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既然你毁了我的生活,那,我也要毁了你的人生,要你一辈子痛苦、难受!」卡莲娜愤看一旁的两个男人。

  「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们不喜欢她吗?上啊!」还不知道蝶衣与洛凯感情生变,卡莲娜想故技重施,藉此要胁蝶衣离开洛凯。

  「你要我们动她!?」兄弟两人当她疯了,「我们喜欢的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就算是女人,我们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动她啊!」

  「什么!?」没想到自己找来的是两个同性恋,卡莲娜双拳狠握!

  「卡莲娜,你太过分了!居然一连两次都想找男人伤害我!」

  「哼!谁要你跟我抢……那是——」意外看见她垂戴在锁骨上的百万名坠,卡莲娜瞠大双眼,气疯了!

  「那是你耍手段,缠洛凯买给你的,对不对!?」

  「这……」轻抚垂于锁骨上的钻坠,她眸中有着淡淡的愁绪。

  她从没开口要求他送她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主动赠与,就连他的情与爱,也是他热情捧到她面前,可最后,她却……

  「它是我的!」在蝶衣反应之前,卡莲娜突然出手一把扯下,项链划伤她的颈子。

  「你!?」钻链被抢,蝶衣神情一变,「把它还给我。」那条钻链是洛凯送她的第一件礼物,对她意义非凡,她绝不准有人抢走它!

  「你作梦,它是属于我的!」妒火旺燃,她怒声叫。

  「那是洛凯送我的,我劝你还给我。」她眸光幽暗,雪颜冰寒。

  「不还!说什么我都不还!」她妒声叫。

  「不还?那就是你自己找的!」蝶衣清眸一冷,疾步接近卡莲娜,并在她惊骇之时,一把掐住她拿钻链的右手腕,施劲往下一折。

  卡莲挪痛得松开手,蝶衣冷哼一声,放手,取回钻链。

  看着已断裂的链子,她紧抿柔唇,将其小心收进口袋里。

  然,才抬眼,一记凌厉风速,已朝她狠狠劈来,蝶衣及时转身,避开卡莲娜报复性的一拳,并闪出屋外。

  站立风中,身穿黑衣黑裤的蝶衣,长发风扬,冷眼凝向跟出门外的她。

  「你别想跑!」甩甩被莫名掐痛的手,曾是国际跆拳道冠军的卡莲娜,因出拳落空而愤瞪妒眼。

  「你!?」

  「我早想亲自教训你了!」不等蝶衣反应,卡莲娜已经一拳一脚,往她身上攻击,一心想把她打倒在地,赢取胜利宝座。

  「啊,你们两个不要打架,好像有人来了!」听到小径有脚步声,大光头大声叫,但僵持中的卡莲娜与蝶衣根本不理。

  「不要逼我动手!」蝶衣维持心情的平静。

  「我就是要逼你!」仗着受过组织训练的优势,卡莲娜步步逼近她。

  「如果事情传回义大利,对你没好处的。」蝶衣旋身闪过一拳。

  「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你以为我会冒险吗?」卡莲娜一边得意笑,一边架式十足,恶狠狠的提脚踹向蝶衣。

  面对卡莲娜毫不手软的攻击,蝶衣冷勾柔唇,双手背后,一旋一转,轻易避开她凶狠的攻击。

  「一下抢婷雅的男朋友,一下又抢我的洛凯……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这个贱女人!」卡莲娜把话说的狠,还招招够狠、够劲。

  在旁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两兄弟,都认为黑蝶衣惨了,但是,几分钟过去,他们发现已经打得气喘吁吁的卡莲娜,根本就碰不到黑蝶衣的衣角,更别提伤得到她了。

  「你不要躲!」见自己招招落空,颜面挂不住,卡莲娜尖声叫。

  旋身一晃,黑蝶衣神色已感不耐,侧身闪过她一记后旋踢。

  「我劝你马上住手,否则,真的就别怪我。」扬起睫眸,她冷眯黑瞳。

  对两人一来一往的攻防,旁观的两兄弟与远从义大利循线追来的洛凯·索法罗等人,全都愣住了。

  他们不知道眼前看来年轻稚嫩的黑蝶衣,竟然有这样好的身手,不仅可以轻松闪避卡莲娜抓狂的攻击,还几次掐住她的手腕,掐得她哀哀叫。

  就连长时间跟她相处的洛凯·索法罗,也从未发现令他迷恋多时的黑蝶衣,竟有如此敏捷的好身手。

  站在小径前,看着只守不攻的蝶衣,洛凯·索法罗邪绿精眸,闪出一道精亮光芒。

  原以为她只是手脚反应较常人灵敏,但仔细一看,她步子轻盈,重心沉稳,一转身、一后退,都轻易化解卡莲娜阴狠的攻势。

  再一次避过卡莲娜的侧踢,蝶衣轻敛睫眸,疾旋过身,任由一头及腰黑柔直发,顺势飞旋扬上,在空中划出一道柔亮圆弧,绽露出她清冷五官。

  眸光泛冷的她,身手优雅流畅,一扬手,一屈膝,一反拨,一倾身,一侧挥,一下腰,皆有如一段完美的武术表演。

  洛凯·索法罗早已等不及想看她出手攻击,也对卡莲娜的不知进退,感到万分不耐,但不想伤人的蝶衣,依然有所保留地的只守不攻。

  在场所有人都早已看出来,蝶衣对卡莲娜是手下留情了,就只有卡莲娜一人,还自以为自己打得赢她。

  「老大,要不要我出手?」眼看怀有四个月身孕黑蝶衣,一再被卡莲娜欺压、缠住,脱不了身,马克双眼发亮,双拳紧握,等待命令。

  但,洛凯抬手制止,观赏着眼前最为优美的武术表演,只是——

  「马克……」凝看「武姿」轻柔优美的她,洛凯不禁轻声叹息。

  「是!」可以揍人了!?

