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心点。」看她一眼,叮嘱一声,洛凯重将视线集中在公文上。

  快速阅览完毕,他拿起钢笔签下名字,再将公文往旁边一递,顺手整理被自己弄乱的办公桌。

  即将见到蝶衣的喜悦心情,令他唇角上扬。

  「总裁,我来吧。」看见他的好心情,卡莲娜暂抛心中疑虑与不安,艳唇一扬,靠近他,为他整理桌面。

  「总裁,今天晚上要到我那儿吗?」将钢笔插回笔座,她合起一本中文练习书籍,放回书柜,顺口问。

  「不了。」拿起手机,他起身走至衣架前。

  「你晚上有约会,是吗?」她小心探询。

  「有问题吗?」转身看她,一道精光划过他的眼。

  「不,没有,对不起,是我太多话了。」藏起眼底惊讶,她低头道歉。

  「没有最好。」

  「是。」

  「记住自己的身分。」

  「是。」

  「通知司机备车。」取下西服外套穿上,他对着穿衣镜,整理仪容。

  「是。」拿出秘书的专业态度,卡莲娜出声应是,从容揽抱起桌上一堆公文及企画档案,踩著有如模特儿般的婀娜步子,走出总裁室。

  看着缓缓合上的门,洛凯·索法罗眸光幽沉。

  「总裁,你是要回家吗?」看到上司走出办公室,麦肯与马克跟上前。

  「到威尼斯。」

  「找蝶衣小姐?」马克想到。

  「嗯。」想到她,他眉眼扬笑,然,行经秘书室前,他笑容暂退,「立刻请人事单位,把她调到其他部门去。」

  随着他的视线,两人看见正背对着他们的卡莲娜,顿然了解,点头。

  「是。」麦肯躬身应答。

  他知道,卡莲娜想坐上索法罗组织当家主母的美梦,已经幻灭。

  *

  二月的威尼斯,冷风阵阵,空气冰冷,但气氛喧哗热闹,乐声嚣扬。

  正值威尼斯一年一度的嘉年华盛会,一群群穿着色彩夸张且华丽服饰的男女,自路旁两侧陆续加入盛大举行的化装舞会游行队伍。

  入夜,灯火通明的圣马可广场上,挤满了参与狂欢庆祝歌舞活动的观光游客与当地居民。

  丝毫不受广场上的欢乐气氛影响,依然是一身黑衣打扮的黑蝶衣,神态淡漠,与四周气氛格格不入。

  站在大广场上,她手拿数位相机,对着威尼斯的地标砖造钟楼、圣马可教堂,以及总督府道奇宫,不断按下快门……

  突然,一声亲切且尚称流利的中文询问,在蝶衣耳边响起。

  「蝶衣小姐,要不要我帮忙?」因为曾与主子一同学习中文,而接受派令带领其他三名队员,陪她一块四处游玩的A员,笑咪咪走近她。

  一转头看见A员,黑蝶衣幽冷的瞳,闪过一丝不解。

  在这三天的行程里,她发现无论她走到哪里,总会碰见那天在时尚大道遇见的几名义大利男子,他们总是亲切有礼,且近似讨好地对她提供帮助。

  一开始,她以为一切纯属巧合,但是当同样的人,一再重复出现,她转而认为对方有所企图。

  只是,在帮过她之后,他们几个却又自动消失在人群里,教她根本猜不出他们的用意。

  「呵。」被蝶衣黑瞳盯住,A员笑眼一眯,拚命笑,努力笑、用力笑。

  因为他担心万一笑得不够诚意、笑得不够亲切、笑得不够和蔼可亲,回去后,就会被此刻正站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盯住黑蝶衣的主子,以不够尽心尽力讨未来当家主母欢心为由,痛扁他一顿。

