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光在卫简言和曾绵绵两人间移动,卫老先生叹气,“你父亲不会同意的,和司徒家的事情几乎是板上钉钉。”

  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卫简言说道:“只是几乎,不是吗?”

  “你真是胡闹,难道你以为我会站在你这边吗,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们不合适。”

  终于听出一点端倪,曾绵绵脸色一白,想要说什么却被卫简言眼神制止。

  “你觉得,哪里不合适?”

  “家庭、责任……这些都不合适,司徒家的女儿来过了,已经说过你和这丫头的事情,这丫头什么都没有,在事业上帮不了你。”

  忽然收起不正经的笑容,卫简言表情肃穆,“不,绵绵有一样属于她的,谁也给不起卫家。”

  对上孙子坚定的目光,卫老先生心有灵犀一般正襟危坐,“有什么?”

  “她有我。”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带着落地生根的气势。

  脸上神情同样严肃,卫老先生慢慢开口,“你在威胁我?”

  房间气氛紧张起来,一触即发。

  爷孙对峙着,先开口的却是曾绵绵,“抱歉,打扰一下,我想二位都误会了。”

  曾绵绵脸上表情从惊讶到震惊,最后却归于平静,只是微微笑着,“卫先生,我想,你也误会了,因为我从来没想过会和你在一起。”想要表明自己的决心,她一字一字说出这句话,“不对,应该是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两双相似的眼睛同时看向她,都有着说不出的惊讶。

  “抱歉打扰,我还有别的旅程,先走一步。”

  嘴角挂着温婉的笑容,她离开的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等到卫简言追出去却只能在走廊抓住她的手。

  “绵绵,听我解释!”还以为自己的做法能够换来心爱的女人开心,完全没想到曾绵绵会有这样的反抗,卫简言很无奈,“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我,难道这样还不够证明我的真心吗?”

  执拗地不去看他,曾绵绵害怕自己多看一眼就会想要拥抱他。

  “绵绵……”用哀求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带着满满的无奈,“我会给努力给你稳定的未来,相信我好吗,事情都会解决的。”

  心底明明溢出喜悦,却依旧有些愤怒,曾绵绵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太软弱,“卫简言,我是玩具吗?想要就要,想丢就丢。明明我都离开了,为什么还要自私地出现,你知不知道我多痛苦。发誓说要和我在一起,却又一次次把我丢下,你知道这两天我在想什么,我有多难过?你太残忍了,打着为我好的理由带我来美国,你以为我会感动?才不会……为什么不对我讲,为什么不相信我可以一起面对!”

  苦笑连连,卫简言不肯放开手,“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就连求你原谅都没有底气,可是这一次我真的只想让你开心,无论做什么都可以。绵绵,我真的爱你!”

  凝视她雾蒙蒙的眼眸,卫简言顾不得自己接下来的话会不会被人听到,会不会太肉麻毁掉自己的形象,“我知道自己又错了,以后也许还会有更多的错误,可是请你原谅我,因为只有你会成为我的卫太太,就算所有人恨我,你也要爱我。绵绵,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很少想过我们的以后,所以你总是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只是过客。

  不过,你不是。说出来可能会让你难过,但我必须承认,我曾有过很多女人,感情多少或许逢场作戏,可是你不是她们,你是特别的,我会对她们好,却不会想把自己的所有给她们。

  我清楚自己能给她们的是什么,但之前一直不知道能给你什么,只是无耻地浪费你的感情,直到现在你要离开我才醒悟,我不能没有你!想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差点发疯。

  我来不及去想这样逼迫家人是不是最好的办法,只想用这些告诉你,我知道自己能给你什么了,那就是一身缺点的我,我要娶你。你会是我唯一的卫太太,谁也不能抢走!”

  手指在她翕动的唇上点了一下,卫简言苦笑,“别怀疑我,虽然我曾经很混蛋,但我唯一确定的是,我爱你,非常爱,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从我吃到的第一口饭菜开始,从我忍受不了任何男人靠近你的时候开始……你明白吗?”

