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环境清幽?适合我住?还有人……照顾我?”素妍脸色瞬间苍白。

  盲人院?这里是盲人院?他嫌她是麻烦,所以把她送来盲人院了?

  “对,你可以在这里安心住下。”

  “这里又不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住下?我不要!”惊怕的心,r数她愤身站起,尾音高扬,尖声抗议。

  她以为他不会嫌弃她的,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认为她是个麻烦,也想丢下她了!紧咬着唇,素妍睁大水瞳,愤眼瞪着。

  “这里可以是你的家。”拧眉,他放缓口气,想安抚她的情绪。

  “我不要,这不是我自己的家!”他说得好像她没家可回一样,可是,她有家啊!伯父的家,就是她的家,她的家在台北,不在这里!

  “你怎么可以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带我来这里?你凭什么?”

  努力忽略她的挑衅口气,罗德捺住性子,继续说着对她的未来安排。

  “你放心,住在这里,你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而且不会有人……”

  “得、得到很好的照顾?”白素妍清眸一睁,泪光涌现。

  在他的眼中,她真是个废人?是个残障?否则……

  “我为什么要得到很好的照顾?又为什么要接受你这样的安排?”紧咬着唇,她泪眼婆娑。

  “我可以自己走、自己跑,还可以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我只是……只是看不见而已……”

  “我知道,但是你先冷静听我说。”不想伤她的心,罗德以从未有过的耐心,温柔说道,“我了解你的不幸,但是……”

  眼一眨,她泪水落。他不想伤她的心,可,却踩中她最痛的伤口。

  “不、不幸?我哪有什么不幸?”无法忍住不断顺颊滑落的泪水,她嘴角颤抖,凝泪望着眼前看不见的他。

  “我很好啊,我说过了,我只是……只是看不见而已,你不也说过只是看不见,又不是世界末日……那为什么你要把我……”

  “你?”看着她不停滚落的泪珠,他胸口郁闷,心情恶劣,“又没什么事,你哭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会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好啊!”

  “可是,我不需要你为我好啊!你也不可以强迫我住这里,我要回撒皇饭店,我要回家,我……”

  “够了你!”耐心尽失,他怒声斥喝。

  “你?”被吓到,她双肩一颤,蓦睁惊瞳。

  “你又想乱了,是不是?又想跟我吵架了,是不是?”止不住她的哭泣,他躁郁、气愤,尾音就此往上飘扬。

  “我没有乱,我只是想回撒皇饭店,等我伯母跟堂姐她们而已!”

  “等她们?到现在你还以为他们一家人都很关心你?”他哼声耻笑。

  “他们本来就很关心我!”含着泪,她大声叫。

  “他们如果真的关心你,早在几个月前,饭店通知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赶来接你回去,不会等到几个月后的现在,还见不到他们一个鬼影子!”

  “你?”渴望回家的愿望,一再被他无情摧毁,冀求亲人的关心,也一再被他无情讥笑,白素妍睁大盈泪的瞳,抿咬着唇,告诉自己不能哭。

  因为,她一直都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对,是事实,他说的一点也没夸大,她一直都知道。

  都一起生活十多年了,她哪里会不知道伯父一家人的虚伪?哪里会不知道他们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又哪里会不知道他们一家人,执意送她出国旅游,只是为了增加她心理压力?

  他们把她一人丢到这陌生国度,就是想让没人照顾的她,因为人生地不熟而紧张害怕,他们希望过大的压力,可以把她逼疯,让她失去行为能力。

  这样一来,他们一家人就可以顺理成章接收她名下所有财产,而后,再把她送进疯人院或盲人院……

  小时候,是扮鬼吓她,长大后,是把她丢到这个陌生的国度……这一切的一切,她早都知道了,可是,她能说什么呢?

