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砰!

  洛凯·索法罗挟怒推门而入,他脸色难看,狠眼盯住窗前的她。

  可,看见雪颜苍白的她,洛凯顿然一愣。

  深深呼吸一口气,抑下胸口狂飞窜燃的怒焰,洛凯努力平抚情绪,不想在这分别时刻与她发生争吵。

  脱下军装式的黑色大衣,披放至沙发椅背上,他取出大衣口袋里,包装精美的临别礼物。

  勾起寡薄唇角,带着微笑,他迈步行至她面前。

  「特地为你挑的。」拆开包装,打开绒盒,他取出一条价值百万欧元,镶着钻坠的项链。

  蝶衣神情怔愣,难以反应地任由他为自己戴上。

  「永远别让它离身,知道吗?」撩过她黑柔长发,露出她精致绝美的脸孔,他眸光温柔望着她。

  「你这两天的情绪,很不对劲,有心事,是不是?」

  别过头,她不想看他温柔的脸庞。

  「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让你心烦?我会替你摆平的。」转手轻抚她白皙粉颊,他好声好气,低声再问。

  「我哪有什么心事?没有!」她否认。他对她越好,她就越害怕当他发现她身分后的反应。

  「不可以说谎。」眸光一动,他以指磨蹭着她的颊,略施劲。

  「不要碰我!」啪地一声,她气愤拍开他的手。她情愿让他讨厌她,也不要他再喜欢她,再对她好!

  「蝶衣?」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他眸光乍沉。

  「你现在到底是想怎样?我刚说了那么多,难道,你还听不懂吗!?」

  「蝶衣!?」她的拒绝与排斥,再次点燃他心中怒火。从来没人敢像她这般招惹他,更何况还是一个只要他出手,就可轻易掐死的女生!

  「我没什么心事,我只要结束你跟我的关系!」

  「不可能!」他断然道。她已经是他认定的女人,注定与他情牵一世。

  「你!?」看着他坚定的眼神、不变的执着,蝶衣为之震撼,但,雪颜一凛,她冷声道:「除非我愿意,否则,没人可以控制我的感情!」

  「黑蝶衣!?」耐心用尽,他俊颜冷下,嗓音森寒。

  「你走开!」她想自他身边走过,想提早离开有他的空间。

  然,才越过他,一记来自后方的强劲拉扯,已将她扯进他的胸怀里。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他绿眸幽沉。

  「我就偏要走!」轻巧旋身,她转出他的怀抱,疾步奔向紧闭的门扉。

  但,还没碰上门,她再次被扯进他怀中,挣扎间,洛凯·索法罗脸色阴沉,将她压向墙壁。

  「说个可以让我接受的理由,我就让你走!」看进她清幽黑瞳,他绿眼危光隐隐闪动。

  「我们不适合。」他要理由,她就给他理由。

  「哪里不适合?」他冷眼凝她。

  说不出口的原因,教蝶衣避开他的注视,不看他愤怒的眼。

  「难道,是我对你不够好?」他凝怒冷问。

  不,他对她好极了,他什么事情都会替她设想到,但,她不能说。

  紧抿红唇,她沉默。

  「还是我不够关心你?对你不够温柔、不够体贴?嗯?」扳过她的脸,他要她看着他的眼。

  敛下眸子,她仍然不语,不看他的眼。他又猜错了,除了她爸爸,他是最疼她、宠她、呵护她的男人。

  但是就算如此,她还是不能跟他在一起,她不要他因为她的背景,就当她是太妹,就当她是不良少女,她只想成为他记忆里曾经喜欢的那个人。

  「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你的意?」勾过她别开的脸,看着她,他坚持要一个可以让自己接受,并让自己放弃她的理由。

  只是一个小女生,他不信自己会搞不定她!

  「我——」被局限在他与墙壁之间的蝶衣,动弹不得,再面对他的句句逼问,她也会生气,也会愤声反击,「那你呢!?」

  「我?我如何?」

  「你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结束这段异国恋曲,那你呢?你是不是也能够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我!?」

  看她教怒火染亮的瞳,他唇角一扬。这问题太简单。

  「我的条件并不是最好的,甚至,我的脾气、个性还有可能是最差、最难相处的,那你为什么还坚持要我!?」

  「因为,你有一股其他女人所没有的清冷气质。」谈起喜欢的她,他冰冷眸光泛柔。

  看见他眼底的温柔,蝶衣心口一震。

  「你眸光倔强,态度冷傲,还有你冷静、自持,不畏外权欺压……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轻触她的颊,望着她的眼,他眼底有着迷恋。

