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君偏爱卿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狼君偏爱卿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思朝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也没理那个说话的人,继续说:“于是我就找人查了一下,这名单上是发现有问题的师傅名单,一共六人,这六个人是你们的人,这事情你们回去再自己查也好不查也罢,这些人明天就不要再让他们来了。”

  对面的四个掌柜愣了愣,顾思朝说:“鉴定师傅不好找,咱们现在又缺人,对于绮雯的顾虑你们暂且藏在心里,我把她放在总铺一个月,一个月后再谈你们的顾虑,如何?”

  他难得问人家“如何”,被问的那些掌柜们只能猛点头,在知道自己铺里的鉴定师傅八成有问题后,谁还敢反对顾思朝,就怕他把自己也说成共犯,丢了饭碗。

  “很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顾思朝拿起那杯酒,在众人眼前捏住庄绮雯的下巴,硬是将那杯酒倒在了她嘴里,说了两遍都还在发呆,香辣的酒由口入喉,庄绮雯扶着桌子猛咳起来。



  晚上,庄绮雯被叫去书房。

  顾思朝正拿着本书看得专注,正到她走到书案边上,他才把桌上一只细长的盒子推到她面前,庄绮雯打开一看,盒子里是一条玉坠,圆润的坠子上工整地刻着一个“庄”字。

  她阖上那只盒子,两人都沉默着,最后她还是拿起了那只盒子,不管顾思朝这次是目的是什么,她都选择接受。

  “你似乎总是在看书。”她说。

  顾思朝直盯着书页的视线转向她,像是很意外她会主动跟他说话。

  “以前你也总是在看书,”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今天他的行为有些反常,让她也变得同平常不一样了。

  看到他对自己的话有反应,庄绮雯又接着说:“以前后院不是有座假山吗?后来你嫌那假山碍事就叫人移走,建了现在的凉亭,那时你总是倚在那假山边看书,我时常好奇你怎么有那么多书可看,看到现在都还看不完。”

  “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吗?”顾思朝问她。

  “也不是,只是……”庄绮雯也不知自己要说什么了。

  她只是突然看到他读书的侧影,不知脑子里哪根筋不对了,竟然像是见到了少年时期的他,那个细瘦的年轻人也总是倚在假山上,总是静静地拿著书,那时还是小姑娘的她,在一旁远远地看着,就觉得那侧影真是好看。

  如果她用功读书,也能看懂他看的书,那该多好啊。

  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很羡慕那些书本,每天被他拿在手里,被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一页每一页都细细地品读。

  突然想起自己有过的那些单纯想法,那段单纯的时光,话就那样脱口而出,连庄绮雯自己都觉得诧异非常。

  假山不在了,少年长大了,他们还在一起,他仍专注于他的书,而她则再也读不懂他。

  “想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在看这些纸吗?因为你爹给我请了教书先生,那位先生只给了我这些书,连多一个字都不和我说,庄府的上上下下口中叫着我少爷,但全都避我避得远远的,没有人愿意接近我,也没有人管我,于是我只能靠读书混日子,就是这么简单。”

  “怎么会!”庄绮雯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虽然近些年她从别人口中稍微听到些,他以前在庄家的事,也许他过得并不顺心,但被所有人排挤这事,怎么可能呢?

  “你难道忘了我们总在一起吗?你给我讲那些书中的神话故事,春天我们在院子里放风筝,夏天我们一起捉蜻蜒,秋天我们把落叶堆起来烤红薯,差点闹出火灾还把小翠吓哭了;冬天我们堆了好大的雪人,然后一起祈祷春天不要来,不是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吗?不是每天都很充实吗?”为什么要把自己说得那么孤独?就算他总是一个人,但她会陪他啊!

  在他不看书的时候,她总是缠着他做这做那,而他也总是陪着她疯闹,难道他都忘了吗?

  那时她还不到十岁,但她都记得清清楚啊,那么多那么多回忆,她在梦中被吓醒,因为梦到那天他抓了她爹娘,还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无数次被同一个梦吓醒。

  可只要想到和他在一起的时侯,那些像是铭刻在心底的记忆总会汹涌而出,开启了一道关不上的闸门。

  那个毁了她家的人是真实的,那个她童年中最珍视的人也是真实的,她都忘不掉,为什么他却能将那段日子的生活,形容得无关痛痒?

  顾哥哥顾哥哥,叫得小翠都烦了厌了,而他在接管了庄家后,把所有以前的下人都遣走了,包括小翠。

  真的不算什么吗?庄绮雯哪料到事到如今,她竟会突然觉得伤感起来。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顾思朝把书放下,看着她,说:“充实?那些事或许你觉得很有趣,但对我来说只是些讨好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你是庄家的掌上明珠,你爹娘怎么会让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他们会破坏自己在宝贝女儿心中的形象吗?没有人会叫你离我远点,而寄人篱下的我,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反正那时也没有其他的事做,全当打发时间就好了,只是没想到你那么喜欢黏着我,害我每天除了在想怎么毁掉庄家外,还要空出精力去应付你,那种日子,真亏你能记得那么清楚。”

  “你……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我知道你恨我爹,我知道你恨姓庄的,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以为我只是在报复,但那是不够的。”顾思朝走到她面前,略低着头,冷冷地对着她湿润的眼圈,“我不能容忍的是,他们一直在我面前佯装恩人的那张嘴脸,以至于起初我真的将他们当作恩人,要不是一个以前玉行的老师傅将整件事告诉我,后来又经我自己的查证证实了,我也许会一辈子都把你爹当成自己的大恩人,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就觉得怎样的惩罚对他来说都是不够的,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恨你爹,生在这个家是你的不幸,但我不会可怜你。”他说这话时,手掌轻轻地放在她的脸旁,她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却感觉不到其中的温柔。

  “不光是为报复,还因为伤心,是吗?”她由着他摸着她的脸,轻轻地问他:“因为被信任的人背叛,所以尤为不能接受,你的报复填补了你的仇恨,也在填补你因此而受到伤害的心,难道不是这样?所以你也背叛了对你最为信任的我,你要让我也尝到那种苦头,被相信的人背叛、伤害,当着其他人做出一副恩人的样子,让我也尝到那样的羞辱?”“伤心?多亏了你这些年的表现,就算曾经有过那种感觉,现在想来也真是愚蠢之极了。”

  “那么你下怕我同样装作顺从的样子,然后暗中将你至于死地?就像你对我爹做的那样,你不怕把我培养成了当年的你?还让我接触玉行的生意,这样好吗?”

  “你不会背叛我的。”他笃定地说,甚至是有些轻松的口吻。

  “为什么?”她疑惑。

  “因为你觉得我把玉行打理得很好不是吗?”

  庄绮雯一愣,起初没有在意的手,这会成了烙铁一样的存在,烧得她脸上热热的,“那又说明不了什么!”

  “不会的。”他拍拍她发烫的脸颊,“你是我一手栽培起来的,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如果有天你打算背叛我……”他灼烫的手来到她的细颈,他说:“那就试试看吧。”

  真可笑,真可笑,庄绮雯心中苦笑,眼前的男人眼神那样笃定,让她不禁想问苍天,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她真的不会背叛他吗?大概不会吧,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是与他对立的啊,那么,又何来背叛一说呢?

  可是,他却说得那样绝对,倒像是她成了他最贴心的战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