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洛凯·索法罗的出现,彻底扰乱了黑蝶衣原本平静的毕业旅行。

  因为他不仅不放弃,还几乎天天从米兰专机、专车,跟着她们的旅行团跑,而且也因为他太过热情的追求,现在她已经成了徐婷雅的恶整目标。

  不过旅程中,虽然一再被徐婷雅等人找麻烦,黑蝶衣还是一副事不关己样,仿佛被她们找麻烦的是别人而不是她。

  但是,她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这样淡然处之……当事情与洛凯·索法罗有关时,她就明显感觉到自己会静不下心。

  而且,她的情绪也变得相当烦躁,一边希望他不要再出现,一边却又忍不住会搜寻他的身影,教她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心,是不是真被他拐去了。

  这天,豪华游览车来到佛罗伦斯,在圣母百花大教堂旁边停下,一车的女生争先恐后抢下车。

  不与人争、不与人抢,蝶衣等到全车同学都下去了,才起身下车。

  才踏下一个阶梯,脚还没落地,一声声甜美娇呼,已自前方传来——

  「洛凯哥哥,好巧喔,又见到你了!」不承认他是为黑蝶衣而来,徐婷雅带着一群跟班,兴奋朝他快步跑过去。

  「洛凯哥哥,下午安。」

  「洛凯哥哥,你今天会一直都跟着我们吗?」

  看一眼早已被徐婷雅一群女生团团围住的洛凯,蝶衣眸光冷下,扬起清艳脸孔,想往大教堂入口处走去。

  「蝶衣同学,请等一下,大家要先集合才能进去。」领队出声喊住她。

  她柳眉微拧,止住步子,转身看两人。

  听不到她特别的嗓音,一群女生又顾着缠大总裁,不回来集合进教堂参观,领队与义籍导游闲闲没事,开始找话聊。

  「喂,你看洛凯先生,对她是不是真的很有心?」

  「一定是。」看蝶衣一眼,义籍导游重重点头,「他从不追求异性,更别说会像现在这样,天天专机、专车追着我们的游览车到处跑。」

  「说得也是,他事业做那么大,要忙的事又那么多,要是没一份心,怎么可能这样为她来回奔波?」

  「也多亏了他的关系,这几天路上,每次碰到有单位找麻烦,只要亮出他的名号,都可以安全过关,他们组织的势力,真的……」

  「咳!」领队一声咳嗽,咳掉导游差点溜出口的话。

  「我是说他们集团的关系企业,遍布全球五大洲,可想而知,他的企业组织有多大、多惊人,大家都买他的帐。」导游反应快,顺话题转回来。

  「所以,蝶衣同学,你千万要小心点,不要得罪洛凯先生。」领队的表情很凝重,也再次强调提醒。他们可不想因为她而被黑手党的头子找麻烦。

  可看着两人,蝶衣眼中有着很大的疑问。

  她一直认为领队跟导游,在行程中应该有责任跟义务,挺身出面保护团员不受打扰。可是,这两人不但对洛凯·索法罗的出现,完全没意见?现在还特别叮嘱她,不要得罪他?这是为什么?

  就因为他是大集团总裁,不能得罪?

  想了下,蝶农否决答案。因为在这几天的行程中,她也曾遇过几个看起来有权有势的男人,跟她示好搭讪,可是,他们总是有办法打发掉那些男人,唯独对他……

  「在想什么?」一句低柔笑询,传进她耳里。

  蝶衣猛回神,被突然站在面前的他吓一跳,她想拉开两人的距离,想往旁边的领队靠过去,但才转头看去,她发现他们早已经带队走往入口处。

  蝶衣想快步跟上,却被洛凯一把拉住。

  「我陪你一起进去。」

  「我为什么要你陪!?」她发现他总能轻易引燃她的怒火。

  「因为我要陪。」

  「那么,请问你能为我导览这座圣母百花大教堂吗?能为我介绍它的历史跟建筑吗?」她故意为难他。

  「你真的想知道这些?」看着倔强的眸,洛凯眉开眼笑,「我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有求知欲的女孩子,你让我更欣赏了。」

  「你——」一个为难,换来他的欣赏,蝶衣黑瞳冷凝,「我知道你不可能为我导览,所以,请你不要再占用我的时间。」

  「不,我可以,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为你做到。」洛凯一笑,抬手招来身后的麦肯,低语几句,即搂着她一同走向教堂入口处。

  「走吧。」

  「放开我!」蝶衣想拒绝他的拥搂,但,他却将她锁得更紧,教她根本无法挣扎,只能受迫与他前行。

  两分钟后,麦肯带着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洛凯先生,欢迎光临。」

  「这次要麻烦你了。」他唇角扬笑,指着中年男人对蝶衣介绍:「我们的专业导览专家。」

  「导览专家?」蝶衣惊讶望他。

  「你不是说想多了解这座教堂的历史跟建筑?」洛凯笑道,「他已经在里面工作三十年,资历比谁都好,由他来替你介绍是最适当的。」

  「是的,蝶衣小姐,你好。」中年男人恭敬上前,以义语问候,并多看她几眼,「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可以为你及洛凯先生做导览服务。」

  「谢谢你,也麻烦你了。」蝶衣一边有礼回道,一边望向身边始终噙笑看她的洛凯·索法罗。

  她知道为了让她有一趟愉快的旅行,他在暗中尽了不少心力,她也明白他正以这样的方式,在拐骗她的心,更知道可以被像他这样一个条件优异的男人欣赏、喜欢,是一种幸运。

  但是,她值得他这样欣赏、喜欢吗?还有,他对她是认真的?还是,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

