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连数月,从仲夏到寒冬,为了她,罗德经常以巡视、整顿法兰克福的分公司为由,在柏林及法兰克福间往返。

  而随着两人相处时间的增长,素妍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只是,当她发现自己开始期待罗德每一次的出现,也开始为他每一次的离去,倒数计时的时候,她的心也开始畏怯了。

  她怕有一天罗德不再出现,怕有一天,他不再理她,也怕有一天,他会发现她已经偷偷喜欢上他,更怕有一天,她的喜欢会……招来他的厌恶!

  因为以他的身份、地位及家世背景来看,被正常的女孩子喜欢上,他很可能都会嫌麻烦了,那被一个眼睛看不见的瞎子喜欢上……她真的不敢想像,到时他又会有多厌恶及讨厌,她为他带来的负担及压力。

  为此,素妍变得极端敏感,而罗德也因为她莫名的改变,变得易怒,一切好像回到两人初见面的那一天。

  她知道罗德不喜欢她打电话回台湾,也知道她不该再惹他生气,但近来的她就是更常背着他,狂打电话回台湾,央求白茂诠夫妻,或是早已经丢下她一人回台湾的白婧红,尽快来法兰克福带她回家。

  只是,她常常打了一整天的电话,也找不到一个亲人,就只听到佣人吞吞吐吐的说他们三人都不在。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打了第三十通电话之后,她终于找到伯父了。

  “伯父,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只要……”

  电话才接通没多久,站在玄关处把风的安娜,就因为听到门口传来的一声异响,冲也似的跑进大厅,急声打断她的话——

  “素妍,快,罗德先生已经进门了!”安娜急死了,“刚刚威廉通知的时候,你就应该要挂电话的,万一被他逮到,肯定连我都有事!”

  “对不起,我马上挂就是了!”听见熟悉脚步声传来,素妍急忙对电话那端的白茂诠说:“伯父,请你尽快派人来接我,拜托你了,再见。”

  匆匆挂上话筒,白素妍紧张地端坐好身子。

  走进大厅,看见神色不定的两人,罗德·奥古曼一边挥掉大衣肩上的雪花,一边扬手挥退安娜。

  “你可以下班了。”

  “是。”不敢多做停留,安娜快步离去。

  举步走至白素妍的面前,脱下手套及大衣,他看着身穿高领羊毛连身裙的她,再冷眼瞟看她右手边的话机。

  “又打电话回台湾了?”

  “我……””她低头。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打电话回去的吗?”回来看见她的好心情,全教她一通电话给破坏了。

  “我、我又没答应!”略冷的语气,激起她心中不平。

  “没错,你是没答应。”对白素妍至今还对白茂诠一家人,怀抱希望的信任与重视,他嗤之以鼻。

  曾经,他对她分析过白茂诠等人对她的态度,希望她能冷静想想,认清他们有意遗弃她的事实,但是她总是不听,总认为他对她的亲人有敌意。

  “那是否可以请问一下,这次他们有说什么时候要来接你回去吗?”

  “他……他们……”答不出话,她抿咬着唇。

  “没有,对不对?”他耻笑她的天真与愚蠢,“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女人,都到这地步了,居然还妄想他们会来接你回去。”

  “我才不笨!他们是我的亲人,他们一定会来接我的!”她气愤回道。

  “是吗?那再请问,这三个月来,他们可曾主动打过一通电话给你?问过你一声好不好?”

  “不要你管!”她恼羞成怒,“你根本没权利过问我的事!”

  “你!”他酷颜难看。平常时候,她是乖、是听话,可是只要事情一扯上亲人,她就变得难以沟通,性子拗得教他几乎要抓狂。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笨又不知好歹的女人!”

  “要你管!”

  “你?”心中怒火,冲上他的脑子。

  “总之,我就是不准你再说我伯父一家人的坏话!”

  “可以!因为我也已经懒得再跟你说什么,要蠢,你就继续蠢好了!”

  再次因为白家人而起争吵,罗德气自已的多事,也气她的自欺欺人。

  只是,他就是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白茂诠一家人根本就不在乎她,怎就她还认为他们是关心她、在乎她的?

  “不要你管!”被骂蠢,她红了眼眶。她一点也不想跟他吵架,她只想听他用低沉的嗓音,陪她聊天、跟她说话,就是不要他用那种嘲讽的语调,说她亲人的坏话。

  可是……他总是一再说他们的坏话!气红了眼,白素妍猛然起身,来不及套上保暖拖鞋,就想冲回房间,不理他。

  然,眼见素妍在气急之下分不清东西南北,而往墙柱直冲过去,罗德·奥古曼气急败坏,愤声吼——

  “给我站住!”冲步上前,他疾出手,猛抓住她。

  她身子一僵。

  “眼睛看不见,就给我安分点,不要一生气就往前面撞、往后面冲!”

