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索法罗集团总部在一夜之间又变天了。

  昨天还笑得令人如沐春风的主子,今天俊颜酷寒,绿眸冰冷,才上班两个小时,就有十数名主管惨遭千年寒冰镇压。

  而且凡是进总裁室者,莫不抖着身子走出来,心脏较弱,禁不起寒气罩身的,就被喔咿喔咿救护车载走,教麦肯与马克一直在门外徘徊,犹豫着是否要立刻进去受死?就算要立刻,那又该谁先进去死?

  「你先滚进去啦!」马克推着麦肯。

  「不,还是你先。」麦肯有礼相让。

  「啊你是没看过坏人喔!?」马克作势揍人。

  「君子动口不动手!」麦肯满眼防备,后退。

  「就说我是坏人了,你还听不懂?去死啦!」捺不住的躁性子,教马克瞪眼,大手一推,就直接把麦肯一把推进总裁室受死。

  砰!门被撞开,洛凯自工作堆里,抬起森冷俊颜,冷看两人。

  顿时,室内温度直线下降至冰点,两人僵住身子,动也不敢动一下。

  直到他再埋首工作,两人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呵,老大,今天天气不错喔。」闪在麦肯背后,马克咧着笑脸。

  「是啊,总裁,你要不要出去走走?顺便晒晒太阳?」再把全身冰块融一融?麦肯冷汗直流。

  跟在他身边近十年,还从没看过他像今天这等「冰人」模样,很吓人。

  「什么事?」再抬头,一句冰语,自他唇间吐出。

  「两件事,一件喜事,一件坏事,但不知道你想先听哪件事?」见他开了口,马克松了口气,胆子也大了许多,笑咪咪往前走。

  「喜事。」他需要一点好事来平衡他心中怨怼。

  他不懂,她看起来明明就在乎着他、喜欢着他,甚至还爱着他,为何却说什么也不肯嫁给他?

  原以为给她两条路走,她终会选择留下,但,她却选了另一条路……放下钢笔,他揉着眉问。

  「喜事就是——」马克兴奋要开口。喜事他说,坏事麦肯说。

  「恭喜总裁,你要当爸爸了!」麦肯急忙抢先出口。

  洛凯怔了下。蓦地,他站起身,绿眸惊瞠,震望麦肯。

  「你是说蝶衣她怀了我的孩子!?」

  「是的,老大,刚刚医院医师亲自打电话过来,是我接的电话。」恶踩麦肯一脚,马克笑指着自己。

  「医师说已经四个月了。」

  顿时,难以形容的喜悦,烘热了他因她而寒了的心。

  「四个月了!?」意外的消息,教他心狂喜,「真的吗?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就要做爸爸了!?」

  原以为他与她会就这么散了,但现在,老天又给了他们一次机会。

  现下,她总不能再拒绝他了吧!?

  呵,就算她不爱他、理由再多,现在,她也得为了孩子嫁给他!

  想到两人间的问题,终能因孩子的到来,而得以顺利解决,他邪绿精眸,霎染笑意。拿起话筒,他想打电话给她。

  「老大,还有一件事。」马克看向旁边的麦肯。

  「说。」快速按下她的手机号码,他等不及想告诉她这个消息,要她早早低头认了他这个丈夫!

  「也是有关蝶衣小姐的。」马克小心道。

  按键的手,顿停。

  「你们说的坏事?」

  「是,就是一年前精心设计蝶衣小姐的人,我们已经确定对方身分。」

  他绿眸一冷。

  「谁!?」

  「就是卡莲娜。」

  「卡莲娜!?」他绿眸一眯,「她有那个胆子!?」

  「有,因为她一直想当上索法罗组织主母,而蝶衣小姐碍了她的路。」

  「但主使者不是黑色直短发吗?卡莲娜是金色长卷发,难道……」似想到了什么,洛凯愤握拳头,「该死!她是故意误导调查方向!」

  「是的,她利用变装骗过跟她接触的徐婷雅跟那个男人,而我们一直是依照徐婷雅提供的讯息方向在调查,才会一无所获,也被她顺利逃过。」

  「现在她人呢!?去把她带来,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跟谁借了胆子,居然敢动我的人!」一道恶狠,疾速划过他冰绿的眼。

