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洛凯再一次飞来台北看她,度过了三天两夜的甜蜜生活,离开前,他再次提起寒假到义大利的事,要她一定得说服她父亲,否则,他不介意代她出面与她的父亲沟通协调。

  几经考虑,蝶衣在三天后,正式向父亲提出寒假要出国的事,黑父一口就答应,完全没阻拦,也没多问。

  因为他本就崇尚「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的古训,如今女儿愿意利用寒假时间,到外面去看看世界,他没理由不答应,只要求她要回来过年。

  一转眼,学校放寒假了,隔天,黑蝶衣即拉着行李箱前往机场,搭乘F航空飞往义大利首都罗马,再转往米兰。

  打自踏上义大利的土地,蝶衣就被一个个义大利男人缠上,一直到她拉着行李箱走进入境大厅,身后还是跟着几个不死心的义大利男人。

  「蝶衣。」一声呼唤自前方传来。

  蝶衣闻声,惊喜抬眼望去,立即看见身穿名牌西服,身形挺拔,五官俊美,外披保暖大衣的他,傲立人群中。

  有着不凡风采的他,紧紧擒住过往旅人的视线。

  「洛凯!?」看见他,她笑颜灿烂,加快脚下步子,「昨晚不是说有事不能来机场吗?怎来了!?」

  洛凯眉眼噙笑,快步走向她。

  「处理完了,就赶过来。」拿下自己的大衣,他披上她的肩,「来,外面很冷,披上它。」

  「嗯。」兜拢着大衣领子,她唇角微扬,点头。

  突然,洛凯发现她身后跟了几个大男人。

  「有麻烦吗?」他眼色冷下。唇红齿白,长发及腰,身形纤细的她,一直是男人目光追逐的焦点。

  「没有,他们只是想跟我要电话。」见他脸色难看,她笑瞪清瞳,「我又没给他们。」

  「那就好,走吧。」恶瞪几个男人一眼,洛凯宣告似地张臂紧拥住她的肩,继而回眸对蝶衣微笑,搂着她快步而低调地穿过人群,离开入境大厅。

  坐进早已等候在临时停车道上的黑色房车,洛凯命司机开车。

  「饿了吗?」转头看着再次为他搭机来义大利的蝶衣,他搂着她的肩,眼底有着藏不住的温柔。

  「有一点。」她吃不惯飞机上的餐点。

  「先忍一下,出门前,我已经交代厨嫂准备你爱吃的披萨和海鲜义大利面,还有你喜欢喝的卡布奇诺,到家就可以吃了。」

  「嗯。」轻倚着他的肩,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异国黄昏街景,她眼里有着浓浓的幸福。

  「累了,是不是?」他为她安排的是F航空的头等舱,可是,她不仅吃不惯机上的豪华套点,也没办法在宽敞的机位上安稳入眠。

  看见她清冷雪颜上有些许困意,洛凯眼底有着心疼与后悔。心疼她愿意为他远渡重洋来义大利,后悔自己两次强迫她务必成行。

  他早已习惯搭机到世界各地视察业务,但她根本还不适应,可,从不勉强自己做任何事的她,还是为他来了。

  「有点。」她真的有点倦,但,听着他低柔的嗓音,她唇角微扬。

  「那就休息一会,别撑。」洛凯为她拉拢大衣,覆住她的身子。

  「嗯。」抬眸凝进他温柔绿眸,她嘴角抿扬,点头。

  依偎着他,蝶衣闭上瞳眸,闻着属于他的气息,缓缓沉入有他的梦境。

  *

  道道晨曦透窗而入,洒进一室的柔和,沉睡中的她,翻了身,张开眼。

  看着上方放大的俊颜,她愣了下,闭上眼,再张眼,他还在,这才记起自己身在义大利。

  「醒了?」就站在床边的洛凯,满眼笑意看着她。

  「嗯。」她嫩颊绯红,点头。

  「比上次多睡了八小时。」

  「多八小时!?」她吓到。上次她来义大利找他,第一天就整整睡了七个小时,这次还要多八小时?那不就……「十五个小时?」

  「没错,而且,睡得很沉,怎么摇都摇不醒。」他眼底有着担心,「是不是真的很累,还要不要多睡一会?」

  「不,够了。」蝶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我最近好像是睡得比较多一些。」她近来似乎十分嗜睡。

