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坐在采光明亮的大办公室里,罗德·奥古曼借由网路,与荧幕上四位各具特色的异国男子,针对莫斯科工程进行视讯检讨会议。

  叼着烟,他翻阅手中“莫斯科六年造镇计划”资料,与四名专案合作战友,就议题提出讨论。

  “罗德,你认为呢?”位在台北的曜日,以中文询问。

  拿下叼在嘴角的烟,他顿了下,看向前方墙上的大萤幕。

  “从本期的进度报告上看来,这个月的工程的确延迟了。”高画质的七十二寸大萤幕,让他清楚看见四人脸部的细微表情。

  “延迟了?就这样?”有着清冷五官的俄籍俊逸男子,强忍住想咳嗽的冲动,轻挑剑眉。

  他是费斯·柯古拉,是俄国柯古拉集团的现任总裁,当年就是因为他在中间沟通协调,才促成今日五大集团的跨国合作。

  “怪了,那个死冰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容?”有着潇洒、俊朗容颜的贝克,莫里纳,一脸狐疑,看着萤幕上的另外三人。

  他承认自己脾气向来不好,可罗德的气度可没好他多少,记得以前每当造镇工程发生突发状况,在他都还没来得及发飙骂人时,他已经先用他那对冷眼珠子招呼他们三个,就好像一切全部是他们的错一样。

  可是今天,他居然一反常态,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可奇了。

  “我不知道。”瞟看主角一眼,曜日摇头。

  听说他最近在家里藏了个东方女人,会不会是这个原因?”有对绿色邪眸,身穿义大利名牌西服的洛凯,唇角勾起一道坏坏的笑容。

  “你是说那个叫白素妍的女人?”贝克挑眉。

  不想与四人闲聊,罗德持续翻阅手中资料,直到入耳的名字,占领他忙于工作的心。

  放下资料,抽了口烟,他靠向椅背,薄唇微勾,放纵思绪,想着她娇甜的笑颜,想着她黑柔发丝拂过他脸庞时的滑细触感……

  “你们都知道白素妍的事?那卡非怎还一再求我要保守秘密?”曜日表情好讶异,“贝克,你听谁说的?”

  “科弗!”

  “他有要你保密吗?”

  “没有。”贝克耸肩,“他只是跪着求我不要说出去。”

  “所以?”拿过桌上的威士忌,倒下一杯,洛凯优雅端起,喝着。

  “所以,我就写给岑星看。”

  正优雅品酒的洛凯,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酒液。

  “洛凯!”像是被他喷溅到一样,费斯眼色嫌恶,身子微后退。

  “是麦格说的!”当费斯是在问他,洛凯一边怒瞪贝克,一边说,一边还忙着把惨遭酒渍溅湿的公文,拿起来用力甩掉。

  “他也是跪着求我不要告诉别人,态度相当客气、卑微又可怜。”

  “那你答应了?”曜日问。

  “这还用说吗?他的态度都那么谦卑了,我怎么还可以为难他?”

  “所以?”

  “所以我当然没告诉别人,就只告诉自己人。”他回得理所当然。

  曜日、贝克及费斯等三人,霍瞠双眼,瞪他!

  天知道身为义大利黑手党老大的洛凯,手不到底有多少个自己人?

  保守数十万?三人低下头,想笑。

  “有什么好笑的?我又没告诉别人。”看着三人,洛凯绿眸一瞪,正颜强调,继而盯住费斯。

  “那你应该是听凯恩说的吧?”奥古曼集团的海外事业部里,就属凯恩等这四个男人的舌头最长,爱八卦又怕被知道。

  “除了他,还有谁?他们四个是一伙的。”轻抚胸口,他淡然一笑,笑看曜日,“凯恩在电话里,也是要求我保密。”

  “那你有保密吗?”

  “那是一定的。”他说得肯定,神态清高,“我跟你们不一样。”

  “意思是琉璃不知道?”

  “不,她知道。”褐色眼眸一飘,“她当时就坐在我旁边,听我跟凯恩的谈话,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嗯哼,早知道!”贝克用眼神鄙视他的清高。抬起手,他拨弄一头金色短发,看向曜日。

  “那你呢?别说你有保密,现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信。”

  “不要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卑鄙、下流、无耻又不守信用。”曜日一听,黑眸一扬,当场嘲讽反讥,再加冷笑数声。

  “你?”火气渐大。

  “凡我爱新觉罗,曜日答应过的事,就绝对会做到。”

  “真的?那么请问一下,漫舞小姐知道白小姐的事吗?”洛凯客气问。

  “当然。”

  当然二字才出口,三人白眼一翻,表情很唾弃。

  “真是笑死人了!”逮到机会,贝克狠狠拆他的台,“你刚不是还很骄傲的说气凡我爱新觉罗·曜日答应过的事,就绝对会做到”的吗?怎么保密这件事,你就做不到了?”

  “我又没答应卡非的请求,干嘛要保密?”看三人一眼,他嗤声哼笑。

  “咦?”

  “他要我保密,我就保密?他谁啊?”拿过一旁公文,他瞟三人一眼。

  “咳、咳!”听到曜日的回答,才接过爱妻亲手煲的养生汤,舀起喝下一口的费斯,立即被呛到,猛拍胸口。

  听见四人的对话,罗德扬起蓝眸,冷瞥萤幕上四人一眼,冷哼在心。

  早知道这四个全是泄密俱乐部的会员,而且还非常之罗嗦。

  看来看去,还是素妍安静、听话、乖巧又温柔……顿时,闪进脑海的娇甜笑颜,教罗德敛眸微笑。

  当两人间有了亲密关系,白素妍的心似有了依靠,对罗德·奥古曼的一切安排全然接受。

  当他出门上班,她就跟在玛塔旁边,努力适应大宅的生活,她希望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熟悉四周环境,不让自己成为罗德的麻烦。

  这天假日,午后三点,罗德·奥古曼坐在书房沙发里,一边喝咖啡,一边翻看莫斯科专案工程进度表。

  咖啡喝完,文件还没看完,他伸手端过放在茶几上的蛋糕盘,叉起一块黑森林蛋糕送进嘴里。

  看着莎莉远去的背影,再看看脸色惨白的素妍,玛塔一边皱眉,一边替素妍披上大衣。

  威胁骤然消失,素妍绷紧的心情得以淞懈。突地,她身子一晃。

  “素妍?”玛塔吓得赶紧扶住她。

  “没、没事,我只是有点累。”

  攀住玛塔,站稳身子,她困难一笑。

  自从莎莉在后花园对她说过那番话之后,素妍为了避开她,就只有在罗德在家的时候,才会下楼,否则,就只待在房间里。

  没多久,罗德就注意到她的异常。

  他发现素妍最近黏他黏得紧,他原担心工作时,让她陪在身边,她会因此而感到无聊,但他似乎错了。

  因为她一直乐在其中,而几次下来,他也发现只要有她在身边,他的工作情绪就较为高昂,且效率提升不少。

  坐在书桌后,罗德·奥古曼停下笔,抬头,看向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她,勾扬薄唇,微笑,再低首继续手边工作。

  倾听他啜饮咖啡、翻动纸张,在纸上签名的声音,素妍颜容恬静,嘴角微扬,静得像是尊美丽雕像,窝坐在他身边一下午。

  她可以听音乐,借以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此时此刻,她不听。

  因为,当他就在身边的时候,她只想听与他有关的声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