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曾绵绵战战兢兢一整个下午,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卫简言没有找碴,甚至没有露面……有点庆幸、有点失望,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一脸忧愁地下了班,却发现外面下着雨。

  虽然这个时节的雨并不算冷,曾绵绵还是在迎面扑来的风中颤抖一下,“实在是有够倒霉欸。”

  自己这一天都心思恍惚,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连下雨都不知道。明明打定主意要好好的应付工作,却一次次被一个男人影响情绪,她只觉得说不出的懊恼。

  在这种公司林立的地段,到处都是下班拥挤的人群,叫计程车已经成为一种奢望,眼看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抢到一辆车,曾绵绵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进雨里。离这里最近的公车站也在三百公尺外,今天想不淋湿太难了。

  雨滴劈头盖脸地砸在脸上,曾绵绵懊恼着,果然跑到公车站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吃力地往檐下躲避,只期望公车会来得快一点。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当第三辆满载人,不肯停下的公车驶过的时候,曾绵绵彻底郁闷了。

  所以当一辆银白跑车风骚地停在五步外,一次次按动喇叭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冲过去警告对方,这样鸣笛很没有礼貌。

  可惜,这个念头只是轻轻闪过,又轻轻地消失。所以她看到跑车一直没有离开,却是打开车窗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时,整个人吃了一惊,“卫总?”

  卫简言,为什么会是他?

  迫不得已打开窗招呼路边一直不在状态内的笨女人,卫简言的表情有些不耐烦,“赶快上来。”

  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看看自己落汤鸡一般的模样,曾绵绵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突如其来的好运,虽然她确实很希望顺风车出现,可是卫简言的车子,还是不要坐比较好吧。

  可惜,卫简言说完这话已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透过窗,他用几分不耐烦的眼神传递出“你在磨蹭什么”的眼神。

  虽然很想理直气壮地拒绝,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表情,所有的勇气通通都消失掉,只能把疑问憋回去,乖乖上了车,然后让自己尽量缩起来减少弄湿面积。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身上滴滴答答的水还是不客气地染上座椅,曾绵绵如坐针毡,小心翼翼开口,“卫总,我这样会弄脏你的车子……”

  专心地开车,卫简言许久才开口,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不在乎,却也没了刚才不耐烦的样子,“我鸣笛九下,你都没有听到。”完全无视她的问题,卫简言挑眉看到她,“你刚才在想些什么?”

  被无视也不敢反抗,曾绵绵乖乖地回答道:“我没想到会是你的车子。”就算她意识到车主是他,也不会以为卫简言会载她回家好不好。

  曾绵绵说话声音有些小,卫简言也许没有听到,所以没有回应。

  可等到前方红绿灯时,他整个人却突然转身直视副驾驶座上一身狼狈的女孩,看着她藏在古板套装下若隐若现的突起,饶有趣味地开口,“为什么会没想到是我呢,难道,我看起来不像一个助人为乐的好人?”

  “不会……当然不会。”

  眼光颇有深意地瞥她一眼,卫简言想起咖啡间的闲聊,轻笑,“是这样。”

  实在是他这个表情太深奥,让人不得不多想,曾绵绵忍不住紧张起来,干脆闭上嘴装作没听到。

  窗外雨滴劈里啪啦地敲打着玻璃窗,满天乌云的笼罩,曾绵绵有些惊诧自己听到的话,心底涌出强烈的不安。他竟然会问这样的话,难道,咖啡间的对话已经被听到?可如果被听到的话,他又为什么会帮自己呢?

  整颗心七上八下,曾绵绵又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一头被人追赶的猎物,猎人时松时紧,却完全不敢自己逃脱。说不出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曾绵绵僵硬着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万幸卫简言没有继续追问,绿灯亮起的时候车子继续行驶在长龙中,两人沉默着都没有开口。

  从来没有这样窘迫的时候,曾绵绵恨不得自己立刻昏倒,或者立刻到家。可惜,她的愿望又一次落空。

  行驶五分钟后,车速突然慢下来,看着前面龟速行驶的长队,曾绵绵屏住呼吸,“好像塞车了。”

  好似完全忘记刚才的问题,卫简言的表情一派轻松自在,“这种天气塞车很正常,也许前面发生了意外。”

  “我要不要下车……”

  “坐好。”完全无视她的话,卫简言透过后视镜看后面,趁着还没完全堵塞右转,等到车子停到某个停车场,曾绵绵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驾驶座的人,“卫总,我们这是要做什么?”

  “下车。”拿着钥匙下车,卫简言一如既往地不给她多问的机会,完全无视曾绵绵疑惑的表情,走过去扯着她的手往前面的大楼走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曾绵绵像是变成了木头人一样,完全被别人扯动着行走。

  眼前的地方并不陌生,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购物天堂。对出身普通家庭的曾绵绵来说,这里对她来说就是满满钱包进去,空着钱包出来的地方,她从小过惯了普通的生活,从来没想过来到这里购物。

  可惜,现在让她僵住的还不是卫简言带她走的方向就是里面,她震惊的是,卫简言,牵了她的手!

  一脸正经、坦然地牵了她的手,完全无视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也不担心被人看到。

  张大眼睛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曾绵绵很想立刻昏过去来逃避眼前的一切,被包裹的手掌却温热起来,让她彷佛一下子掉入梦境里,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醒不过来。

  他,为什么会牵自己的手!