  「不舒服吗?」他又担心了。

  「没,就只是喜欢睡而已,没事的。」她笑摇头,起床,想进浴室。

  「还是找一天,我陪你上医院检查一下。」

  「嗯。」知道他是关心她,蝶衣点头,没意见。

  才挪身下床,蝶衣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换了。愣了下,她看他。

  「我刚就说过了,你睡得很沉,怎么摇都摇不醒,但我又担心你睡得不舒服,所以……」洛凯双手一摊,薄唇邪勾。

  「我只好亲自为你服务,抱你沐浴,还替你换睡衣。」

  「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她脸蛋羞红。

  「福利真的很不错……」

  「你!?」

  「昨夜你的样子,看起来美极了,而且舔起来滋味更美,要不是怕会累了你,昨夜我一定……」存心逗她,洛凯边说,边舔着唇,似在回味着昨夜的甜美,教蝶衣满脸通红。

  「不理你了!」再也无颜见人,蝶衣双颊臊红,含恨不甘地冲进浴室。

  「哈哈哈……」看着她羞赧娇怒的可爱表情,洛凯霍地仰身大笑。

  *

  今天是索法罗国际集团,每季一次的跨国公司马拉松报告会议。

  有意公开蝶衣在他心中地位,洛凯·索法罗今天特地带她,一同步进大会议室,当两人就坐定位,长达四小时的会议,立即展开。

  会议中,有人一边听取其他公司代表的报告,有人低头认真为自家公司待会的报告做事前准备,也有人不断对坐于主位的主子,投以敬畏的目光。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一直偷瞄着被安排坐在角落处的黑蝶衣,还趁着总裁与秘书长低声讨论公事时,小声采问她的身分——

  「喂,知道她是谁?」

  「我猜应该就是一年多前,总裁在追的那只蝶。」

  「那只蝶不是飞了吗!?」记得当时,大家全被总裁的炸弹,炸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你们不在米兰所以不知道,这几个月来,老大常往台北跑。」

  「哇!那是老大亲自追回来的啰?」看着正端起果汁喝的黑蝶衣,一旁的女经理,表情好羡慕。

  「老大一定很喜欢她。」

  「废话!听说当时,卡莲娜就是因为这样,才被调离总裁室的。」巴特一边偷瞧着坐在另一边当会议记录的卡莲娜。

  听见一旁主管的八卦谈论,特地为今天的会议做特别打扮的卡莲娜,表面看似无异,且相当专注手边的会议记录,可,她精描细绘的艳眸,却妒火熊燃,难以言喻的愤怒,也在她胸口狂肆翻搅。

  她没想到洛凯今天竟会带黑蝶衣前来开会,也没想到黑蝶衣在他心中的地位,竟已远超过她的想像,更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索法罗组织当家主母的位置,竟可能会被一个黄毛丫头抢走!

  不!索法罗当家主母的位置,是她的,谁也别想跟她抢!

  不管怎样,这次,她一定要除掉那个碍事的黄毛丫头!一抬眼,卡莲娜狠眯艳眸,愤视黑蝶衣。

  「真的吗!?」初闻八卦消息,法国公司代表表情很惊讶。

  「真没想到,总裁也会有动心的对象……」不约而同的,数人再将注意力,同时集中到黑蝶衣身上。

  早已习惯外人目光的蝶衣,像是不受干扰地单手支拄下颔,维持住她一贯清冷姿态。

  看似平静的她,静眼凝看窗外那一片异国天空,可,一道太过明显的注视,却软她感到不适。转头,她朝视线来处望去。

  意外对上一双看似冷静,但却隐含妒火的媚眸,黑蝶衣愣了下,随即看向立在她桌前的名牌。

  卡莲娜?她应该不认识才对,但,她怎么觉得卡莲娜好像有点眼熟?

