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

  一声惊恐尖叫,划破万籁俱静的深夜,教正坐于沙发处,利用时间批改公文的洛凯,倏然一惊。

  手中钢笔一丢,他疾身冲向大床,紧紧拥抱住骇身坐起的蝶衣。

  「没事、没事了,别怕。」

  「不要、不要碰我!」仍处于恶梦中的蝶衣,误以为自己受到攻击,眸光惊惶,愤身挣扎,四肢有劲地狠捶、狠踹紧抱住她的洛凯。

  然,担心她太过激烈的挣扎,会扯痛她臂上的伤口,洛凯·索法罗索性将她压倒在床上。

  「蝶衣,是我,洛凯·索法罗,记得吗?」洛凯一边压制住她,一边在她耳畔,轻声女抚。

  「你已经安全了,没事了,别怕……」他话声未落,一声尖叫再起,教已无计可施的洛凯,只得低头封吻住她的唇。

  他发誓,他只想教她冷静,但,太过柔润的唇,教他忍不住注入热情,吸吮舔吻她的唇。

  可,突然的亲密吮吻,教蝶衣全身猛然一僵。

  她眼色惶惧,才想再惊声尖叫时,一句熟悉的低柔,已袭进她耳里——

  「是我,你忘了吗?你在作恶梦,快醒来,真的已经没事了……」

  她在作梦?眨动受惊的眸,望着上方正与她耳鬓厮磨的洛凯,蝶衣回想起之前被徐婷雅等三人设计下药恶整的事。

  「有我在,没事的。」见她似已冷静,不再挣扎,洛凯困难离开她水嫩的唇,困难勾起笑容,困难低首望向身下冷中带甜的她。

  「我已经给了他们两人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日后,他们绝不敢再伤害你,你别怕。」他柔声抚慰她的心。

  望着眼前不断出声安抚她的洛凯,黑蝶衣情绪激动不已,难以平静。

  若不是他及时出现、及时找到她,她……早被那个男人夺去清白之身!

  想到那非出于自愿的可怕强暴与玷污,蝶衣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不可以那样,她绝不让自己被那种无耻、下流的男人欺负、侮辱,也绝不让自己再受到那样的委屈!她要、她要除去那样的恐惧!

  与其被一个不顾她意愿的陌生男人,强行占有她的清白,那么,她宁愿将自己完整交给关心她、包容她,会逗她,安抚她不安情绪的他。

  下了决定,蝶衣神色紧张,望着上方眸光温柔的他。

  「你……你要我吗?」咬着唇,红着脸,她问。

  洛凯愣住。

  「你、你不要?」他反应令她难堪,出手就想推开还压在她身上的他。

  确定她是认真的,洛凯绿眼骤亮,薄唇邪勾,压回她的身子。

  「怎会不要!?」他唇角噙笑,在她红润唇上,烙下深深的一吻,直到她因呼吸困难,而开始挣扎。

  「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要不,就是你在开我玩笑。」望着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他轻舔着、咬着。

  「这种事……这种事怎能开玩笑!」她眸光晶亮,粉颊涨红。

  「那么,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他眸光幽沉,凝眼注视身下微羞带怯的她。这样羞媚动人的她,是他所没见过的。

  「我……」她咬唇,别过眼,摇头。

  「没关系,我教你。」他唇角邪扬,一双大手往下挪,「首先,要先脱去你这一身凝事的衣物。」

  他一边说,一边做,三两下就将她脱到只仅剩胸衣及腿间丝薄。

  「等等!」

  「你后悔了!?」才要碰触她女性地带的手,顿然停住,懊恼。他的动作应该快一点的!

  「不是后悔,只是,我们的关系,就只有这样,给你的,只是我的身子,除此之外,其他再也没有了。」

  「什么意思?」

  「不谈感情。」

  「不谈感情!?」骤地,他脸色沉下,「都已经愿意把身子给我,却不肯跟我谈感情!?」

  「这只是一段罗马假期,所以,希望你不要想太多。」她不会笨到以为一个大集团总裁,会爱上一名黑道千金。她没那么天真。

  「罗马假期!?」

  「对,因此当假期结束,我们就要各自回到自己原有的世界,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不是吗?」

  「你!?」他生气了。翻身下床,他拒绝再看她一眼,「那么接下来的事,就等你确定我们可以再有交集的时候,再继续!」他可以等!

  他是要她的人没错,但他更想要她的心!可是现在,她却只愿意跟他发生关系,却不愿意跟他有交集!

  该死的!她当他跟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一样吗!?

  可恶!总有一天,他一定要狠狠地蹂躏她一番!气到想揍人,洛凯一边愤耙一头乱发,一边低声咒骂。

  「你……」他的反应,教蝶衣大感意外。

  她以为她主动说不谈感情,他应该会很高兴,至少会很放心她不会去纠缠他,可是他在生气,还……拒绝要她!?