  “可是你——”

  “你还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吗?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吗?”想到她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冲出阳台、摔下高楼、坠地而亡,罗德怒声大吼。

  被踩中痛处,白素妍紧抿柔唇,僵立原地。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罗德明白自己的话,已经伤到她脆弱而敏感的心。

  但与其让她摔死,那他还不如重击她的痛处,教她明白她就是看不见!

  “你最好给我冷静想一想,不要一急、一气,就忘记自己看不见——”

  突然,一阵手机弦乐响起,打断他的吼声。

  抑下胸口狂燃的愤怒之火,平熄心中气,罗德深呼吸一口气,拿出身上手机,看见萤幕上白发苍苍、颜容温慈的父亲,他按下通话键。

  “爸,有事吗?”蓝眸一飘,他看见赤脚踩在长毛地毯上的白素妍,有一双如白玉般美丽的小腿。

  视线下移,他发现她足踝干净,脚趾粉嫩,看来娇小可爱,相当诱人。

  蓝眸一沉,他喉结微动。

  “法兰克福的事是不是很麻烦?不好处理?”格达,奥古曼温声问道。

  “还好,都已经解决了。”拉回定在她足踝上的视线,他走至窗前,望着窗外风雪。

  “那就好,我还在想你近来是怎么回事,办事效率怎变慢了,还得经常往法兰克福跑。”

  “抱歉,让你担心了。”罗德闻言,唇角一撇,回身看向厅里的素妍。

  要不是为了她,他也不会把十天半个月就能解决的事,拖到这么久。

  再一次地,他的视线又不自觉地定在她身上。

  近来的他,似乎越来越喜欢看她了。喜欢看她粉嫩的颊,红润的唇,还有她微微起伏的胸口,与一身纤细曲线……

  “罗德,不是爸在苛求你,只是你应该要知道你肩负重任。”

  “是,我知道。”回过神,他眉问微蹙,拉回视线。

  “那就好。”格达顿了下,“那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几天吧。”他是该回柏林,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常轨道。只是他若走了,那她怎么办?转看还沉默低头站在原地的白素妍,他神情凝重。

  再让她回三O一八号房,继续没希望的等待?还是带她一块回柏林?

  但可能吗?这几个月来,她为了等白茂诠派人来接她,都不肯离开法兰克福一步,那现在她又怎可能答应同他一块去柏林?

  “不是说事情都解决了吗?”儿子的回答,令他相当不满意,“为什么还要过几天?你在法兰克福有事?”

  “没有。”他否认。

  “既然没有,那尽快回来吧,明天我要到法国参加朵蒂办的酒宴,可能会在那里待一阵子。”

  朵蒂,马汀是法国马汀公司的董事长,同时也是丧妻多年的他,对外唯一承认的女伴。

  年近五十岁的她,因为保养得宜,风韵犹存,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根本看不出她已经有个二十五岁的女儿。

  “对了,朵蒂对这次你跟海外四大集团合作的事,很感兴趣,你是不是可以拨个案子……”

  入耳的探问,教罗德眼色骤然沉下,“爸,你认为我们奥古曼集团把这几年在法国辛苦打下的市场,全数转让给她的马汀公司坐享成果,这样,还不够吗?”他语调微冷。

  “这——”格达顿时沉默。

  “还是,你也想把整个奥古曼集团交给她负责?”他酷颜紧绷。

  “胡扯!”格达斥声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跟马汀公司多点合作,再帮她一点,就如此而已,你想哪去了?”.

  “公事间的合作与否,你是总裁,理当由你全权决定。”他冷笑,“但是有关莫斯科的案子,若她真有兴趣,就请她自己去谈,我没兴趣再替她们马汀公司做中间人。”

  “罗德,就当是帮爸一个忙,替朵蒂她……”格达放软口气。

  “不可能!”罗德断然拒绝。

  “罗德?”

  “我拒绝接受她永无止尽的勒索!”

  “什么勒索?”格达惊怒道,“你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朵蒂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

  “长辈?那又如何?”他哼声冷笑。

  “你?我知道你对朵蒂很有意见,但你实在不应该……你要知道,这阵子我身体不好,都是她跟莎莉在旁边照顾……”

  “想从你这里得到好处,总得先做做样子,安安你的心,不是吗?”

  “你?算了、算了,你不帮就算了!”他心情大坏,“我会搭明天下午的班机去法国,有事再联络!”

