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午十一点,W女中三年六班所有学生离开饭店,搭乘游览车直奔罗马国际机场。

  办完登机报到的划位手续,在领队的带领下,三年六班学生一边兴奋聊天,一边走过出境大厅,往下一个关口走,蝶衣依然习惯性地走在最后面。

  忽然,她看见徐婷雅,而当徐婷雅发现她正看着她,她吓得脸色发白。

  她一脸惊恐,急忙以背对她,还挤到几名跟班的中间。对徐婷雅的异常反应,蝶衣有些意外,她就好像被吓坏了。

  尤其,刚刚集合时,她听到有人问她臂上伤口是怎么回事时,她更是吓得全身发抖,好像那人问的是多么可怕的问题一样。

  甚至,在离开饭店前,徐婷雅还一反常态,跑来向她道歉,苦苦哀求她放过她,还发誓以后绝不再找她麻烦。

  她知道徐婷雅的改变,一定与洛凯有关,因为洛凯曾说过,他给了徐婷雅与那个男人,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但,他不知道,他也给了她一段永生难忘的记忆。

  想起昨夜,他的温柔抚慰,想起他为她所做的一切……蝶衣紧抿柔唇。

  虽然,他与她的缘分,已经结束,但是她知道,他将是她永藏心底的一段爱恋记忆……

  深呼吸一口气,蝶衣振起精神,一步步慢慢往前走,跟着同学通过验证处,行往即将飞往台北的F航空候机室。

  突然,领队带着一名身穿F航空制服的地勤人员,走向她。

  「蝶衣同学。」

  「是。」

  「洛凯先生请F航空为你准备了一间个人休息室,这位小姐是来带你过去的。」领队一脸的好羡慕。

  蝶衣摇头拒绝,「我和你们到候机室就可以了。」

  「不不不……千万不要!」领队吓到,连忙摇头。他还想回台北,可不想在这最后一天,惹那个黑道教父生气,被莫名其妙处理掉。

  「为什么?」她还是不懂,领队为什么这样怕洛凯。

  「拜托你,洛凯先生他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听,千万不要为难我!」领队双手合十猛拜托。

  「可是……」

  「现在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我四十五分钟后,会过去找你,就这样,等会见!」简单交代几句,领队急急忙忙丢下她,转身跑,混入旅客中。

  「蝶衣小姐,请跟我来。」一直偷偷打量她的地勤小姐,出声道。

  「麻烦你了。」看一眼逃也似的领队背影,蝶衣只得跟着地勤人员,走往设在不远处的个人休息室。

  十坪大的空间,采光明亮,除了当期、当日的报章杂志外,还有美味的餐点与饮料,供贵宾自行享用。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请你压下这个按键,我们很快就会过来。」

  「谢谢你。」

  地勤人员一走,休息室陷入一片死寂中,静得像没人存在。

  突然,一阵专属于某人的手机来电弦乐响起。

  取出身上手机,她听到他的声音。

  「我马上到。」坐在房车里,他一边批公文,一边以手机联络她。

  「你不是回米兰了吗?」看着窗外,她问着。他说过十点有个重要会议要开,必须赶回米兰总部。

  「为了你,我又来了。」他笑着。

  「何必呢?」

  「我想再看看你。」他直言道。

  「你……我们早上才见过面。」心烦意乱、心情欠佳的她,一点也不想再听他那些甜言蜜语。

  「再见一面,不是很好吗?」想起昨夜的激情缠绵,他唇角勾扬,快速浏览过公文,潇洒签下名字。

  「我目前手边工作太多,没办法到台北看你,现在多看你几眼,可以储存我对你的思念。」他快被工作压垮了,但想到她,他连眼睛都在笑。

  只要能再见她一面,再忙再累,他也甘心。

  只是,她回台湾不比在义大利,日后,他再也没办法天天看到她了。

  唉,她人现还在义大利,但,他已经开始思念她了……

  「什么思念!?」埋藏于四周的诡雷,被他意外踩中,蝶衣神色蓦变。

  「蝶衣?」太过的语调,令洛凯蹙拧眉心。

  「你到底想看什么?我又有什么好看的!?」他的态度、他的话语,都教她生气,就好像日后他们真会有结局似的。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回台湾后,她如果还继续跟他交往,那么以他的能力跟办法,他一定很快就会查出她的身分背景。

  到时候,他会怎样看待她?又会如何瞧不起她?他会不会就此认定她是不良少女?是太妹?

