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卫简言大手大脚褪去自己的衣服随意甩开,手臂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想压到曾绵绵。吻得天昏地暗,恨不得立刻唤醒这个醉醺醺的女人,很想在她清醒的目光中进入她的身体,可看着不断扭动,眼神迷蒙的人,又觉得十分可爱。

  明明梦中的卫简言走远了,为什么又忽然回来?曾绵绵恍惚间彷佛看到他赤裸着身体靠近自己,手指更是四处游走点火……身体里燥热难受,脸上滚烫,心底却有一种念头想要承受这样的亲密,这是梦里,应该没关系。

  鼓起勇气凑上去迎合他落下的吻,曾绵绵喃喃唤着心上的名字,“卫简言、卫简言……”

  yu//望像是燎原之火,怎么都扑不灭藏不住。

  再也没有一丝别的想法,卫简言安抚着眼前的身体,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青涩,却还努力配合自己。

  “绵绵……”把这个名字在嘴巴里念几圈,流露出说不尽的缠绵悱恻。

  曾绵绵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身上的感觉却又那么真实,拚命地睁开眼想要更清晰的触碰,眼前的赤裸胸膛让她红了脸。即便是梦,这也是一个美梦。想起那个霸道掠夺的吻,她眼底的柔情越发明显,勇敢靠在他赤裸的胸口,感受身上的温度。好幸福,虽然只是在梦中,也幸福得一塌糊涂。

  到底为什么爱上卫简言呢?可能第一眼就记住了他,放肆大胆,即便被人窥探到不该看的东西依旧毫无畏惧……那时的自己忍不住想,如果能被这样的男人坦荡地爱着,应该很幸福吧。

  后来不情不愿地靠近、闪躲,只因害怕沉沦……可他是那样的霸道、不肯远离,让这段感情越来越浓烈,终究无法自拔。

  怀里人难耐地扭动,修长的腿竟然缠在他的腰间。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卫简言唇角露出一抹轻笑,果然是清纯的笨蛋,这么一点亲昵就被自己勾弓到。

  被她青涩的动作弄得浑身发热,卫简言有些急迫起来,虽然很想一点点耐心占有,可她的引诱简直像个让人无法自拔的毒药,完全承受不住。

  手指灵巧地扯开她衣扣,肉色内衣包裹的柔软就在眼前,卫简言眼底含着难解的欲望,手掌覆上那柔软,心底的满足让他喟叹。

  曾绵绵身体看起来瘦瘦的,却比一般人都白,此刻瞧着她上半身几乎赤裸躺在自己怀里,有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她的身体果如想象中一般的柔软美好,解开最后一层束缚后就能完全包裹在手中,滑腻动人像是最好的丝绸,让人爱不释手。

  虽然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在梦里,没有人会发现自己的心思,曾绵绵还是被折腾得浑身都泛红……感觉好真实,像是真的有一个人在爱抚自己的身体,让她忍不住颤栗。

  睁开眼,卫简言的脸庞就在眼前,他的手掌缠绕在自己的身体拨动,眼睛里有淡淡的笑意。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眼睛,嗔怒都带着绵绵的情意一般,此刻这双眼睛里彷佛只有自己的影子。

  梦中男人的舌不断在自己嘴巴里肆虐,充满了侵略性,像是要让这个吻撬开彼此的心。

  既然没有勇气在清醒时缠绵,就在梦里得到这个人吧。曾绵绵反客为主,难得热情起来,她借着酒意放肆,指尖扣住他另一只手想要彼此相握,却被卫简言控制着放在床上,让她的身体呈现出完全敞开的模样。

  ……

  明明是睡醒一觉,感觉却像是跑了一整夜似的浑身酸麻,就连脑袋都是胀疼的。

  皱着包子脸慢慢睁开眼,曾绵绵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累,可等她看清楚手臂上的痕迹,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身后突然伸出来抱着她腰的手臂更是惊人。

  把尖叫压抑在喉咙里,曾绵绵猛地转身,发现自己简直像是被一辆卡车碾过一样酸疼,浑身布满青紫痕迹,身后更躺着一个让她心胆俱裂的熟悉面孔。

  他同样赤裸着,手臂却毫不客气横亘在她腰间,脸上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餍足。

  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两个人睡在同一张床?

  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却只是想起喝醉后看到了卫简言,还说一堆有的没的,然后两个人……天呐,自己明明是跟着谢俊恒去参加宴会,怎么会和卫简言滚到了床上,还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

  闭上眼,想到昨晚的翻云覆雨,曾绵绵脸上血色全无,狼狈地挣扎起来,光脚逃到地下,想要把衣服穿上却发现浑身酸软,没什么力气。

  甚至没有叫醒床上卫简言的勇气,曾绵绵只想立刻消失在这个房间里,她挣扎着冲进浴室,门砰的一下关上了。床上的男人被震醒,抬头却只看到空旷的房间,昨晚拚命缠着他腰的女人已经躲进浴室。

  一股脑扎进浴室,曾绵绵魂不守舍看着镜子,和她面面相对的女人看起来那么熟悉,却又陌生……肿胀不堪的唇,脖子、手臂、身上到处可见的吻痕,身体里蔓延的酸麻,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酸疼的身体,这一切都昭示昨晚到底有多么疯狂。

  双手抱着脑袋恨不得立刻撞死过去,曾绵绵怎么都想不明白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或者让她干脆什么都忘记,立刻失忆也好。

  可惜,她越是这么想,昨晚模糊的画面却全然不受控制涌出来,像是成了旁观者一样,清晰地想起被他进入的时刻是怎么忘情地呻吟,怎么纠缠着一次又一次直到彼此筋疲力尽,还好几次吼着他的名字骂他混蛋。

  想到那些疯狂的画面,曾绵绵欲哭无泪……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发疯,如果不是好几次喊出他的名字还可以借口只是酒后乱性,可是现在什么都掩饰不住了。

  卫简言会怎么看待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浪荡的女人?明明之前还讲人家是个坏男人,一回头竟然爬到了床上……天呐,她到底该怎么办?

  把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抱着脑袋在洗手间来回走动,曾绵绵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吱嘎一声,卫简言推开门第一眼就看到她懊恼羞愧到极点,发疯的模样。

  “啊,你进来干嘛……”忘了自己的洗手间门锁早就坏掉锁不上,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卫简言的脸,连忙拚命推着门想要隔绝他的目光。可男人的力气又哪能是她轻易撼动的。

  他挑着眉看眼前这个急得面红耳赤却只能蚍蜉撼大树的笨女人,手掌一个用力便把门彻底推开,趁势走进去把她压在洗手台上,眉梢一挑,“你现在让我走开,会不会太晚?”

  “你出去……”没有什么理智,只是想要躲起来,曾绵绵哭丧了脸。

  “我们谈谈。”似笑非笑,他不客气地威胁,“不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

  “不要!”

  “哦,你这么想要公开我们的关系?”

  “哪有……”

  “那我们就必须好好谈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