  「老大,坏就坏在这里。」

  「什么意思?」

  「她又请假了。」

  「又请假?」

  「是的,因为上次她在蝶衣小姐出事的那段时间里,也请了长假,所以这次她又突然请假,我们才会查到她身上。」麦肯道。

  「意思是……她有可能又想对蝶衣动手了!?」洛凯绿眼骇瞠。

  「是很有可能。」

  「该死的!」想到蝶衣即将面临危险,袭心而来的不安,教洛凯·索法罗神色惊骇、惶乱,既怒又惧。

  砰地一声,他愤击桌面,怒火狂燃。

  「她要敢再动蝶衣一丝一毫,我绝对要她死!」

  *

  黑蝶衣没想到她才搭机返抵桃园国际机场,踏进入境大厅,就连人带行李被两名恶徒,迷昏强掳上车。

  或许长途飞行让她感到倦累,也或许是迷药的关系,黑蝶衣整整过了二十四小时后,才逐渐醒过来。

  才清醒,陌生对话声,就陆续传进她耳朵里——

  「她怎么还没来啊!?今天是除夕,我还想回家吃年夜饭耶!」理着大光头的歹徒,很不耐烦的走到门口,向外直探头。

  「会不会取消计画了?」刀疤脸想着。

  「怎么可能?她钱都已经汇到我们的帐户,五十万耶,不少!」

  有人主使他们绑架她!?到底是谁?蝶衣一听惊瞠黑瞳。

  「那就再等等好了,反正她本来就是要我们替她顾两天,时间一到,我们就走……」刀疤脸说。

  「是谁主使你们的?」蝶衣冷静问。

  喝!正背对她的两人,被突然出声的她吓到。

  「你!?」两人被她清冷眸光与优人的嗓音震住。

  「放了我,再告诉我是谁主使你们做这件事,我就给你们双倍价钱。」

  「你……」两人被她冷静自持的谈判态度惊到。看她不过是个十九、二十岁的小女生,但气质沉稳、冷静,完全没有一般少女该有的惊慌失措。

  不过惊到没关系,有钱捞就行了。见钱眼开的兄弟档,打算再捞一票。

  「你是说真的?要给我双倍价钱?」

  「我没骗人的兴趣。」她冷眸飘他。

  「话是这样说,但是我们怎么知道你是说真的,还是在骗我们?」大光头走到她面前。

  看着两人,蝶衣柔唇轻勾,冷笑。

  「雄哥的名字,你们听过吗?我想他应该可以为我做保。」

  「雄哥?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两兄弟颤了下,不懂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道上有名的大哥。

  「他是我爸爸。」她冷笑。

  两人一听,猛地倒抽口气!

  「你、你是……雄哥的女儿!?」

  「我的皮包里有身分证,还有我跟我爸的合照,你们可以找找看。」

  不信自己运气这么背,会绑到黑道大哥的女儿,大光头和刀疤脸,急忙冲去翻她的皮包。

  一翻就翻出两张合照,看到第一张她跟雄哥的合照,两人当场傻眼。

  再看到第二张合照,两人双腿一软,直接跪地,咚!

  因为照片上的男人,他们虽然不认识,但是,他们知道他是近期地下杂志刊物的封面人物——义大利黑手党教父洛凯·索法罗。

  「黑……黑大小姐,对不起!」大光头拖着刀疤脸,急忙跪到她面前。

  「请你原谅我们……是我们有眼无珠……」刀疤脸一边替她松绑,一边哀求饶命,一边还抽空磕头。

  「是谁指使你们的?」起身,转了转被束缚许久的手腕,她冷言问。

  「她是我们前几天在一个网路影像聊天室里认识的,是个黑头发的外国女人,长得挺漂亮的……」刀疤脸与大光头,赶紧供出知道的一切。

  「黑头发?难道是她!?」在两人详细描述下,蝶衣联想到一年前设计她的短发女郎,发现不久前,自己还跟她照过面,因为那个女人就是……

  「哼,真是没用!」一声嗤哼,自门口处传来。

  身穿劲装、戴黑色假发的卡莲娜,没想到一进小屋子,就看见她从网路上找来的两个帮手,竟对黑蝶衣跪地求饶。

  「果然是你。」蝶衣转头,冷眼望去,「卡莲娜!」难怪当时她会觉得金发的卡莲娜看起来有点眼熟!

  听到自己的名字,卡莲娜心微惊。她没想到才正式见过一次面,黑蝶衣就已经认出她了。

  「没错,就是我!」一转身,对上蝶衣清冷的瞳,卡莲娜心再惊。黑蝶衣是她遇过最年轻的一个情敌,但也是最不好对付的一个,她太过冷静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抑下心中怒火,蝶衣嗓音冷凝,「上次你利用我同学设计我,这次又叫人绑架我?卡莲娜,要害人,也得有个理由。」

  「理由?理由就是你抢了我的男人!」卡莲娜满眼怨妒。

  「我抢了你的男人?」蝶衣怔住。她不懂,为什么除了徐婷雅外,还有另一个女人,也认为她抢了她的男人?这次,她抢了谁了?

  「要不是你抢我的男人,你以为我会没事找你的麻烦吗!?」

  「请问,那位有幸被我抢到的男人,到底是谁?」蝶衣冷语讥讽。

  「你!?」她嘲讽的语态,激怒了卡莲娜,「当然是洛凯!」

  「洛凯!?」冲击入耳的名字,教蝶衣黑瞳一瞠,心口一疼。

  「要不是你出现,洛凯他不会不要我;要不是你出现,洛凯也不会把我调离身边;要不是你出现,索法罗组织当家主母的位置,是我的,不是你黑蝶衣的!」

  「我没抢他。」抑住忍不住心痛,蝶衣扬颜道。

  「你没有!?你没有抢他,难道是他追你的吗!?洛凯条件那么好,根本不需要追女人!」

  「你……」

  「就是你破坏我的美梦,抢走了我的洛凯!」不给蝶衣说话机会,卡莲娜怒眼瞪她。

  蝶衣拧眉看她,认为她不可理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