  不,不可以这样,她不要他那样想她、那样看她!她情愿现在就和他断得干干净净,也不要他日后发现她的身分背景!

  「我现在都已经要离开了,以后,我们也不可能再见面,再多看几眼,又能怎样!?」

  「蝶衣?」似察觉到了什么,手机彼端的洛凯停下了笔。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有结局?」

  「难道,你不这样认为?」他反问。

  「当然,我又不是小女生,没那么天真的!」

  「天真?你想说什么?」褪去以往的嘻笑轻松态度,他问着。

  虽然他早几天前,就发现她的情绪不太对,但是她不想说,他也不会逼她,可是现在事关自己的未来,不逼不行了。

  「我想说的话,刚刚都已经说了。」

  「我刚没听清楚,你可以再说一次。」房车在出境大厅前煞住,未等司机前来开门,洛凯已自行推门下车,快步走进出境大厅。

  「好,我就再说一次——」她深吸一口气,「我们不会有结局。」

  「为什么?」他不信。这段时间以来,他为她付出不少,也感受到她对他态度上的转变。

  他看得出来,现在的她,已经可以接受他了,甚至,也喜欢他的陪伴。

  那么,他与她,为什么不会有结局?

  她是他打从见到第一眼,就认定的真命天女,他绝不可能因为她三言两语就放弃两人的未来。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不可能?」他再问。

  「为什么?因为今天以后,你在欧洲,我在亚洲;你在义大利,我在台北,那你说,这样的你跟我,怎么可能会有未来?又怎么会有结局?」

  「对我来说,时空并不是距离,就算不能天天见面,还是有其他办法可以维系彼此的感情。」他极有耐心地说着。

  「你!?」他的不放弃,让她好感动,但是,「我跟你哪有什么感情?你也不过是我的一段异国恋情,一段有期限的爱情,当我离开义大利,它就得结束,这样,你懂吗!?」

  「我没答应结束,它就不可能结束。」

  「你!?我不管你答不答应,总之,我们结束了!」

  「我再说一次,我没答应,谁也别想结束!」

  「你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没其他女生可以让你玩了吗!?」

  「玩!?」她的说法教洛凯火大,但他仍捺住性子道:「我一直是以真心待你,从没玩弄过你的感情,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才对。」

  若不是真心对她,想他堂堂黑手党教父,何须这般低声下气追求她?

  「你——」

  「如果我要玩一个女人,我不会在她身上花费心力,所以,不要因为一时心情不好,就找我的麻烦。」他的声音微冷。

  「那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不可!?」她真的生气了,也失控了,对着手机就是一阵尖声叫骂。

  「黑蝶衣!?」她的语气,已然激怒他。

  「你告诉我,跟一个小女生谈感情、谈一辈子,对你这样的大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处!?你为什么要——」

  蓦地,蝶衣怒声惊止。因为她被自己的尖声叫喊吓到,她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此刻的自己。

  顿时,沉默在两人之间漫开。听不见他的声音,蝶衣紧闭双眸。

  她以为他会再反驳她的话,以为他会再像以前那样,在谈笑之间化解她对他的不满与愤怒。

  但,这次他没有。手机彼端的他,只有沉默。

  他的沉默回应,教蝶衣怆然一笑。

  按下键,她切断双方通话,转望窗外的蓝天。

  他没有反驳,因为她成功惹火了他,也成功激走了他,她以为自己会开心,会高兴,会松了口气,可现在……袭心而来的难受,教蝶衣紧闭双眸。

  突然,身后传来的一声异响,教蝶衣疾旋过身,惊眼望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