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脸上没什么血色,曾绵绵竭力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脆弱,“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

  “别这么凶嘛,其实我也不想和你讨论,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留住这么优秀的男人?”

  “司徒小姐不觉得这样做太无聊吗?”

  “不会啊,我倒觉得,你自己都清楚没什么筹码留住男人,所以不敢讲。”

  曾绵绵知道这是陷阱,还是忍不住开口,“他喜欢我,这个筹码够吗?”

  “呵呵……”不屑的笑声传出来,司徒月语气轻快,“这话听起来好熟悉,哦,我想想,似乎每一个出现在简言身边的女人都这么说过。怪不得你,实在是简言的某些习惯太不好,做事情总喜欢做到完美,所以他和每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深爱对方到地老天荒的错觉。

  可是你应该没见过他离开那些女人的时候,前一秒你们还在深情地拥抱,下一刻已经转身离开,别以为我是在骗你,这都是事实。”

  嘴唇被咬破,有血珠沁出来,曾绵绵脸色煞白。

  她怎么会不知道卫简言离开的时候会有多么决绝,可是这些日子的温柔缠绵是那么深刻,她几乎真的以为两个人会有永远。

  察觉到她的沉默,司徒月更加得意,却虚伪地安抚,“别难过,也别误会我。事实上我并不是要撵你离开简言的身边,就算你走了,也会有更多的女人出现,所以我不会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因为他最后会是我的。

  还有,你不用担心,现在你可以继续和他在一起,直到你们分开的前一秒他都会给你最后的温柔。但我希望分开后你不要纠缠,那会困扰我们的生活,该给你的,我们不会吝啬。”

  “你不用告诉我这些……”

  手机那头突然没有响应,隐约声音传来,是卫简言的声音,“谁的电话?”一眼就看出那手机是自己的,他的脸上有些不悦,又很好地隐藏起来,“给我。”

  “没什么,就是俊恒,他抱怨你逃到国外把所有的工作都丢给他。”司徒月的声音变得调皮许多,没有给曾绵绵继续听的机会,通话戛然而止。

  听到谢俊恒的名字,卫简言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今晚过量的饮酒让他有些眩晕,只想好好休息,“你还不去休息?”

  看着眼前衣着整齐的男人,他挑眉的样子说不出的性感,司徒月叹气,“简言,你陪朋友喝酒,我在房里等了大半夜,你以为我是真的很无聊吗,坦白讲,我想和你聊一些事情。”

  低头扫一眼手表,他没什么表情,“夜里不方便,明天再说吧。”

  脸色微变,司徒月还是维持了微笑,“好。”说完起身就走出房间,一分钟后又走进来一脸调皮笑容,扬着手里的手机,“看我,竟然把你的东西带出去了。”

  没什么反应地看她把手机放下离开,卫简言突然一个脚软倒在床上。

  酒意上涌,理智全部跑掉,在昏睡过去的最后一秒,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

  曾绵绵在发呆,自从手机挂断她就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目光凄楚。

  卫简言……真的和司徒月在一个房间,凌晨时候,两个人竟然真的在一起。只觉得自己像是从天堂坠落到地狱,明明之前还甜蜜的思念,下一刻就被摔到漆黑的地狱里。她一直以为司徒月在挑拨离间,可现实狠狠给了一个耳光。

  心里清楚这个女人想要的是什么,可是,难道自己没有想过和卫简言的未来吗。不,她想过的,无数次去幻想,最后却都快速地打住不敢多想下去,因为每次想到这些眼前总会想起第一天见到卫简言干脆利落甩掉别的女人的样子,如果有一天这个男人会站在自己面前说出那些话,她会难过得要死。

  蹲下身子抱紧双膝坐在床上,曾绵绵好想卫简言立刻出现在自己眼前,告诉她不会放弃两个人的感情,可是……爷爷的寿辰一句话都没透露过,她拿什么来相信。

  卫简言,你到底怎么想的,要拿我怎么办?

  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是夜,曾绵绵整夜未眠,第二天也没有去上班。除去那天喝醉酒,这是她第一次请假休息。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闷闷的有些奇怪,谢俊恒很是担心,“曾秘书你还好吗,是不是生病了?”卫简言离开前安排自己照顾他的女人,如果出了意外,他真的很怕好友回来会把自己打死。

  “我没事,很好。”曾绵绵不想骗对方,却也不想谢俊恒多想。

  生怕多说几句话会曝露自己,她敷衍几句就挂了手机,整个人依旧窝在床上。昨晚她一直等着卫简言的电话,以为会打来,可是半个小时没有消息,她承认自己很没有出息,干脆关机。

  因为不想听到解释,更害怕听到解释,如果他欺骗,那会更难受。可笑的是,今天打开通话记录,最后的通话记录还是那一个,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突然好想立刻出现在卫简言身边。可是他去了哪里,身边又都是什么人?这些事情这个男人从来没对自己讲过,凭什么以为对方真的把自己当作恋人对待。也许,只是一场玩笑。

