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公司咖啡间里,曾绵绵捧着咖啡杯发呆,直到旁边女同事撞她一下才回过神来。

  “嗯,怎么啦?”一杯热咖啡差点洒在身上,曾绵绵一脸紧张地看旁边有些熟悉的一张脸,却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她最常待的地方都在上面两层,对这些同事只能作到面熟的地步。

  女同事完全不在乎她的反应,笑容暧昧,“昨晚做了什么,黑眼圈好重,注意身体哦!”

  听着她刻意拉长的调调,曾绵绵顿悟的瞬间面红耳赤,急着解释道:“不是……失眠嘛,只是没睡好……”

  “那讲讲,为谁失眠?”

  不知为何脑海闪过男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脸,曾绵绵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当然是工作!”

  “撒谎,肯定是男人,为工作谁会信呀。”自来熟地撞她手臂,女同事十分热情地凑过来,眼睛里藏不住羡慕的神色,“你每天待在上面,我猜,谢总、卫总……到底是哪个,难不成你打算通吃?”

  说起来曾绵绵能当成谢俊恒秘书,实在是引起了公司大部分女性的羡慕嫉妒,要知道谢总原来的秘书还是他的父亲亲自派来辅助儿子的欧巴桑,严肃得要死,害她们都没有机会接触谢总,好不容易欧巴桑因为出国要辞职,还以为会在公司同事中找一个,谁知道天降一个曾绵绵,真搞不懂凭什么是她。

  眼睛蓦然睁大,曾绵绵不知道该怎么掩饰听到那两个字时心底的悸动,明明是没见过几次的男人,为什么自己的情绪总要被他影响。昨晚脑子里也都是他的影子才会辗转难眠,来到公司竟然也被这么调笑。

  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沮丧,曾绵绵有些无奈,“才没有。”

  “骗人,你的表情都曝露了自己。”

  “真的没有。”

  尽管她用十分笃定的神情说出这番话,同事依旧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想着顶楼的两位老板,眼睛里冒出梦幻的色彩,“谢总、卫总长得都那么帅,你真的很幸福欸,要是我能在那里工作一定会开心得晕过去,谢总的温柔、卫总的帅气,哇,你知道吗,卫总不穿衣服……”

  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曾绵绵张着嘴巴不敢相信,“你和卫总……”

  “闭上你的嘴巴,是我偶然看到的啦,有一次去送文件到顶层,卫总在房间里运动,六块腹肌,啧啧,真的很香艳哦,好想摸摸!”

  如此直白的说法让曾绵绵红了脸,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却第一次有了讨论老板的冲动。虽然在工作前,熟悉的学姐已经告诫自己工作要少说话、多做事,可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些事情,和公司同事眼中卫简言的完美形象那么不符合,她真的好想揭穿那个男人的面具。

  明明是一个花心冷酷的坏男人,为什么大家都一脸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呢,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卫简言有更多的接触,虽然自己的工作注定了这样的期望是不切实际的。

  心里犹豫再三,曾绵绵开口,“其实,谢总人很好,卫总……总觉得有些过分……”

  “过分帅气对不对?简直比女人还漂亮!”

  什么叫帅气,根本就是招三惹四的坏人。听着同事不明真相的赞美,曾绵绵欲哭无泪,又做不出背后说人坏话的事情,只能一脸郑重地宣布,“反正我不喜欢卫总那样的男人。”说完这话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像是放下某种不切实际想法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认真的男人,会比较好一些。”说完这话,曾绵绵痛快地喝完咖啡打算回楼上,她才没有说别人坏话,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卫简言这种让人猜不透心思又坏坏的男人,她敬谢不敏。

  难得能够拉住曾秘书聊天,同事不肯放手,夸张地感慨,“曾绵绵,你太夸张了吧,还敢嫌弃卫总。温柔的谢总、美丽的卫总,投怀送抱人家还不一定要呢。”

  用眼睛表示无奈,曾绵绵哼一声:“用美丽形容男人,你还真是夸张。”

  “不然呢,有更好的词吗?”十分不爽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同事抱怨说道:“说起来,你才是怪人好吧。喂,你到底怎么想的?二十三岁的年纪打扮得三十五岁一样,你很夸张欸.”

  “这样不对吗,不是都要成熟点?”

  “也成熟得太过分了吧,还是谢总温柔,竟然都没有嫌弃你。曾绵绵,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都不排挤你吗,就是因为你看起来就很良家、很好欺负,完全没有勾引老板的心思……”

  最害怕的就是和老板的粉红八卦联系在一起,为了让别人不怀疑,曾绵绵只得作出一脸嫌弃,“我才不会对他有意思,我喜欢正直一点的男人,拜托你们不要八卦。”撂下最后一句话她快步就要往外走,要知道女人八卦起来真的很吓人,她都怕自己走不出去。

  “你是说,卫总人品不正直……有八卦可说吗?快说,别走啊!”虽然没有谈得很尽兴,却也没法抓着她留下,同事撇撇嘴,却看到已经打开门的曾绵绵愣在那里,竟然停下了。

  “喂,你怎么不走啦?大秘书……”走过去拍她一下,未出口的话就这么卡在喉咙里,声音紧张起来,“卫、卫总……”

  老天!他到底站了多久,听到了多少?这个念头同时出现在两个女人的脑海里,回想一下刚才的交谈,脸色都难看起来。

  “曾秘书,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和卫总聊。”

  看着完全没有同事义气的女孩像被追的兔子一样跑开,曾绵绵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她,不会被撵出公司吧?不要啊!她真的好喜欢这份工作。

  幸好卫简言目光看起来很沉静,不像是发怒的样子,这让曾绵绵放心了一些,“卫总,你下来是要做什么?”

