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天下午四点,蝶衣走出图书馆——

  「学妹,这个星期天,我请你去看电影。」高大英挺的学生会长,帅气地将鲜花递向她。

  冷凝学生会长一眼,蝶衣扬手挥开他的花,越过他身边。

  「蝶衣同学,星期六晚上,我请你上阳明山赏花,好吗?」同系的男同学,一脸紧张看着她。

  「蝶衣学妹,这是凯蒂猫,我特地请家人从日本寄来的,送你。」日本侨生将礼物递向她。

  「我说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请你们不要再来纠缠我,否则,要让他知道了,你们绝没好日子过。」再一次被挡下,蝶衣容颜冷凝。

  她不是在恐吓他们,而是善意提醒他们,因为前几批的追求者,在她的手机中,对洛凯报出资料后,最慢三天,他们一定会自动从她眼前消失,就算远远看到她,他们也会及时躲开。她不知道洛凯是用什么办法,成功赶跑那些对她纠缠不休的追求者,但无所谓,只要他们不要再来烦她就好。

  「只要你还没结婚,我们就都有机会。」学生会长欲横刀夺爱。

  「是吗?」三人一听,就点头,教蝶衣心烦至极。

  突然,她垂挂身前的手机,响起一阵「星愿」来电通知。

  是他。忘了三人在场,蝶衣嘴角一扬,拿起接听。

  「来,先说说,现在旁边有没有想抢我女人的人?」手机一接通,洛凯惯性开口就问。

  外型美丽清冷的她,自上大学之后,身边追求者众多,他要是不防着一点,哪天未来老婆被追走,不仅没人会同情他,就算想哭,都会遭天谴。

  「有三个。」看三人一眼,她唇抿笑意。

  顿时,手机彼端,传来一声相当怨恨的无奈长叹。

  「把手机给他们。」他又生气了。

  「嗯。」敛下唇角笑意,她冷看三人,递出手机,「我说的人就是他,现在他想跟你们说话。」

  三人互看一眼,最有自信,胆子也最大的学生会长率先接听,而后是学长及同学。

  站在一旁的蝶衣,从三人的回答里,知道洛凯依然如从前一般,只问了他们的名字。拿回手机,蝶衣不再理会他们,转身朝校门口走去。

  「你的追求者,未免也太多了点吧。」他刚被丢进醋桶里,「今天是三个,昨天是两个,前天是五个……」

  闻言,她笑颜微红,不语。

  「不要以为只是笑,就可以解决问题。」像是看见她的微笑表情,他的话酸中带一丝溺爱。

  「但你还是会替我处理,对不对?」她轻声笑。

  「当然得处理……」手机彼端的他,一边与蝶衣说话,一边将手中记下的三人资料,交给在一旁等候的麦肯,低声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请你放心。」麦肯低首答道,「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们的弱点,或控制他们的办法,绝不会再让他们去骚扰蝶衣小姐的生活……」

  「你在忙吗?」隐约中,她像是听见麦肯的声音。

  「还好,只是交代麦肯办件事,没事。」挥退麦肯,彼端的他,自座椅站起身,望向窗外蓝天,想着远方的她。

  似心有灵犀,蝶衣也抬头遥望远边天际,想着远在义大利的他。

  「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台北?」抿了唇,她忍不住问。以前,她从不问他类似的问题,也没想过要问,可是现在……她就是忍不住想问。

  近来,她变得好想他,想他的笑容、他的风趣,想他对她的宠与疼……

  听到她的问语,手机那边的洛凯,露出得意也满意的笑容。

  她变了,现在的她,不仅不再排拒他的出现,甚至,愿意让他完全掌控她的行踪,让他介入她的大学生活,还有,也开始回应他对她的感情。

  甚至,也因为他的离去,而开始思念他,想尽早再见到他。

  他知道她已经接受了他。不可否认的,他相当喜欢她这样的改变,喜欢她的思念,与越渐温柔的依偎,及甜蜜的微笑。只是他不懂,为什么当他要求登门拜访、认识她的家人时,她却一再找借口转移话题。