  浑浑噩噩过了上午,心,从来没这么疼过,可事实证明,永远有更疼的事情让她不继续麻木下去。

  下午一点的时候,一整天没吃过一口饭的曾绵绵总算打起精神打算做些东西来吃,她要等着卫简言回来,绝不会轻易否决两个人的感情,那么艰难地走到一起,怎么能够轻易放弃。

  可她才走到厨房,床上的手机就开始叫嚣。

  眼睛瞬间迸发光彩,她手忙脚乱冲回去,脚还绊了一下,却发现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完全陌生,并不是卫简言。

  心底的失落越发浓重,她没什么精神地接听,声音软软的没力气,“喂,哪位?”

  只有呼吸声,几秒钟后,有男女的交谈声传过来。

  “要说什么?说吧。”这是卫简言的声音。

  “还是不舒服吗,我帮你揉揉。”手机随着司徒月越来越靠近卫简言,两个人的交谈声越来越清晰,“昨晚你那么累,睡得早,我没有机会说什么。简言,我们可以聊聊曾小姐吗?”

  虽然隔着手机,曾绵绵也能感觉到那边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卫简言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你想说什么?”

  好似完全不在意他的坏脾气,司徒月的声音柔柔地透着笑意,“你呀,总是这么着急。别介意,我知道你并不打算把曾小姐带回来,所以也不想谈起这些,不过我真的很想问你,你觉得你们两个合适吗?”

  从来就没在司徒月面前隐瞒曾绵绵的存在,但也不会刻意挑明,卫简言皱了一下眉,“你以前从来不会过问我的事情。”

  笑声温柔,司徒月的口气十分的自信,“是啊,我从来不会去干涉你的事情,虽然我是你卫家内定的媳妇。”

  一直沉默地听着,曾绵绵浑身冰冷,折磨却没有结束。

  “简言,我们年纪不小了,我相信你也玩够了,既然清楚她的家庭配不上卫家,就回到我身边吧。”

  又是沉默,卫简言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夹杂着愤怒,“你调查她?”

  “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了解。”声音里透着暧昧,司徒月低低说道:“你会因为这个生我的气吗?”

  “我不喜欢你这么做。”听不出喜怒,卫简言表情十分沉静,“更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我就知道你不会因为她和我闹不开心,不值得不是吗?简言,我爱你,只有我与你匹配,你知道的,我们两家所有人都期待我们结合,那对谁都好……唔……”司徒月话音被结束在啧啧的亲吻声中,许久许久,“你看,你没有推开我,曾小姐对你来说也不过仅此而已,放心吧,我是个大方的女人,会给你时间丢掉她。”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只有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像是想要昭示什么。

  脸上血色全无,拚命把手机甩到床上,曾绵绵只想一个人静静待着,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刚才的每一句话拚命往她的脑海里钻,怎么都甩不掉,可是她不想听,一点都不想听,因为那每一个字都是对她爱情的嘲讽。卫简言,这一定是一场恶作剧,明明我们那么好。

  其实,她懂得,这个男人从来不会为一个人停留,即便是司徒月,不也要用这样的手段把自己撵走。可无论自己怎么说服这可能是对方的把戏,都无法改变心底的凉意。

  曾绵绵不是笨蛋,不会以为司徒月无聊招惹自己,司徒月只是用一种更直接的方式告诉自己,她不会是卫简言的唯一。

  真可笑,都不过是可怜人,她、司徒月、第一次见到分手的女人,每一个都很可怜……

  让她最为难过的是卫简言的沉默,他从未想过把自己纳入卫家人的范围。

  相爱的时候那么好,谁又能想到分手时的惨烈和心痛,那女人还得到了想要的房子、车子,可她呢,什么都得不到,因为想要的只是这样一个人。

  是自己太贪心,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会有什么不一样,现在完全懂了,即便卫简言的爱是真的,谁也无法保证会是永远……一个连家人面前都无法提及的女友,谁会相信这是爱情。

  心疼,疼得死去活来,想到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也会被他漫不经心地打发走,心里更是酸楚……为什么这么傻,明明亲眼看到那里是悬崖,竟然还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不,她曾绵绵不是那种女人,她不要钱也不要房子,想要的只是他的爱,既然那些东西不在,就不会再继续。她爱卫简言,但不会抛弃自己的自尊。

  自从两人相识的那天就亲眼见证了这个男人冷漠的一面,既然不想哀怨地等待他喊停,她宁愿自己先一步走出沼泽,忘记一个人……也许会很漫长,但是她会拚命去努力。

  卫简言,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的任何要求,这一次,大概你要失望了。

  打定主意,曾绵绵站起身看一眼房子,忙碌起来。

  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卫简言目光冷似冰刃,毫无顾忌推开扑到自己身上的女人,“司徒月,别再折腾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