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十五分钟后,卫简言站在一幢颇有些年头的公寓楼下,第四次拨出的通话被拒绝接听,终于苦笑着发讯息。

  绵绵,给我一个机会解释好吗?

  睡了吗?

  我在楼下。

  如果你不下来,我上去敲门了!

  一连发了四条,前三条沉入大海,第四条终于有了响应。

  睡了。

  曾绵绵的回复格外简单,却让他差点笑出声。

  别闹,下来。

  只有三分钟的等待,却那么漫长,曾绵绵面无表情走出来的时候,卫简言拚命压抑着拥抱她的冲动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愚蠢,“我们聊聊好吗?”

  微垂着眼眸不想对上他的目光,曾绵绵沉默着走向外面的草坪,沿着上面的石子路来到供人歇息的地方。

  紧随着她的脚步,卫简言第一次发现解释清楚一件事竟然这么难,很怕触怒这个女人,没有接下去的机会,又不想隐瞒。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坦白。

  “我不会对司徒月做什么,抱歉没办法帮你报复回去。”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垂着头的曾绵绵,想要看清楚她的每一丝表情,“因为,应该都是我的错。我对司徒月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可是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和她结婚……商业婚姻。”

  不知是因为冷风还是颤抖,曾绵绵的身体晃动一下,眼眶温热,声音有些沙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这太残忍了,比从司徒月嘴里听到还要残忍一万倍,她不想恨卫简言,,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彷佛是看出她内心的脆弱,卫简言立刻说道:“别哭,我说了,如果没有意见的话我和她会在一起,可是,你就是我的意外……你出现了,所以我们的婚姻不会存在。”

  惊愕抬头,却看到他脸上挂满苦笑,“绵绵,我觉得我被报复了,辜负了太多人,所以才被你折腾得死去活来。

  别生气,我没有怪你,只是想说,我不会和她在一起,虽然有过那样的念头,但是我现在可以保证不会和她在一起。还有一件事要请你原谅,在我爱上你的那天,曾发誓不允许任何人伤你,不然会让他付出惨痛代价,可是司徒月伤害你的事情,我恐怕不能帮你报复回去……

  绵绵,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曾经给了她错觉,聪明如司徒月恐怕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浪费几年青春,如果我早早说清楚,也不会给她伤害你的机会,所以追根究柢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给她伤害你的机会。”

  完全没料到他会这样的坦白,曾绵绵愣了。

  “求你,原谅我。”

  虽然难过,却更心疼他,曾绵绵有些哽咽,“我没恨过她。”

  虽然那些事情确实让她心痛难忍,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在乎卫简言,另一个女人又能拿自己怎么样呢。她在乎的,也只有卫简言一个人的想法。

  对她的响应丝毫不觉得奇怪,卫简言一直都相信曾绵绵会理解这些事情,既然没了别人的参与,他就该全力挽回自己心爱的人,“绵绵,和我回去吧,我们在一起不好吗?”

  心因为“在一起”三个字颠抖,曾绵绵不是不心动,只是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故事会重演,即便卫简言身边再也没有司徒月,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个曾绵绵?或许还会有很多。

  他的心那么大,会一直去爱上另外的女人,可自己的心很小,爱上一个人,就想要一生一世。

  “不。”握着拳头才能让自己说出拒绝的话,她苦笑着,“你还是不懂。”

  她很少说拒绝人的话,即便是对着认识不久的同事都不会说,可这些日子却不只一次拒绝自己……表情说不出的失落,卫简言只觉得心里有些刺痛,所有的事情都做了,怎么还不能挽回?

  “为什么?”

  既然他追来问自己理由,曾绵绵也不想再隐瞒,眼底神色藏着无尽痛苦,“你去美国做什么?”

  “我的家人大部分都在国外,这一次是因为爷爷寿辰。”

  “爷爷寿辰,你有想过告诉我吗?有想过带我一起去吗?”一脸苦笑,曾绵绵摇头,“现在你就站在我家楼下,你想过去见我的父母,告诉他们你会照顾我一生一世吗?这些事情你想过吗?我离开,不只是因为司徒月的挑拨,而是你从未给我过我信心。

  从我爱上你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告诉我一切结束了,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给你……这是你最擅长的不是吗。可是,我爱你,只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你说爱我就是带我回去,留在身边,那如果有一天你的身边并不再需要我,我该怎么办?

