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卧室里,只亮着一盏台灯,橘黄的灯光映得整间房都透着一股暧昧。

  手指因为攥紧了床单显得更白,曾绵绵拚命压抑着不发出一丁点声音,绷直的双腿却不由自主磨蹭着被子,不时撞到卫简言的身体,又连忙躲开,却引得拚命点火的男人乐不可支。

  “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该不会待会又把我踢下床吧?”不急不缓地逗她,卫简言指尖拨动着已经变硬的珠蕊。

  嘴唇差点咬出血来,曾绵绵觉得自己要被捉弄到崩溃……混蛋、混蛋,不就是被自己推到床下一次,凭什么这么折磨人!

  想起那天和好的夜里,卫简言死缠烂打追到她的家里,却又把她折腾得下不了床……

  那一夜还是她第一次清醒着做这些羞人的事情,卫简言又胡乱折腾、无法无天,她不过是被缠得受不了推了他一把,谁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气,一下子推到了床下。

  小气鬼卫简言,竟然记仇到现在,每天都不忘提醒她几次,还美其名要报仇。

  曾绵绵觉得很委屈,明明是自己的床太小,还有他没用被轻易推倒,怎么能怪到自己身上。不过当她表达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卫简言很直接把她虏到自己家里,果然床很大很软,很适合做坏事。



  曾绵绵有时候忍不住会想,接受卫简言,到底是对是错?

  当爱着的男人告诉你他同样喜欢你,哪怕他十恶不赦,哪怕被伤透了心,有几个人能够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不接受、不心动?

  她只是这世上最普通的一个,做不到无动于衷,所以决定赌一把。幸好,很幸福,和卫简言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快乐。可是生活太幸福,会让人有种眩晕感,曾绵绵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她的却格外明显。

  卫简言对自己很好,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刻总是幸福的,只要分开片刻,她就会忍不住疯狂地思念。果然,一旦放纵自己去爱这个男人,就会变得太过疯狂。这样的疯狂是曾绵绵以往平静的人生中不曾有过的,所以越开心,竟然越害怕,总觉得幸福太过奢侈,会很快消失。

  卫简言走进房间的时候,一眼就瞧见曾绵绵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些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他了解到自己的笨蛋恋人会时不时有些古怪的念头,怎么舍得她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走过去一个拥抱把她抱在怀里,“又在想些什么?”

  “没有啊。”放松地靠在他的胸口,曾绵绵不想把自己胡乱的想法告诉卫简言。他最近心情一直很好,何必说出自己的没来由的烦恼让他困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她总有些不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还骗我,就知道你心里又在胡思乱想。”

  “真的没有啦,对了,明天假日,我们出去玩吧。”

  突然亲她脸颊,卫简言表情有些意外,“终于让我等到了。”

  “等到什么?”

  “等到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玩,对了,你想去哪里?我们去国外也可以,我可以帮你请假。”

  这些日子拒绝了数不清次数卫简言带她出去玩的建议,曾绵绵很是内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提议,却也不想太过火。

  “不用了,去附近玩玩就好了。”

  “都听你的,乖。”

  “不要乱亲……唔……”对他随时发情的举动已经习以为常,曾绵绵难得主动迎合了。

  掌心在她身上游走,卫简言翻身压住她,“其实,这个沙发是我花大钱买的,很舒适,我觉得如果在这上面做一次,应该也不错。”

  本来还想听话一次,谁知道这个男人得寸进尺,俏脸羞红,曾绵绵不肯答应,“你很过分……”

  “哪里过分,我都没说厨房,你的厨房那么小,我一直很遗憾,现在来我家,厨房很大。”

  “卫简言!”