  至少在外人眼中,他们是善待她的亲人,至少在她的面前,他们也还是会对她嘘寒问暖。

  再说,即使是虚伪的关心,对她来说,也还是一种关心,纵使在那个家里,她得不到真心的关爱,纵使那个家里的人,要的只是她名下的财产。

  看吧,她真的什么都知道,只是……这些事实真相,关他何事c:藏匿心中许久的难堪被揭穿,白素妍气声大哭。

  “就算他们不是真的关心我,又怎样?又关你什么事?你管他们要怎么对我?”

  “你——”

  “我告诉你,只要你带我回法兰克福,只要我再打电话给他们,他们总会有来接我回去的一天!因为……因为他们还想要我爸爸留给我的钱!”

  罗德闻言,心顿惊。他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但,他错了?

  “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没疯,他们就需要我的签名才能拿到钱,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真的把我留在这里一辈子!这,你知道吗?”

  被迫面对一切,白素妍悲到了极点,也气到了极点,噙着泪水,就扑往他的方向,奋力槌他、打他。

  “我讨厌你、我真的很讨厌你!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平静的生活?为什么非要我面对这一切不可?你以为自己是谁?”

  “你冷静点!”他意外她的知情,但,她的举动令他担心。

  “你说一切都是为我好?你骗人!最后,你还不是跟他们一样,嫌我是个累赘,是个麻烦,就想把我丢到旁边去!”“你在胡说些什么?冷静点!”

  “我没有胡说!你都已经把我丢到盲人院来了,你又凭什么指责他们对我漠不关心?说到底……你也跟他们一样坏,不,你比他们更坏!”

  “盲人院?”抓握住她的手腕,罗德愣声重复。

  “你以前就说过,要处理我很简单,现在嫌我是个累赘,是个麻烦,就要把我处理掉,把我丢来盲人院,对不对?”

  再也不想压抑心中情绪,素妍一边哭,一边对着他挣扎槌打。

  “你是个伪君子、坏人,你比他们还不如,你是伪君子!”

  “住手!”钳制住她的手腕,罗德逼她后退,紧贴住背后的墙。

  “你放开我!”扯不回被制住的手腕,她愤瞠黑瞳,尖声叫,不顾一切地提脚猛踹他!

  “这里不是盲人院!”将她双手制于身后,罗德全身紧绷,冷眼盯看不断挣扎扭动身子的她。

  她的挣扎与踢踹,根本伤不了他丝毫,但却引发他男人的欲望。

  该死!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忍着不碰她,但是,她却令他一再为她起反应,就连争吵时也一样!

  “骗人!你不要以为我眼睛看不见,就可以骗过我,我没那么笨!”

  “我没骗你,因为这里是……”看着她愤亮的瞳,看着她因挣扎而泛红的颊,看着她不停骂他是伪君子的丰润柔唇,罗德胸口躁动,全身紧绷。

  他想冷静退开,想拉开与她的距离,最好是把她丢下,转身走人。

  但是,才退一步,他即又扑向她,疾俯酷冷容颜,冲动封吻住她不断诱惑他感官,却不停骂着他的丰润红唇。

  辗转吸吮她讶然惊启的唇,尝到远比想像中还要温软的甜蜜,罗德蓝眸沉亮,情绪为之亢奋。

  难以控制的,他松开对她的钳制,带着热意的双掌,一再上下轻抚她窈窕曲线,感受她娇柔的身子。

  她柔润的唇,教他舍不得离去,纤纤合度的美丽身子,也令他双手难以远离,但他必须先解释他对她的安排。

  “这里……这里是我的家。”离开她的唇,他呼吸浓重,喘着气。

  “你的家?这里?”她双颊绋红,思绪紊乱,胸口起伏急促。他的激情狂吻,教她一时之间无法思考。

  “法兰克福的工作已经结束,我不放心你一人再留在那里,所以,才把你带回来……”咬吻她似沾了蜜的唇,他就唇低语解释。

  他从不对他人解释自己的行为,但,自从她出现后,他就已经为她作过太多、太多的解释,现在,也不差这一件了。

  “你不放心我留在法兰克福?所以,才……”才带她来这里?带她一起回他的家?清楚敲进紊乱心海的话语,令素妍听得傻了、呆了。

  陡地,忍不住内心悸动,与街上心头的感动,白素妍泪湿双眸,霍张双手,紧紧环住身前的他。

  “你没有丢下我?你没有!”