  她曾经在哪里见过卡莲娜吗?

  突然,耳畔边的几句低语,转移蝶衣对卡莲娜的注意——

  「再一会,会议就结束,我再带你出去走走。」走至蝶衣背后,洛凯双手搭上她的肩,倾身低语。

  「嗯。」侧仰容颜,凝进他幽亮的眸,她双颊淡染红晕,轻点头。

  *

  连续几天,洛凯特地空出时间,带她游遍米兰,也专机、专车带她到他的出生地西西里岛的陶美纳度假。

  而后,他带她重回罗马,前往教皇国梵谛冈,并进入博物馆欣赏历代教皇收藏的艺术精品,再带她到西班牙广场悠闲喝咖啡。

  这天,在享用过丰盛的早午餐后,洛凯带她坐上加长型的凯迪拉克豪华房车,来到毕业旅行时,早已逛过的海神宫。

  不过,这次他们不再只是站在外面看。透过特殊关系,他们在专人的引领下入内参观,然后,再次来到许愿池。

  站在许愿池前,望着潺潺流动的清澄池水,蝶衣眸光茫然。

  她想许愿,许一个他与她的未来,可是……

  突然,一枚硬币塞进她手里。仰起容颜,她望着身边绿眸噙笑的他。

  「送你。」她似心事重重。

  拢起手心,握住钱币,她收进口袋,要带回台北做纪念。

  「想独吞?」想逗她开心,洛凯挑眉,故意道。

  「不是送我吗?」紧紧握着口袋里的硬币,她看着他,不想还。

  「是送你,不过,是送你许愿用的。」他笑眼瞪她。

  「许愿?」看着池里难以计数的许愿钱币,她轻声问:「许了,愿望就会实现吗?」

  「不一定,但要许了,你的愿望才会有实现的机会。」他不说谎哄人。

  自口袋里,他再拿出一枚钱币,递进她手心。

  「许个和我有关的愿望。」他要求。

  「和你有关?」看着手中硬币,看着他,她微愣。

  「很难吗?」他眼里有着明显的失望。

  望着他,蝶衣忽然笑了笑,摇头。与他有关,一点也不难。

  转过身子,背对许愿池,她十指交握胸前,敛眸,诚心祈愿。

  张眸,她左手往后一扬,抛出钱币。

  映着灿耀阳光的金币,划过空中,带着她的心中愿望,落入池中,咚。

  「来,快说你许了什么样的愿望。」洛凯兴奋期待,分享她的心愿。

  蝶衣拧眉望他。

  「在这里许愿,就是要说出来才会实现。」笑着眼,他拐着她。

  「……」她瞪他。

  「呃,只是开开玩笑,别当真,呵。」见她不说话,就张着一对大眼睛瞪他,洛凯笑得很心虚,忙转开话题:「要不要再许一个?」

  「可以吗?」她看他。

  「当然。」他点头,「传说只要在这许下心愿,有一天就会再回来。」

  「真的?」低落的心情,瞬间往上飘,「那如果我许了两次愿望?」

  「就回来两次。」他想了下,

  「许十次心愿?」

  「回来十趟。」他笑着。

  「许一百次?」

  「回来一百趟。」

  「那么,如果我许下无数、无数个心愿呢?」她变得贪心了。

  「……」

  「洛凯?」

  「……」

  「我很贪心吗?」她问。

  「不是,我只是想,在你许完无数个愿望之前,主管愿望的神只,已经因为工作忙不过来,嫌你太烦人,所以,决定把你一辈子留在义大利,省得你再找它麻烦。」

  蓦地,笑意在她眼底闪烁,心情顿而高飞。

  见她心情好转,洛凯笑着转身招来一旁的马克,低声交代几句,就见马克派人办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