  完全无法预料卫简言会说出这么一番告白,曾绵绵还是没出息地流了泪,“你……”

  “你如果还不信,大概我只能跳海证明自己的清白。”笑咪咪地拭去她泪水,卫简言捧着她的脸颊如获至宝,“这大概会是我说过最蠢的一番话,幸好没有别人,不然真的要去跳海了。”

  “卫简言你真的……真心?”

  “嗯,真心,将来的卫太太,你还不相信吗?”

  喜悦冲昏头脑,乱七八糟的念头堆在一起让她喜惧交加,“可是你的家人不会同意?”

  “那我跟你走,你要不要?”

  “要!”答案脱口而出,只想立刻拥抱他,两人刚凑到一起,不远的门口却传来刻意的轻咳。

  脸刷地涨红,曾绵绵差点钻进地下。把她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卫简言牵着她的手走进房间,果然卫老先生一脸“你们太过分”的目光瞪了过来。

  “爷爷,内部矛盾已经解决,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谈话了,你可以当作威胁,但我不会退让。”

  “臭小子。”臭骂一句,卫老先生朝着门口走去,“你们的事情还是早些准备吧,说不定我还能瞧见曾孙子。”

  同样愕然,曾绵绵与卫简言面面相觑。

  拄着手里拐杖一步步走远了,卫老先生的埋怨隐约传来,“看起来乖乖巧巧的,胆子倒是很大,看来能管住人。早就想揍这臭小子了,真是的,亲家都到了还只顾着跟媳妇在一起,不懂规矩,还得我老人家去招待……”卫老先生的声音渐行渐远,终于什么都听不到。

  事情转变太快,曾绵绵有此一受宠若惊,只因幸福来得太突然。

  这么简单,已经解决了吗?

  相比她的忐忑,卫简夸衣情看起来沉稳得多,或者说,从一开始决定先打动爷爷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会是现在的情况。因为相比固执的爸爸,这位深受大家敬爱的老人更擅长为别人考虑。

  “卫简言……”

  “你喊我什么?”

  “简言……”

  “这才对,是不是很开心?”

  眼睛里藏不住的喜悦,曾绵绵点头,“是啊。”

  “既然这么开心,爷爷又走了,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笑容邪肆,卫简言蠢蠢欲动一亲芳泽,凑过去偷个吻,“看在你这么坦诚的分上,我决定对你坦白两件事情。”

  被他不正经的举动弄得脸颊通红,曾绵绵咬着唇瞧着自己的卫简言,“什么事?”

  “第一个。”装出一脸严肃,又突然笑出来,“我已经把咱们的事情告诉我未来的岳父、岳母。”

  虽然早就意识到他已经这样做了,曾绵绵还是有些激动,“爸爸、妈妈……怎么说?”

  “还用问吗,当然是对我极度满意,不然你以为岳母大人为什么会帮我把你骗来美国。”

  “你、你还讲,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

  “这怎么是搞鬼,明明是一片真心。”

  不想在这个问题多作纠缠,不然肯定被他胡说八道扯一通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话,曾绵绵追问,“第二件事呢?”

  “第二,是一个迟到的解释。”叹口气,他缓缓开口,“就是,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来美国是为了爷爷的寿辰。我想让你相信,我没有刻意隐瞒你的意思,更没有把你藏起来金屋藏娇的想法,你不是我见不得光的情人,是我今生的爱人。

  那时候,我有自己的打算,之所以不告诉你那些,第一是怕你多想,虽然最后还是发生了很多的误会,但是当时确实不知道怎么开口。第二,我的家庭比你现在看到的还要复杂得多,爷爷寿宴那天几乎所有的家人都会到来,如果那时候你出现,恐怕我们两个会成为众矢之的,我不惧怕所有人,但是不想别人异样的目光伤害你。”

  几乎已经忘了这件事情,现在听到这个答案还是很开心,曾绵绵脸上挂着笑容,已经不再有芥蒂,“我原谅你,以后,不许再有事情隐瞒我。”

  “不会了。”

  “你确定?”

