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父太坏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教父太坏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叮地一声,电梯门一开,三人先后跨出电梯,转往大会议室。

  走在无人的长廊上,跟在他后面的马克,继续不停地叫骂着。

  「我看他真是个不长眼的死家伙,简直就是白痴、混蛋加三级,好人不去惹,居然惹坏人,我看他根本是在找死!」马克越说越气,火气也越大。

  「总裁,对方都已经欺到你头上了,绝不能轻易放过。」向来拒绝暴力的麦肯,也出声了。

  不似两人的气愤,洛凯·索法罗始终维持着翩翩君子风度。

  「这……」他微拧俊眉,似感到为难。

  「总裁,你说吧,就让麦肯带人过去,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也好。」

  「我看还是算了吧。」在大会议室前停住脚步,他微笑摇头,「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你们不必替我担心。」

  「算了!?老大,那怎么可以!?」誓死捍卫主子的马克,一边推开会议室的人,一边惊声叫道,引来会议室里,各分公司代表的注意。

  有人悄悄走到门边偷听,又一个走来,两个、三个……不到五秒时间,一群大男人、老男人,全部挤到门边听取门外三人的对话。

  「老大,连讨厌暴力的麦肯,都赞成我替你去教训对方,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了!绝对不可以!」

  对,绝对不可以!门里一群崇尚暴力的大男人,一听,猛点头!

  「这……你们真想为我教训对方?」他俊眉再拧,看着两人。

  「对啦、对啦,老大,你就说吧。」

  「真要我说?」

  说吧说吧!门里的一群人,伸长耳朵听着。

  「对!」两人互看一眼,正气凛然,点头,同声道,「只要能平熄你心中怒火,就算要赴汤蹈火,我们也在所不辞!」

  看着两人,洛凯薄唇紧抿,俊眉皱拧,表情千变万化。

  「老大?」等不到答案,马克心急催问。

  「爱新觉罗·曜日!」咬牙,一个东方名字,自他唇齿间硬挤而出。

  「呃?」意外的人名,教麦肯与马克两人傻住,门里众人惊住。

  「费斯·柯古拉!」他再咬牙。

  「耶?」众人再出声。

  「贝克·莫里纳!」脸色再变。

  「呃!?」

  「还有——」想到肉中刺、眼中钉,洛凯狠眯绿眼,恨声道,「最该死、最不可以放过,也最教我看得不顺眼的,就是那个罗德·奥古曼!」

  「……」麦肯与马克,互看几眼,同门里众人一样,因了解而沉默。

  这四个大男人的名字,他们皆耳熟能详,且印象深刻。

  因为他们四位,正是他家主子在海外攻读博士学位时期的同学,同时也是近几年来,扬名国际的四大跨国集团首脑,权倾天下,还身价兆亿。

  四年多前,主子还与他们四大集团联手合作「莫斯科六年造镇」的庞大工程。不过,他家主子与他们四位的关系很差……嗯,不对,应该说他们五人都看彼此不顺眼,关系极差。

  若不是为了自身集团的利益,与工程后续所带来的钜额利润,他们五人根本不可能会合作。

  只是眼看着明年七月,这项跨国合作的造镇工程就要完工,就要举行盛大的剪彩仪式,怎他们五个还在那儿斗个不停?

  想起五人既复杂又恶劣的关系,麦肯感到一个头两个大,伤脑筋。

  「总裁,可否请问一下,曜日先生是哪里得罪你了?」要扁人,不是问题,但总也得有原因,何况,要扁的对象,还是大集团的总裁。

  嗯,问的好!众人咧着嘴,对已经发现他们的麦肯,竖起大拇指。

  「他结婚了,还有一个女儿!」背门而立的洛凯,愤声道,「而且,听说他老婆最近又怀孕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凭什么这么好命!?

