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着一张脸拿出手机,卫简言恨不得把它立刻丢出窗外,可看上面闪着谢俊恒的名字,还是耐着脾气接了。

  “你最好有要紧的事情。”

  “喂,你跑到哪里去了,有客人到了。”

  曾绵绵远远看着路边的那辆车,还有旁边站着的两个人,脸色有些难看。

  不是说有客人需要招待,为什么卫简言会和别的女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

  因为自己粗鲁的操作,碎纸机停止工作,卫简言又有急事没有帮忙修理好,她折腾了大半个小时都不得其法,最后还是路过的男同事好心帮忙。可等她忙完回到顶楼,正好走出办公室的谢俊恒却一脸隐晦地告诉她,有个客户需要招待,由卫简言去。

  就因为谢俊恒欲盖弥彰的那句话,她努力想要去工作,却发现注意力总是无法集中,忍不住跑到卫简言的身上。幸好这一天直到下班都没什么重要事情可做,让她不至于因为恍神犯更多的错。

  可是现在亲眼看到卫简言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难道招待客人还需要在大街上暧昧不清?

  事实上,卫简言和身边的女人并没有做出过分亲密的举动,可不知为何,他们说笑时的一举一动却都透着一股熟稔和亲切,尤其女人的眼睛里透出的分明是浓浓的情意。

  那画面实在太刺眼,曾绵绵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走开,还应该开心以后不会被卫简言骚扰。但是说不出为什么,脚步就是动不了,反而傻子一样冷冷看着,心底冰凉。

  这就是他的喜欢吗?这么浅薄,几天不到就换了别人。或者就算自己答应了,几天后也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直接,或者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一直与人交谈的卫简言突然回头,见到曾绵绵的时候露出一个笑容,不知道和身边人说了什么,两个人竟然朝着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

  曾绵绵看着那两道并肩而来的身影,下意识想要走开,很怕看到或者听到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偏偏对方来得太快没给她这个机会,只得硬着头皮等着。

  “绵绵。”从发现曾绵绵的那一刻表情就写满了愉悦,卫简言亲昵地喊出这个名字,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称呼。

  心底悸动,脸上却不肯露出异样,曾绵绵点点头,忍不住想要刺他,“不是说有客人吗,怎么还在这里?”

  “俊恒告诉你的吧。”宠溺一笑,他看到曾绵绵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也许是两人间气氛太过古怪,旁边站着的女人脸色变了一下,又恢复笑容,“简言,怎么不介绍一下。”

  把她的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里,曾绵绵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喜欢卫简言的事实,想到这一个下午两个人都在一起,目光变得更加冷漠,心里却掩饰不住酸楚。

  卫简言轻轻一笑,瞧一眼站在一边的女人,“这是司徒月,月,这是绵绵。”

  听到对方名字,曾绵绵与司徒月目光相对,一个笑容温柔,一个面无表情,面无表情的是曾绵绵,因为她完全笑不出来。月,竟然直呼名字的一个字,这样的叫法实在太亲密,让她不得不怀疑两个人的关系。

  最终还是司徒月首先开口,笑容说不出的灿烂,披肩的波浪长发透着无限风情,一颦一笑都优雅无比,“原来你就是曾小姐,简言一下午提到你好几次,幸会。”

  心底咕噜噜冒着酸水,从来礼貌的曾绵绵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目光淡然,“你好。”

  她很不开心,极其不开心。

  抿着嘴笑,司徒月似乎感觉不到那种排斥,目光在她身上轻轻一扫,随即看向卫简言,“简言,曾小姐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呢。”

  “她平时很听话。”始终用宠溺的目光盯着没什么笑容的曾绵绵,卫简言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月,时候不早了,你还不回去饭店。”

  眉梢眼角都是风情,司徒月手指拨动一下长发,含嗔带笑抱怨,“我去外面好久才回来,还帮你带消息,你竟然撵我一个人回去,不怕我迷路?”

  “你不会的。”卫简言打趣说道。

  “你还真相信我。”

  “那是自然。”

  听着调情一样的对话,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曾绵绵再也没办法忍下去,只想立刻逃离这两个人身边,“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没料到她会突然要走,卫简言来不及多说什么,只得应付两句,“月,你先回去,事情我都记住了,回头联系。”

  说完他转身去追曾绵绵,没有看到身后女人若有若无的浅笑、复杂的目光。

  曾绵绵走得很急很快,差点和行人撞在一起,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卫简言无奈,“走路还在看着地下,难道下面有黄金?”

