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长达十多天的义大利深度之旅,在游览车驶进义大利的首都罗马后,已经接近尾声。后天,她们将离开义大利,搭机返台。

  当游览车停靠在万神殿前,当大家又争先恐后,抢着下车时,蝶衣还坐在位置上,望着窗外的罗马。

  原以为出国多日,她会迫不及待想回家,可是随着返家时间的逼近,她的情绪却异常低落,就好像这儿有了她的依恋,让她不想太快离开……

  但,依恋?这儿有什么她依恋的?时尚名服?美食?教堂?还是他?

  蓦地,闯入脑海的英挺身影,数蝶衣为之愣住。

  「蝶衣,该下车了。」发现她还在车上,领队出声喊回她怔愕的心。

  「是!」黑蝶衣惊急起身,冲下车。她被方才的猜想,吓到了。

  能言善道的导游,仔细地介绍着万神殴,大家都听得兴致勃勃,但走于最后面的蝶衣,却显得心事重重,连拿相机拍照都没兴趣。

  转望四周,她寻找着熟悉的英挺身影,但,看着一个个对她投以注视的陌生脸孔,看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A员,她就是见不到会逗她笑的他……

  突然,蝶衣出于直觉,看向右侧大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阵子,她总感觉有人在跟踪她……忽然,一阵专属于他的手机来电弦乐,唤回蝶衣对他处的注意。

  看着萤幕上的来电者,蝶衣犹豫着是否要接听。

  但,还未曾细想,她的手已经按下通话键,将手机贴近耳畔,听见他带着笑意的低柔嗓音。

  「有没有想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淡淡红晕染上她的颊。他说话总是这样露骨又亲昵,教她听了是又好气又好笑。

  只是以后,她就再也听不到他这样风趣言语。因为后天,她就要离开有他的义大利,搭机返回没他的台北。

  想到后天的分离,一丝不舍缠住她心头,一声轻叹逸出她的唇,唉。

  「心情不好?」那一声轻叹,教洛凯明显感受到她荡落谷底的情绪。

  「没。」

  「该不会是因为一天见不到我,就想我想到心痛吧?」他故意道。

  「你又乱讲。」她颊色蓦红,转开话题:「中午了,你吃饭了没?」

  「还没空吃,有几份企画书要先看。」

  「饿了不好,先去吃吧。」

  「等你来陪我一块吃。」他笑着。

  「你……」她嘴角一扬,「那你等着饿死算了。」

  「真没同情心。」写下一句批示,他不满念道,「真怀疑上辈子,我是不是欠你钱没还,这辈子,才会被你这样嫌弃、糟蹋又虐待。」

  她被逗笑了。

  「明天中午我会过去陪你吃饭。」听到她的笑声,他安心了。

  「你要来罗马?」

  「当然。」后天她就要离开义大利,说什么他也得空出时间陪她。

  「但你不是很忙吗?」透过手机,她可听到他翻阅纸张的声音。

  听到她的话,洛凯苦笑。她错了,他不只是这两天忙,他是天天忙。

  尤其这阵子,为了抽时间追她,他已经忙到一天只睡两个小时,不过这些事,她不需要知道,因为一切是他真心的付出。

  「是很忙,但是,再忙也要陪你。」

  「你……」悄悄地,一抹淡然笑意,在她眼底隐隐闪烁,教她完全忽略已经朝她步步逼近的危险。

  *

  隔天中午,洛凯在约定的时间内,准时出现在她们用餐的饭店大门口。

  步进饭店,环看大厅一圈,他一眼就看见坐在角落位置,正望着窗外天空,神游他方的黑蝶衣。

  「等很久了?」带着笑容,他步近她,看见她似盈满心事的瞳。

  听到熟悉嗓音,蝶衣回神,抬头,看见神清气爽的他。

  她摇头,不想说话。她的心情,好像又比昨天更差了。

  「走吧,吃饭去。」他拉起她。

  没有意见,蝶衣起身。突然,她紧挽住他的手臂,仰颜望他。

  「怎么了?」她的主动,让他欣喜,但是她暗淡的瞳,却令他担心。

  「没,只是想这样挽着你。」想着能否拉近她与他之间的距离。

  「嗯,那走吧。」点头,微笑,洛凯带着她一同走往提供餐点的餐厅。

  突然,一声声兴奋呼喊,自右侧电梯方向高声传来——

  「洛凯哥哥!」是利用时间出去血拚,再回饭店用餐的徐婷雅一群人。

  藏住心底的不耐烦,洛凯保有风度,对她们点头微笑。

  「你也来用午餐对不对?」

  「真巧,我们也是呢。」

  「洛凯哥哥,我们可以跟你同桌吗?」徐婷雅瞅着他,眨动她故作纯真的眸子,朝他猛放电。

  「一定可以的嘛,洛凯哥哥这么好。」

  「对啊,对啊,我们有好多有趣的事情,要跟洛凯哥哥分享呢。」

  一群小女生自问自答,乐得很,毫不理会一旁的蝶衣。

  「抱歉,下次吧。」洛凯表情微变,但仍维持住笑容。受不了一群爱撒野的小电灯泡,连最后一天还想缠住他。

  「可是,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义大利了!」徐婷雅一边叫,一边想挤开他身边碍事的蝶衣。

