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被挂电话?还叫他去看心理医生!?瞠瞪愤亮绿眼,洛凯·索法罗五官狰狞,啪地一声,折断话筒!

  都是她!这一切都是那个欠他教训的小女人的错!

  要不是三个月前,她在机场说什么她与他没结局的鬼话,惹他生气,之后,又不肯接他的电话,还把他派去的人赶回来,现在他也不会因为心情不好,看什么、听什么都觉得该死的不顺心、都火大。

  看,现在他还因为她的事,被这四个讨厌的大男人耻笑、挑衅、咒骂!

  该死的女人,这次他如果再让她,他就让她跟他姓!

  呃?意外闪入脑海的惩罚,教洛凯顿了下,之后认同,点头。

  嗯,这个主意,好。

  *

  台北,W女中。

  原在班上就遭到徐婷雅一群人刻意排挤的黑蝶衣,自从毕业旅行回来后,虽然少了徐婷雅找她麻烦,可是,小敏却变本加厉找她麻烦。

  一来是因为在义大利的时候,她一人霸占洛凯·索法罗,害她们都没什么机会可以跟他聊天。

  二来是因为她们心目中的公主,徐婷雅性情突然大变,不仅一副怕黑蝶衣的样子,还一直叫她们别惹她,好像她曾吃过黑蝶衣的亏一样。

  因此,为巴结徐婷雅,为替徐婷雅出气,小敏不仅不听劝告,还努力找机会想整蝶衣给徐婷雅看。

  这天午休时间,刚用完营养午餐的跟班小敏,一转头看到坐在右后方的黑蝶衣,正安静看书,眼睛一瞪,就又想找她麻烦——

  「哼,又在假用功!」

  「就是嘛!」正围着徐婷雅聊天的一群同学,互看几眼,出声附和。

  「真不知道她在跩什么?居然都不跟我们说话。」

  「因为她都考第一名,骄傲嘛。」

  「啊,对了,婷雅,我记得好像就是她害你跟前男友分手,对不对?」

  「没、没有,她没有!」徐婷雅吓到,急忙否认。

  「怎会没有!?」听到跟往常不一样的回答,小敏大叫,「厚,一定是她威胁你不可以说,对不对!?」

  「不、不是……」

  「婷雅,你不要怕她。」不听她解释的几人,一脸义气给她壮胆。

  「对,我们都站在你这边!」几人自顾的说着,完全没发现徐婷雅的焦惧与害怕。

  「我看她一定是耍了什么手段,才会把那些男的都迷得团团转!」

  「一定是啦!」

  「自以为长得漂亮,就到处招蜂引蝶、勾引男生,真是不要脸!」

  「啊!洛凯哥哥就是被她勾去,才都不理我们!」

  对同学的恶意言语攻击,黑蝶衣听而不闻,她想专心念书,但是那未曾自她脑海中消失的熟悉名字,却令她失了神。

  她以为忘记洛凯,虽然不会太容易,但应该也不难,毕竟,这段日子她必须为升学做准备,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想他。

  可是,三个多月过去,她对他的记忆,清晰如昨,未曾淡去……掀开笔盒,看着藏放其中的两人合照,蝶衣眸光幽然。

  那是在威尼斯时,洛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按下快门拍到的合照,照片里的她与他,似在深情对望……想起那夜的相遇,一丝微笑扬上她的嘴角。

  骂得正起劲的几人,看她还有心情笑,偷偷走到她身后。

  看到她笔盒里与洛凯的合照,有人妒瞠双眼,上前一把抢过!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缠住洛凯哥哥,所以他才不理我们!」见到两人看似亲密的合照,她们好嫉妒。

  照片突然被抢,蝶衣一怔,继而告诉自己,没关系,照片档案就在她的电脑里,她要几张就有几张,不必跟她们一般见识,但……她眸光暗下。

  这时,眼见向来沉静寡言的蝶衣,一再被她们欺负,还被抢走照片,班上几位已经看不下去,也听不下的沉默同学,想出声为她说话。

  但,她们还未有动作,一声重放书本的巨响,已自蝶衣方向传来,啪!

  她微眯清冷黑瞳,盯看着抢走她照片的小跟班。

  「你、你想干什么!?」她被她瞧得浑身不自在。

  「把照片还我。」除非她同意,否则没有人可以抢走属于她的东西。

  「借、借看一下,会怎样吗!?」小跟班气得想揉烂他们的合照,可是蝶衣的眼神,让她害怕,赶紧把照片丢给小敏。

  「还给我。」起身,步近小敏,她再次重复。

  「我偏不还?怎么样!?」仗着人多势众,小敏大声叫。

  「你们快还给她!」徐婷雅紧张大叫。

  「婷雅,你不要担心,如果她敢对你怎样,小敏一定会教训她的!」

  「对,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自以为是侠女,小敏很跩地看着蝶衣,开出条件:「想要回照片的话,就跟婷雅道歉。」

