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索法罗集团,总裁室。

  这三个月来,洛凯·索法罗的心情很差,集团内部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没人敢多问一句。

  就连知悉内情的麦肯和马克等人,也不敢随便在他面前提起某个名字。

  才定进办公室,看见原已经清得快差不多的桌面,又被一大堆工作文件与档案占据,洛凯·索法罗的心情直荡谷底。

  他以为今天,自己终于可以完成手边工作,终于可以抽出一点时间,到台北去抓人,可是现在……他第五十次的台北之旅计画,再次被迫取消。

  直线下降的心情,教他胸口开始郁闷。坐下,他俊颜紧绷无笑,拿笔开始批示公文。

  突然,桌上电话与他身上的手机,先后响起。是位在西班牙的贝克,与在台北的曜日打来的。

  看着已经堆满桌,多到做不完的工作,洛凯重放下笔,努力深呼吸,平抚躁闷的情绪。

  揉着眉间,他一边与两人谈公事,一边上网观看今日股市行情,看他近三个月来指定投资的那几间台商公司股票,到底跌了没。

  合上刚批完的公文,往旁边送,他再伸手拿过另一份。

  「费斯是希望我们这个月底,可以再到莫斯科视察,你的时间可不可以排出来?」他一边看公文,一边与贝克谈论「莫斯科造镇」工程的事,完全忘了正在手机上等候的爱新觉罗·曜日。

  「应该是没问题,不过,曜日那边呢?他的时间可以配合吗?」

  「他?他是你要联络的,不是我。」莫名其妙,当他是那个死男人的秘书特助吗?不想公私不分,也不想生气,洛凯努力深呼吸。

  「你不是跟他在讲手机?就问一下吧。」

  「问?」转看躺在桌上的手机萤幕上,已经因为等候太久,而舍弃清朝皇族后裔尊贵气质,开始变脸、骂人的爱新觉罗·曜日,洛凯俊颜冷下。

  伸出手,他未曾知会,动手切断手机,拒绝接受已经快抓狂的清朝皇族后裔,在他耳边飙脏话。

  他是个有水准、有风度的男人,绝不跟那种丢脸的皇族后啬扯上一块。

  「抱歉,我已经切断他的通话。」

  「你没事切断他的通话干嘛?」贝克口气相当不爽。

  「我没事为什么不能切断他的通话?」他也不爽。

  「要断也是先问完话再断嘛!」

  「我为什么要问?有问题的是你,又不是我,莫名其妙!」

  「喂,只是要你问他一下,你是会死啊!?」贝克越讲越火,认为他近来很不可理喻,「这样就切断他的通话?你有没有品啊!?」

  他没品!?洛凯愕瞠双眼,难以相信。

  那个全世界名声最差、性格最暴躁的野蛮王子,居然有脸骂他没品!?

  瞬间,他表情骤变,胸口怒火轰地往上冲——

  「你他妈的管我会不会死啊!?」被眼前工作闷到心情差的洛凯·索法罗,全然忘记自己一心保持的尊贵气势跟君子风度,口不择言,愤声飙骂。

  「喂,你……」电话彼端的贝克,被突然抓狂的他吓到。

  「你又他妈的管我有没有品啊!?你是没看过他妈的坏人是不是!?居然敢用这种他妈的口气跟我说话!?你他妈的找死啊!」

  「喂!?」

  「你以为我黑道是混假的啊!?」

  「喂,有没有搞错啊!?我也不过才说你几句……」

  「我才想问你有没有搞错!?你有问题,是不会自己去问他吗!?为什么我一定要替你问?你当我打杂的啊?你他妈的混帐王子了不起啊!?」

  吞不下一口气,洛凯怒掷钢笔,愤声叫骂。

  真是太气人了!他都已经忙到没时间去抓那个女人了,这个野蛮人居然还在这儿跟他鬼吼鬼叫的!

  「喂!你他妈的吠够了没有啊!?」无端被他炸得满脸豆花,海洋那端传来贝克的高分贝回声叫骂。

  「你是被疯狗咬到,忘记去打针是不是?没事跟我吠个什么劲!?」

  「没事?谁说没事的!?我的蝶都飞走了,我还被工作压在这边,忙得连去抓她回来的时间都没有了,现在,你还在这里跟我耍王子威风,怎么会没事!?」越想越气,越气就越火,他拍桌站起,继续飙声骂。

  「你他妈的贝克·莫里纳,你是好日子过腻了,欠人海扁啊!?」

  突然,电话彼端传来一阵安静。

  「干嘛不说话!?」他这么安静,教他要怎么再骂下去?妈的,欠揍!

  「你刚说你的蝶飞走了?」

  「对!」

  「那就去抓回来嘛,干嘛找我出气!?你头壳坏掉啦!?」他妈的,大白痴,居然拿他当出气筒用,他是王子耶!

  「你!?」

  「说,你喜欢哪个品种的蝴蝶,我去买来送你!」看,他这个西班牙王子多亲切、多仁慈,又多大方,完全不跟一个没品的黑道头子计较。

  「她不是——」洛凯这才想起,因为他恶势力太大……嗯,不是,是因为他为人太亲切有礼,且十分诚恳恐吓各家媒体,严禁报导他的私人感情事件,以致到目前为止,他与蝶衣的事,也仅在米兰集团总部内传开,像贝克等人及各地分公司人员,根本毫不知情。

  「免得你等一下又发神经,像只疯狗一样,四处乱吠,还乱咬人!」这个黑道头子真是有病,竟然为一只飞走的蝴蝶,在那发耦!