  “是,我没有。”知道她已听进自己的话,他微笑。

  “我以为你已经不要我了,以为你也嫌我是个麻烦,想甩掉我,可是你没有!”他一直都关心着她,他是真心对她好!

  “怎又哭了?”她像个泪娃儿,教他又恼、又气、又心疼,“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这里,那我带你回法兰克福,别哭了。”

  “不,不是这样的!”抹去泪水,她噙泪抿笑摇头,“只要你肯让我继续跟着,只要你不丢下我,那你要我住哪里,我就住哪里。”

  “真的?”罗德怀疑她的合作,“那不回撒皇饭店等你怕父他们了?”

  “不等了、不等了……”笑扬泪眸,她再摇头。她已经等到一个愿意真心待她好的他了,那现在,她又何必再回去让他们一家人看她碍眼?

  然,熨贴着他的娇柔身躯,教他胯间欲望霍然昂首。

  太过明显的象征,教素妍双颊潮红,急忙推开他,转身想逃,但却被他张臂揽回,还被抬高身子,抵靠在他男人的欲望上。

  “别走。”

  “可、可是……”背抵他结实胸膛,臀靠他昂首欲望,她双颊涨红。

  “我要你。”靠近她耳畔,他轻咬她白嫩耳垂,坦言自己对她的欲念。

  “我——”

  “可以吗?”他嗓音沙哑,诱哄着她。

  他是个有正常欲望的男人,身边女人也一向不少,但自从她出现后,他的眼里,就只看见她一个女人。

  “我……”毫不委婉的询问,令白素妍双颊爆红。

  他的要求太过、太突然,可是,她并不想拒绝他,只想问他一句——

  “你喜欢我吗?”不敢奢求一个已经拥有全世界的男人,会爱上一个瞎子,她只要他有点喜欢她就够了。

  “当然。”想也不想的,他给予肯定答案。勾过她的颊,他吻着,“否则,我何必在你身上花这么多时间,还带你回来?”

  是的,他喜欢她,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就已经喜欢上她,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确信她也喜欢他。

  “如何,给我吗?”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轻撩起她及膝的裙摆,他低头咬吻她细白颈项,伸手采入她腿间丝薄,轻拨揉弄,引起她一阵颤栗。

  “你?”来自体内的陌生感觉,教素妍全身躁热,既紧张又害怕。

  “你可以推开我。”他提醒她,但唇角勾笑,持续指尖对她的诱引。

  低垂羞涩红颜,素妍紧攀住揽着她腰的手臂。他那侵入她腿间的长指,似带有魔力,在一揉一动间,教她难以承受而几乎要瘫软下身子。

  “我……嗯!”她想告诉他,她就要站不住了,但还来不及说完话,素妍就发现自己已被抱上床,身上的衣物也被一一褪去,但他却不见了。

  “罗、罗德?”看不见他,碰触不到他,白素妍又惊又慌,翻身就想找衣物遮住自己裸露的身子。

  但才抓住薄被,坐起身,一记拥搂,已自身后贴上她滑细如丝的背。

  “别怕,我在这里。”清楚看见她眼底的惊怕,罗德牵起她的手,亲吻她的腕心,低声安抚她受惊的心。

  “我以为你走了:”她紧张抿唇,羞涩一笑。

  “不会的,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扶她平躺在白色大床上,他跨跪在她大腿两旁,双手拄于她头的两侧。

  看着身下,双手紧抓着蔽体被单的她,他唇角勾扬。

  若隐若现、粉颊绋红的她,看来天真无邪,却又清艳动人。

  “你……”她知道他正在看她,她也想看他。

  只是,她看不见。看不见他的模样,是她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怎么了?”他注意到她黯下的眸光。

  “我也想看你,可是我看不见。”

  “这……”望着她忧伤的眸,罗德俯身轻吻她的眼,“明天我带你到医院做个彻底的详细检查。”

  “不要、我不要!”瞠眼,她急摇头。“为什么?”

