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接下来事情一切都很顺利,虽然今晚的意外有些突然,把谢俊恒放到饭店床上打算离开的时候,曾绵绵的心情一直还好,却没想到会在走廊遇到熟人,很熟的人。

  送朋友上楼时就隐约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卫简言说不出自己到底哪里犯晕,竟然不由自主地跟上去想要看个清楚。直到此刻他与曾绵绵隔着五公尺的距离对视,心里憋闷的怒气终于找到发泄的途径。

  “卫、卫总……”想到房间里躺着的谢俊恒,曾绵绵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她很想要解释,不想被误会,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何况,卫简言为什么要听自己的解释呢,他只是自己的老板不是吗?

  卫简言的目光从没有那么冷过,直直地钉在曾绵绵身上,想到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进了同一个房间,心底啧薄的怒火就像火山一样怎么都唾抑不住,可即便自己怎么愤怒,曾绵绵都没有解释,只是心虚地垂着头。

  我在做什么?反问自己。这个女人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只是看到她的背影就忍不住跟上来,自己不该出现的!

  可惜,无论他怎么想要平静下来,眼前的画面都十分刺眼。

  静静地对峙,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里面是谁?”

  他从来没这么冷漠过,眼神凶狠。

  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个人已经越来越有默契,曾绵绵几乎以为他们的关系算得上朋友,可他这么冷冰冰看着自己的时候,还是紧张得无以复加,像是被抓住把柄的罪犯,小心翼翼开口,“谢总喝醉了……”

  “他在哪里喝醉?”

  “在酒吧。”尽管卫简言的口气像是在审问犯人,曾绵绵依旧不敢反抗,心里说不出的心虚,乖巧地回答。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他心情好一点,反倒更加不爽,“你们在一起喝酒?”

  忙不迭摇头,曾绵绵急忙解释道:“不是的,谢总喝醉了闹事不肯走,酒吧服务生打到我的手机要我去接人,所以我才去。可是谢总不肯回家,我家里又只有一间卧室……”

  听到这话,他恶狠狠瞪大眼睛,桃花眼里射出冷冷的光,卫简言恨不得一下子掐死眼前这个女人,“你还想过把他带回家?你有没有脑子,竟然敢把一个喝醉的陌生男人带回家,蠢货!”

  被他劈头盖脸一顿骂,曾绵绵人都开始晕乎乎的,一脸无辜和委屈,“谢总不是陌生男人,而且我只是想想,最后还是送到饭店。”

  愤怒的火焰简直都要从头顶喷出来,卫简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悦,只是想到曾绵绵和一个醉酒的男人曾经走进一个房间,尽管那个男人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至交,他的不爽也完全控制不住,像个捉奸在床的丈夫一样有种打人的冲动。

  就算是当初知道自己的女性“朋友”和另一个男人出国旅游都没有这种愤怒,可只是想到曾绵绵和男人在一起就完全忍不住。

  “你还顶嘴?”

  “卫总……”

  “曾绵绵,你、你很好。”

  这个女人,不是他的。

  有些疯狂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卫简言更想做出更疯狂的举动,让她成为自己专属的……想法在脑海里疯狂地撞击,可看到她不安的脸又平静下来。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卫简言想不明白。第一眼看到曾绵绵的时候,这个女人实在不对自己的胃口,只是被挑战,所以想要靠近、想要征服,可是那些东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遗忘在脑后。

  也许是这些天的朝夕相处,也许是她每次被自己霸道的举动气得要死又只能憋着的时候,也许是她偶尔灿烂的笑容……回想起两个人靠近的这些日子,他的身边没有任何女人出现,却丝毫不觉得寂寞,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只是她的出现,时间变得有趣而热闹,虽然都不是多言的人,可只要在一起就开心。

  从最初的捉弄到现在莫名的愤怒,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听着她呐呐的解释,卫简言拚命让自己的心安静一下,却依旧忍不住开口,声音里有些无奈,“你不能喜欢谢俊恒。”