  他原想追问清楚,但,每见到她因此问题而满怀心事的模样,他也只能暂时打住,等待下一次更适当的机会。

  「我、我没其他意思,也不是要你马上就过来,我只是想知道……想知道……」等不到他的回应,蝶衣紧张道。

  「你什么时候要来义大利?」他不答反问。

  「啊?」她愣住。

  「我问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义大利?」

  「我……」

  「只要你愿意过来,机票一切我负责。」

  「洛凯……」她也想过去,可是八月的时候,她才到义大利看他,现在还不到过年,就要她再飞过去,爸爸一定会发现不对劲的。

  「我还要上课,你忘了吗?」

  「你下个月不就放寒假了?可以那时候过来,开学前再回去,到时,我们一起庆祝相遇周年纪念口,我再带你到西西里岛玩。」他心中眉眼扬笑。

  「但是五个月前,我才过去找你,如果现在又说要过去,我爸他可能不会答应……」

  「如果你不能说服你爸爸,那就由我来吧,我没问题的。」他绝对有办法说服她父亲,到时,他连婚事也一块提。嘿嘿嘿……洛凯得意的笑。

  「不、不要!」蝶衣一听,急声拒绝。她怎可能让他跟她爸联络!?

  万一让他知道她爸是黑道大哥,那他们还可能继续交往下去吗?他还可能像现在这样宠她、疼她吗?

  「蝶衣?」

  「我、我是说我会跟我爸商量,应该是没问题。」发现反应太过,蝶衣连忙缓声解释。

  「那就好。」他知道她有事情瞒他,顿了下,他转移话题:「对了,我这星期五我会到台北,记得把时间空下来。」

  「星期五?」想到很快就要再见面,她笑眸晶亮。

  「对,就星期五。」他问:「想我吗?」

  「我……」止住前进的步子,她双颊泛红,点头,「嗯。」

  「我也很想你,远比你所能想像的,还要想你。」透过手机,他倾诉多日不见的思念。

  「你……」似含了一颗糖,她心口泛甜。突然,她想到一事。

  「对了,我记得你上次说过,曜日希望你再来台北时,别忘了到爱新觉罗集团找他,他有事情要跟你讨论,你不要忘了。」

  她知道洛凯有四个相当特别的朋友,而曜日就是其中之一。

  「谁理他。」他轻哼一声。

  「别这样。」听到他明显不爽的口气,蝶衣唇角一扬,「你应该是中午一点左右到吧,那就先去找他谈公事,下课后,我会自己去撒皇找你。」

  「万一,他浪费我太多时间,你等到不耐烦,跑了呢?」

  「不会的,我一定会在饭店大厅等你,你应该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我。」

  「这样吗?」他想了下,「我看你还是到皇级套房等好了,大厅里人来人往的,很吵,楼上比较安静,我会打电话通知他们。」

  「嗯。」他真是体贴。蝶衣轻抿笑意。

  「如果等累了,你可以先泡个澡。」他建议。

  「嗯?」

  「泡完澡,就可以躺在床上等我。」他笑道。

  「啊?」

  「相信我,我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你上床等我。」他认真道,「而且,如果你愿意少穿一点,甚至不穿的话,我保证,我还会欣喜若狂。」

  「啊!?你、你……」太过嗳昧的话语,令蝶衣足足愣了三秒钟。

  「我怎么了,宝贝?」他低声笑,再逗她。

  「你、你不正经!」回过神,她双颊涨红,矫嗔气叫。

  「这样就不正经了?呵呵呵……」一阵爽朗笑声,自手机彼端传来。

  「你还笑!?」

  「当然要笑,幸好,你没看透人心的超能力,否则,要是让你知道我现在脑子里想对你做的事,你肯定……呵呵呵……」

  「洛凯!?」意会到他话中含义,黑蝶衣清瞳一瞠,双颊轰红,又羞又气的当街直跺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