  「她连打架的样子,也好迷人……教人想生她的气,都好难……」忘去心中所有对黑蝶衣拒婚的怨怒与不满,他眸光爱恋,轻声赞叹。

  *

  听到洛凯的低熟嗓音,蝶衣一怔,分心,惊眸望去。

  蓦地,她神情一愣,骤然亮起,可,才亮起的眸光,瞬间黯下。

  见蝶衣防守出现漏洞,卡莲娜狠着眼,一提脚,就要往她身上踢过去。

  洛凯一见,心惊!

  「该死!」声到人到,洛凯·索法罗疾身介入,隔开两人。

  左掌一揽,他将蝶衣护往身后,一转眼,对上卡莲娜惊骇的眸,他绿眼一眯,右掌即毫不留情地朝她残狠挥去,教她狠跌倒地。

  「敢伤她!?找死!」怒火狂燃的他,颜容森冷,右掌才出,左掌已跟着往她右臂疾伸而去。

  喀!他狠眯绿眸,施劲扯断卡莲娜的右臂,挥掌间,还狠狠痛掴她一巴掌,将她打得嘴角流血。

  卡莲娜被他恶狠目光吓呆,不知闪躲,而在场几人也被突变情况吓到。

  此时,眼见洛凯又再次出掌攻击卡莲娜,蝶衣黑瞳一睁,立即迎身接他一掌,反手拨开他对卡莲娜的惩罚。

  他拳掌狠厉,拳风疾劲,蝶衣自知无法再轻松应付,而开始朝他攻击。

  「走开!」他步子一跨,再次袭向欲伤害蝶衣的卡莲娜。

  「不!」旋身挡在卡莲娜前面,蝶衣双手挥扬,为挡住他的攻势,而不得不向他出手,教众人看傻了眼。

  现在是怎么回事?救人的和被救的,打了起来?

  「你拦也没用,谁要伤了你,我绝不留情!」洛凯邪眸冷扬,闪过她看似柔弱无力,却劲道十足的挥击,再朝抱臂呼号的卡莲娜,狠劈而去。

  他从不对女人动手,但,当那个女人想伤害蝶衣时,他绝不放过!

  「不可以!」转手化去他一记劈掌,蝶衣迎身上前,逼他后退。蝶衣知道他是想为她出气,但是不需要啊!

  狠眼盯住一脸惊恐的卡莲娜,他阴森一笑,右跨一步,避开蝶衣,再次朝卡莲娜出手。

  一旋身,一侧腰,一回旋,蝶衣额际沁出薄汗,双颊泛红。他是她自小习武以来,唯一十招内,还打不赢的对手。

  「这是我跟她的事,你不可以打她!」她没打过这么累的架。

  「不可以打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想打、不愿打的人,还没有我不可以打的人!」疾速掠过她的身,洛凯一脚踩上卡莲娜的腿。

  「你!?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请你别插手!」她惊瞠眼瞳。

  「谁要敢动你,就是我的事,就是跟我作对,我就是要插手!」眯眼,提脚,他下重脚,引来卡莲娜一阵尖叫。

  蝶衣蓦瞠黑瞳,怔立原地,望着已占上风的他。

  「听到了吗?卡莲娜。」他冷眼寒视脚下五官痛苦拧成一团的卡莲娜。

  「听、听到了!」她惨叫。

  「去年设计她,今年又想伤害她?你没新一点的招式吗?嗯?」他唇角邪扬,教一身剧痛的卡莲娜,看得心底发寒,还毛骨悚然,

  自知自己无法劝服他,蝶衣转身进屋,拉出行李箱,离开。她不懂他怎会出现在这里,但,她知道那晚,她已经选择离开。

  她不能再留在有他的地方,否则,她怕自己最后会不顾一切,求他让她留在他身边,会以为她与他,真的可以有一个快乐结局……

  但,那是不可能的,太贪心,会遭天谴的。

  「黑大小姐、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们兄弟?」不敢多看洛凯·索法罗一眼,两名跟班急急跟上,想求情,「就当我们从来没见过面?」

  停下步子,看两人一眼,蝶衣无语。

  「你刚说的一百万,我们不要了,求你就当我们从没见过面!」万一这件事被雄哥知道,他们两个一定无路可逃。

  「去自……」她话声暂止。如果他们去自首,就会扯出卡莲娜,再来就会把洛凯也扯进来,这样他与索法罗集团的声誉,一定会受到影响。

  「如果你们可以保证从今以后改过自新,不再作奸犯科,我就当一切不曾发生过。」

  「是、是、是!我们兄弟一定会改过自新的,真的谢谢黑大小姐,谢谢你!」得到特赦,兄弟两人痛哭流涕。

  转了身,她想走,但——

  「我们必须谈谈。」洛凯出手扯住她。

  「前晚我们早已经谈过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摇头。

  「不,事情有变。」

  「再变,我的决定也不会有所改变。」垂着头,她不看他的眼。

  「是吗?」他微笑。

  望着杂草丛生的地上,她沉默。

  「难道,就连你怀孕了,也不能改变你原有的决定跟选择?」

  入耳的笑问,教蝶衣神情微怔,似难以理解问题本身含义。

  「你要当妈咪了。」

  蝶衣霍仰雪颜,骤睁黑瞳,惊眼望他——

  「我要当妈咪了!?」

  对她微笑点头,洛凯笑眯绿眸,指着自己为她介绍新身分——

  「我是爹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