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如果有人问,卫家最受宠的人是谁?

  卫简言狐朋狗友的一二三四五号都会异口同声地回答,当然是卫简言!身为卫老先生最小的孙子,他的地位一向很高。

  可如果把这个问题问一下当事人,卫简言会苦笑数声,“你们太天真了。”

  虽然他曾经是卫家最受宠的,可现在地位已然被剥夺,要问现在谁最受宠,绝对是卫远莫属。

  卫远,小名圆圆……别怀疑,他是个男孩子,只因生下来后太过圆润才得了这个名字。

  提起自己儿子,卫简言真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这小小的婴儿是自己和爱妻曾绵绵的爱情结晶,恨的是小混蛋从降生就夺走了属于自己的全部宠爱。卫老先生眼里只有他,妈妈眼里只有他,绵绵眼里只有他,就连爸爸……对,没有看错,就连卫家现任大家长,最最不苟言笑的卫爸爸,眼里也只有自己的孙子。面对这种情况,卫简言表示心情十分不爽。

  可惜,没人理会,就像是现在。

  “不要在这里……”双手抱胸护着身上的裙子不被扯掉,曾绵绵连声拒绝,“卫简言,别闹了,圆圆待会醒了会闹的。”

  手掌爱不释手摩挲着妻子半裸的背,卫简言对这些话完全无视,“乖,什么事情能比这个还重要,绵绵,我想要你……不觉得这里很刺激吗。”

  “别闹好不好……”

  “给我一次,就一次,我们还是第一次在衣帽间做。”

  虽然已经结婚两年,宝宝都一岁,每次欢爱曾绵绵还是脸红到不行,“被发现就不好了。”

  “不会有人来打扰的。”用一种诱哄的口气说服,卫简言手掌已经不客气扯起裙摆,“不脱就穿着吧,我觉得穿着做感觉也不错。”话音未落已经毫不客气攻城略地。

  曾绵绵护住上面护不住下面,被他弄得浑身酥软,渐渐也有了感觉。

  扯着裙摆缠在腰间,手指放肆游走在妻子修长的双腿上,揉捏着,眼看曾绵绵已然情动腿软,卫简言心中窃喜,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做个痛快,“绵绵,搂着我的脖子。”

  呼吸越来越急促,曾绵绵俏脸通红,“我们回去卧室……”

  “不要,就在这里。”身体忍耐到极点,一刻也等不得,“宝贝,我想要你!”

  对彼此身体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他轻轻松松撩拨起妻子的yu/望,抱着她靠在冰凉的衣柜上,蓄势待发的恨不得立刻入侵曾绵绵的身体。

  “绵绵……”

  就在此时,咚咚两声敲门声,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夫人……小少爷醒了,正哭着叫你呢。”

  这声音比魔咒还灵验,曾绵绵身体一下子绷紧,欲望退去。

  哭丧着脸,她忍不住埋怨,“啊……都怪你,我说不要。”

  “别理他!”好事被打断,卫简言脸臭得要命,“滚!”

  “小少爷哭得很厉害。”撂下这句话,仆人落荒而逃。

  呜呜呜,他的命好苦,为什么每次都要被指使来破坏卫简言的好事,害自己被当成仇人对待,半夜恶梦里都是卫简言追杀他的情形。

  听到仆人跑下楼的脚步声,卫简言摆出一脸委屈盯着自己的小妻子,“绵绵,小孩子哭一下不会怎么样,别走好不好,你看看人家的身体还在拚命召唤你呢。”

  想到孩子正在哭泣,曾绵绵心疼得不行,“不要了,我们晚上再做好不好,我要到楼下看宝宝。”

  说着话就开始整理衣服,曾绵绵善良地吻了心爱的男人一口,然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太过分了,你们眼里都只有那个臭小鬼!”一身欲火只能自己解决,卫简言恨不得立刻把人抓回来就地正法,可最后也只能自力更生。自从卫远出生,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往怨夫发展的趋势。

  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