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是害怕身后的人还是躲雨,等曾绵绵一口气爬到三楼来到家门口,这才从包里掏钥匙,有种劫后余生的安心。

  可惜,还不等她打开门,身后却传来不急不慢的脚步声,曾绵绵僵住,不敢回头,让她不安的声音却停在身后。

  卫简言一脸平静,手上拎着买的衣服,“你东西忘了。”

  “谢谢。”知道自己拗不过他,曾绵绵满心挫败地道谢,一转身却发现眼前突然一暗。天呐,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习惯,为什么总爱贴在一起!

  卫简言靠得太近,如同咖啡间的那幕一样,她转身的时候就只看到一具宽阔的胸膛,甚至能够听到里面传来平稳而舒缓的心跳……脸不受控制地红透,曾绵绵僵硬地靠在门上一动也不敢动,不敢抬头也不敢低头,声音颤抖,“卫总,天很晚了。”

  完全没有退后一步的打算,卫简言眯着眼打量抵在自己胸口的脑袋,眸光狡黠,声音却十分的正直坦然,“我送你礼物,难道你不该表达一下谢意?”

  耳边是他的声音,四周弥漫着他身上的味道,曾绵绵面如火烧,手掌紧贴着门紧张地绷直。

  “我、我会还你……分期可以吗?”听到他要求回报,说出口的话很没有底气,曾绵绵还记得结帐时候的数字,那是她半年的薪水。

  很想大声斥责卫简言,明明是你强迫买那些东西,还说什么工作时候过分的曝露会显得轻浮,但是,太过保守会“有碍观瞻”的。

  曾绵绵清楚记得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旁边专柜小姐看笑话的眼神,让她又羞又窘差点挖地洞钻进去,结果卫简言很俐落地刷卡结了帐单。

  提出分期付款的时候她的脸色火辣辣,像是看破了她的窘迫,卫简言没有继续深究,“这是你独居的房子。”

  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曾绵绵慢半拍地回答道:“嗯……”

  “没有和父母同住吗?”

  “没有。”

  “这里距离公司有些远。”

  “还好,早些起床就好了。”

  他们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交谈,没有一句重要的话,却不紧不慢说了一分钟,完全没想到两人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直到对门阿姨走出来惊叫一声,快步走下楼的时候还在感慨,“要亲热就回家去嘛,现在的年轻人胆子好大哟……”

  “我们不是……”曾绵绵下意识想要解释,却发现问题越描越黑,要说两个人只是上下级关系,看现在亲密的姿势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吧。

  卫简言心知这个误会是自己刻意造成的,所以完全没有羞耻的感觉,可当他看到曾绵绵苦着脸想要解释的样子,眼角一下子就透出笑意。

  “卫总,不早了。”这次是真的想要钻到地下藏起来,曾绵绵鼓起勇气推了卫简言一下,成功拉开一些距离,一个闪身就要进门却被一双手按住。

  原本就想吓吓她就好,卫简言本就没想着真的登堂入室,毕竟他只是想要惩罚这个诋毁自己的女人,并不打算真的牺牲奉献。可是不知为何,当他看到曾绵绵又是一脸嫌弃加恐慌地逃避自己靠近的时候,心里突然涌起强烈的靠近欲望,想要看到她委屈得要死又不敢抗拒的模样。

  鬼使神差,卫简言略一用力就把门控制住,大步进去,“不请我进去坐坐?”这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大步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一脸正经,“外面雨太大,开车行驶不安全。”

  自己的地盘被侵略,曾绵绵只觉得浑身紧绷起来,看着那个悠哉的男人,哑巴了一样不知道说什么好。

  “卫总……”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胆颤心惊的时候,虽然心里清楚对方的身分注定了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可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已经心跳加剧,整个人都如同行走在半空如履薄冰,这是她控制不了的,也从来没有男人给她这种感觉。

  把眼前人的紧张尽收眼底,卫简言露出一个笑容,勾人的眼睛像是放出了几百万伏特的电流,让人更加晕眩。

  “真的这么不欢迎我吗,曾秘书?”

