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一天,曾绵绵没有去公司,卫简言也没有出现。

  确切来说,自从那天开始,曾绵绵就没给他一个好脸色,不只是爱心午餐没了,干脆见到就躲着。

  从来没被女人这么嫌弃过,卫简言心情不怎么美好,身为好友的谢俊恒首当其冲受了影响。

  “你没事可做,为什么每天过来蹂躏我的桌子?”一扫前些日子的郁闷,谢俊恒温柔的笑脸越发灿烂,“为什么每天待在我的地方?”

  手里拿着资料却看也没看,卫简言大刺刺坐在好友的桌子上,恨不得趴在墙上去偷听隔壁的声音,没什么力气地回答好友,“有。”

  “既然有,为什么天天窝在我这里?”目光在卫简言和靠着曾绵绵办公室的那堵墙之间扫了几眼,谢俊恒难得好心地没有落井下石,“想看人就过去瞧瞧,何必躲躲藏藏。”

  斜睨谢俊恒一眼,卫简言皱眉。

  他倒是想时时刻刻待在曾绵绵身边,可只要自己一出现,那张脸立刻煞白,逼得紧了还会掉泪……这让他怎么盯人?

  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住好友,卫简言突然很想聊聊这件事,解决掉自己的困惑,“女人真麻烦,明明喜欢我,还口是心非。”

  被他这份自信弄得连连摇头,谢俊恒不置可否,“你怎么确定她喜欢你?”

  “直觉。”

  “你的直觉还真是迟钝。”笑得一脸高深莫测,谢俊恒调侃说道:“我记得前些日子还是曾秘书任你欺负,你每天大少爷一样吩咐这个、吩咐那个,我在旁边看着都替她委屈。

  怎么这些天曾秘书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得少了,也再没帮你准备过午饭,反倒是你天天偷窥人家……我想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哦,好像是从曾秘书请假那天开始。”

  “你都看出来了。”卫简言苦笑,“她一直在躲我,无论我怎么讲都不肯相信我们能够在一起,所以我很困惑,难道我对她不够好?”

  “你对她哪里好?”

  身子一歪,卫简言突然有个想法,“我需不需要送些礼物给她?”

  “什么礼物?”

  “包包、花、车子、房子……”

  在卫简言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谢俊恒一脸无语,“你见过我送这些礼物吗?”

  眉梢一挑,卫简言笑得暧昧,“给你的好妹妹吗,好像没有。”

  “我想我能够理解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并且曾秘书不愿意搭理你的原因了。”一边在文件上签字,还不忘开解好友,“天下的女人并不都是一样,有爱财、爱色,或者,人……就比如说吧,你行走在沙漠里,马上就要渴死了,我送你五百颗价值千万的钻石,你会开心?”

  “鬼才会开心。”

  “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你能想清楚曾秘书要什么,也许就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不稀罕你一时的示好,无论你送多少礼物,别人不在乎,就只能是垃圾。”

  若有所思地想着这些话,卫简言听到隔壁有脚步声往楼下走的时候,立刻停止思考赶紧站起来往外走,猴急的态度让谢俊恒好一番嘲笑。

  一上午时间整理了办公室数据,把须要绞碎的文件带到楼下,一点点塞进碎纸机。曾绵绵脸色有些疲惫,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拜某个死缠烂打的男人所赐,她这些天都没有好好睡过,在公司身边总能出现卫简言的影子,就算睡了也会在梦中想到那个混乱的晚上。

  几天坚持下去,她成功地瘦了一圈,还惹来公司很多同事追问瘦身方法。拜托,她才不想这么狼狈好不好。

  把废文件在碎纸机上摔打一下,曾绵绵简直想要痛痛快快吼卫简言一顿,让他不要再折磨自己,就把那一夜当作一夜情好了。

  她承认自己真的很喜欢卫简言,但是喜欢不一定就要在一起,尤其是已经清楚喜欢的男人很花心的时候,藏着这种隐密的情绪反而更安全。明明知道对方不是能够长久相爱的男人还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傻,她不想这么做。

  事实上,她对卫简言这些日子的纠缠十分不解。对一个喜欢玩弄爱情的男人来说,自己不需要他负责任,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吗,为什么还要苦苦纠缠,是想玩一场爱情游戏亦或者不甘心被拒绝?