  「哼,也不过是飞走一只蝴蝶而已,你当它是天使啊?呿!」

  「她不是真的蝴蝶,她、是、人!」被骂是疯狗,洛凯咬牙道。

  顿时,海洋那端,再次传来一阵沉默。

  「干嘛又不说话!?」

  「你刚说的那只蝶是人?女人?」

  「对,她是人,还是个女人,如果你真的有办法,那你就去把她带来见我啊,我亲爱的王子。」他冷言讽刺,顺便想感受一下奴役王子的快乐。

  但是,已经了解他火气来源的贝克,再次选择沉默。

  「你哑啦?」

  「……」

  「喂!?」

  「我不想跟一个没脑袋,又神经错乱的男人讲话!」他的口气很鄙视。

  「你说什么!?」洛凯颜面神经失调,尾音顿而往上飙扬,「你说我没脑袋?还神经错乱!?」

  「你如果有脑袋,为什么不去抓她回来,却留在办公室里抓狂!?」

  「你管太多了吧!?」被他一说,洛凯心情恶劣极了。

  「管你是看得起你,你别不知好歹!」

  「你!?」他火大。

  「我看你准是神经错乱,才会以为自己的军火库是花园,那只蝶会笨得自己飞过来找死,然后,再被你扑倒变标本,好让你天天看、天天瞧!」

  「你当我跟你一样没责任感吗?工作放着就去追女人?我很忙!」

  「很忙?我看你还真的病得不轻。」电话那端的贝克,听了猛摇头。

  「你说什么!?」握紧拳头,洛凯狠瞪电话。

  「我说就连德国那个很欠扁,又很欠踹的变态男人,都知道碰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算工作再忙,也得暂时放下,先追女人要紧,就你——」

  「就我怎样!?」他哪点比不上那个死冰块!?

  「就你还在为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烂工作,留在办公室里思春、乱发脾气!」真是有够猪,难怪那只蝶要飞不要他!

  「这——」像被一记闷雷劈中,洛凯眼睛倏地亮起。

  没错,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但是他的真命天女,就只有那么一个,那他怎能因为工作而不行动!?骤然想通一切,洛凯心情大好。

  「我看你以后就算结婚了,很可能也会因为太爱工作,被老婆休掉!」

  「你!?」被诅咒,洛凯恶眼狠瞪,「你他妈的,胡说些什么!?」

  「我他妈的叫你他妈的,赶快去看他妈的心理医生啦,神经病!」

  「贝克·莫里纳!?」

  「大声就赢啊?那赢的人也是我,搞不清楚状况!」懒得再跟一个把工作当成老婆爱的男人说话,贝克叩地一声,用力挂他电话。

  听着电话彼端传来的嘟嘟声响,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洛凯绿眼愕瞠。

  妈的,那个野男人是真的没看过坏人?还是真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当着他的面,骂他神经病?还挂他电话!?

  洛凯邪眼一瞪,气得狠踹桌脚。真是他妈的混帐王八蛋!

  突然,静躺在办公桌上的手机,传来一阵来电弦乐。

  一把怒火正往上窜的洛凯,转头狠瞪手机萤幕上,据说病体虚弱,很快就要死却没死,还娶了一个美娇娘、生了一个儿子的费斯·柯古拉。

  「干嘛!?」他嫉妒,外加心理不平衡,一把抓起手机,就大声吼。

  「曜日的老婆……咳……刚对我家的说,你刚才挂曜日的……咳……」

  左一句老婆,右一句我家的,听得洛凯心中护火乱飙扬。

  「要咳去对你家老婆咳,不要在我的面前咳,我是不会同情你的!」洛凯护眼一瞪,奋力砸出手机!

  钤—!桌上专线电话响起,他抓起话筒。

  「谁!?」

  「我。」

  「……」就算只有一个字,他也听出是住在德国的罗德·奥古曼。

  「打电话来不说话,你装哑巴啊?」现在他心情差,看谁都不顺眼,看他更碍眼!

  「我是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他口气很冲。

  「刚才岑星告诉素妍,说你的蝶飞走了……」

  罗德一开口,洛凯心中妒火就更旺。

  因为他口中的岑星,是贝克的笨老婆,而素妍就是他那个失明的老婆!

  可恶,他们的老婆,为什么全都凑上一块了?

  她们在说他什么?同情他?还是可怜他!?妈的,他看起来像是需要被同情、可怜的男人吗!?

  「你们现在是故意来跟我炫耀的吗!?」他俊颜恶狠,想折断话筒。

  「我们……」

  「妈的!」低吼一声,他愤声截断罗德的话,「你们还真当我找不到老婆吗!?我只是不要而已!」那个该死的黑蝶衣!

  「我们只是……」

  「好,你们就给我等着看!」看他怎么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女人!

  「你说够了没有?」冷冷一句,从话筒里飙出去。

  「还没!」

  「还没!?」连续几次被打断话,罗德再有气度,也发火。

  「怎样!?」

  「那我看你还是去跟心理医生说吧,再见!」喀地一声,通话被挂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