  *

  参观过圣母百花大教堂,洛凯看了看腕表,知道离她集合的时间还早。

  「天冷,别再站在这儿受寒,我请你喝咖啡。」他提出邀请。

  「抱歉,我没兴趣跟你喝咖啡。」她拒绝。

  「没关系,我有兴趣就成了。」他微笑。

  「你!?」蝶衣没想到一个看来有身分有地位的男人,竟如此耍无赖。

  「走吧。」笑凝倔强丽颜,洛凯勾起迷人微笑,不顾她的反对,迳自抬起左臂,搂住她纤细的肩,举步迈向前面转角处的咖啡馆。

  「都说我不愿意了,你听不懂吗?」挣不开他的环搂,蝶衣寒着脸。

  但,她轻柔如乐的优美嗓音,不仅不能打消洛凯·索法罗坚持请她喝咖啡的决定,还令他眼底笑意更浓。

  「你可以慢慢说到我懂没关系,别客气。」她的拒绝听起来像撒娇。

  「你会后悔的!」一旦知道她的黑道背景,他肯定跑得比谁都还快!

  「我从不做后悔的事。」看她气愤的眸,他唇角一撇。

  「我是说真的!」

  「难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即使你的左臂会被人砍下来?」她冷笑,看向紧搂住她的左臂膀。

  「呵。」闻言,洛凯低声笑。他的宝贝甜心,可真是多才多艺,不仅会多国语言,还会威胁、恐吓他,她可真是对了他的味。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俯看因无法挣开束缚而眸光倔冷的她,洛凯邪唇一勾,将她搂得更紧。

  「你真以为我在开玩笑吗!?」感受到肩膀上不减反增的劲道,蝶衣愤仰白净雪颜,怒瞪他勾着笑意的俊邪脸孔。

  「当然不是,只是想砍我的人,恐怕是不少,若你也想,恐怕得先挂号排队才行。」他绿眸一笑,唇角邪扬。

  「你!?」她怔住。他的敌人很多?

  「不过,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危。」他笑望她眼底的愕然。

  「谁说我担心你的安危了?我才没有!」

  「好,就当你没有,走,进去吧。」笑看她盈怒清瞳,洛凯揽着她,推门走进咖啡馆,顿时,一阵浓郁的咖啡香,扑鼻而来。

  环看咖啡馆一圈,发现里边已没座位,洛凯看向身后的马克与麦肯。

  「我要坐外面。」在两人有所动作前,蝶衣突然道。

  「外面冷。」他摇头,「先等等,他们会有办法的。」

  「他们会有什么办法?」她转眼看他,「把他们赶出去吗?凭什么?凭你有身分、有地位受不得寒,所以别人就命贱,活该被人赶出去吹冷风?」

  蓦地,他眼色冷下。

  「总之,我要坐外面!」冷着眼,她与他僵持。

  「我说过,外面天气冷,万一感冒了……」

  他的关心,教她心口一动,但,敛下眸,她深呼吸,继续与他作对。

  「我就是要坐外面。」拒绝他的关心,她想激怒他,让他离开她。

  「听话。」

  高仰容颜,她冷眼凝他,不再说话。

  「你……」她不驯的态度,教他眼色微变。

  「蝶衣小姐,你别这样,我家老大他是担心你吹风受寒,你就……」马克努力想为主子说话。

  洛凯知道她故意的,他看得出来,但他拿她没办法,拗不过她的性子。

  洛凯顿感无奈,首次对女人,认输。

  「算了,随她吧。」叹了口气,他抬手制止马克的话。

  「你……」他的转变,令她意外。

  「老大!?」马克惊讶看他。他家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听女人的话了?

  「想喝什么?嗯?」他唇角一勾,微笑望她。

  「卡布奇诺。」看着他笑意闪动的眼,蝶衣迷惑了。

  为什么一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日理万机,众人争相逢迎巴结的大集团总裁,会只凭第一印象就认定她、喜欢她,还直言欣赏她,甚至,包容她对他的一切挑衅?

  就为宠她?哄她?她能相信他吗?

  「我也一样。」

  让马克与麦肯为两人点咖啡,洛凯陪她走出咖啡馆。

  看着空无一人的室外咖啡座,黑蝶衣黑瞳晶亮,难掩心中雀悦,找了个喜欢的位置坐下。

  来义大利好几天,她还不曾这样悠闲坐在路边喝咖啡,真有趣。

  迎着阵阵萧瑟冷风,蝶衣噙抿淡笑,扬手拂过被风吹乱的发,微微拉紧颈上的围巾,想挡去不断朝她侵袭而来的深冬寒意。

  突然,一阵温暖自身后罩上她。

  蝶衣双肩顿地一震,蓦仰素净雪颜,怔眼愕望站在她背后,脱下身上大衣披向她的他。

  「来,穿着比较不冷。」

  「你、你也会冷,不必了。」

  「我是男人。」

  「男人也会冷。」

  「罗嗦。」他拉下脸,「快穿上!」

  「你……」她想说他太多事,但,她发现自己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因为在他眼底,她见到了关心与担心。

  「听话。」

  「你!?」咬唇瞪他一眼,蝶衣不情不愿,穿上还保有他体温的大衣。

  可,才穿上,一股沁入鼻间的男性气息,教她双颊泛染淡淡红晕。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