  「蝶衣小姐,来啦、来啦,我帮你拍一张。」

  A员笑着脸,跨前一步,想拿过她的相机,但蝶衣见状,后退一步。

  「蝶衣小姐……别这样啦,让我帮你嘛!」他想哭。

  她不说话,但摇头。

  「你不让我帮忙,我家老大要是知道,会生气的啦!」

  凝看哀叫的A员,蝶衣紧抿柔唇,不语。

  她一直知道A员口中的老大,就是那天在时尚大道上,强行搂住她,还出言勾引她的俊美男人洛凯·索法罗,也知道他们几个都是他派来的。

  但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派人跟在她身边。

  一阵冷风袭来,蝶衣将手伸入口袋取暖,不意地,却碰到一张纸片。

  想起口袋里的纸片,就是洛凯·索法罗当天在她上游览车前,强行塞进她手里的烫金名片,蝶衣眸光微愣。

  她以为自已早丢了它,没想到,它现在还好好的躺在她的口袋里……

  「黑小姐,你可别看我家老大长得一副人面兽心样……呃!?」发现自己用错成语,骂到主子,A员傻住,目瞪口呆。

  「人面兽心?」她轻眨黑瞳。

  太过优柔的嗓音,教A员当场傻了几秒才回神,一回神就猛摇头。

  「不是、不是啦!我是说你别看我家主子,长得一副六畜兴旺的俊俏模样……」为挽回面子,A员再撂成语。

  「你家主子长得六畜兴旺?」蝶衣黑瞳再眨。

  听到她声音,A员再傻住,一回神,想想好像有不对劲的地方。

  「请问一下,六畜兴旺跟人面兽心是不一样的意思吧?」他诚心请教。

  看他一眼,蝶衣拧眉,点头。

  「呵,那就没错了。」拍拍胸口,他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别看我家主子俊成一副六畜兴旺的模样,他要是不高兴,发起火来,那股狠劲可就跟一只抓狂的野兽……呃……野兽……好像没两样……」

  A员又傻住了,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她优柔嗓音,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又说错话,又扯了主子的后腿。

  看看右侧方向正朝自己大步行来的主子,再看看后面不远处的运河——

  「蝶衣小姐,你就帮帮忙吧!」不想被丢进运河里,A员心一急,就出手抢过她的相机,想在自家老大面前将功赎罪。

  手中相机被抢,蝶衣柳眉一拧,才想拿回相机的手,顿停,收回。

  「就让我替你拍张照、做点事,不然,我回去一定会被海扁一顿!」

  她认为A员说得太夸张,但她看得出来,他并无恶意,而她也无意害他回去挨骂,如果让他替她拍一张相片,就算是帮他,那么就拍吧。

  转身,蝶衣走往看中的定点,以圣马可教堂为背景,回过身站好,却发现替她拍照的人换了。

  站在圣马可广场上,洛凯拿着她的相机,隔着人群,噙笑望她。

  「来吧,看这里。」端起手中相机,他看见镜头里,因为他出现而一脸怔然的白净雪颜,他微笑,喀地一声,按下快门。

  「要笑才好看,来,笑一次。」往旁边跨一步,他换了个角度,哄着。

  但,不被哄、不被拐,蝶衣表情不变,可她一双清瞳,则冷冷盯看着突然出现,且一再对她按下快门的他。

  「很好,再来一张,」虽然雪颜无笑,但,她还是美得惊人,一如他记忆中的清冷模样。喀,他再按下快门。

  「再一张吧。」透过镜头,他看见她盈满疑问的双眼。十九岁的她,有一对倔傲、不驯又清澄似水的黑色瞳眸。

  惊叹于她的美丽与清冷气质,洛凯放大她绝美容颜,喀地一声,按下快门,为她拍下一张美丽特写。

  「请把相机还我。」见他一再按下快门,蝶衣上前,伸出右手想取回自己的相机,但却被他左手钳制住。

  扯不回受制的右手,蝶衣冷眼看他,直觉再伸出左手,但同样被制住。

  「你!?」他的动作既快又准,教全无防备的蝶衣愕眼望他。

  「拍张合照,就还你。」高举相机,他凝眸望她。

  「你不能强迫……」蝶衣眸光倔冷,毅然出声想拒绝。

  但才望进他的眼,被他那对深邃绿眸,再次紧紧盯住,她的心就似被摄去了魂魄,失去了应有的思考能力,直到一声异响传来,喀!