  可惜,她玩不起这样的爱情游戏,他,大概也只会维持三分钟热度吧。

  忍不住叹口气,曾绵绵只觉得满心烦躁,没耐心站在这里,干脆一股脑全部塞进去碎纸机……然后无奈地发现,碎纸机停止工作了。

  心底哀号一声,她试探着伸手想要拨动几下,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吼。

  卫简言从楼上跟下来刚看到曾绵绵,就发现那个胆大妄为的笨女人竟然想要把手指塞进碎纸机,心脏差点紧张得停掉,只得大吼一声:“曾绵绵!”

  “啊?”

  眼看自己吸引了曾绵绵的注意力,他大跨步走过来,脸上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曾绵绵,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吗,还是以为自己的手指可以抵抗机器,绞到手指也不会感觉痛?”

  这些天他每次出现总是一脸无赖地纠缠,现在突然勃然大怒,曾绵绵愣了一下,看卫简言一脸愤怒捏着自己的手掌翻来覆去看,明明想要开口怪他多管闲事,可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感到无尽的暖意。刚才的他,好像突然回到初见的时候,说话阴阳怪气的,总是指使她忙来忙去,遇到事情温柔起来却都很贴心。

  后知后觉抽回自己的手指,她嘴硬的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我的手根本塞不进去,你紧张什么。”

  “百分之八十的意外伤害,都是因为侥幸,没脑子!”卫简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只是看到她那么不小心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自己有时也会犯这些错误,可是想到可能受伤的人是曾绵绵就完全控制不住情绪。

  也许是他愤怒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吓人,也许是心虚,曾绵绵说话的口气变得软软的没什么底气,“哪有这么夸张……”

  这大概是这些天来她最温顺的时候,起码没有再躲开,卫简言只觉得心底柔软得一塌胡涂,很想抱她在怀里吻得死去活来,又害怕吓到这个单纯的笨蛋,毕竟能够这样平静的交谈已经是难得。

  确定了她没有受伤,松了一口气,卫简言放松了语气,“以后做事多注意一些,真的出了事情,狡辩也没用。”

  “嗯。”点头答应。

  两个人突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许久,卫简言苦笑,“这些天,你第一次没有躲我。”

  心里怦怦如擂鼓,彷佛知道他会说到这些,曾绵绵呐呐的,“卫总,你能不能不要纠缠下去……”

  听到卫总两个字,卫简言眸子里射出不悦的光,伸手把她圈在怀里,“曾绵绵,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从来就不是十分能忍耐的人,这些时间的折腾几乎已经耗尽他所有的耐心,明明已经得到这个笨女人,却因为她可怜流泪的模样委屈自己不能一亲芳泽,这绝对不是他的风格。就像是现在,曾绵绵通红着脸缩在自己怀里……好想吻她。

  像是察觉到他的想法一样,曾绵绵忍不住伸出手推他,“卫总,那只是一个意外,你不要误会……”、

  看她急着撇清的样子,眼底怒气蕴起,他的声音低低的透着威胁,“你第一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会原谅,可是如果你继续这样讲,知道我会怎么惩罚你吗?”

  简直要哭出来,她无处可逃,“你到底要做什么?”

  “和我在一起。”

  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可每一次都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我可以拒绝吗,当作误会不好……唔……”

  耐心终于告罄,卫简言用行动告诉她可不可以。

  这个吻很温柔,却依旧把曾绵绵吓得要死,只要想到这是在公司角落,随时随地会有人出现,她的心就差点蹦出来。

  结实有力的手臂把她圈在墙角,用身体遮挡住外面的视线,就算偶尔有人经过也只能看到他的背,卫简言温柔地噙着她的唇,像是品尝美味的点心一样一点点啄咬。

  不同于认识的那些女人,曾绵绵的身上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道,更不用担心浓妆的刺鼻,她的味道总是清清爽爽的,让他欲罢不能。脑海里浮现起那一晚的缠绵,她的眼泪、呻吟,每一点都回味无穷。

  在别人眼里,曾绵绵几乎没有哪一个方面能够好到无人可比,可她的一举一动看在卫简言眼里都是特殊的,让自己忘不掉,只要看到别的男人靠近一点就不开心,疯狂地想要占据她。

  爱情是多么神奇的东西,谁能想到两个陌生的人会有这样亲密的一天。如果他能够有先见之明,一开始会更温柔、更体贴、更疼爱这个女人。

  被人束缚在怀里,不安的心怦怦乱跳,最开始的挣扎却慢慢变成温顺……如果不是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旖旎的气氛,曾绵绵不知道自己还会沉浸其中多久。

  回过神来,忙不迭推开他,她甚至不敢抬头看这个男人的眼睛,明明说着不要,却被吻得忘乎所以,自己真的很没出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