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家宠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独家宠爱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曾秘书,拿着。”笑咪咪的谢俊恒把手里的钥匙丢到自己的秘书手里,笑容亲切,“我记得你有驾照,可以开我的车去,麻烦了。”

  有些受宠若惊,曾绵绵不太习惯别人事无巨细的贴心,开口婉拒,“谢总,不需要的,我坐计程车去就好。”

  “是我的朋友突然过来才麻烦你跑一趟,我应该谢谢你才对。”谢俊恒一直是个和善、好脾气的人,对待下属很少冷脸,何况他对自己新上任的小秘书十分满意,自然不吝啬笑容。

  “这是我应该做的。”

  “去吧。”谢俊恒眯着眼睛笑,挥挥手。

  “好的。”虽然有些犹豫,曾绵绵也没有过分的推托,何况老板朋友的飞机十几分钟后就要降落,拦计程车说不定真的会耽误时间,倒不如答应下来。

  走出谢俊恒办公室,快步冲进电梯按下地下一楼停车场楼层,曾绵绵靠着电梯墙壁,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累,每天事情很多,却很充实,原来投入工作后的生活是这样的紧张而刺激,自己才上班一星期而已就有了这么多收获,她十分期待以后的日子会有怎样的精彩,何况自己的上司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温文尔雅又有耐心,让她时时有种被好运砸中的欣喜。

  曾绵绵自认已经是好脾气的,遇到谢俊恒之后才发现人外有人,身为公司最高管理人居然对每一位员工都那么温柔,简直是个奇迹。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在地下一楼停下来,曾绵绵扫望着一辆挨一辆的车子,寻找谢俊恒红色跑车的影子。想到平易近人的老板竟然每天开着如此风骚的车子来来往往,她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很快寻得目标。

  按下钥匙,她微笑着走过去,却没想到自己会在地下停车场瞧见不该看的东西,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眼前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谢俊桓车旁会有一对放肆拥吻的男女?他们旁若无人地缠在一起,依着的正是谢俊恒的跑车尾部。此刻女孩的衣衫已经有些凌乱,整个人靠在跑车上呻吟不断,双臂环着男人的肩,大胆地迎合着对方的索取,男人也垂着头自顾吻着她的唇。

  纠缠的两人似乎完全不担心被人看到或者偷拍,曾绵绵的脸却不争气地红了,热气喷涌让她整个人都僵住了,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应该立刻逃离。

  她甚至有些庆幸自己下来得还不算太晚,不然说不定会看到更限制级的画面也说不定。

  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做?才工作一周就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似乎只有两个办法,摆出一脸正直走上前打断,或灰溜溜地叫计程车。想到前者需要太强大的定力才能若无其事地做出来,曾绵绵退缩了。终于打定主意,她咬着唇就要走开,却不防听到嗯的一声。

  低沉婉转的语调,尾音上扬,像是发现意外情况的疑问,又彷佛在质问曾绵绵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原想趁着没被发现赶紧离开,却被这声音吸引,不由自主看过去,蓦地对上一双漂亮的眼睛,如同深海般神秘,又透着丁点冰凉,让她一刹那就定在那里不敢逃跑。

  眼前男人有些过分的好看,唇润、鼻挺,嘴角像是沁着笑,和他的眼睛一样……勾人。

  被人撞破亲热的画面,他应该是慌乱尴尬的,可现实却完全相反,男人似笑非笑带着挑逗的目光上下扫着曾绵绵全身,十分玩味,她却笨拙慌乱得如同落入猎人捕兽夹的小白兔,手足无措、目光闪躲。

  像是看过瘾,终于肯放过她,男人的目光在她手里紧紧握着的钥匙上扫了一眼,伸手拉了一把怀里的女人离开车子,嗓音里透着一丝懒散,“随意。”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又透着几分沉着,完全不在意亲热戏被撞破,只是目光灼热落在曾绵绵身上,让她心跳加剧,甚至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把车子开出车位,只记得离开的最后一秒忍不住回望,又一次对上那眼睛……她突然想到好友曾经说过的话,桃花眼的男人,最花心。

  那时候她们在床上打闹着看同一本杂志,里面罗列了各种各样的完美男人,好友就指着里面一个眼睛比女人还好看几分的男人这样点评,这样眼睛的男人最花心哦!

  他的眼睛与画中人如此相像,不,更胜一筹。

  停车场内,被打扰的女孩一脸不悦,环着男人的脖颈撒娇,“简,有什么好看的,丑女人欸.”

