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君偏爱卿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狼君偏爱卿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庄绮雯恨得咬牙切齿,他连威胁恐吓都用了,也不打算和她说吗?

  他隐含阴霾的目光在她的眼中成了一种无声的挑衅,她的指节大力地拉紧他的衣襟,同时脚尖一抬,嘴唇撞在他的唇上。

  他的唇看上去干干的,吻起来却很柔软,她赌气似地不管他木然呆住的身体,只管以唇齿吸咬起他的薄唇,用力地吸吮,把他曾在她身上做的都还给他,她不懂什么技巧,只是一味地啄他咬他,直到自己累了才放开他,而他的唇已经被她咬肿。

  可他的人却是动也不动,像是变成一座雕像。

  “怎样!吃惊吗?你以为只有你会莫名其妙地做这种事吗?我也会,我也并不怕你!随便你怎么说,怎么威胁!”她喘息着,为缓解自己的尴尬一样,变得有些喋喋不休:“当年你为什么把董家父子赶出玉行,难道你自己都忘了吗?不止因为他爹是我爹的手下,更是因为他爹是直接参与了那次偷换玉鼎事件的人,不是吗?”顾思朝接手玉行后虽然辞退了许多人,但不可能将全部的人都换过一遍,被他辞退的人全是有他的理由的。

  而董成的爹就是当年和她爹一起策画偷换玉鼎的人,只是因为董家在朝廷中有人,并且只是出了主意,具体实施时并未参与,才侥幸逃过一劫。

  这些事她不知道,从来都不知道!就算是顾思朝听到向她提亲的人是董成,因而暴怒时,他也没有提起过一个字!

  如果田管家不是说漏了嘴,连这件事一块说出来,她也就不能领悟,这次顾思朝帮了董家是件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以他有仇必报的性格,不在背后捅一刀,就已经是奇迹。

  究竟还有多少事,是他没有让她知道的?庄绮雯真的无法想象,她不是咄咄逼人,而是悔恨自己之前的时间都在做些什么?

  她只会视他为敌,认定他是毁了她家的凶手,比起他这些年心中所藏的东西,她的仇恨太浅显,也太无知了。

  她眼睛红红的,他的轮廓渐渐模糊起来,但继续说道:“你之所以会帮他,难道不是因为董成一直缠着我问金条的事?他当初接近我就是为了那些莫须有的金条,你怕他在最后走投无路时,会为了得知那些金条的下落,对我用强硬的方式,所以你才会插手管他的事,为的就是让他不再打扰我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你能说跟我毫无关系?难道你能说,我说得不对吗?”

  “那么你认为呢?”他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变得恶狠狠,“你相信我是会做这种‘好事’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所以才来问你啊!”她哭出来,“无论是好的坏的,我都想让你亲口告诉我,我再也不想通过别人的话,来判定你这个人了,我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着你,用自己的心了解你!无论你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顾思朝,我都希望你能自己传达给我!”

  他像一头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猛兽,孤注一掷地扑向他最后的猎物。

  他揽过她的腰,俯下头一阵狂吻,她被动地接受,他的舌在她口中游走,挑逗她的小舌,吸吮着她的柔软及她的一切。

  而她毫不反抗,直到他把她推到桌上,粗鲁地撕开她的衣襟,她也只是默默接受,不做任何抗拒的动作。

  “知道这些对你有什么意义?主动到我这来会被怎么样对待,难道你心里没个数吗?我的想法和我的做法是怎样,真的有差吗?你有一间足以栖身的房子,有一间安静的院子,可以种你喜欢的树,你不是很珍惜那得来不易的自由!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他狂乱地看着她,似乎是脑中的某道底线被她踩碎。

  她把他逼急了吗?可是如今这种方法已经吓不到她了啊,当她直视着自己的心意时,当她看着他,因同自己的挣扎而做出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的事时,她总算明白了一点。

  就算她真的会被他伤害,她也要抱住他,只要他心里可能也是有她的。

  “珍不珍惜是我的事,现在的我不想去考虑那些,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你跟我……这样,算什么呢?”她颤抖地握起他的手,将他的大掌主动地放在她胸前的水蓝肚兜上。

  顾思朝低咒一声,一把扯掉她的肚兜,撕开她的衣裳,露出她光洁的上身,庄绮雯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挡,可下一刻两手已被他按在桌上。

  ……

  庄绮雯几乎脱力,要不是顾思朝一直扶着她,她肯定会就这样栽到床下。

  顾思朝将她放在床上,看到她肩膀颤抖,抽抽泣泣,不禁声音越发粗暴:“哭什么!是你勾引我的,如果你不做那些事,我那时就不会把持不住要了你,我们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未来,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跨越那条线,如今再也回不去了,我不管你怎么想我,反正既然你回来了,你就自认倒霉吧!”