  没发现自己呆愣愣被人牵着的模样已经被好多人打量,曾绵绵像个乖巧的布娃娃被带到三楼,等到站在满是名牌女装的店门口,人才回了神。

  手指猛力挣出,曾绵绵声音都有些颤抖,“卫总……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她不敢问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牵自己的手,甚至想要忘记刚才的事情,只能把手藏在身后,虽然这样的自己看起来会有些可笑。

  问题很蠢,卫简言还是一反常态挂着和煦的笑,“当然是购物,反正塞车走不了。”

  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就被他的桃花眼煞到,曾绵绵知道卫简言在相貌上实在是个出众的男人,可是无论她怎么防范,当看到那个灿烂笑容的时候,卫简言微微眯起的细长眼眸还是把她惊倒。

  塞车、购物,心里怎么也不能把这两件事挂上直接关系,嘴巴却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愣愣地第二次接触到那只手的温度。

  把曾绵绵每一丝的反应都收入眼底,卫简言唇角微微一扯,又恢复温和,像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拉着呆愣的女孩走进店里,然后一本正经看着排列的女装。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里面的衣服按照她的喜好挑两套……”他手指迅速点了几下,甚至没有问一句意见,就对着已经笑颜如花的专柜小姐吩咐:“拿合适的尺寸带她去换上。”

  曾绵绵来不及拒绝,因为卫简言没有给她机会,自己就被连拉带推进了更衣室。

  没想到会有痛快又阔绰的客人降临,专柜小姐简直笑得合不拢嘴,彷佛是看出曾绵绵的不情愿,干脆自告奋勇帮忙,“小姐,我帮你哦。”

  看着眼前的笑脸,想想守在外面的卫简言,曾绵绵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很想冲出去义正辞严地表示自己不需要他来送东西,可想到这个男人的一贯作风,又颓废起来。因为很确定就算自己说了对方也不会被影响改变主意,大概只会淡淡地说“哦”的一句,然后用眼神强迫她认命地穿上。想到这,曾绵绵干脆就听话地任人摆布。

  当她换上全身上下的衣服,专柜小姐有些惊艳的感慨,“哇,小姐的男朋友眼光真的很好欸,刚才还像个灰姑娘……呃,我不是说刚才不好看啦,只是现在好漂亮,你要不要去给男朋友看看?”

  不知道是因为被赞美还是被误会成卫简言的女朋友,曾绵绵脸色通红,“不是,你误会……”

  “真的很好看欸,要不要出去?”

  “不要。”想到出去就会瞧见做出这些莫名其妙举动的卫简言,曾绵绵差点大叫出声,艰难地憋住,解释道:“我不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一愣,又笑得灿烂,专柜小姐没有提刚才的建议,“安啦,很漂亮的,不要紧张嘛。”

  木偶娃娃一样配合着试完所有的衣服,甚至专柜小姐神奇地拿出吹风机把她的头发吹干披散下来,曾绵绵僵硬地走出来,完全不敢抬头。

  卫简言一直等在外面,身边没有总是傻乎乎的曾绵绵,他的神色恢复了最初的高高在上,完全无视路过的人对自己的打量,只是沉静地想些什么。

  曾绵绵,一个应该和自己的生活没有交集的女人,如果没有这一连串的意外,那个女人只能算是比路人熟悉一点的下属,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笨拙的下属却三番几次看到不该看的。更夸张的是,她非但没有表示忠心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还在外人面前给了自己一个坏人的评价。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说他,就算心里把他卫简言骂了千遍万遍,也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除了胆大包天的曾绵绵,稚嫩得像个笨蛋,却敢挑衅自己的权威。

  被人诋毁,正常的选择明明应该是狠狠给她教训、赶出公司或者冷言相对……卫简言说不出自己为什么听到那些话的时候,会有种想靠近笨女人,让她意识到她错误的想法。

  收起嘲讽换成笑容。热心地载人甚至送来购物……虽然不能理解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却也不打算多想,只是一个笨女人,既然想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就做好了。

  用这个理由解释一通自己的奇怪,卫简言心安理得地等待起来,可当他看到焕然一新走出来的女孩,眼睛却不由自主亮起。

  这还是曾绵绵吗,还是那个笨蛋一样的女人吗?虽然那张脸依旧是惴惴不安,就如同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可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只是简单的衣服款式,却已经变了一个人一样。

  感觉到卫简言的目光凝视在自己身上,曾绵绵赶紧垂下头,“还好吗?”

  听着那蚊子般的声音,卫简言不由得微笑,又摆出一脸正经,“很不错。”

  不知什么时候,雨下得更大了,穿着新衣服坐在副驾驶座,曾绵绵的表情比之前的更局促。

  车子熟门熟路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走,这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两人见面的第一天,想到卫简言甩掉的女人,心里立刻冒出数不清的怪念头……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这么做?卫简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自从买完衣服出来,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沉默一路,这让曾绵绵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到了家,她逃一般跳下车,“卫总,谢谢你,天晚了我就不留你了。”

  彷佛后面有危险的东西在恐吓她,她说完这话,撒腿就往楼上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