  刹那间,蝶衣认为自己被羞辱了,红唇一抿,她眸光暗下。

  「我、我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从另一侧翻身下床,蝶衣一边瞪他,一边伸手扯过刚刚被他脱下的衣物。

  手臂受伤的她,忍着痛,困难想穿上衣服,却怎么穿也穿不好。

  她知道自己应该要冷静,但是,他的拒绝,教她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你不要就算了,我相信还是有别人抢着要。」眨去眼中湿意,蝶衣倔强道,一边继续为自己套上毛衣。

  「你说什么!?」洛凯闻言,绿眼一瞠,愤身冲到她面前,「你、你、你刚刚说什么!?」

  「是你自己不要的,你凶我做什么?」她努力套衣服,不想看他,也不想跟他说话,但她的嘴巴似有自己的意志,继续地说着。

  「我现在就到外面问,看有谁要我,我就不信我会没男人要。」

  「你敢!?」他抓握住她的痛臂,微施劲。

  「你!?」知道他是故意的,她强忍住痛,瞪他,「我为什么不敢?是你自己不要的,你忘了吗?」

  「我有说不要吗!?」不忍她太疼,他松了手。

  「这种事不必明说,我也知道,我没那么钝。」她双眸怒火灼灼。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心,希望你能同时把心跟身子,都交到同一个男人手上!」

  「那么,那个男人就不可能是你,我更得走。」她一边套毛衣,一边不认输的继续跟他呛。

  「你、你就是要惹我生气,是不是!?」洛凯气炸了!她居然说,他不会是那个同时得到她的心跟身子的男人!?

  「是你自己要生气,关我什么事?」她撇得干干净净。

  终于套好毛衣,蝶衣喘口气,拉过长裤要穿上,却发现他在脱她衣服。

  「该死的你!」

  「你在做什么!?」她黑瞳一瞠,想拍开他的手。

  「脱你衣服!」洛凯气红了脸,愤力扯下她好不容易才穿上的毛农。

  「你脱我衣服做什么!?」

  「烙记号!」一把抓过眼色正茫然的她,洛凯眸光愤亮。

  疾俯下头,他一边在她因惊愕讶启的柔唇上,狠狠烙下一道义式热吻,一边疾速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你——」

  「除了我,谁也不准碰你,否则,我就砍了他们的手……」倾尽一身的热情,他将她扑倒在大床上,带着熊熊燃起的怒火,激情吮吻她的唇,温热大掌下挪,褪去她最后的丝薄,伸指探入她腿间私密处。

  「你……」没想到前一刻才与她争吵的他,下一刻就昂起他男人欲望。

  蝶衣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她想推开他的手,却意外碰触到他灼烫的昂首欲望。她颊色羞红,急别过头,不敢看进他变色的眼。

  「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已经有人的手,被我踩断了……」辗转吸吮咬吻她甜嫩的唇,他凑近她耳边低语。

  惊转过头,她看向他绿光闪动的眸。突然,身下一记亲密的触动,教黑蝶衣黑瞳霍瞠,全身僵直。

  蓦地,一丝惊慌划过她羞怯的瞳,她想逃,但却被他紧紧地压制在他强健的体魄下,只能紧咬柔唇,羞别过头。

  感受到他修长手指的一再深入与勾揉探索,蝶衣十指紧抓身下床单,双颊泛染上迷人绯红。

  触到她泛流的湿润滑液,知道时机已到,洛凯缓抽出长指,凝看身下眸光迷乱的她。

  他小心她的伤臂,挪动身子,将颤动的欲望,抵住她幽密深谷入口,在她眸光闪动之间,封吻住她的唇,骤沉下腰臀,强硬顶进她稚嫩的深处!