  “……”

  “素妍?”

  “这十几年来,伯父带我拜访过不少的眼科名医,还开过好几次刀,可是每一次……”咬着唇,她鼻头微酸,眼眶泛红。

  “每一次我都是满怀希望躺上手术台,总希望纱布解开的那一天,就可以看见彩色的世界,可是当我张开眼睛……世界还是一片黑暗……”

  “好,别说了,不检查就不检查,别难过了。”见她泪水盈眶,罗德不舍,“既然眼睛看不见,那就用你的手来“看”我。”

  “用手看?”眨去泪意,她偏了下头。手没眼睛,怎看他?

  “你忘了你有最敏锐的触感?”他轻拍她柔细的小手。

  “你是说我可以摸你、碰你全身?”她紧张,清瞳发亮。

  “当然,来,我很大方的。”他笑领着她的手,碰触自己的脸庞。

  然,一得到他确定的回应,素妍即挣脱他的手,张着兴奋的眸,专注而缓慢地碰触他的五官。

  “你的眉毛很浓,眼睛深邃,鼻梁很挺,就是唇型薄了点。”透过指尖的感触,她在心里勾画出他酷俊的容颜。

  “你是在嫌弃我的长相?”他浓眉一挑。

  “是吗?”他笑,“再来呢?”

  “再来?”眨动黑瞳,素妍带着好奇与探究的心,顺着他刚毅下颚,继续往下探索。

  盯看她澄亮黑瞳,罗德任由她纤细柔荑滑过他的喉结、他的颈项、他的肩膀,与他的背……轻叹出声,他闭眼感受她双手带给他的绝佳触感。

  蓦地,他蓝眸霍瞠,全身紧绷,瞠眼盯看身下的她。

  她的双手滑过他的胸膛、他的腰,他的臀……都己滑至他的大腿处,却还继续往下滑,往下碰。

  “你——”他想制止她,但意外的碰触,教他倒抽一口气。

  素妍想用心记住他身上的每个线条,想记住将是自己第一个男人的剽悍体格,她抑下羞怯的心,小心而认真地采索着他男人的身体。

  可,抵触于她手背上的硬物,教她柳眉一拧,转手碰触他的温热。

  “不让我碰了吗?不然为什么要挡我?”握住自以为的手臂,素妍不解地偏着头,摇着他,直到上方传来一声声惊愕抽气,以及被她紧握住的“手臂”,霍然胀大而抖动,素妍这才意识到自己错握了什么。她双颊轰红,倏收回手。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抓到你的……你的……”羞得说不出话,白素妍一把抓起覆在身上的薄被,蒙住头,不敢跟他面对面。

  “没关系。”忍住被挑动的情欲,他努力做着深呼吸。

  “没关系?真的吗?”她探出一张羞红俏颜。

  “真的,只不过……”罗德凝眸盯看她嫣红的粉颊。

  “只不过?只不过什么?”咬着唇,她担心着。

  “只不过,你既然碰过了,也摸过了,那就该换我了……”探手伸人薄被下,张手罩住她饱满的浑圆,掌握住她的完美,他眸光幽沉,沙哑说出他对她的渴望。

  “换、换你?”他霸道而专制的大手,令她紧张得快不能呼吸。

  吻上她的唇,诱惑她的心,他温暖的手缓速下滑,在定点停住。

  “对,换我了。”他蓝眸精亮,唇角勾扬,“换我感受你的娇柔、你的甜美,还有你温柔的紧窒深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