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发风扬,雪颜尽现,围观游客纷纷为黑蝶衣的绝丽五官,发出一声声赞叹、惊艳声。

  「天啊,她长的好精致,就像洋娃娃一样!」

  「她眼睛好漂亮啊,好像钻石一样!」

  听到四周围观的游客,不断以英语低声赞美蝶衣的绝美,徐婷雅气得胡乱拨开被风吹乱而遮住眼睛的卷发,妒眼瞪她。

  无视徐婷雅冲天的怒火,蝶衣黑瞳轻转,望向清蓝的米兰天空。

  「我问你在笑什么?你干嘛不说话!?」她的态度,教徐婷雅生气。

  然,扬眸冷视盛气凌人的徐婷雅,蝶衣依然冷颜以对,不予回应。

  「你说啊,你干嘛要看着我笑!?」问不出一句话,婷雅颜面难堪,气得要死。尤其,当她再想到不久前,抓到男友想偷约黑蝶衣看电影的事,徐婷雅就更是一肚子的火。

  因为,那个想劈腿却被她抓到的男友,不仅不低头认错,还恼羞成怒说她善妒,气得她当场甩他一巴掌,跟他切!

  「黑蝶衣,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太过尖锐的愤怒娇斥,引起商家与悠闲逛街旅人的侧目,但就是引不起蝶衣对她的注意。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长得很可笑吗!?」

  可,不同于她激动的情绪,蝶衣心情平静,完全不受她影响。

  「对啊,你说话嘛,你干嘛不说话!?」公主受委屈,跟班小敏等人赶紧帮忙谴责、呛声。

  「你太过分了,婷雅那么温柔、善良,你怎么可以说话伤她呢!?」

  「呃?黑蝶衣刚有说话吗?」有人小声问。

  「耶……不管啦,反正她惹婷雅,就是她不对,她一定要道歉!」

  从没被人这样忽略、对待过,徐婷雅气得动手推她。

  「喂,你说话啊!」

  看见徐婷雅朝她推来的手,蝶衣柳眉一拧,旋身,顺利避开徐婷雅的碰触,但却意外将自己转进陌生的怀抱里。

  「小心。」拥住她娇柔身段,紧盯她的眼,洛凯·索法罗眸光炙烈,低首,靠近她的耳畔,轻吐出一句低柔。

  太过靠近的耳边细语,与来自腰间的亲密拥搂,教蝶衣雪颜倏冷,侧仰容颜,向身后望去,想出声斥喝对方的大胆与无礼。

  可,映入眸底的清绿双眼,却令她黑瞳怔然,失去思考与反应的能力。

  五官阴柔俊美的他,有一对远比翡翠还绿,比大海还深邃、幽魅的眼。

  他的紧盯凝视,就似要吞噬她,紧紧地、紧紧地,盯住她的人,她的心跳,还有,她的呼吸。

  蓦闭清眸,她隔绝他湛绿邪眸的侵略,为自己快速筑起一道防护墙。

  重张星眸,她重获呼吸,重掌心跳,也得以重新冷静面对陌生、气息魔魅的他。

  身形俊逸挺拔的他,黑发微卷,浓密俊眉下,鼻骨高挺,下巴坚毅,虽然他的唇型,因为太过浅薄而显无情,但无损他俊美容颜。

  只是,穿着三件式亚曼尼西服的他,看来虽然尊贵,可他噙笑的眼,阴邪隐现,且深具侵略性。

  望进他深如汪洋绿海般的眼眸,蝶衣发现他有部分气质与她认识、相处过的男人,有点像,但又不是很像。

  还有,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位邪气贵公子。

  「你没……你没事吧?」怕她不懂义语,洛凯改说不甚标准的中文。

  低柔入耳的关心询问,令蝶衣猛回过神,发现自己还被他双手紧揽住。

  太过亲密的举动,教黑蝶衣不安,且颊色微红。

  她想脱离他的钳制,但是他紧锁住她的强劲力道,却教她难以挣脱。

  他是第一个对她如此放肆、无礼,还能搂她超过十秒的男人。

  紧抿柔唇,蝶衣冷眼凝他,轻启柔唇。

  「请放开你的手。」一道犹似春风般的清柔义语,自她唇间轻逸而出。

  「你!?」骤袭入耳,彷若天籁般的优柔音色,教洛凯·索法罗因太过惊讶,而愕眼怔看身前五官清冷、嗓音轻柔的她。

  看见洛凯脸上完全不陌生的表情,蝶衣眸光飘移,唇角讽扬。

  这就是她不喜欢在外人面前,开口说话的原因。

  美丽的容颜,已经为她招来不少同性的排挤,倘若她再常以这种「男生认为好听、女生说刺耳」的嗓音说话,只怕会惹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你会说义语!?」洛凯眸光精亮,兴奋至极。

