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卫简言进来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要坏事,曾绵绵并没有愤怒,眼神里却也没有太多情绪,径直起身欲走。

  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卫简言表情也沉了下来,“我们谈谈。”

  心里悲喜莫辨,却不允许透露出一丁点的软弱,她深吸一口气,声音冷静,“我想,没有什么好谈的。”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发现完全没有可能。

  被她的态度弄得心情越来越糟糕,卫简言口气也不怎么冷静,“如果你不想闹得太难看就坐下,我们好好谈谈。”

  “不。”曾绵绵的口气少有的强硬。

  即便是最初被一次次欺压的时候也总是软绵绵的,一脸敢怒不敢言,可是她现在如此冷漠,让卫简言的心一点点下沉,就算一开始以为这场离开是一次胡闹,现在也有些懂了。

  他不想用手段欺负曾绵绵,可如果放开手,大概两个人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想到这只觉得心里空洞得难受,不得不使出非常手段,“这里距离你家的位置只有几百公尺,如果我们闹起来,我想,四周会有不少熟悉你的人看热闹……”

  一句话点中曾绵绵的死穴,沉默片刻,终究屈服,“去外面。”

  曾绵绵老家是个小城市,却山清水秀、风景宜人,如果不是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站在湖边小亭的模样简直如画中一般美好。

  也许是感觉到有热闹可看,路人时不时把目光转向他们的位置,卫简言却没心情去管那些有的没的,面色冷峻,“你在相亲?”

  脸上表情看不出悲喜,曾绵绵甚至不敢多看一眼身边的男人,生怕自己会委屈得哭出来,“是。”

  听到这个肯定的答案差点咬断牙根,他狠狠瞪着这个面不改色的女人,“给我一个理由。这样莫名其妙地离开,你难道不该告诉我一个理由?”

  感觉到他的愤怒,曾绵绵心里涌出难言的酸涩……卫简言大概是喜欢过自己的吧,所以会愤怒,可是那份喜欢还不能支撑两个人走到最后,所以她情愿第一个离开。

  回到家乡的这些天,她的心情一直差到极点,也许是感觉到女儿的难过,曾家父母一直很小心照顾孩子的情绪,只是眼看几天过去了一点都不见好,反倒越来越沉闷,这才找自己的朋友出谋划策,结果就有了相亲这个主意。就算不成功,也能出来走走散散心是不是。

  心里梦里都是卫简言的影子,曾绵绵怎么可能有心情做这样无聊的事情,可是看着爸妈小心翼翼祈求的目光,终于还是不忍心,答应那个要求,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不过她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卫简言,如果这样能让他放弃,就这样误会下去吧。

  垂下眼眸看着脚下,她轻声回答道:“没什么理由,就当我……厌倦了吧。”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把卫简言心中深藏的怒火彻底引出来……这些天的愤怒、不解还有挣扎,却只换来一句厌倦。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女孩,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到今天的地步。

  怒火让大脑一片空白,冷笑一声,口不择言说道:“这世上只有被我厌弃的女人,从来没有女人厌弃我。”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曾绵绵猛地抬起头,一直维持的平静表情突然裂开,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呼吸越来越急促,晶莹的泪水噙满了眼眶,又不肯流下来。

  她从来没用这样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卫简言的心一阵阵抽痛,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绵绵……”

  狠狠甩开卫简言的手,曾绵绵只觉得心上的伤口被人撒了一把盐……为什么离开?只不过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永远爱着自己,她不过是一时的玩物。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逃开了还不肯让她保留着最后一点尊严,非要打破仅有的美好不可吗?

  嘴唇因为愤怒而颤抖,曾绵绵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原来卫先生是觉得我先离开伤到了你的自尊心,那好吧,你现在可以对大家宣布。是你不要我,我配不上你,可以了吧!”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吼出来,引来路人注目,两人却顾不得这许多,彼此眼睛里只有对方。

  从来没看她这样失态的流泪,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卫简言一颗心抽搐得很,只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却又害怕吓到她。

  “绵绵……”声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哀求的语气,卫简言来不及多想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太奇怪,他只想要这个女人回到自己身边,“是我的错,别生气好吗,都是我的错……可是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我都可以改……”

  他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即便是在父母面前都没有过,曾绵绵也是怔住,心底的愤怒像是被人浇了一盆水,瞬间熄灭。

  他道歉了,这么小心翼翼的表情。怎么会,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认错,这还是卫简言吗?