  自认倒霉?是她勾引他的?庄绮雯的肩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终于顾不住形象,支着虚脱的身体大笑了起来。

  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她这副又哭又笑的模样,在顾思朝看来必定是有几分可怕的。

  不知道如果她装作被他弄疯了,他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你所指的‘好奇心的代价’,就是指你对我的感情并不只有报复,而是还有其他?就是那些其他的理由,才决定了你默默地做了那么多事,最终又不得已放我走了?”

  “不知道!随你怎么认为!”他有些气恼地别过头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爬起来,环住他的脖子,看他又有些阴沉又有些呆愣的模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抱有那些‘其他’的感情的?”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啊。”她笑,“也许这可以让我知道,我们是不是两情相悦的。”顾思朝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徒床上弹跳而起,差点把庄绮雯摔下床去。

  她发现,他的反应真是异于常人!

  顾思朝见鬼一样看着她,看她不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才勉强哼出一个冷笑“你对我?怎么可能!你只可能恨我怨我!”

  “那你对我呢?我恨你自然是因为你对我不好,可即使这样你对我却不止是恨意?”

  “恨你?我当然恨过你,恨你们庄家的所有人。”想到这里,顾思朝不禁暴躁起来,“但是我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你总是缠着我,不论我对你多么没好脸色,你还是用一张笑脸贴着我,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唯一一个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你,如果你爹娘都不在了,你该如何生活?我不能让你流落街头,但也不可能将你捧在手心,所以我只能那样待你,才能给自己心中的恨一个交待!”

  “我以为自己已经夺回了一切,但之后却发现其实我的生活,根本没什么本质上的改变,我依旧是一个人,而一直在我身边的人还是你,对于这样的你,我怎么恨得起来?可是除去那上一辈的债,我们之间又还剩下了什么?每当你用那种怨恨的神情看着我,每当你对外面自由的生活表现出渴望,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可那又怎样?只要你还在我身边……”

  “你骗人!”庄绮雯被这一切吓到,他在用仇恨维系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他只能不停地加强这种仇恨,陷入了一个自己也无法回转的恶性循环里。

  如果照他的说法,那他不就是从很久以前就对她……

  “我有必要骗你吗?”顾思朝去打开柜门,拿出她进来前他一直在看的东西扔在床上。

  那竟然是一个木雕的小男孩!

  庄绮雯一下明白了什么,她小心地捧起那块木头,心思百转,只听他艰难又负气地说:“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不想把事情引向更复杂的地方!”

  “怎么会复杂呢?这不是很单纯的事情吗?非常非常单纯,一个你一个我,再没其他人,还有很多可爱的小动物,我们会……”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可是可能吗?你真的甘心……”顾思朝话没说完,自己的胸怀已被扑上来的她占满。

  他不能自制地抱住她,必须要控制力道,才不至于将她折断,他的声音听上去是那样干涩:

  “你真的甘心和我这种人永远在一起?没有仇恨,没有任何因素,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我心里有你,我爱你,爱着那个总是沉默地看着我的你!”

  “不能后悔了……我不管,再也不能后悔了!”

  他下巴抵在她肩头,几乎是恶狠狠地说:“你再也没机会离开我了!”

  “嗯!”一时无话,也不需要什么话,他们相拥很久,直到内心真的确认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再只是心中的臆想。

  那一夜是如此漫长,却又让人觉得短暂,庄绮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隔天她醒来时,顾思朝还在怔怔地望着她,像怕一晃眼的工夫她就要消失了似的,她觉得好笑,因为在她醒来时,他竟然显出了慌乱的样子。

  她掐掐他的鼻子,对他笑了笑。

  “那天你去祭拜你爹,都说了些什么?”他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起这个,但他很顺从地告诉她:“我跟我爹说,他们的恩怨持续了一辈子,到死两个老友又成了邻居,这段往事该划上句点了,从此以后再有什么事,他们大可自己解决,解决了还能彼此做个伴,也算是一件美事。”

  “你真的放下了……”

  “都是因为你,我不忍再看你受伤的样子。”他也同样摸摸她的脸颊,“我以为我们之间也同时结束了,放你一个解脱,果然人是要做好事的,也许你爹和我爹在九泉下一笑泯恩仇,这才给了我这样一个天大的好处。”

  “你是说他们商量好了,才把我交给你?”庄绮雯笑了,“我爹他可是恨死你了。”

  “那我不管,你喜欢我就行,而我也这么爱你……”他们望着彼此,外面又响起了洒扫院子的声音。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而他们已不会在烦躁和惆怅中迎来新的一天。

  他们都是木头做的小人,只会纠结于自己的内心,如果不是因为世上这样的人只有他们两个,又怎么会最终走到一起?

  在绕了好大一个圈后,他们才发现,围绕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原来一宜是条缘分的线,牵着世上两颗孤零零的心,彼此吸引着、痛苦着,但当拥抱在一起时,一切又都变得值得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