  没想到他会追过来,目光委屈又难堪,曾绵绵努力想要甩开被抓住的手,“放开我,你别碰我!”

  虽然之前心情都很烦闷,可下午在公司的那个吻让卫简言的情绪变得高昂起来,他有些纳闷曾绵绵为什么突然变脸,担心自己追问急了适得其反,只能耐着性子哄着,“又怎么了?我以为我们的事情都说清楚了。”

  “是,确实说清楚了。”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拉拉扯扯,曾绵绵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却怎么都甩不开身后的跟随,“你走开,不要跟着我!”

  “不走。”已经无赖好几天,也不在乎多这一次,卫简言打定主意死缠烂打。

  被他的无赖弄得没办法,可想起那一声亲密的称呼还有拉拉扯扯的动作又有说不出的难受,曾绵绵说着违背自己心意的尖刻讽刺,“卫简言,你把我当作什么,无聊了就来缠着我,有人陪你就完全抛在脑后。我告诉你,你看错人了,这种爱情游戏去找别人陪你玩吧。”

  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曾绵绵本来就一直往前冲,这么一扯,整个人惯性撞过来,径直撞进他的怀里。

  脸上表情越来越诡异,卫简言似笑非笑看她,虽然有些不合时宜,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曾绵绵,你在吃醋。”

  这一次他完全确定这个女人是爱自己的,虽然嘴巴里硬说讨厌自己,可一举一动却都颇有深意。

  被他困在胸口逃不脱,又听到那句话,只得双手撑着他胸口不贴在一起,“我没有!”

  无论她说得多么斩钉截铁,卫简言都不会再给她逃避的机会,既然彼此喜欢,这样折磨来、折磨去岂不是自讨苦吃。打定主意要把她的真心话骗出来,卫简言不急不慢地开口,“你就是在吃醋,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就不开心对不对?怪不得我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眼神怪怪的,现在想想就是愤怒交加的感觉,我猜,你误会那个女人和我有什么。”

  “你胡说!”

  现在任由她怎么反抗,看在他眼里都觉得格外可爱,卫简言心里说不出的舒坦,“如果不是,那为什么看到我和她在一起表情这么难看?”

  “自大狂,我才不会。”

  “你有,曾绵绵,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听着他笃定的口气,只觉委屈得不能自已,她只能用目光瞪面前的男人,“自作多情!”

  “自恋狂、自作多情、混蛋……除了这些,你还有别的想要告诉我吗?”

  “没有!”

  “真的?”

  “真……唔……”突然被吻,曾绵绵愤恨地瞪着眼前人。

  浅浅地掠夺立刻又离开,他的嘴角挂着坏笑,“只要你再说口是心非的话,我就会吻你,在这里、在公司里、在大家面前。”

  “你敢!”

  伸手在她鼻尖一点,卫简言一脸得意,“你可以试试。”

  “卫简言!”

  不急不忙堵住她嘴巴索了一个吻,他笑,“承认吧,你喜欢我。”

  只要碰到这个男人,自己一定是处于下风,曾绵绵胸口剧烈起伏,眼圈有些红了,“好,我说,你不就是想要我说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怎么样。难道这都是错吗,你个混蛋,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喜欢你,现在你满意了吗!”

  哭笑不得长叹一口气,卫简言突然拥着她,让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在她耳边幽幽说道:“你没错,因为,我也喜欢你,曾绵绵,我喜欢你,听清楚了吗?”

  身体蓦然僵住,曾绵绵有些不敢相信,花心鬼的卫简言竟然会喜欢她,自己这么普通,他竟然说喜欢,为什么心里会觉得好开心,又那么不安。

  他的喜欢,会是真的吗?

  像是明白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卫简言又一次重复,“我喜欢你,千真万确。”

  带着一丝不确定,她犹豫着开口,“刚才那个……”

  “那是朋友而已。”

  “不可能,你们之间的感觉……”不知道要不要说那个女人看他的目光全是爱意?曾绵绵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她原来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因为害怕他变得犹豫多想,竟然不敢点明那个女人的心意。

  “真的只是朋友,只不过从小相识,我们两家是世交,关系亲厚一点点。”

  明明知道他的喜欢并不代表两个人能够一直在一起,心却一下子柔软起来,这一次没有挣扎,曾绵绵温顺地承受了他的拥抱和亲吻。

  他,竟然喜欢自己,这代表,她真的可以接受卫简言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