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君偏爱卿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狼君偏爱卿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庄绮雯站在雨里,雨是一道天然的垂帘,让本来清晰的世界变得阴沉模糊,连声音也被遮盖,庄绮雯听不清外部的声音,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面向墓碑席地而坐的男人,本来有着很宽阔的肩膀,但此时他全身湿淋淋的,衣衫贴着皮肉,使他的身形看上去小了一圈。

  庄绮雯迈动步子,雨声哗啦啦的,让她的到来变得不易被察觉。

  她看到顾思朝似乎在对着墓碑说些什么,但听不太真切,他面色如常,只是定定地看着墓碑,让人觉得他说的话应该是十分重要。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时,脚已经先一步行动,她不在乎他在说什么,但她在乎他这么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雨中的身子。

  她撑着手中的伞,挡在他的头顶。

  顾思朝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当他看到她的那瞬间,庄绮雯分明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

  雨继续下着,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动。

  当她的肩膀也被雨水打湿,顾思朝这才想起了什么似地站了起来,与她同站在一把伞下,他们之间的距离霎时拉近,为了这么点遮雨的地方,他们似乎都在勉强迁就着彼此。

  “怎么专挑这样的天气来上坟?”她问他,如对待许久不见的故人。

  “今天是我爹的祭日。”

  “是吗?”庄绮雯喃喃自语,所以他才只身到这,没带任何人,连把伞也没带。

  这么多年了,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爹的祭日是今天。

  “那……要不要去我家?”说完,庄绮雯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

  他们都有些错愕地看着彼此,庄绮雯心中一慌,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我家就在附近,反正回去时也会顺便路过的,如果一会有人来接你,我可以把伞借你,总比一直被雨淋的好。”她把伞给他,那她不就要被雨淋了,她凭什么对他那么好?庄绮雯又一顿,“我是说……”

  “你家就在附近?”顾思朝问她,她点头。

  他深思片刻,说:“也好。”钦?他的意思是,就跟她回家了?

  茌庄绮雯的后知后觉中,顾思朝已经接过她的伞,撑着两人大步迈开,她本能地跟上,于是有些莫名其妙地,两个人在雨中并行了起来。

  真的假的?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一路上庄绮雯都忐忑着,不时偷看顾思朝,但他只是直视前方,一点想聊天的意思都没有,也教她开不了口。

  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走着,来时那么长的路,回去时却转眼就到了。

  顾思朝站在门外看这简单朴素的一房一院,在庄绮雯为他打开门后,没说什么便跟着进去。

  进了屋,外面雨声便没那么扰人,但随之而来的是尴尬的沉默。

  顾思朝打量着这一眼可以望尽的小屋,而庄绮雯则在一旁不知所措,真后悔自己多嘴,没事把人领回家做什么!

  他衣上的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不一会就在地面形成了一个小水洼,看得庄绮雯心里一阵难受,她意识到她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

  “你……你等一下!”她风似地冲出去,一会又在顾思朝的注视中捧着一只火盆进来。

  把火盆摆好后,她找来一条毛巾,递给他,顾思朝瞧着那毛巾像在瞧什么新鲜玩意,瞧了半天也没个动静,让庄绮雯忍不住说:“你先去里间屋把湿衣裳换下来,擦干身体烤烤火,不然这时节染了风寒可不是闹着玩的。”

  似乎在她解释后,他才明白毛巾的用处,但身体仍是不动,只会定定地瞧着她,直到庄绮雯被他瞧得受不了了,再次催促,他才慢慢腾腾地进了里屋。

  庄绮雯一会拨弄火盆里的煤炭,一会动动茶杯,转来转去的倒像个怕生的客人。

  她到底在做什么,到底在做什么啊!

  她敲敲自己的头,对自己这种优柔寡断恨得不得了,在心里不停告诉自己,难道她不晓得自己是被人家扫地出门的吗?还摆出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是要怎样?

  但是,但是她真的看不下去啊!一向不可一世的那个顾思朝,竟像只小猫似地待在雨里,神情那么失落的样子,她没见过啊!

  她真的是还没吃够教训啊,他失藩或者意气风发亦或者目中无人,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这样的举动自己想来都觉可笑,难道她真的一点骨气都没有吗?

  她就那么地……那么地想要跟他再多待一会吗?

  在庄绮雯的心思百转后,顾思朝挑开门帘走了出来,她一看他,不免又倒吸口气。

  顾思朝抱着一堆湿衣,除了一条贴身长裤,上身空无一物。

  天!她家又没有男人的衣服,她是要他换哪门子衣裳啊!庄绮雯又要骂起自己没大脑了,而顾思朝将手上的衣服递向她,她自然接过。

  “我……我帮你挂起来,很快就干了。”她低着头,慌忙去找晾衣绳,在屋里支起绳子后把衣服一件件挂上去,有火盆烘着很快就能干。

  弄完了这所有一切,庄绮雯实在很想再给自己变出点什么事来,因为她真的很不想面对顾思朝啊。

  当她再看他时,顾思朝已经自己倒好茶,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边喝边打量她的住所,看上去好不自在。

  “怎么不找个象样的地方?”他问她。

  “啊?这里很好啊,房子虽小但很干净,离墓园也近,附近的邻居,人也很好……”她干嘛好像个听训的小童,有问必答的?这里可是她家啊!