  最害怕就是被他误会这个,曾绵绵脸色一白,“我没有……”

  “没有最好,他喜欢的是别人,你最好记清楚。”心底有种奇怪的醋意,卫简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我送你回去。”

  曾绵绵涨红了脸,却没办法解释自己从来没对谢俊恒有过别的想法,虽然他确实很好但自己真的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想法,可是被这样直白的警告,她的心情还是瞬间低落下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声音里透着沮丧,曾绵绵想要离开,这个夜里已经发生太多意外,她只想好好地休息,至于明天该怎么面对卫简言,她真的不知道。

  虽然这个拒绝在意料之中,卫简言脸色还是黑了一下,“我送你。”

  听着他带着怒火的口气,突然觉得说不出的委屈,明明这些天都很好,为什么要这么冷漠?虽然知道自己的反抗只会起到反效果,心底的酸酸楚还是让她鼓起勇气,“真的不用,不好总是麻烦你……”

  话未说完,人却被推了一把抵在墙上,卫简言喷着怒火的眼眸一下子近在咫尺,他略显冰凉的手指落在她的肩头,唇却贴了上来。

  唇好凉……一刹那只有这个想法在脑海里冒出来,曾绵绵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怎么都想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卫简言的动作粗鲁而霸道,把她整个人抵在墙上动弹不得,舌尖却趁机攻城略地,在她惊讶的瞬间闯进去,放肆地搅动,扯动她纠缠在一起。

  完全不想去回顾刚才的事情,卫简言只是顺从自己的心做了想做的事情,这个吻算不上缠绵温柔,更不是他一向怜爱的风格,可是却格外的心动,舌尖肆虐在她唇舌间,搅动津液交缠,两个人之间亲密无间,甚至能够听到对方怦怦的心跳。

  察觉到曾绵绵没有反抗而是慢慢闭上了眼睛,看着她无措又可怜的模样,卫简言只觉得心底满足怎么都压抑不住,完全无法顾及身处哪里,只是越来越缠绵地把她腻在自己的吻里。

  曾绵绵站在卫简言办公室门口,深呼吸好几次才鼓起勇气抬起手,第N次想象待会看到卫简言该说的话,或者只是把饭盒放下转身就走,或者质问他为什么昨天不来公司也不通知,浪费饭菜,那样会不会看起来有气势一点?

  可还不等她敲开门,隔壁办公室门却突然推开,谢俊恒一脸意外看到曾绵绵站立的位置,对上她想要解释又欲言又止的眼神,忽然就明白她在这里做什么,眸子里闪过一丝感同身受的苦涩,“他不在。”

  虽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曾绵绵却瞬间都懂了,神情黯然下去,失眠一整夜的黑眼圈让她看起来格外憔悴,“谢总,没事,我就是……”

  在对方怜悯的目光里说不出什么借口,她觉得自己像是被看透了一般,甚至比自己想的都透澈。

  因为,就算是她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狼狈。明明是帮忙谢俊恒,却被卫简言痛骂;明明自己是被强吻的那个,他却摆着臭脸,明明自己都半夜失眠,依旧帮他找理由开脱,卫简言还是忽然冷淡下来。

  明明……那些日子不是总爱追随在自己身边吗,为什么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让她想要问罪的心情慢慢变成原谅,最后成了忐忑不安,彷佛自己做错了所有的事情。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说来说去,只是不应该把那个混蛋放在眼里,他不是喜欢有始有终的完美吗,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每每想到这里,曾绵绵都有种一巴掌打醒自己的冲动,多可笑啊,她能算是卫简言的女人吗,既然不是,自然不必负责地走到最后。可是……她喜欢卫简言啊,不知不觉,已经难以自拔。

  从小到大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曾绵绵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感情冷感的人,可是遇到卫简言之后,才发现在乎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子。