  察觉到她的松动,卫简言表情越发诚恳,“我很想你。”

  心底像是被什么东西拨动了一下,曾绵绵的眼泪终于落下来。很想拥抱他,却又不知道能不能够这么做,明明决定了离开,回去又能改变什么,不过是多一刻的温存,却可能留下更深的痛苦。

  “我们、我们……”想说永远不要再见,却说不出,彷佛害怕话出口再也无法改变。

  明明已经找到勇气逃到这里,可当卫简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才发现彻底离开他的世界有多难,她的唇颤栗着,怎么都说不出那六个字。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有深深的思念和痛苦。

  如果现在还不能看出事情有蹊跷,卫简言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

  他的曾绵绵不是无事生非的性格,平时软绵绵的最好欺负,要不然也不会被他缠到手,能够让她这么痛苦还要离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走之前还是你侬我侬,就连他刚去美国的前几天一直都很好,恨不得整天贴在手机上听对方的声音,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变了……似乎就是寿宴那两天?

  前一天他被美国的好友拉着喝到半夜才放人,醉倒在床上。寿宴当天忙得不可开交,那时因为想着明天就能回国,想要给她惊喜所以没有通话。第二天飞机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曾绵绵的异样。在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里怀疑越来越重,她欲言又止的表情更是证明了自己想的没有错,卫简言柔声说道:“绵绵,我很难受,这些日子过得很狼狈,开开心心从美国回来,你却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我猜,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相信我好吗?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都告诉我,我陪你一起面对。”

  他的出现已经动摇了自己大半的决心,更何况这个男人低下头乞求的模样,心中堡垒瞬间塌陷,曾绵绵终于开口,“我都听到了……你和司徒月的谈话。”

  酒店房间里,卫简言铁青着脸,表情可怕得像是要掐死手机对面的人,说话的口气咬牙切齿,“司徒月。很好,怪不得绵绵离开,原来是你在搞鬼!”

  被他威胁着说出那天做出的事情,司徒月突然有些紧张,这不是她第一次威胁卫简言身边的女人,也不只一个人对他告状,可卫简言从来没这么生气过。

  卫家、司徒家几代交好,她从二十岁就已经是卫家人心目中内定的媳妇,一直爱着卫简言,却也明白这个男人不会轻易为女人停留,所以一直在等待,等他玩不动了回来。因为一直觉得,就算看在两家的关系上,他也会答应结婚,所以才任由这个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因为他无论做了什么,最后都是她司徒月的。

  可是现在听着卫简言气到极点愤怒的声音,她的心里一下子慌了,从来没有过的不安,彷佛要失去这个男人。

  “简言,是我的错……”不复以往的笃定,她小心翼翼开口,“简言,对了,爷爷这些天很不高兴,他还想多留你几天,结果你走得那么早。俊恒那边我也问过,你根本没有在公司,简言你要不要飞回美国?爷爷很想你。”

  听着她拐弯抹角试探自己的行踪,卫简言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想知道我在哪里?司徒小姐不是很会调查人,你猜猜我应该在哪里呢?”他的声音越来越冷,寒彻入骨,“卫家的事情,你还是少参与的好,我的家人自己会照顾好,不劳烦你。还有,家里人对我们之间的误会我会去解释,从现在开始,只是最普通的朋友。”

  “简言……”声音里带了哭腔,司徒月嘶吼,“简言你不能这么做,曾绵绵算什么,她和你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一个玩具而已,你为了她和我家闹翻值得吗,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司徒月,你失态了,别再做些无谓的事。”皱眉,卫简言毫不犹豫挂断手机。

  想起曾绵绵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他的心里像是扎了一根针,原来,是因为这些事情。

  这个傻瓜,听信别人的话竟然冒冒失失地离开自己,卫简言只觉得哭笑不得。可想想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自己曾经当着她的面毫不留情离开前一个女人,还说了无情的话……把手机丢到床上,他忍不住咒骂,“shit!”

  虽然他很想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司徒月身上,可是心里却很清楚恐怕问题并不在此处,曾绵绵虽然看起来笨笨的,可做事却清楚得很,不然也不会得到谢俊恒的欣赏。她这一次能够决绝地离开,司徒月的欺骗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恐怕还是自己的态度。

  他让自己的女人不安心了,害怕以后会是同样的悲惨结局,所以首先逃开……真的很讽刺,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手掌扶着额头,只要想到曾绵绵这些天的难过就忍不住想要狠狠给自己一个巴掌,也许此时此刻,她依旧在流泪。不想再有片刻的等待,卫简言拎起床脚的外套、手机,一股脑冲出饭店。

  他要见曾绵绵,立刻、马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