  「你……」他看透了她。

  「总而言之,你的个性令我欣赏,你的美丽也让我惊艳。」

  「那,如果我的脸毁了、丑了,你还会要我吗?」个性很难改,但容颜可以变,她打算一赌。

  「你认为我是因为你美丽的脸孔,才盯住你、才要你?」似猜测到她心中打算,一道阴冷邪笑,自他唇角缓缓勾起。

  「难、难道不是?」那抹笑,教她心惊。

  「当然不是。」垂敛绿眸,他唇角勾扬。

  「我不信!你们男人都喜欢看美丽的女人,如果我的脸毁了,只怕你连多看我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你的生命。」

  「那么,你可以试试。」一道狠厉精光,疾速划过他冰绿的邪眸。

  「试试?你的意思是?」

  「美丽的女人,我看多了,也看腻了,所以,如果毁掉你的脸,就可以留住你的心,留住你的人,那么……」退开一步,还她自由,洛凯掏出口袋里的烟盒与打火机。

  看着他优雅拿出一根烟,无端由地,她背脊窜起一阵凉意。

  「那么怎样?你说啊!」

  「那么,如果你舍不得毁掉自己的脸,为了留下你,我一点也不介意为你动手。」叼住烟,他按下打火机,点燃烟丝,抬眼凝她,微笑。

  「你、你是说真的?」惊颤划过她的心。

  「当然,我从不说谎。」抽一口烟,他唇角邪勾,绿眸精亮。

  他的肯定,教蝶衣瞠大黑亮瞳眸。

  她一直以为他是个集风趣、幽默、温柔于一身的男人,纵使气息邪魅,也不损及他亲切、热情的义式个人独特魅力。

  可是今天的他,实在太令她震惊了,因为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他是一个有着双重个性的男人。

  平常时候,是个风度翩翩、风趣温柔的豪门贵公子,但当他震怒时,就会变身成为令人骇惧、畏怯的可怕男人。

  难怪……难怪在威尼斯的时候,A员会说当他生气、不高兴时,那股狠劲,就跟一只发狂的野兽没两样,原来,他根本不是她所想像的那般温和!

  望着他阴邪的眸,蝶衣不由自主地向旁边挪一步。

  他太可怕,根本不是她可以接近的男人。

  注意到她的举动,洛凯笑着贴近她,阻断她的退路。

  「怎么?怕了?」抽一口烟,他对着她呼出一口白雾。

  「咳!」扑鼻的烟味,教蝶衣轻咳出声,否认:「我为什么要怕!?」

  见她拧眉咳嗽,洛凯绿眸一沉,弃掷手中烟,以鞋尖旋踩捺熄。

  「怕我吃了你、怕我一辈子缠住你……」抬起手,他以手背轻抵她清艳的脸孔,轻蹭爱抚她的颊。

  「你、你不要碰我!」蝶衣粉颊涨红,愤别过头。

  「不要碰你?」他低笑,「你忘了昨夜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身子,我全都碰过了、摸过了,甚至,也吻过了,你忘了吗?嗯?」

  轻揉爱抚她纤细曲线,他眸幽沉,欲火闪烁,直到她愤力拍开他的手。

  「你不要这样!」啪!蝶衣神色难堪。她不懂,他怎能一边威胁、恐吓她,一边又对她说出这些暧昧言语,还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

  可,看进他绿光闪烁的眸,蝶衣紧咬柔唇,情绪纷乱。

  她从没遇过像洛凯对她这般执着的男人,她怕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叩叩叩。领队笑咪咪推门进入。

  「蝶衣同学,可以登机了,你……啊,洛凯先生,你好!」看到也在里边的洛凯,领队表情一整,马上立正站好。

  「谢谢通知。」庆幸领队出现,蝶衣拉回差点飞向他的心,神情淡漠,转身朝领队走去。

  洛凯见状,脸色一沉,伸出手,拦住她。

  「不说再见?」阴邪的绿眸,危光闪烁。

  高仰白净柔颜,她紧抿红唇,冷眼凝他。

  「没必要。」吐出无所谓的三字,她向旁边挪一步,绕过他,也越过一脸纳闷的领队,直步走往门口。

  她表情漠然,看似冷静,但,才步出贵宾室,她眸光幽暗,轻声叹息。

  她的初恋,结束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