  昨晚辗转难眠,喜欢他的这个念头突然就冒出脑海,那时的她惊惶不安……可想来想去,却不得不承认是真的。

  卫简言很花心、喜怒不定,这一切被无数次重复,可最后还是苦笑着接受现实,没有理由,就是喜欢。想要看到他,想要亲近他,仅仅被远离两天就难过到不行。

  眼圈温热,有热气盈满眼眶,曾绵绵低下头,脚尖不自觉点着地面。

  看透她的心思,谢俊恒轻轻一笑,“他也许有事,不介意的话,我来替他吃。”

  极力露出一个笑容,曾绵绵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递上饭盒,“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谢谢。”伸手接过饭盒,谢俊恒转身进去,显然不打算出去觅食。

  曾绵绵慢悠悠晃回自己的房间,看着散发着香味的饭菜,心底藏不住的失落感一点点涌上来,忽然胃口全失,最后也只是应付了几口了事。

  刚刚从学校踏入社会,最难适应的应该就是那份忙碌,可曾绵绵最近却越来越感谢紧张的工作节奏,只有那样才不会胡思乱想。甚至下班之后,谢俊恒不经意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参加酒会的时候,一向有些排斥这些的她竟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原本只是一个提议,却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痛快,谢俊恒满脸意外,等到坐在车上又忍不住嘱咐,“如果有人和你碰杯,你拒绝就好,没关系的。”

  对他的嘱咐只觉得温馨又好笑,曾绵绵突然有些羡慕谢俊恒身后的女人,“谢总,你以前的女伴,你也会对她这么讲吗?”

  握着方向盘的手攥了一下,谢俊恒微微一笑,像是想到某个人,几分甜蜜、几分忧伤,“是啊。”

  “她很幸福。”

  “其实未必,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没料到谢俊恒会突然有这样的感慨,曾绵绵很是意外地愣了一下。

  难道说,谢俊恒这样的男人还会有人不喜欢?她很喜欢和他在一起交谈的感觉,坦诚、自然,无论是什么话题都能给人最舒服的感觉,卫简言从来不是这样,他要嘛云淡风轻让人摸不清头脑,要嘛勃然大怒让她不知所措。

  和他在一起,自己永远是患得患失的傻子,即便对方完全没有承诺过什么,还是飞蛾扑火地跳进去。他是个混蛋,大混蛋,可是自己偏偏爱上这个混蛋。

  一路上两个人都在沉默,各怀心思,虽然谢俊恒提前嘱咐不必喝酒应付,还帮她挡了几次,曾绵绵还是醉了,或者说本就不想清醒。

  她知道谢俊恒一定会把自己安全的送回去,所以喝得很大胆……可惜,她的愿望落空了,谢俊恒竟然半路失踪。

  喝得醺醺然站在门口,曾绵绵犹豫要不要趁着最后的一点清醒赶紧叫车回家,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一个不留神歪了一下,像是蹭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面。

  好想睡,真的好想睡,她努力睁大眼睛,眼前隐约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伸手想要扶着她,可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又换成了另外一张脸,怒气满满,还臭着脸在她眼前晃了几下手指……心里咒骂着讨厌,卫简言为什么又出现,曾绵绵不客气抓住那双手,喃喃低语,“你为什么又出现?和我在一起好吗,和我在一起……”

  她的表情无辜又可怜,让身边的男人看得心里痒痒的,不由更没什么好气地瞪着凶神恶煞推了自己一把的卫简言,“喂,我不认识她难道你认识,你凭什么带她走。”

  桃花眼的他长相俊美,脸上表情却难看得像要打人一样,他搂着怀里喝醉的女人,还不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男人扶过曾绵绵的手,“滚开!她是我女人。”

  卫简言十分自然吼出这句话,随即轻轻松松把曾绵绵抱在怀里往停车的地方走,气势十足,让想要拦他的男人终于还是认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