  快门被按下的声音,教蝶衣蓦然回神。发现自己刚刚正对着陌生的他发呆,蝶衣气恼,双颊泛染淡淡红晕。

  「生气了?」见她黑瞳,怒光闪烁,洛凯转手轻扯她的发。

  「请你别这样!」亲昵的举动,教蝶衣双颊涨红,扬手挥开他正玩弄着她长发的大手。

  「真的生气了?」不在意她眼底怒焰,洛凯笑眸凝她。

  「洛凯先生,你我根本就不认识,难道,你不认为你的行为很不恰当?或者,这就是你们义大利男人无分寸的热情?」

  为能理清彼此间的陌生关系,也点醒他一个男人应有的国际礼节,蝶衣相当难得地说了好长一段话,教洛凯听得万分陶醉。

  抑扬顿挫的轻柔嗓子,搭上她清亮的瞳与清冷神韵,真的好迷人……

  「总之,请你以后不要再派人跟着我。」

  「……」

  「别想否认,我知道他们几位都是你的人。」

  「……」

  「我不懂也想不出来,你这样派人跟着我,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你真的不应该再浪费人力在我身上。」

  「……」

  「如果,你……」蝶衣突然住口,因为她发现浪费时间的是自己,他根本没在听她说话。

  「怎不说话了?」望着她,他勾起一抹宠溺笑意。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她冷眼瞪他。

  「当然。」他绿眸扬笑,「你的声音,真是好听。」

  「你……」她颊色微红,别过头,不看他,「那,我刚说了什么?」

  「没注意。」

  「没注意?」她轻敛睫眸,语调嘲讽。

  「是没注意,因为,你的嗓音太美了。」

  「你!?」

  「听你说话,就像是在听一首异国情歌,不懂歌词内容,但,却记得主唱者优美的嗓音。」撩过她迎风乱扬的发,凝进她清亮黑瞳,他轻吐话语。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转过身,不看他,但,一道异样光彩,已划过她看似平静无波的眼。

  「是吗?」他嗓音低沉温柔,眸光宠溺。他相信她懂的,只是目前,她不愿意承认,也不肯给他进驻她心的机会。

  不过,无所谓,也没关系,对她,他有的是耐心、毅力跟自信,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要不要去吃些点心?」不想吓跑她,他转开话题。

  「你……」

  「现在离你们集合还有一点时间,我带你去吃义大利美食,之后,我们一块去坐贡多拉。」来个浪漫的约会。

  牵起她的手,洛凯像是初恋少男,兴奋拉她前行。

  「你别这样擅作主张,我不是小孩子,你别想拿美食来拐我!」被迫跟他前行,蝶衣气抿柔唇,一边挣扎,一边瞪视他高挺背影。

  洛凯回头,讶眼望她,霍然一笑。

  「就是因为知道你不是小孩子,我才想尽快将你拐上手啊。」

  「你、你没其他女人可以拐了吗!?」她瞪眸回他一句。

  「是有很多女人等着被我拐,不过这辈子,我只想拐你一人。」勾起她下颔,他眸光炙热,专注地凝盯她的眼。

  这辈子只想拐她一人?似带有魔咒的暧昧字眼,与他魔魅的眼,紧紧牵引住她的心,教她失去思考能力。

  「听话,就乖乖的让我拐,好吗?」他深情款款,想催眠她。

  「……」

  「我会很疼你、宠你的。」

  「……」

  「相信我,全世界的男人,没一个比我温柔体贴,而且,他们只会欺骗你的感情,没一个是好东西。」打压别人,彰显自己,一向是他的强项。

  「拒绝我,将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损失!」他刻意强调。

  「相信我,我绝对会是你最好的选择。」撩过她拂颊的发,他卖力展现自己的感性、温柔与自信。

  魔咒罩身,她心跳好快。眨动清亮的瞳,凝望他深邃的绿眸,蝶衣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慢慢飘向他了,直到一记劲道握痛她的手。

  惊回过神,蝶衣猛抽回被他紧握住的手,眼色防备,瞪他。

  「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忽略急速跃动的心跳,蝶衣努力保持心情平静,瞪视他太过认真的脸庞。

  「你可真懂得伤害男人的心。」魔咒失效,洛凯扼腕、挫败。亏他还说的如此认真、如此诚心诚意。

  「哼。」不看他深具魔力的绿眼,也不想再与他僵持下去,黑蝶衣轻哼一声,疾速旋身奔进游行队伍里。

  她想就此永远隔开、拉开与他的距离,也不想与他太接近。

  因为,他有一对教她看了心跳会失速,会无法呼吸的湛绿邪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