  眼眸含情吻上去,却没有什么温度,男人微微一笑。

  毫无特色的黑色套装,包裹得像个粽子,头发竟然还一丝不苟扎在脑后,这是哪里来的老古董装扮?如果不是那张脸溢满了青春活力,他都要怀疑是考古文物。

  想到那双眼睛含羞带臊、惊慌失措,甚至不敢多看自己一眼,男人眼睛里透出意味深长的笑意。最重要的是,老古董开的是谢俊恒的车子,这样,更有意思了……

  公司到飞机场的一路上,曾绵绵都有些神思恍惚,脑海里闪着男人那张脸,让她整个心思都乱七八糟的,万幸这一路上没有出什么意外。等到赶去机场,果然晚了一会儿,好一番道歉才把人送到酒店,又忙不叠赶回公司。

  这样来去匆匆的一场折腾,曾绵绵一开始的好心情完全变成了忐忑,甚至车子再次驶入停车场的时候,她的眼睛不自觉扫向那个男人站着的位置……那里空空如也,人已经离开了。

  停好车子,站在那个男人站过的位置不远处,曾绵绵心莫名其妙地乱了一下,说不清楚为了什么,几分不安夹着莫名的期许,又透着茫然。

  自己是怎么了,难道还期待再一次看到对方?那样尴尬的境地明明应该祈祷两个人再没有相见的机会才是,为什么心里却隐隐有些失落?

  在这座三十五层的大楼里有无数的公司,大大小小数不清,那个人也许是某一层某一家公司的一员,想见面并不容易……嘴角轻咬,收回自己的心思,曾绵绵强迫自己认真起来,今天还有数不清的工作挑战等待着自己,她不该为了一场偶遇胡思乱想。握拳在胸前鼓励自己一下,她坐上电梯直奔顶楼。

  她就职的简恒文化传播公司占据这幢大厦三十二层到三十五层,虽然是近几年才崛起的新公司,却是前景十分美好、员工待遇优厚的一家公司。曾绵绵当初怀着得之我幸,失败也是一种经验积累的心情来面试,能够成功已经让她十分惊喜。

  既然能够进入公司,她完全投入了百分百的努力,恨不得每天忙到半夜,能够很快熟练工作。可即便如此,还是听到不少八卦,据说简恒是她的顶头上司谢俊恒和好友合办,表面只是两个年轻人的杰作,身后却藏着两个家族的支援。从进入公司的第一天耳边就不断流传着这些八卦,曾绵绵每次听到都笑笑,不是不好奇,只是没心情多问。

  这份工作是她千辛万苦争取来的,绝不能因为一点小事马虎出错。

  打定主意,她目光冷静了一些,电梯门打开后,一脸坦然地走向谢俊恒的办公室。

  三十五层只有四间房,两间大型办公室占据中间,是谢俊恒和另外一位老板的地盘,里面的空间大到夸张的地步。曾绵绵的地方就在谢俊恒办公室一侧,正对着左边电梯间。

  来到谢俊恒办公室前,曾绵绵深吸一口气,敲了一下门,老板亲切的声音立刻传来,“请进。”

  努力保持优雅的姿态,曾绵绵面带微笑推门进去,一声“谢总”还未出口,却被伸直长腿,靠坐在谢俊恒办公桌上的男人吓了一跳。

  目光久久停留在那人身上,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骤然失控,好半天才呐呐开口,“谢总,你交代的事情我办好了。”

  “我和我朋友已经通过电话了,你做得很好。”好心情一点也不被身边的障碍物影响,谢俊恒完全无视好友狂放不羁的坐法,“你把这份文件拿去复印一下,发到楼下几位经理手里。”话未说完却敏锐地察觉到曾绵绵的异样,有些犹豫地开口,“曾秘书,你还好吗?”

  “啊……没事!”心跳如雷,曾绵绵找不出什么借口来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盯着一个男人发呆,回过神来只是涨红了脸,懊恼竟然在老板面前出丑。

  走近几步双手接过文件,曾绵绵勉强笑笑就要离开,却不防一直靠坐在办公桌上看资料的男人突然抬头,好看的桃花眼有些疑惑地扫了她一下,随即化作一副看透她尴尬的狡诈。

  是她。

  四目相对,曾绵绵简直要落荒而逃。

  她没想到会再次见到桃花眼,即便再遇,也不该在此地这么快地出现,让她毫无防备。

  “谢总,我先出去做事。”

  害怕自己怦怦的心跳被人发现,曾绵绵转身就走,身后却响起男人好听的声音,“你是新来的秘书。”笃定的口气,桃花眼十分悠哉地开口,他的眼睛里却闪着坏心捉弄的笑意。

  虽然很想立刻消失,听到这话也不得不转身应付,曾绵绵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谢俊恒。

  后者微微一笑,开口解围,“是我新请来的,工作很努力。”话音一落,又指着那人介绍,“曾秘书,这是我们公司另一个老板,卫总,他上周有事出国,现在刚回来,以后工作上还会有很多接触的机会,你们认识一下。”

  虽然心里已经有些怀疑,听到这个答案还是让曾绵绵吃了一惊,毕恭毕敬问好,“卫总好。”

  “嗯。”明明主动招呼的人是他,现在却又冷淡一下,除去最开始的对视就没再看她第二眼,桃花眼若无其事答应一声。

  现在应该识趣地离开,曾绵绵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像一个狼狈的猎物,把自己折腾得惨到极点,却没想到在猎人眼里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想到那一声的敷衍,心底透出一股莫名的伤感,曾绵绵脑海一片空白,转身离开,却在门口久久伫立。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