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尽早“报答”白茂诠一家三口十多年来对素妍的“恩情”,罗德当天即派遣卡非代他飞往台北,处理白氏企业及白茂诠的事。

  他的“报答”相当简单,第一先将白茂诠赶出白氏企业,第二是要他们一家三口滚出素妍名下产业,第三则是斩断他们的后路,要他们流落街头。

  前两项的“报答”,卡非在半天之内就搞定,至于第三项虽然麻烦了一些,不过第二天也有了成果回报。

  失去白氏企业这个有利筹码,又早在外面欠不大笔赌债的白茂诠,因为担心再受到他的特别“关照”,一家三口连夜逃离台北。

  至于,他们究竟是逃哪去了,他根本不在乎,也不想知道,他只希望素妍的手术,能够顺利成功。

  第五天,白素妍被推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她很紧张、很紧张,直到他们破例让罗德进手术房陪她,她才安下心,接受手术。

  手术后,麻醉醒来,纳威院长告诉她,手术相当成功,就等儿天后拆下绷带,然后,她就可以看见美丽世界,还有疼她、爱她也怜她的罗德。

  可是,她的心依然紧张、不平静。

  她害怕绷带拆开,拿下药布后,她的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害怕会在罗德眼里看见失望……但,看见?若看得见就好了,就怕她永远也看不见。

  似陷入人生的低潮,白素妍情绪低落,雪颜无笑,就像一朵失去阳光照耀的向日葵。

  察觉到素妍情绪上的不稳定,罗德·奥古曼全天候进驻德意志医院头等病房,把她的病房,变成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窗边临时办公桌前,罗德手执名牌钢笔,利用素妍午睡时刻,在一份教他相当满意的季营业净利报表上,签下全名。

  批过一份又一份的专案企划,签过一次又一次的名字,近二十份的专案企划及公文,他在一个小时内结束。

  整理好已处理的文件档案,罗德起身,走到病床前。

  俯看沉睡红颜,他寡薄唇角,勾起一抹温柔。伸出手,他将她露于被外的手,轻轻放回被下。

  突然,他身上手机传来一阵震动。

  皱了眉,罗德快速拿出手机,转身走至角落,避免吵醒她。

  看见萤幕上的卡非,他寒着脸,按下通话键。

  “不是告诉过你,没事少来烦我的吗?”

  “……”

  “什么?”手机彼端传来的讯息,教他眼色幽沉。

  “是吗?”

  “……”

  “嗯,我知道了。”

  “……”

  “算了,我现在还走不开。”

  “……”

  “再重要也没素妍的事重要!”

  “……”

  “够了!尽好你本分工作就可以,其他事情,我自会处理,就这样!”

  他眼色阴沉,毫不犹豫切断卡非的来电,却,蹙眉沉思。

  朵蒂·马汀安排在台北公司的内线,已经有所动作,他若不回公司坐镇处理,只怕台北公司的内部机密,就会被她掌握。

  “是不是公司有事,要你回去处理?”一句轻柔,自他身后传来。

  回头,他看见素妍已经醒来,坐起身。收好手机,他走回病床边。

  “怎醒了?是不是被我吵醒的?”

  “不是。”她唇抿笑,摇摇头。

  “那要不要再睡一下?”

  “不了,如果再睡下去,我会变猪的。”她摇头,再问,“是卡非找你吗?是不是公司有急事,需要你回去处理?”

  “没什么。”

  “你总是这样说。”她柳眉微拧,“我看你还是回公司去看看好了。”

  “都说没事了!”他转身倒开水,堵她的嘴,“来,喝口水。”

  “我不要喝!”她别过头。

  “素妍?”放下水杯,他握住她的手。

  “明明就有事,你还说没事?我眼睛看不到,可是我听得到啊。”

  “那件事可以留着以后再处理,不急着在这一时。”

  “我不相信。”她摇头,“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不然,卡非他们不会笨得打手机找骂挨!”

  “不管是什么事情,再重要也没你来得重要。”

  “你……”素妍听了心中好感动,但,“既然是重要,那你就去办,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我不放心。”

  入耳的“不放心”三字,教素妍瞬间讶然无言。

  她知道罗德是以真心在呵护她、疼惜她,可是,他不知道那三个字,对她而言,有多沉重。柔唇一抿,白素妍无语,垂不容颜。

  “素妍?”

  轻摇头,发丝轻荡,遮住她苍白容颜。

  “素妍?”勾抬起她的下颔,他要她面对他。

  “不要……不要让我变成你的累赘,也不要让我拖累你,好不好?”

  那哀求的口吻,令罗德疼了心,也懂她的心。

  “好了,别想太多。”敛下蓝眸,他起身,拂开她颊侧发丝,低头,亲吻她光洁的额。

  “我去公司看一下好了,晚点再过来陪你。”

  “嗯。”知道他依了她,她柔唇一抿,梨窝闪现。

  “你有梨窝,你知道吗?”他变换话题,有意转移她陷入低潮的心情。

  “梨窝?”她微偏过头。

  “对,就这边两点,来。”牵起她的双手,他抓出她的食指,触上她嘴角处的一对小梨窝。

  “咦?”

  “看起来很可爱,很甜。”话说完,他笑吻她的唇。

  “啊!”被转移注意力,又被窃香偷吻,她双颊绋红,雪颜羞赧。

  “好了,我得去公司一趟,记住,要乖乖待在病房里,不可以乱跑,我会让特别看护进来陪你,如果有事情,吩咐她去做就成了。”

  转身唤进看护,他百般叮咛,看护态度恭敬频频应是,不敢马虎。

  可,当罗德前脚一走,看护立刻自口袋里,拿出一支崭新手机,拨出一通电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