  「呃!?」太过意外的回答,教马克傻住。

  似想到了什么,麦肯为验证心中所想,小心翼翼求证答案——

  「总裁,那费斯·柯古拉先生呢?」

  「他也结婚了,还有一个儿子,你不知道吗!?」他恶眼一瞪。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诧异。

  「那贝克·莫里纳先生呢?难道,也是因为他结婚了?」麦肯再问。

  「废话!他老婆就是太单纯又太笨,才会被他拐到西班牙结婚,要不然,他那么野蛮、霸道又蛮横,这世界上,有哪个女人敢嫁他!?」

  「可是罗德先生呢?他又还没结婚,是哪里得罪你了?」

  「他!?这还要我说吗!?」

  门里、门外猛点头。

  「你们看他那副惹人厌的酷样子,话少也就算了,还偏爱用他那对冷眼珠子瞪人,最气人的是,根本就是块北极冰的他,竟然还可以比我先找到喜欢的女人!?」满腹的怨气,教他愤声咒骂:「Shit!」

  「呃,老大,这……」似乎是别人家的事。

  「总裁,罗德先生喜欢上的那个女人,是因为眼睛失明看不见,才会喜欢上他的。」麦肯努力想安抚他的情绪,但是听进洛凯的耳朵里,却成了上天偏心帮罗德的铁证。

  「可恶,知道那个死冰块没人缘、没人要,就找个看不见他满身缺点的女人送他,那我呢!?」他满身优点,却连个可以真心爱的女人都没有!

  「总裁……」

  「真是他妈的有够没天理!」他说得激动,说得气愤。

  「没天理?总裁,难道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看天空垮下来?」

  「哼,都没天理了,还留着干嘛?垮了算了,哼!」他口气怨恨。

  顿时,门里门外众人,猛低头,强忍笑意。

  原来,他家主子正思春,想结婚,但,却因为没对象而大发脾气……

  *

  二月的米兰,天气寒冷,空气冰冷,但无损来自台北W女中三年六班学生,欢乐的毕业旅行心情。

  因为班上学生功课好,家世背景又非富即贵,个个家长又疼女心切,禁不起自家宝贝女儿的要求,原定三天两夜的离岛毕业旅行,硬是被更改为十多天的义大利时尚、美食及艺术深度之旅。

  依照行程的安排,一群娇娇女在领队带领下,搭乘F航班机过境曼谷,飞抵义大利首都罗马,再转机前往与纽约、巴黎齐名的时尚之都米兰。

  年龄相彷,又有相同嗜好的血拚高手,下午一抵达米兰,即出现在米兰时尚大道,手拿信用卡,当起闪灵刷手。

  闪灵刷手代表徐婷雅,看着橱窗里最昂贵的一件大衣,高声一呼——

  「你们大家快来看,这件大衣真的好漂亮喔!」

  刻意拔高娇喊的嗓音才落下,就见几名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的青春女生,从两旁精品名店冲出来,直奔她所在的橱窗前——

  「哪里、哪里!?」

  「婷雅,你说哪一件!?」围到徐婷雅身边的几名女生,情绪高昂,一脸兴奋地看着橱窗,寻找目标。

  「这里好多件大衣,都好好看喔!」

  「就这件,你们看是不是很漂亮?」徐婷雅指向其中一件。

  「是啊是啊,真是漂亮!」跟班小敏猛点头。

  「哇,你的眼光真好,这件大衣好适合你喔。」跟班二号讨好她。

  「婷雅,你穿起来一定很高贵、很优雅……」跟班三号努力夸,用力夸,打算把班上这位家里最有钱、最娇贵,也最难惹的公主捧上天。

  所以,公主喜欢的大衣,肯定是最漂亮的,就算公主看中的大衣,真的丑毙了,她还是会笑着大声说好看、说漂亮。

  「肯定比那些偶像明星穿起来,还要好看几百万倍!」三号夸张道。

  数人你一言、我一句,太过高调且刻意的赞美声,招来一名始终站在外围处,冷眼旁观一切的同团少女注意。

  伫立时尚大道上,黑蝶衣身穿黑色名牌高领毛衣,黑色长裤,颈围一条白色义大利名牌围巾,脚踩黑色高筒马靴,打扮简单而俐落,在一群穿着俏丽可爱、色彩缤纷的女生中,格外引人注目。