  「很奇怪吗?我们班上的同学,每个人至少会三种语言。」而她,除了中文跟义语,她还会英、西、德、俄等四国语言。

  因为多学几种国际语言,扩展国际视野,是疼她、宠她,凡事都颐她的父亲,对她唯一的要求。

  「不是奇怪,是很少有人能把义语说得这样优美动人。」她那有如微风吹过,轻袭入耳的清音柔嗓,教他听了还想再听,「再说一句吧。」

  「请你即刻放手,自重。」发现他还没放开她,她冷颜凝他。

  「很好,继续,再多说几句。」如了心愿,洛凯听得心欢喜,要求也就更多,根本不理她话里的重点。

  「我喜欢你的嗓音,轻轻柔柔的,听起来……舒服极了。」她气质清冷如冬,但嗓音清柔、娇软,教他听得陶醉而全身舒畅。

  「你!?」没料到他会这样赞美她的声音,蝶衣眼色微怔,双颊蓦红,神情略显羞怯而不自在。

  可,意识到自己莫名的反应,她顿生闷气。

  「这些先生,请你自重,也请你立刻放开我!」不甘平静的心湖,被他几句话就打乱,蝶衣冷下脸,加重语气。

  这次,他清楚听见她的要求,但还是不想放手,只想更加拥紧她。

  施加劲道,他将她禁锢在胸前,薄唇勾扬。

  「跟我走,让我照顾你、疼你一辈子。」贴近她耳畔,他眸光幽深,嗓音低沉温柔,有意勾引她的心。

  「无耻!」越见紧密的接触,与带有挑逗意谓的暧昧言语,教黑蝶衣粉颊一红,恼羞成怒,提膝,一脚就往他鞋尖使劲踩下。

  可,在众人惊呼声中,洛凯噙笑旋过她的身子,化解被踩的危机。

  「好了,别气,就听你的。」释出善意,洛凯松手,对她微笑。

  不想再看见他,蝶衣转身就想走。

  「喂!你——」才尖声喊的徐婷雅,因为看见外型俊美,风度翩翩的洛凯正望向自己,连忙放轻声音,想展现自己的气质。

  「蝶衣,你要走了?」

  「我不能走?」蝶衣回身,看她。

  「不是的,只是,你把话说清楚再走嘛。」眨动无辜的眼,她装委屈。

  「请问,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蝶衣唇角讽扬,看着惺惺作态的她。

  「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笑?」

  「我连笑的自由也没有?」

  「你!?」

  「还是,我有说你长得很可笑?」蝶衣嗤声冷笑,「如果你的记忆没衰退,我想你应该记得很清楚那句话是你说自己的,不是我,也不是别人。」

  「可是你刚才明明就看着我笑。」嘴角一抿,她一副泫然欲泣样,「她们都有看见了,对不对?」她看向旁边的跟班。

  看见徐婷雅使眼色,一旁又有帅哥在,几名跟班很有默契出声附和。

  「没错,我们都看见了,你刚才就是看着婷雅笑,你快跟婷雅道歉,不然,我们以后就都不理你了!」跟班小敏上前手擦腰,威胁她。

  「不理我?」蝶衣敛眸一笑,「谢谢,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们几位日后都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跟一群应声虫走在一起。」

  「黑蝶衣!?」众跟班们的表情,好难看。

  「难道我有说错?」指着橱窗里的大衣,她冷笑,「那件大衣是专为贵妇设计的,可是,你们为了巴结她,就说她穿起来好看?真是好笑。」

  「黑蝶衣,你不要这样嘛,如果你对我不满,就冲着我来好了,不要一直欺负她们……」忍住想吼她的冲动,徐婷雅努力扮可怜。

  「说实话也算欺负她们?还是,你认为那件高贵、成熟又华丽的大衣,真的很适合这年纪的你穿?」

  「这——」不想承认她的话是对的,徐婷雅强言道:「可是,我就是喜欢它,就是想买它、想穿它嘛!」

  「那是你的自由,你高兴就好。」蝶衣嘴角一扬,旋身,意外对上洛凯闪耀着异样光彩的眼。

  太过炙烈的注视,教她感受怪意。扬手撩过迎风乱舞的发,蝶衣飘敛睫眸,避开他的眼,越过他身旁,朝不远处的集合地点,轻步行去。

  然,看着她倔傲、美丽的背影,洛凯·索法罗眼底有着对她的欣赏。

  「马克,你说,她是不是很有个性?」

  「是。」

  「而且冷静、理性、成熟、不虚伪,还不畏外权欺压?」

  「是。」

  「唉。」他蓦叹一声。

  「总裁?」

  「她的性子,可真是教人欣赏。」看着她逐渐远离的背影,洛凯·索法罗发现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她去了。

  遇见她之前,他从不知道迷恋一个人,或爱上一个人,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敛下邪绿眼眸,伫立风中,一抹温柔笑意,缓缓扬上他寡薄的唇。