  「嗯!」一记突来的撕裂疼痛,教她黑瞳噙泪,粉颊瞬间惨白,紧咬着唇,她别过头,十指倏握,蓦闭双眼。

  不想弄痛她,洛凯强忍胯间亢奋,紧咬着牙,蛰伏于她体内,希望她能尽快适应他激动难忍的硕大欲望。

  终于,她身子渐渐放松,双颊重染晕红,他绿眼一亮,开始缓而慢地朝她抽动激昂的火热。

  注意着她的每个表情,洛凯缓缓加快速度,而当她紧闭的唇间,轻逸出一声声娇喘,他绿眸乍亮,薄唇邪勾。

  揉抚过她美丽、纯净的身子,听着不断回荡于耳畔问的动人呻吟,洛凯眸光幽沉,骤然加快腰臀对她的冲刺,狂野占有她每一次的呼吸与心跳……

  *

  当激情过后,满室情欲气息渐褪,洛凯·索法罗坐起身,满眼笑意地望着身旁已沉沉睡去的白净雪颜。

  方才那一次次心灵合一的狂猛激情,教他满意极了,只可惜蝶衣初尝情滋味,他不能太过放纵,免得吓跑她。

  掀被起身,他下床,裸身走进浴室。

  几分钟后,冲了个澡的洛凯,顶着一头湿发,走出浴室。

  他一边走,一边系着浴袍的腰间带子,走近大床,才抬眼,他愣住。

  背他侧睡的她,将原遮掩住她一身裸露的被子,当成抱枕地拥揽在胸怀里,暴露出她完美而白皙的美背。

  行至床边,洛凯眸光精亮,为眼前所见的绝丽美景赞叹。

  她那有如白玉雕塑般的窈窕身段,绝对是人间极品,教他胯间欲望,在瞬间再昂首。

  他想再唤醒蝶衣,想再拥她入怀,但,线视下移,见到她修长腿间的斑斑红渍,他记起她幼嫩、青涩的身子,绝对禁不起他一再的摧残。

  重呼出一口气,他强制抑下自身欲望,转身进浴室取来温热毛巾,动作轻柔地为她拭去腿间初夜的落红,却意外扰醒沉睡的她。

  才张开双眸,就看见身穿浴袍的洛凯,正专注地望着她的腿间,蝶衣双颊涨红,急以揽在怀里的被子,覆盖住自己,还想往大床另一边缩去。

  但,他眸光一沉,压制住她的腿,坚持为她清理善后。

  「别动。」

  「我自己来,就……」

  「就好了。」

  他的执意,令一阵臊红由她双颊窜至脚趾,迅速染红她的全身。

  「应该可以了。」他眯眼仔细审视一番,满意,抬头对她微笑。

  「谢、谢谢。」控制住羞怯的心,蝶衣扬起白净容颜,故作冷静缓身下床,拾起散落一地的衣物,踩着紧张的步子进浴室。

  才想关上的浴室门,突然卡住,蝶衣愣回头,对上一张噙笑俊颜。

  「要不要我帮忙?」

  「不必。」她羞涩眸光,飘向他方。

  「你的手臂受伤。」他暗示,为自己的双眼谋福利。

  「我可以慢慢来。」

  「套一件毛衣,你就花了好几分钟,那你说冲个澡要多少时间?」他笑容迷人,吃定她需要他。

  「你……」蝶衣紧咬红唇,回头,瞪眼看他。

  「这是只有你才有的殊荣,别客气,来吧。」不给拒绝的机会,洛凯勾着邪气的笑,卷袖子,直闯进浴室。

  可,一分钟之后,他后悔了,只能看、只能碰,却不能吃,对他而言是一种残暴的心理虐待。

  为尽快结束自己的自虐行为,洛凯绷着脸,一边加快手中动作,一边藉着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明天上午十点,我得回米兰开一场会议。」抹过她一身的泡沫,他嗓音沙哑低柔。

  「嗯。」背对他的她,红着颊,低着头。

  「九点会走。」

  「嗯。」

  「一起吃早点,你想吃什么,我们叫进房间吃。」

  「嗯。」

  叩,他拿莲蓬头敲她的头。

  她回头瞪他。

  「不要敷衍我。」

  不说话,蝶衣还是瞪他,直到洛凯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胡乱冲掉她身上泡沫,吹干她一头的湿发,把她轰出浴室。

  五分钟后,当他冲过冷水澡,走出浴室,发现她已经睡着。

  「这么快就睡着了?」俯看睡容恬静的她,洛凯轻抬手撩过遮住她颊的发丝,细看她依然绯红的粉颊,以手背轻轻滑顺过她的脸庞。

  她白皙透净的肌肤,粉嫩地教他爱不释手,那一次次的青涩热情,也教他眷恋不已。她,远比他所想像的,还要令他着迷。

  「睡吧,宝贝。」露出宠溺笑意,他唇噙笑意,在她额上烙下一吻。

  掀开被子,挪身躺至她背后,洛凯闻到一股来自她身上的淡淡清香。

  唇角微勾,他张开臂膀拥进她一身娇柔,喟叹出一声幸福的满足,而后沉沉入梦。

  当他呼吸平稳,全身放松,显示已深沉入眠时,被他紧搂于胸前的黑蝶衣,缓缓张开了眼。

  凝眸遥望窗外夜空,看着天际闪烁繁星,她轻轻偎近身后的他,唇角有着淡甜的笑,只是才眨眼,她眼中光芒褪尽,眸光幽暗。

  因为,明天……明天她就要离开义大利,离开他,重回自己的世界。

  明天,一切就结束了。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他的宝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