  顾思朝点点头,像是对她的话表示理解。

  “你呢?”她思量再三,还是问他:“过得怎么样?”

  他一愣,慢了半拍才答:“老样子。”

  像是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顾思朝想起身走到窗前,面向狭小的院子,院里水缸里的水已经溢了出来。

  “这里倒也不错。”过了会,他做出了最后评价似地说。

  “是啊,我偶尔会教隔壁的小孩识字,还有院里种了棵橘子树,只是不知道结出橘子要等到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话多,庄绮雯说着说着就只剩下了苦笑,“这里很好的,虽然日子很平淡,但是也很充实。”所以说,她很知足了。

  至于他为何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他该是很挫败吧,本以为将她赶出来,她会无法生活,毕竟自小不论她的境遇如何,身边也总是有人侍候着的,接触的也都是玉器之类光鲜亮丽的东西。

  他是不是很佩服她呢,她可没有让他看笑话啊。

  有些期待着他的反应,但顾思朝也只是淡淡点了点预,她不知道他点头的含意,但那动作让她没来由地不安起来。

  他转过头来,看着在自己家却显得格外拘谨的她,说:“雨小了。”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似乎十几年在一起的时光,并没为他们增添什么话题,等雨势逐渐减小,顾思朝去摸了摸半干的衣裳。

  还没干呀!庄绮雯想这样告诉他,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她看着他将衣服取下,回屋换好后出来,她已经等在门边。

  “要走了吗?”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

  “嗯。”顾思朝朝她走来,她自动为他让开门前的路,想着,这样的机会再不会有第二次了,她一定要将他的样子看清,看清之后再将他忘得干干净净。

  但顾思朝并没有走出门去,而是在她身前停了下来。

  “嗯?”她疑惑地看他,在四目相交时,她的身体猛地被他抱住,她能厌觉到自己撞上他胸膛时内心的狂跳。

  他的手臂紧紧地勒着她的后背,勒得她都疼了,然后,她的唇被他以同样的力道深深地封住。

  他吻着她,又不只是吻着她,她也搞不清楚了,在她觉得自己会就这么窒息而死时,他放开了她。

  “谢谢你带我回来。”他说,拍了拍她的脸颊,“谢谢你为我撑伞。”

  庄绮雯恍恍惚惚,看到他笑了一下,然后从她面前走过,出了屋门,入了小院,又出了院门,直到背影消失不见。

  发生了什么事?

  庄绮雯对着那道敞开的院门,外面雨仍是星星点点地下着,在她的视野中空无一人,她双手迭起按在唇上,眼眶中的泪水很没出息地汹涌而出。

  这算是什么?她内心咆哮,已咒骂了顾思朝一万次,最后为这些咒骂收尾的人还是她自己。

  她满脑全是斥骂他的念头,最后发现自己的心里满满地全是他,除了那些对顾思朝的怨恨,她的心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了。

  女人的自讨苦吃,难道就只能是为了一个,她不该爱的男人吗?

  庄绮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被顾思朝洗脑了,当董成说关心她、了解她时,她心中只有感恩,而顾思朝却对此大发雷霆。

  董成没资格说那些话,真正了解她,对她威同身受的人才会大发雷霆,她同顾思朝的境遇是如此的相似,虽然她的境过是他带来的,但无可否认,当他们看着彼此时,就好似在看着另一个自己。

  他将自己曾受过的苦,原封不动地转嫁在她的身上,把她变成了第二个他,让她深刻地体会到被背叛、被冷落、被羞辱,而后她同样体验到了丧亲之痛,这不是她的错,她什么也没有做错,错的人是他,将无辜的她牵连进他恶毒的报复中。

  但是,也正因如此,她才切身地了解到,他所生活的世界是怎样的,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再像他们一样了解对方,也不会有人再像对方一样了解自己。

  如果这种了解的方式是善意的,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最亲密的朋友,但这方式决定了他们越是了解彼此,就会越觉得痛苦。

  这份痛苦同样再无人能戚同身受,所以无论董成还是其他人的所谓“了解”都只是一种安慰和同情,而真正不用言语也能传达内心的两个人,却永远不可能以言语去安慰彼此。

  想想,多么地悲哀,为什么陷入在这样的悲哀中,她却还是对他产生了感情?他的孤独、他的寂寞、他的苦恼、他意味不明的一个吻,全都能让她为之牵肠挂肚。

  女人啊,真的是自讨苦吃。

  动了情的女人更是如被洗脑,走不出那个自己划下的框框,她以为她自由了,但自由的世界真的太过广阔,广阔到心里空空荡荡,开始担心另一个人,会不会也同样恐惧于这突如其来的广阔。

  明明都已经分开了,为什么却反而像丢失了自己的入生一样地痛苦呢?

  庄绮雯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