  即便能够一直爱下去,你的家庭能够允许吗,我们之间差得太多太多,就像隔着一道鸿沟的山崖,我跨不过去就宁愿留在属于自己的地方,因为一旦走出去那一步,不是永远,就是粉身碎骨。如果你真的爱我,放我自由吧。”

  曾绵绵从未说过这么多的话,卫简言的表情显露出心底的震撼。原来,她那么害怕、那么担心,即便在自己身边是笑着的,也总是小心翼翼。他到底做了什么,嘴巴说着爱她,却从来没给自己的女人一丁点信心。卫简言突然想起,不是没给,是他自己都没有想过,总觉得开心就好,却忘了爱情更是责任。

  说出这些话,曾绵绵突然觉得说不出的轻松,即便现在分开,大概也没有遗憾了,留着美好的记忆,结束也只是无可奈何。

  “卫简言,放开我吧,让我自由。我想要的幸福只是简简单单和一个人在一起一辈子,现在我会难过,但是早晚有一天能够忘记你,时间会帮助我,那时候我们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你娶我嫁,身边是爱我的丈夫、孩子……”

  曾绵绵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卫简言已经愤怒地堵住她的嘴巴,用力吻着她的唇,不想听到那些让自己心疼的话。

  曾绵绵有一天会爱上别的男人?不可以,绝不可以,她只会是自己的,除了他谁也不能出现在这个女人身边!

  只是听着那些描述,卫简言都觉得自己胸口从来没有过的沉闷,像是爆炸一样的绷紧……她只会是自己的,怎么会出现别的男人!

  曾绵绵无助地靠在他怀里,没有挣脱开的力气,眼前是他清楚的眉目,像是刻进心底一般。

  直到呼吸变得困难,卫简言终于放开,不知道是谁的唇蹭破,彼此唇上都有血丝。伸手抚去血丝,卫简言的声音说不出的笃定,“我不会允许你离开,绝不会!”

  除了这句话,他再没有多说,比起山盟海誓,他更喜欢用行动证明,既然她不相信两个人的爱情能到永远,那不妨,做给她看!

  那一晚交谈过之后,卫简言接连两天都没有出现。

  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安静得可怕,曾绵绵抱膝看着电视,心里却全都是卫简言的影子。

  明明走之前还说不会让自己离开,却无缘无故消失两天。她觉得很好笑,笑自己傻,明明决定离开,还是会为他犹豫心动,甚至抱有最后的幻想。可是现在不是已经很清楚大概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吗?

  卫简言,你真的很厉害,这一次,是你把我抛弃了,大概心里会很开心,这世上还是没有能让你难过的女人。

  垂下头把自己埋起来,眼泪却滴落在身上,大概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要在这些日子里流光,明明在心里喊着要坚强,却总是忍不住落泪。

  曾绵绵很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门外却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分明就是爸妈回来了。惊慌地站起来,手掌胡乱抹去脸上泪水,曾绵绵不想让家人跟着自己难受,果不其然门很快就打开了,曾家爸妈一起出现在门口,身后竟然还拉着购物车。

  如果曾绵绵现在还有心思去观察别的,她大概会发现这两天家人的古怪,就如同现在曾妈妈用眼神暗示丈夫把购物车拖到卧室,这才凑到女儿身边,像是完全没有发现曾绵绵的异样一般,“绵绵在看电视吗,好看吗?”

  曾爸爸是个坦荡的人,瞒着女儿做事的他表情显得很紧张,一溜小跑把东西送进去就赶快走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却不敢多说一句,生怕女儿看出什么不对。

  这一天的晚饭一家人都吃得各怀心思,没什么胃口。

  曾绵绵洗过碗后就要回房,曾爸爸、曾妈妈却前后脚跟了进来,这让她终于发现父母的不对,一脸诧异,“爸、妈,有什么话要说吗?”

  互相推着对方,最终还是曾妈妈笑咪咪地开口,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有些心虚,“绵绵,我们去旅游好不好?”

  眼睛透着疑惑,曾绵绵万分不解,“去哪里?”