  「我再说一次,把它还给我。」不理会她的条件,蝶衣只想要回照片。

  「我就是不还!」

  蝶衣清眸一冷,忽地疾步接近小敏,教旁观的一群娇娇女,误以为她要做什么而惊声尖叫,花容失色,急步后退。

  哪知道,她才站到呆住的小敏面前,才扬起右手,什么都还没做,小敏就突然丢开手中照片。冷看她一眼,蝶衣倾身拾回落地的照片。

  一切的动作,是在瞬间发生,没什么,但是愣住的小敏,突然大叫——

  「啊,好痛!」握着手腕,她哀声叫。

  旁观的娇娇女,听了全都一脸莫名,不懂她在痛什么,蝶衣刚刚只是拿回照片,又没对她怎样。

  「我的手腕,扭到了!」

  「怎会这样!?」一群跟班连同徐婷雅紧张围向她。

  「我也不知道,刚她拍我的手一下,我就……呜,好痛!」

  「拜托,蝶衣刚才根本就没碰到你,好不好?」围观的娇娇女,有人挺身而出,「自己扭到还爱牵拖!」

  「对啊,小敏,我们都没看到她动手耶。」有人出声附和。

  突然,一道低柔义语,在三年六班教室门口响起——

  「马克。」专程远自义大利飞来台北,到W女中来逮她的洛凯,为刚才亲眼看见的事,感到不可思议。

  意外入耳的熟悉嗓音,教蝶衣一怔,蓦旋过身,望向站立门口的他。

  看见不应该出现在校园的洛凯,黑蝶衣眸光乍亮。

  「哇!是洛凯哥哥耶!」喜见义大利俊男来台,六班女生满眼惊喜,纷纷向他冲去,奔跑间,有人不小心碰掉蝶衣手中照片。

  「是!」马克上前应声,顺便摆出最凶狠的表情,吓退一群妄想扑倒他家主子的小女生。

  「你看见她刚才的动作了吗?」看着刚刚以惊人速度旋扭同学手腕,迫她松手夺回照片的蝶衣,一道异彩疾速划过洛凯·索法罗精亮的眼。

  「是,我看见了,而且,还看得相当清楚。」

  「确定是她动的手?」

  「是,蝶衣小姐的动作,相当快速。」

  「果然。」没想到她的动作,竟如此快速敏捷,还能骗过众人的眼睛。

  不过——

  「麦肯。」他眼色暗下。

  「把那位同学和……我们的婷雅同学,一块带出去聊聊。」盯住因看见他而不断颤抖的婷雅,他绿眸微笑。

  「是!」遵从主子的吩咐,麦肯立刻将两人带出教室。

  「你这是在做什么!?」不希望小争吵变成大事件,蝶衣上前想制止。

  「只是聊一下,不会有事。」抑下再见她的兴奋,洛凯薄唇紧抿,故意冷着脸,面无表情,出手拦住她。

  往窗子看去,见麦肯真的只是在跟两人谈话,蝶衣这才梢稍放心。

  只是……凝眼望进洛凯似无笑意的绿眼,她低下了头。

  他对她的态度不一样了。

  以往他总是对着她笑,可是现在,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因为多月不见,所以他对她的感觉,已经淡了、没了,是吗?

  他已经不再喜欢她了,是吗?

  是不是只要时间一久,所有感情就都会褪色?抿了下唇,她唇角淡然。

  「总裁,你看。」马克看见地上有张两人的合照,立刻捡起,「是你跟蝶衣小姐的合照。」

  「合照?」发现是两人在威尼斯拍的相片,洛凯愣了下。

  「刚刚就是她们抢走照片,蝶衣才跟她们起冲突的。」有人抢先回答。

  「她们还威胁不还蝶衣呢!」

  「对啊、对啊,蝶衣听了好生气喔,都变脸了。」逮到机会,班上一群娇娇女,你一言我一语,热情为他简述冲突主因。

  洛凯闻言,俊颜顿然笑开,望向颊色骤红的蝶衣。

  「她们说的都是真的!?」确定她心中有他,洛凯顿是笑得好得意,完全忘了心中对她的怨怒与不满。

  「你因为这张合照被抢,所以很生气?」

  「我哪有很生气!?我没有!」见到熟悉的笑容,蝶衣心口一暖,但神色窘迫,咬着唇,以班上没人懂的义语道,「我只是……只是……」

  「只是?」

  「没、没什么!」她转移话题:「不过,你来台北做什么?这里是W女中,你不可以随便进来……」

  「来台北当然是为了找你,这还用说吗?」心情好,他笑容好迷人。

  「找我?」他是来找她的?专程为她来台北?

  「嗯,想问你愿不愿意……」抬手抚过她粉嫩的颊,转以指缠卷她柔细发丝,看着它旋飞划绕出一道柔光,他唇角轻勾扬。

  「你、你不要一直玩我的头发!」他亲密且毫不避讳的动作,教蝶衣神色羞窘,一把推开他。

  「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可以随便来的地方,你快走吧!」她再次强调。

  「那么放学后跟我见面?」

  「我为什么要……」她想拒绝,不想再与他有任何关系。

  但她话声未完,洛凯双手已捧住她的脸,疾俯下俊颜,吻上她的唇,给她一记激情热吻,引起现场一阵哗然。

  「嗯!你别、别……」蝶衣双颊涨红,急转过头,用力推开他。

  被突然推开,洛凯表情懊恼。

  「如何?决定了吗?放学后,跟不跟我见面?」舔着唇,他邪眸晶亮,细细回味着她的味道。

  「你、你怎么可以……」她气急败坏道。

  「我当然可以,甚至,我也不介意留在这里,一直陪你到放学。」笑看眸光羞愤,粉颊羞红的蝶衣,洛凯决定不达目的,绝不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