  “是,再见。”结束与父亲不愉快的通话,罗德抬手抹去脸上悒色。

  转身,他看见还站在原地的白素妍。

  走到沙发前,他倾身拾过她的兔毛拖鞋,来到她身旁。

  “来,把拖鞋穿上。”单膝着地,他抬起她纤细脚踝,为她套上。

  他不希望她白玉似的小脚,因此受寒、受冻。

  “这阵子天冷,不要再忘记穿拖鞋保暖了……”起身,他勾拾起她精巧下颔,意外对上她泛染泪光的瞳。

  “你……”他知道一切全因方才的争执,望着她,罗德倍感无力。

  他不喜欢她的泪水,但,她的无声哭泣,教他无法再口出恶言。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搂过她因为强忍哭泣,而不断颤动的肩膀,他叹出一声长息。

  罗德·奥古曼知道要他一再地在柏林跟法兰克福两地间奔波,并不是个办法,但要他就此丢下她不管,他不忍,也不舍。

  因此,他决定带她回柏林。

  只是,他也知道素妍不可能会答应离开法兰克福,为此,罗德·奥古曼在第五天的晚上,以外出用餐为由,将她一路带回柏林。

  房车在奥古曼大宅前煞住,罗德跨下房车,倾身看进还坐在后座的她。

  “可以下车了。”

  一再被他要求进出电梯、上下车,还上下机的白素妍,心里有着疑问。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用个晚餐,也要跑这么远?”

  “一个环境很不错的地方。”

  “环境很不错的地方?”她愣住,“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你不是要带我去用餐吗?”

  “下车吧。”略过她的问题,罗德将她带下车。

  才下车,沁心冷的寒风,已朝她迎面扑来。

  “这儿风大。”罗德抬手收拢她大衣领口,隔去寒风对她的侵袭。

  感受到他似有意、若无意的贴心温柔,白素妍粉颊微红,扬手撩过迎风乱扬的发。

  “走吧!”

  看不见眼前景物,不知道身处何地,素妍跟他往前走了几步。

  突然,她停下步子,扬起茫然的瞳,仰颜,望向身边的他。

  “这里不是餐厅,对不对?”在这里,她感受不到一般餐厅应该有的热络气氛,也闻不到一丝食物的香气,只听见微风拂过树梢,呼旋于空的声音。

  白素妍相当确定,自己此刻正站在一个相当空旷的庭园里,而且,不远处还站着一群刻意压低声音说话的人。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我不能再留在法兰克福。”他转身招来管家,“玛塔,过来。”

  听到主子的叫唤,一颗圆球滚出来……呃,一颗圆球跑出来……嗯,是一个身形圆润的女人很快的跑出来。

  “少爷,玛塔在!”冲到罗德面前,她立正站好。刚继承父亲在奥古曼大宅管家工作的玛塔,模样相当福态可爱。

  “找人把她的行李,送到房间去。”

  “少爷,这种事我来就可以了!”笑眯圆瞳,她一手拎起地上行李,就往大宅台阶冲上去。

  “我的行李?”素妍惊讶,她想阻止,但罗德已出声截断她的话。

  “外面风大,有话等一下再说,先进去,小心有台阶……门槛……”放慢步伐,罗德牵着她一块踏上花岗岩阶级,跨进门槛。

  通过玄关,转进大厅,他带她上二楼,走入前些天吩咐玛塔请人重新装潢过的客房。

  “少爷,怎么样?这房间你还满意吗?”早将行李箱放进更衣室,在一旁等候的玛塔,一见两人走进房门,就立刻谄媚上前。

  环视房内一圈,罗德满意点头。

  “可以,没事了,你去忙吧。”

  “是。”临离开前,玛塔忍不住多看白素妍几眼。

  “看什么?”罗德表情不悦。

  “当然是看小姐漂亮呀。”她笑咪咪,不忘逢迎巴结一番,“少爷,小姐真的好美,你的眼光真好!”

  “嗯。”缓下脸色,他交代:“不过;她的眼睛看不见,以后,你们要多顾着她一点。”

  玛塔一听,傻住,呆看素妍无焦距的瞳。那么漂亮的眼珠子,竟然看不见?唉,真是可惜。

  “玛塔?”

  “啊,是!”回神,玛塔拍胸脯保证,“我们一定会替你照顾她的!”

  待玛塔离开带上门,罗德领着素妍走向沙发,要她坐下。

  “这房间的家具摆设,都依照撒皇饭店的装潢,重新更改移动过,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适应。”

  “适应?”他的话、他的口气,还有刚刚对玛塔的交代,都教素妍的心惴惴不安。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又为什么要她适应这里?

  “这里环境清幽、空旷,很适合你住,而且有很多人可以照顾你。”他在她身边坐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