  “去美……”曾爸爸还没说完,就被曾妈妈背后捏了一把,帮着继续说下去,“随便呀,现在出去很方便的,我们计划了很多的地方、好几个国家,真的很方便。”

  心里乱糟糟的根本没有出去游玩的心情,曾绵绵想要拒绝,“我最近有些累。”

  “累才要出去嘛,散散心,玩一下心情就好了。”曾妈妈完全不给女儿拒绝的机会,“我第一次出去欸,又听不懂叽哩呱啦的英语,你如果不陪着我们怕会走丢,而且没几天,我们一起去不好吗?”

  “就算要去,也要时间准备。”

  殷勤地递出藏在身后的东西,曾妈妈一脸得意,“我们把要用的东西和护照全都准备好了,你想让妈妈失望吗?”

  这样的要求很难去拒绝,犹豫再三,曾绵绵最终还是点头,“好吧。”

  曾绵绵从小都是懂事听话的乖女儿,父母的要求很少拒绝,显然这一次也不例外,可是当他们乘坐飞机头等舱,降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她终于发现事情哪里不对。

  黑西装、黑裤子、黑皮鞋,戴着黑墨镜,表情像蜡塑的一样严肃,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一家人都是规矩老实的普通人,她会以为家里欠了赌债或者贩卖军火被追捕,不然这四位特务一样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是想做什么。

  彷佛是早早等候在这里,墨镜男其中一位走在最前面,“曾先生你好,欢迎来到纽约,少爷让我来接几位过去。”

  曾绵绵一脸不解,曾家爸妈却一脸预料之中。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四周是异国陌生的风景,很好看,曾绵绵却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

  看一眼坐在副驾驶座的爸爸,他一直正襟危坐没有回头,看看身边的妈妈想要一个答案,曾妈妈却完全不肯对上女儿的目光,“绵绵你看外面风景真不错,真的很好看,啊呀我累了,我要休息一下。”

  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让曾绵绵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不会主动解答自己的疑惑,干脆用沉默表示心里的不满。

  车子最终在一幢拥有私家园林的豪宅停下。

  “曾先生,这边请,会有人带你们二位休息,少爷很快就过去。曾小姐,请你来这边,我为你带路。”

  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她就被人带着送到门口,曾绵绵进去的时候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来了!”开口的是房间沙发上坐着的老人,头发斑白,脸上却保养得很好,坐姿气势十足。

  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曾绵绵心里不忐忑是不可能的,可当她看到这位老人的时候,一颗心突然就安静下来。

  低垂的眉目突然扬起看她,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异,又恢复如初,“一点都不吃惊,想必,曾小姐知道我是谁了。”

  “卫老先生。”心里突然变得沉稳,终究要尘埃落定的,曾绵绵苦笑,“如果有一天我看到老去的卫简言,大概会想起今天……”她没有说下去,相信眼前人会懂,因为老人的面相虽然苍老,却还是隐约有熟悉感。

  卫简言在面容上神似眼前的卫老先生,两人脸型相差无几,最相像的却是那双眼睛,虽然老人的眼眸有些浑浊,神色却透着同样的味道。

  “曾小姐比我想象的更聪明。”

  完全不把这样的赞美当真,曾绵绵抿抿嘴,“你这样做是想……”

  她的话还未说完,卫老先生突然看向她身后,口气里十分的不满,“我要喝咖啡,不是茶!”

  “老年人喝咖啡不好。”卫简言的声音响起来。

  曾绵绵猛地回头看让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难怪他好些天没有出现,原来是来这里。

  手里端着托盘,卫简言给曾绵绵一个安心的眼神,走到卫老先生身边,恭敬又不失亲昵地把茶递过去,“以后还是不要多喝那玩意,对身体不好。”

  随手操起一边放着的拐杖敲打地面,卫老先生对着自己的孙子吹胡子瞪眼,“我还没老到任你摆布的地步,我就要喝咖啡!”

  完全不被爷爷的怒气影响,卫简言耐心十足地站在那里,终于还是卫老先生认输,嘟囔着造反了,可看到曾绵绵讶异的目光又连忙恢复正经的模样,“丫头,走近点。”

  摸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曾绵绵却依旧听话地走到前面来。

  眯着眼睛打量她好半天,卫老先生看向孙子,“是她?”

  “是的。”卫简言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平静。

  “没看出有哪里好,女娃娃也太瘦了。”

  目光落在曾绵绵身上,卫简言温柔地笑,“只有她,不会再有别人。”

  被他们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曾绵绵满腹疑惑都没机会问出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