  *

  迷恋,是一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特殊感受。

  因为它看不到、碰不着,也听不见,但是,当迷恋或爱恋对象出现,这样的感觉,就会牵动他的心,教他因为想到她就心跳加快,因为看见她,就情绪亢奋,激动莫名。

  甚至,渴望可以就此天天看到她的人、听她的声音。

  因此,当这渴望碍于繁忙的工作而无法实现时,他的心情极差。

  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洛凯脸色难看,一边手拿钢笔批阅公文跟专案企画,一边讲电话,一边讲手机,一边还上网观看股市行情,顺便选一问倒楣公司投资。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麦肯拿着投资报表,推门进入总裁室。

  「总裁,你指定投资的那间公司,股价又跌了。」

  「你们等等。」签完几份公文跟企画书,洛凯对电话那端的罗德·奥古曼,与手机上远在俄罗斯的费斯·柯古拉喊暂停。

  他抬头看向麦肯,伸手拿过他手上的投资报表,快速翻看资料数据。

  「而且,还趺了不少。」麦肯微笑再道。

  「我知道!」见他刻意强调,洛凯白眼瞪他。

  哼,别人家的主子,若投资失败,底下部属肯定是愁眉苦脸的,可是他若投资失败,麦肯跟财务部主管却乐翻天。

  因为数宇概念不是很好的他,拥有一种他人所没有的神奇天赋。

  那就是——看衰股币。

  多年来事实证明,凡经过他钦点投资的公司股价,除非他及时抽手,否则,必跌无疑。

  因此,当他下令财务部变更投资政策,依他看准投资的公司,改以融券交易做反向操作后,一再下跌的股价,让集团投资获利相当惊人。

  看着投资报表上,几近完美的报酬率,洛凯心情好了一些,只是当他抬起头,看见麦肯还站在办公桌旁时,他的好心情又变坏了。

  「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他脸色不佳,口气不好。

  为什么他身边每个人,看起来都是一副闲闲没事样,就他一个人忙得像陀螺一样拚命打转!?

  「你很闲吗!?」

  「不,总裁,我很忙的,只是,我正等着你的签名。」保持笑容,麦肯指向桌上报表,对主子莫名的坏心情,完全不介意。

  因为,他家主子的思春对象已经出现,可是太过繁重的工作,却硬把他留在办公室里,让他不能跟真命天女在一起,难免会气血不顺,心情欠佳。

  因此,主子的躁郁与烦闷,他们这些做人部属的,绝对可以体谅。

  「哼。」气哼一声,洛凯拿起钢笔,在报表上胡乱签下全名。

  「总裁,如果你没事要交代,那我先出去了。」

  「去吧!」挥走麦肯,洛凯拿起钢笔,神情专注继续看企画,签公文,完全忘记等在线上的两人。

  因为,他一心只想尽速完成手边工作,然后赶到威尼斯,陪蝶衣—起坐贡多拉,游览水都冬季的浪漫与凄美。

  签过一份又一份的公文,看完一份又一份的企画,终于,就剩下最后一份待批的公文了。

  翻开公文,他一边看,一边按下内线,要秘书卡莲娜进来。

  一会,敲门声响起,叩叩叩。

  身穿名牌套装,卡莲娜推开总裁室的门,拨过一头浪漫金色长卷发,踩着高跟鞋,端起一贯的自信与骄傲,款摆柳腰走到办公桌前。

  「总裁。」

  「把这几份公文跟企画案,先送出去。」没空看她,他眼睛盯着桌上企画书,抬手指向桌角成堆已批阅过的公文档案。

  「是。」得不到他的注意与目光,卡莲娜媚眸一扬,绕过办公桌,站到他身边,拿起一份公文。

  看着他迷人的侧颜,她艳唇一勾,松手。啪,公文落地。

  「对不起。」找好角度,缓蹲下身子,她藉着拾起公文的动作,向他展现自己丰满、诱人的胸部。

  果然,完美的角度,教洛凯才转头,就瞧见她的好身材。

  「总裁?」一抬头就对上他沉绿的眼,卡莲娜眸光暧昧,笑容艳丽,捡起落地的公文,慢慢站起身。

  白天,他与她是总裁与秘书的关系,但夜晚一到,她是他的女人。

  虽然妄想与她争宠、争地位的女人不少,可是,她从不担心。

  因为,她相信没人比她更了解他的性情喜好,也没人比她更能抓住他的心,更因为她是唯一可以跟在他身边工作的女人。

  两人在一起多年,她始终相信,只要谨守本分,总有一天,自己一定可以成为索法罗组织的当家主母。

  只是,最近总部与他有关的一则传闻,教她心中隐隐不安。

  听说两三天前,有人亲眼看见他在时尚大道,在众人面前,主动靠近一名黑头发、黑眼睛的漂亮女生。

  她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有权有势的他,从不主动接近女人,可是绘声绘影的传言,教她有了危机意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