  在曾绵绵战战兢兢的目光中,卫简言先是沉默,然后露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麻烦帮我准备一杯咖啡。”

  心像是坐云霄飞车一样忽上忽下,曾绵绵觉得那几秒甚至比一整天都漫长,脸上挂着僵硬的苦笑,逃跑的想法被彻底打散。就算他没有听到那些话,眼前这个人也是公司的老板,虽然不是直属,如果自己拒绝他的话照样会被撵走吧。

  尽量维持脸上的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同要上断头台的人一样难看,曾绵绵安静地转身,让自己尽量静下心来去做一杯上好的咖啡。

  让这个时间更久一些吧,久到身后的人等不及离开。可惜时间还是像杯子里的水一样快乐地奔腾着。

  端着他专属的咖啡杯,曾绵绵硬着头皮转身,却被紧紧挨着自己的身体吓了一跳,手里杯子一抖,热腾腾的咖啡已经欢乐地在卫简言身上流淌。

  空气像是被冻住了,许久曾绵绵才怯怯开口,“卫总,对不起,我去帮你送干洗。”

  从她转身的那一刻就靠在了她身后,卫简言像是对这个意外完全不在意,只是眼神带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意味打量眼前的曾秘书。一个正直的人,呵呵,这位曾小姐的评价还真是特殊。

  如果不是那天她观摩了自己的亲热现场,顺便又见证了分手现场,这样老古板的女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去接近。可是,在这位曾小姐和自己几次三番接触过,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如此奇特,这让他不得不好奇,她爱上的,会是哪种正直的男人?如果有一天爱上自己,那表情会有多么精彩?

  虽然刚才是刻意制造对她的紧张感,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身上一股水果香味让自己沉迷了一下下。

  很乐意再闻闻这个味道,可看着眼前那个越来越低,恨不得趴到地下的脑袋,卫简言好心地开了口,嗓音轻柔,“没关系,我的办公室有备用衣服,麻烦曾秘书再准备咖啡送到我的办公室,谢谢。”

  心里全是办错事的懊恼,没想到卫简言会这样轻易原谅自己,总是斜睨别人的男人会说出这样温柔的声音?在曾绵绵的意识里,他听到那些话会把自己狠狠骂一顿,应该不会是现在的样子,难道说,他真的没听到?

  “好的。”松了一口气,曾绵绵忙不叠答应,抬头却只看到一个脱掉西装外套,拎在手上往楼上去的背影。

  为什么他会这么温和,和前几次见过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曾绵绵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还是对方本就是不错的人,想到刚刚对他的评论,愧疚一下子涌上心头。果然轻易去评判别人是错误的事情,太容易犯错了。

  泡好咖啡,曾绵绵一脸恭敬地送上楼,敲了敲门。

  “请进。”

  里面的声音一如刚才的温和,让她松了一口气。

  维持着笑脸,她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虔诚一点,“卫总……啊……”好不容易把到嘴边的惊叫憋下去,曾绵绵头猛地扭向一边,还要辛苦维持咖啡杯的平衡,“你不方便吗?”

  眼角精光一闪,却又换成无辜又温和的笑容,卫简言干脆俐落地把衣扣扣上,“抱歉吓到你,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快。外面是俊恒。”

  “没关系,是我太紧张。”眯着眼直到确认那一片赤裸的胸膛已经消失,曾绵绵才让自己睁开眼,脸颊却不由自主飘过绯红一片,“卫总,你的咖啡。”

  “谢谢。”微微一笑,“放在桌上就好。”

  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地结束,心底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曾绵绵迫不及待逃出门,回到自己的地方。

  直到确认已经安全才放松心情。抚着胸口让自己冷静下来,脑海却不由自主想到刚才的画面,他赤裸着胸口,低着头整理衣服的模样看起来很无辜。

  明明前几次见到卫简言的时候留下冷酷又残忍的印象,为什么今天的他如此温柔,到底是自己的误解还是他在掩饰?如果是误解,好愧疚;可掩饰……不会的,自己一个无足轻重的小秘书应该不值得他来掩饰什么吧。

  想到这,心里有股酸不溜秋的感觉,曾绵绵双手顶着下巴叹气,突然发现自己又一次被控制了思绪。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明明之前都打算坚决不能靠近危险的男人,今天却又被他扯动情绪,竟然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个人的影子,好奇怪,为什么一见到他就忍不住去想去猜测?

  整个人都被烦躁不安充斥,曾绵绵一整天都没有安下心来,一面思绪控制不住地飘到那个男人身上,一面又胆颤心惊咖啡间的话有没有被听到,虽然他的表现很温和,但还是很忐忑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