  他一脸闲适问出这话,曾绵绵却无言以对,“不会的,怎么会。”

  “那太好了,我还没用晚餐,曾秘书你呢?”

  狡诈地把问题推到她的身上,卫简言满意地看到她惊惶不安的目光对上自己。

  曾绵绵彻底无言以对了,想到第一次见面他斜睨自己的眼神,高高在上如同神只,可是现在懒洋洋靠在沙发问自己要吃什么的男人,简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这人到底是高贵还是厚脸皮?明明已经坐到她的家里竟然还问出这样的话,难道自己还能撵人吗。

  遇到卫简言就一直在退让,曾绵绵沮丧地发现自己没办法拒绝,只得落荒而逃地冲向厨房,只留下一句话,“我去做。”

  做饭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简单却又享受的事情,小时后就喜欢待在家人身边看他们做吃的东西,离开父母独自在外工作,做出师承爸爸口味的饭能让她暂时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可惜,今天因为某个人的存在,她做饭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斥着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

  心惊胆颤地切菜、炒菜,曾绵绵巴不得自己永远留在厨房不要出去,又害怕卫简言进来,甚至暗暗期待自己出去以后对方已经消失。怀着这种期待,曾绵绵很快做好饭。

  一个人的生活让她不习惯堆积太多东西,只能简单的两样菜,番茄炒蛋、清蒸咸鱼,鱼是她昨晚就腌好放在冰箱备用,上锅清蒸十五分钟就能搞定,并不算麻烦。

  收拾好一切出去的时候,她满怀期待地看向沙发,以为会有奇迹发生,却只看到一个褪去了西装外套,转电视的男人。

  不同于平时衣装革履,现在这个坐在沙发的男人看起来完全颠覆以往形象,他整个人靠在沙发里,长腿很随意地伸着,头发有点乱,没什么表情看着电视节目,那一双最引人注目的眼睛又散发着第一次见到的慵懒味道。像一头趴着休息的狮子,优雅从容,身上又闪耀着力量,能够瞬间站起扑倒对手。

  曾绵绵呼吸一窒,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怦怦加快,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奇怪的想法,只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好耀眼。

  心头涌出一丝恐惧,像是深藏的念头压抑不住地往外喷涌……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明明知道他很坏很花心,可只要你多看他一眼,就逃不掉。

  又惊又惧,曾绵绵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招呼卫简言吃饭的,等她稍稍回神的时候,卫简言已经坐在对面吃得津津有味。

  接她下班的一路上他都是沉默多于交谈,曾绵绵很希望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却发现对方完全不按照自己的套路行事。

  吃相很香甜,却不粗俗,卫简言时不时抬头打量对面的曾绵绵,看她窘迫又急切地想要结束的样子,突然很有交谈的欲望,“很不错,你跟谁学的?”

  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曾绵绵清清嗓子才开口,“我爸爸。”

  “难得。”

  怎么都弄不清楚这句“难得”是什么意思,曾绵绵犹豫着开口,“什么难得?”

  “难得你做东西很好吃。”

  只是一句简单的赞美,她脸不争气了红了一下,“谢谢,因为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所以会想要自己做来吃。”

  眉梢一挑,那双桃花眼看起来越发艳丽,“午餐呢?”

  “我会自己带饭,公司有微波炉。”

  眼睛里一下子绽放光彩,卫简言干脆俐落开口,“以后帮我带一份。”

  从来没有人这样理直气壮地要求过曾绵绵,所以她很无奈地瞪大眼睛,“为什么?”

  “就当作还债。”

  公司休息间有微波炉,是特意为带饭的员工准备,只不过年轻人都懒得这么麻烦,更习惯结伴去外面吃,这东西倒像是成了曾绵绵的专属。

  午休时间和往常一样走进休息间,果然没有一个人,这让曾绵绵舒了一口气,脸上表情有些窘迫和不安,缓慢拿出三个饭盒……抚着胸口放进去,她万分庆幸没有第二个人在场,不然问起来,难道自己要说是给老板准备的?