  “你不信我……”

  “我很想信你,但你骗了我两次,卫先生,你已经处于信用半破产状态。”

  脸上表情骤然严肃起来,卫简言沉痛地开口,“我知道,绵绵,对不起……还有,我能不能暂时申请信用最高额度,因为我们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看他神色突变,曾绵绵心底难掩紧张,“什么硬仗?”

  “当然是我的爸爸,他相当固执,并且强势,比起爷爷要难上加难。”

  脸上表情透着不安,曾绵绵突然有些怯懦,如果那只是一个陌生人,无论多么强势她都不会害怕;可是那个男人是卫简言的爸爸,如果想要和卫简言在一起,她想要得到来自家人的祝福。

  没料到她会被自己吓住,伸手捧着她脸颊,卫简言连忙补救,不然真把自己的准新娘吓跑就惨了,“别紧张,有我呢,你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兵行险招,来,我告诉你一个很管用的办法。”

  被他拉着走到书桌前,卫简言从桌子里掏出一份文件递到曾绵绵手里,“看。”

  “这是什么?”

  “你猜。”

  来不及去细细研究,曾绵绵有些羞赧,“我第下语言掌握得并不是很好。”

  “没关系,你只要签字就好。”微笑着递给她一支笔,卫简言指出需要签字的部分。

  看着他笃定的笑容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曾绵绵犹豫着没有下笔。

  “怎么,还不相信我?放心吧,无论在哪里,买卖人口都是犯法的。”

  听出他话里的逗弄,曾绵绵噗嗤笑出声,可也不打算被他轻易唬弄过去,坚持要弄清楚真相,“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你说过不会骗我的。”

  “我发誓,这是能让我们在一起的东西。”

  “然后呢?”

  “如果你相信我,就先签字。”

  深吸一口气,她终于决定听从卫简言的话,干脆利落签了名,用执着的眼神看着他,“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了吗?”

  收起文件重新放回去锁好,卫简言轻笑,“这是一份金融资产信托移转契约书。”

  虽然对这个名词有些陌生,却也听出大概意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曾绵绵蓦地睁大眼睛,“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已经同意将名下所有的资产全部转让到你的名下,明天就会有律师来办理相关的手续,只要你拿着这个,就拥有卫家属于我的那部分家产,以后再没有人敢阻止我们在一起,因为如果你离开我,整个卫家都会伤筋动骨,我想我的婚姻还不会让他们这么孤注一掷。”

  呼吸急促,手指颤抖,曾绵绵简直要吼出声,最后也只能勉强压抑住情绪,“你疯了!”

  对她的反应本就在意料之中,卫简言没多少惊讶,“我没疯。”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这太夸张了,他们会恨死你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夸张吗,我不觉得。”眼底透出无尽的欣慰,卫简言安抚她的情绪,“你看,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当你听到自己已经拥有大笔财富之后,居然没有一点意外的喜悦,却只在乎他们会不会恨我,这说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绵绵,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只要相信这一点,这个契约书存在与否不是无关紧要吗?”

  一句话戳中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曾绵绵突然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原来,卫简言同样深爱她,所以宁愿用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的真心。这个礼物好沉重,也好甜蜜,她情愿背负一辈子。

  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卫简言声音温柔到极点,“绵绵,我知道你还在害怕、还在忐忑,虽然总是装作很坚强,可心里总是会不安,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太敢相信,不过我没有怪你,本来就不是你的错,只能怨怪自己太愚蠢,折腾到信用破产,既然如此,我只想给我们的爱情加上一个大大的筹码,挽回我的信用。”

  亲吻在她的额头,卫简言微笑,“这一次,你可以相信我了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