  「还是很抱歉,我想单独与蝶衣一起用餐,不希望外人打扰。」察觉到她的动作,洛凯俊眉微拧,一边揽住蝶衣,一边不着痕迹推开她。

  感受到他贴心的护卫举动,蝶衣微仰雪颜,唇角轻扬,偎近他。

  「我们进去吧。」

  「嗯。」她点头,与他同行,毫不介意徐婷雅眼中的妒火与恶意。

  看到他出现,餐厅经理赶紧上前招呼问候,并偷偷打量他身旁的蝶衣。

  「索法罗先生,午安。」

  「嗯。」他噙笑回礼,「请为我们安排个安静一点的位置。」以免后面那群罩子不亮的小灯泡,又跑来破坏气氛,占用他与蝶衣的时间。

  「是,请两位跟我来。」经理亲自上前领路。

  *

  饭后,蝶衣拉回遥望窗外天际的视线,品尝他为她点的美味小蛋糕。

  一抬头,对上他噙笑绿眸,就见他一双大手朝她伸过来。

  她身子后倾,眼神防备,但他的手,执意碰她。

  「别动。」右手固定住她的头,他以左拇指拭去她沾在唇角上的奶油。

  「看你,吃块蛋糕都沾到唇角了,真像个小孩。」

  「我——」

  看着她愕睁的瞳,洛凯唇角邪扬,故意含进拇指,自行吮舔干净,教蝶衣看得粉颊涨红,忘了回应。

  「再这样看下去,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他噙笑唤回她的神。

  「胡说,我才没爱上你!」回过神,甩开心中异样,她冷眼瞪他。

  「真的没有?」他紧盯住她的眼。

  「没有!」

  「说谎是一种不可取的行为。」

  「我才没有说谎!」十八、九岁的女生禁不起刺激,蝶衣恼羞成怒,倏身站起,「我跟你认识才几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爱上你!?」

  「只要是真心,就算只认识一天,也是永远。」他跟着起身,继续道。

  「什么意思?」

  「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一天是一个永远,那么我们现在……到底认识了多少个永远?」他薄唇勾扬,满眼的笑意。

  「你——」蝶衣瞠眼。他竟跟她玩文字游戏!

  「这么多个永远,总够你爱我了吧?」他笑得好得意、好嚣张。

  「没有!一个永远都没有,一点都不爱!」她怒瞪清瞳。

  「那、那总有一点喜欢吧!?」很不甘心地,他退而求其次。

  「我——」

  「你怎样?」他邪眸一亮,俯身凑近她,「说实话,不可以说谎。」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无法否认又不想承认,黑蝶衣红着脸,咬着唇,狠瞪他一眼,即转身往集合地点走去。

  「等一下我就要赶回米兰上班,不多陪陪我?」

  「我为什么要陪你!?」

  「为了你,我都抛下公事赶来陪你吃饭,你也该表示一下吧?」

  「你……」她唇角一抿,「是你自己要来,我又没要你来。」

  「没办法,我就是想看你,你知道吗?」走在她身边,洛凯故意再逗着她,「你生气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要不要顺便也骂个几句来听听?」

  他讨骂?蝶衣煞是不解,眸光疑惑。

  「打是情、骂是爱,只要你愿意,我让你打,再让你骂,如何?」笑看她错愕清瞳,他邪眸精亮,「宝贝?」

  宝贝!?蝶衣红唇讶启。

  那一声亲昵呼唤,好似她与他之间有什么似的。看见他眼底笑意,蝶衣蓦然察觉他有意在言语上,占她的便宜、吃她的豆腐。

  狠瞪冷瞳,蝶衣柔唇一咬,右膝一提,就往他的左脚狠狠踩下去!

  「嗯!」突然被重踩一脚,洛凯闷哼忍痛。

  她那一脚,教走在两人身后的麦肯与马克霍瞪双眼,不敢呼吸。

  「油嘴滑舌!」她冷言气道。

  「就知道你爱我、对我有感情!」邪眼一瞪,他万分不甘,厉声指控。

  「你、你胡说!」蝶衣双颊再红,清瞳一瞪,提膝,再狠踩他一脚!

  「嗯!真没想到,你竟这样的爱我!」洛凯痛得五官严重变形,但不忘再占便宜,咬牙道。该死的,她竟这么狠,还连踩他两下!

  「你、你到底想怎样?」见洛凯表情扭曲,还不放弃占她便宜,蝶衣柔唇冷扬,十指紧握,眸光挑衅。

  她知道他很快就要发怒,就要吼她、骂她是个不知好歹的女孩子。毕竟,他是大集团总裁,是扬名四海的人物,没必要这样承受她的气。

  「我想怎样!?我——」看着她,他咬牙忍痛。同一脚被踩两次,要换了别的男人,肯定跟她翻脸,痛扁她一顿。

  但是,要他扁她?狠看她因羞怒而涨红鼓起的颊上,嵌着一对因为染满怒焰而晶亮动人的黑瞳,与被她抿得红润的唇,洛凯认输,苦笑。

  他根本舍不得打她,也舍不得她生气,甚至,为化解她心中气,让她深深体会到他对她的好与温柔,以及认真,他也只能委曲求全……

  「来吧,左脚也让你踩!」绷紧俊颜,他左脚朝她仲过去,摆出一副牺牲、慷慨就义样。怎样,够牺牲了吧?

  「你!?」蝶衣愕眼望他,柔唇讶启,待确定、了解他话中含义,她唇角蓦扬,轻笑出一抹灿烂。

  那一笑,笑得洛凯心口一窒,且全身紧绷。「这样表示不气了?」他没想到气质清冷、神态淡漠的她,竟也能笑得如此甜美、耀眼。

  敛下睫眸,蝶衣笑而不语。她真的、真的从没见过像他这样集风趣、温柔、体贴、邪魅、幽默于一身的大男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