到水池,几滴顺着颈部一直往下,滑过精壮的胸膛。

  二十二岁的他,还是太年轻了。没有妈妈帮他筹谋、护着他,爸爸虽然没有再娶,却也没管他,一直醉心于他的科学研发工作,一年也就见那么几次,不是重大节日都见不到。只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要在这个家里站稳脚,还是太弱了。

  老爷子让他看顾那只瘦猴,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信任他?而老爷子派到他身边的人,竟然喜欢上他?想到这里,端木暖不由笑了。

  力量薄弱时,借他人的势力或某种因素,使己身看起来很强大,以此虚张声势,慑服敌人……三十六计,树上开花。

  三个月后。

  黑色的窗帘把明亮的阳光阻隔在窗外,房间里一片昏暗,几乎要分不清外面到底是早上还是晚上,要不是敲门声,还在床上安睡的人还可以睡上一段时间。

  罗木怡惺忪地推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纤细的腿跨下床,踩在红木地板上,赤着脚跑去开门。

  「木怡,早安。」

  「早安,暖哥哥。」罗木怡脸红红地跟他问好,瞌睡虫也在见到他的一刻全部飞走了。

  端木暖走进房门大开的门口,一进来,就往窗户走去,把黑色窗帘拉开,金黄的阳光瞬间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罗木怡也彻彻底底地醒了。

  「睡太多了会头疼,今天天气不错,跟我出门走走,嗯?」

  罗木怡在住进端木家以前,过了两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导致她很浅眠,只要有一点点光线、一些些声音都会使她醒来,也正因这样,她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都是最能隔绝光线的黑色。

  罗木怡的爸爸罗季瑴是个摄影师,在他心爱的妻子去世后,他心神俱怆,整日整夜地用工作麻痹自己,疏忽了对罗木怡的照顾。直到不久前,端木堂与他们碰面,看不得干孙女受这样的委屈,最终两个男人商量决定,让罗木怡到端木家住上一段时间。

  罗木怡果断点头,「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罗木怡马上冲进浴室,拿出最快的速度洗漱干净,穿戴整齐。

  五分钟后,罗木怡背着小背包,戴着鸭舌帽,一身蓝色的牛仔衣,活脱脱一个男孩子模样地站在端木暖面前,整装待发。

  端木暖坐在她的床上,床褥很软,他感觉像是坐进了一团棉花里一样,床上还有着她的香气,混杂着薰衣草的清香。端木暖眯了眯眼,要是眼前这个人不是瘦得跟竹竿一样,不是像个男孩子模样,或许还挺引人遐想的。

  他朝她招招手,又在她走过来后示意她蹲下一点,罗木怡眼睛带着迷惑的眼神,在他身前半蹲,与他的视线平行,她低下头,害羞得不敢看他。

  端木暖一手摘下她头上的鸭舌帽,「这么热的天,戴帽子不热?」

  「不热。」

  「那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端木暖抬起手,指背贴上她的脸颊,「嗯,越来越红了。」端木暖轻笑。

  除了端木安以外,他没有遇见过这么单纯的人,连情绪都不懂得掩饰的,让人一眼就可以看穿她的小心思,或许也是这个原因,跟这个女孩子相处了三个月后,他发现她似乎越来越顺眼了。

  罗木怡只觉得害羞得说不出话,要怎么解释呢,之所以戴鸭舌帽,是因为前几天跟端木安玩的时候,被端木安问她头发为什么会这么短,不像别的姐姐头发长长的。

  在心上人面前,自卑的心理总是会放大一百倍,她特地找了顶帽子戴上,自欺欺人地以为帽子遮一下,别人就不会特别留意她头发的长度。

  现在又是盛夏,穿吊带裤都觉得热,何况她还戴个帽子,怎么可能会不热。再加上跟喜欢的人靠得这么近……

  「怎么又不说话了,生气了,又不想理我了,嗯?」端木暖摸摸她的脑袋逗她。趁着她现在懂得还不太多,逗逗她,以后长大懂事了可就没这么好玩了。

  「害羞的。」罗木怡非常难为情地把这三个字吐出来,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她的脸肯定更红了。

  端木暖状似恍然大悟,然后特别坦然地示意她起身,「饿了。」

  「啊?」

  「下楼吃早餐。」端木暖起身,揉了揉她的脑袋后走出了房间。

  罗木怡茫然的像小尾巴似的跟着他的脚步下楼,怎么就说到这里了……嗯,虽然她的确是饿了。饿了,吃早餐,嗯,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呢,嗯,吃早餐吧。

  房间里,那顶鸭舌帽孤零零地被丢在大床的中央,而它的主人已经忘记了要把它戴上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