  她肌肤白皙,黑瞳清亮,眸光冷漠,一头如柔丝般滑亮的及腰黑发,自然垂落颊侧,遮去她半边雪颜。

  虽然身穿名牌,但是,她不是一般富家千金,而是黑道老大雄哥的宝贝女儿。

  不过,因为她行事低调,W女中里没几人知道她黑道千金的身分,就连已经相处近三年的同班同学,也只当她是性情孤僻又难相处的千金小姐。

  自小就饱受外人异样眼光的她,自懂事以来,就与外人保持适当距离,甚至,不喜欢与外人接触,因为那样会让她很没安全感。

  至于这次的义大利毕业旅行,要不是疼她的爸爸,以开阔个人视野、增广见闻为由,鼓励她参加,她宁愿待在家里,也不想跟外人一块出国。

  意外听见几位同学对徐婷雅的眼光,发出一句句夸张的赞美,黑蝶衣清眸飘向橱窗里,那件让「徐婷雅穿起来,会好看几百万倍」的大衣。

  看清橱窗里,徐婷雅所中意的大衣,蝶衣红菱似的唇角往上一勾,敛眸,冷笑。

  「你笑什么!?」正被一群跟班捧上云端,心飘飘然的徐婷雅,瞧见她的表情,脸色顿变。

  抬眸冷看骄纵、刁蛮的徐婷雅一眼,蝶衣眸光轻忽,飘向他方,拒绝理会她的尖声质问。

  *

  咻!一部黑色宾士房车,行经蒙特拿破仑大道路口。

  见红灯闪,司机稳稳踩下煞车,吱。

  转头看进时尚大道,马克被难得一见的场面,抓住注意力。

  「老大你看,那里好像有一群外国小女生在吵架!」

  「……」正利用时间批阅公文的洛凯,没空理他。

  「老大,你快看啦,机会难得!」他降下车窗。

  「……」穿窗而入的人车杂音,与有点熟又不是很熟的中文叫骂,教听力敏锐的洛凯·索法罗皱眉。

  「呵,真是有趣,长到这么大,我还没看过这么寂寞的吵架场面。」

  「……」眼见神经大条的马克,一再没事找事地在旁边扰乱他,洛凯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就小泼妇自己在那骂,那个看起来冷冷的小女生,根本就不理她。」

  马克看得啧啧称奇,全程转播。

  吱……嘎……洛凯·索法罗紧握钢笔,咬牙,用力在公文上签下全名。

  听到异声,马克回头,发现自家主子生气,赶紧陪笑脸。

  「嘿,老大,轻松点,别生气,看看小女生吵架也挺有趣的嘛。」

  「有趣?」他恶眼狠瞪,瞪到马克开始提心吊胆,忍不住往角落缩去。

  「是、是有一点点的有趣。」他小声道。

  「看小女生吵架,会有趣!?我看你真的是……」才转头看向窗外,意外映入眼帘的黑衣雪颜,教洛凯眼睛为之一亮。

  被众人孤立的她,眸光清冷,一头有如黑绢般轻柔的直长发,恰巧遮住她右侧容颜。

  但,即使只看见她的半边容颜,洛凯·索法罗也强烈感受到自己为她而蓦然加快的心跳。

  他的、他的!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望,冲上他胸口,重叩他的心。

  紧紧锁住时尚大道上的东方冷娃,洛凯·索法罗紧握双拳,眸光精亮,情绪兴奋。

  她是他的,她绝对、绝对是他的!

  赞美主,赞美圣母玛丽亚,赞美东方天神,为他带来如此神圣的礼物!

  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控制不住想认识她的欲望,洛凯·索法罗疾速推门下车。

  就像是横行于北美森林、雨林的美洲豹,他昂扬俊美颜容,藏起精锐眸光,迈出优雅步伐,带着狩猎的热情笑意,一步步接近教他心动的小猎物。

  忽地,一阵寒冷冬风呼啸袭来,拂扬起她垂落右颊的柔细黑发,展露出她绝美清艳的白净雪颜,教洛凯·索法罗愕瞠双眼,蓦然止步。

  「老大,怎么了?」急跟下车的马克与一群随扈,看着愣立原地的他。

  「我饿了。」望着她,他目光饥渴。

  「饿了?那你想吃什么?我派人帮你买。」马克立刻抬手招来A员。

  「我想吃……」站立清蓝天空下,洛凯眸光精亮,全身亢奋,缓缓伸出修长手指,点向引他饥渴的目标——

  「她。」

  循着他手指方向望过去,众随扈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吃人?这不好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