  天呐,想想也知道这样的行为会在公司里引起多大的八卦,恐怕到时候自己想不成为绯闻倒贴女主角都难。

  微波炉叮的一声,曾绵绵又一脸作贼心虚、小心翼翼的样子跑上顶楼。

  等到确定不会再有人看到自己,她缓缓舒了一口气,心里却依旧忐忑不安。

  仅仅是昨晚卫简言的一句话,她早上四点就起来准备午餐,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举动很暧昧,甚至装饭盒的时候几度犹豫,可最后还是背着硕大的包裹来到公司。

  想到那个男人的一句话就让自己费尽心思,曾绵绵懊恼地皱眉,她发誓如果卫简言是捉弄她的话,就、就再也不帮他准备了。

  这样想着,曾绵绵目光不由自主转向卫简言的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好像主人根本就不在的样子。低下头看看自己拎着的东西,再想想昨晚也许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曾绵绵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心里充斥着酸味……她不该太认真的,堂堂老板怎么会在乎这些东西,还是她太傻了。

  “没人,我全吃光。”自嘲一般嘟囔着,曾绵绵强迫不再去留意卫简言的动静,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室。

  一推开门,她愣住了。

  手指漫不经心摆弄着滑鼠玩着电脑小游戏,卫简言听到声音,懒洋洋地抬头,很有些不满意地开口,“怎么这么慢,饿死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终于结束小游戏,抬头打量曾绵绵手里的东西,眼睛里有些期待的神色,“你十分钟之前下去,现在才搞定。”

  像个赖皮的孩子陈诉被欺负的事实,他的口气有些怨怪,曾绵绵却愣在那里。

  说不出胸口是什么滋味,像是空落落的黑暗被填满的隐约欣喜,又带着被他牵动情绪的哀怨,傻瓜一样站在那里,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发什么呆,没准备我的吗?”手指在桌上点了几下,卫简言对上她的目光第一次有些闪躲。

  事实上,昨晚的话的确只是突然奇想,或者说想要逗弄这个不知深浅的笨女人。可不知为何,十一点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心神不宁,脑海总是闪过昨晚她抵在自己胸口的羞赧,想到她气急了又不敢反抗的笨拙,整个人就再也坐不住。总是忍不住留意她每一次经过的步伐,才会在她下楼的那一刻就留意到。

  要不要出现在这里,卫简言也犹豫了很久。如果自己不出现,那个从不会主动的笨女人大概只会生着闷气诅咒自己几句……虽然这才是他想要看到的,逗着别人玩,给她一个教训,可想到那个画面的时候,卫简言有些说不出的不安,甚至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房间,等待她的出现。

  他甚至没有想过,如果曾绵绵真的不帮自己准备,现在的场面该怎么应付,也许只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看出眼睛里的执着,所以从没有怀疑过她会不会做这件事。

  心里起伏不断,卫简言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直到曾绵绵安静地放下一个饭盒,“喏,这个。”

  她的脸上涌动着红晕,让卫简言忐忑的心情一下子大好,打开食盒,果然丰富又健康,“谢谢。”目光扫过她全身上下,又漫不经心说道:“今天很漂亮。”

  脚步一顿,曾绵绵脸更红了。

  她身上穿的就是昨天买下的衣服,虽然早上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穿上,还被好多同事打趣弄得自己面红耳赤,可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些尴尬一下子没了踪影,只是清浅的喜悦萦绕在心头。她知道自己不该被卫简言影响,可是,要做到好难……

  吃得慢条斯理,卫简言的目光突然转到桌上另一个浅蓝饭盒上,他的目光带着一些疑问看向曾绵绵,“你吃两个?”

  “没有。”下意识回答,曾绵绵看着多出来的那一个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她忘记了一个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