  “好好,这一次就是沙发,厨房下次……别乱动,惹火我是要付出代价的。”卫简言心情大好,他热衷在家里的每一个地方欢爱一番,虽然每次都要费点力气让曾绵绵就范,不过他乐在其中。

  迅速脱掉全身衣服,卫简言急切地想要大吃一场,被丢在地下的手机却不识趣地唱起歌。

  上班时间还不好因爱爱废公,可下班时间他完全不想去接听任何人的电话。简卫言对这骚扰一点不在意,不管不顾地吻着曾绵绵。可惜曾绵绵已经回过神来,哪里还会任他欺负。

  “手机、手机……”

  “不要管它。”

  “别乱来,也许有急事。”

  “不会的。”

  “卫简言……”

  “shit!最好有事。”拗不过她,卫简言不爽地抓一把头发,找了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曾绵绵一眼,“我去书房接个电话。”

  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想,曾绵绵手软脚软地站起来,这么一场折腾出了汗,实在有些不舒服。

  去浴室冲了凉,曾绵绵一出来就瞧见卫简言一脸若有所思表情想着什么。

  “怎么了?”

  难得露出为难的表情,卫简言说道:“绵绵,明天我要去美国几天,抱歉答应陪你一起出去,我们下次再出去好不好?”

  神情难掩遗憾,曾绵绵还是点头,“好吧。是不是有急事?”

  “放心吧,就几天。”走上前恋恋不舍吻着,他决定把之前的事情继续做完。

  那一晚,依旧十分美好。

  可从始至终,卫简言没有解释要去哪里、去做什么,她也没有问。后来有一天突然想起,如果自己问了,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卫简言离开第五天,思念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每天有时间就通话,曾绵绵几乎忍不住想要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她才不要那么问,会让这个男人得意死的。

  可是很多时候,意外来得都太突然,就在迟疑的瞬间,无数巧合凑在一起。

  下午六点准时到家,往往卫简言的讯息或者电话就会打来,可就是那一天,电话迟迟没有响起。

  他在忙什么?为什么不打电话来?是不是睡着了?明明知道对方时间是凌晨,曾绵绵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就两声,只要不接,我就挂掉。”默默地嘱咐自己,她一脸羞赧地拨通熟记于心的号码,对方很快接通了。

  生怕打扰卫简言休息,曾绵绵压低了声音,不等卫简言笑她,她首先声明,“喂?是我,你在休息吗,怎么没有告诉我,不是我想你哦,是太无聊。”

  意外的是,卫简言没有笑她孩子气,倒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声音传过来,“哪位?”

  完全没料到对面会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曾绵绵愣了一下,心里说不出的怪异,又很快安慰自己也许只是家里的佣人。

  轻咳一下让自己显得郑重一点,她轻声询问:“你好,我要找卫简言,请问他方便接电话吗?”

  “这个时间,你觉得呢?”一声女人的轻笑传过来,对方停了一下又开口,语气暧昧,“不记得我了吗?曾小姐,我们见过。”

  皱着眉想了许久,终于想到这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曾经遇到过的司徒月,卫简言的朋友……卫简言和她在一起。曾绵绵知道自己不该多想,可是想到第一次见面女人打量卫简言赤裸的眼神,她的心揪成一团。

  没了热情的味道,冷淡下来,“你好。”

  她不会傻乎乎地追问你为什么拿着卫简言的手机,对方却不打算放过她,“曾小姐别误会,我之所以来简言家里是因为爷爷过寿,喔,是简言的爷爷,他们全家人邀请了我。”

  握着手机的手忍不住颤抖,曾绵绵咬着唇没有响应,果然自己的直觉是没有错的,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就觉得眼神怪异。更讽刺的是,卫简言爷爷过寿,自己这个女朋友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却还要被她告知这个消息,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沉闷。

  无论多么难过都不想在外人面前发疯,曾绵绵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请让简言接电话。”

  手机另一端,坐在卫简言房间沙发上的司徒月完全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压抑得住情绪,脸上表情黑沉,声音却依旧甜美,“等一下……简言正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我想对曾小姐说些事情。”

  明明清楚自己应该立刻挂掉,却还是被她引诱着继续听下去,曾绵绵沉默着。

  “其实我今天才发现曾小姐比我想象的更聪明,不过你既然这么聪慧,自然也能想到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曾小姐,请问你真的觉得你配得上简言吗,你有什么筹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