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带她下楼用餐,让她吃了一顿自来到德国后,最为丰盛的一餐。

  吃着烤得香嫩多汁的猪脚,素妍吃得好开心,也好满足。

  餐间,她眉眼扬笑,嘴角梨窝闪现,就像回到他初次发现她的那一刻。

  素妍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他一顿晚餐收买了,因为,她忽然发现他似乎没有她想像中的那样坏、那样不讲理。

  餐后,罗德将她带回自己位在三十八楼的皇级套房。

  “这不是我的房间。”才步进超奢华的皇级套房大门,白素妍即因为感觉不对而停下脚步,拒绝前进。

  罗德闻言,扬眉,意外她对四周环境的敏锐感触。

  “这是我在撤皇饭店的住所,以后你就睡这里,我不在这的时候,会有人过来陪你。”

  “要我住这里?为什么?”她不解,继而摇头,“不可以,伯母他们会找不到我的。”

  “放心吧,只要有人找你,饭店人员自然会请他们到这儿来。”冷撇薄唇,他嗤笑一声,推她前行。

  “可是……”扶着墙壁,她回眸望他。

  “没有可是,走吧。”握住她纤长的五指,罗德放慢步伐,带她穿过通道,转进大厅,直进主卧房。

  放开她的手,罗德当她不存在似地,快速换下身上休闲服。

  然,才回头,他发现她早背过身子。

  “过来。”

  犹豫了下,素妍红着粉颊,慢慢走到他面前。

  “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但是我听得见……”低下头,她神情羞赧,小声道。

  “就看不见了,听见又如何?有差吗?”他一脸的好笑。

  羞红褪去,她脸色难堪,不语,沉默。

  “你的行李,我已经请安娜送过来,就放在你现在左边三步的地方。”

  略过她的难堪,他转开话题。

  “你连我的行李,都搬来了?”摸到自己的行李箱,她瞠眼。

  “有问题吗?没问题就休息吧。”他已经累了。

  “我不要睡这里!”

  他脸色暗下。

  “你原来的房间就只有一张床,要我去睡沙发,那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打算跟我同床共枕,那我可以考虑跟你一块换房间。”

  他是不可能会放着舒适的大床不睡,而去挤她房问里那张窄小沙发。

  “我、我又没要你跟着我!”她粉颊蓦红。

  “我知道,但你必须跟着我。”

  “为什么?”

  “你话太多了。”罗德转身往外走。他今天的解释,已经超过限额。“是你不讲理……”她跟着离开主卧房。

  “罗嗦。”

  “是你自己莫名其妙!”听着他的声音,她追着他。

  “去睡觉。”

  “我不要,我要回自己的房间!”

  “再吵我就把你打昏!”一停下脚步,转身,他狠话出口。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颜少语、自制力一流的男人,但打从遇上她的那天起,他发现自己活像是个有暴力因子的偏激男人!

  “打昏我?你……啊!”不知道他脚步停下,素妍直直撞进他怀里。

  砰、喀!她的额头,撞上他的下颚。

  “该死!”

  “晤,好痛!”捣着撞红的额头,白素妍痛得柳眉紧拧,弯下身子。

  “痛死活该!”身形高大的他,气得一把拎起娇小的她,拖往主卧房。

  她咬唇,瞪眼,挣扎。

  “瞪我?是我让你来撞我的吗?再瞪,小心我拖你去撞墙!”看见她的表情,罗德一边走,一边念,一边不忘揉她撞红的额头。

  “你……”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跑那么快,跟这么紧!”

  “我……”

  “眼睛看不见,就安分点,慢慢走,不要以为别人背后有长眼睛,知道吗……看见你就要自动让路!”

  “我只是……只是想请你带我回三O一八……”

  “你!”止住前进的步伐,罗德·奥古曼酷颜难看。

  “带我回三O一八,好不好?拜托。”不跟他吵,她改了口气。

  但,听她一开口就是想回三0一八号房,一刻也不想待在他身边,罗德心情无端由的更糟、表情更难看,恶眼狠瞪她美丽但无焦距的瞳。

  “你……你怎么不说话了?”闻得到他的味道,却听不见他的声音,素妍紧张扭绞着身前十指。

  “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她很怕他生气。

  “没、有!”他咬着牙。

  “那带我回三0一八号房,好不好?”松了口气,也放了心,白素妍笑开白净雪颜,再次提出回房的请求。

  “进去睡觉!”耐性已尽,罗德恶言恶语轰她进房间,酷颜紧绷,转身想回隔壁侧房,尽快上床休息。

  “可是——”她探头出房间。

  “给我闭嘴!”

  可,素妍听话闭嘴了吗?当然没有,她继续跟出来,继续跟他吵着要回三O一八号房,但一律被罗德狠心拒绝。

  问他为什么不答应?他心中没答案,他只要她安静睡下,别吵他休息。

  终于,她不再吵了,罗德以为自己能安心睡了,但——

  啪!半夜,一声瓷瓶碎地声,将躺在睡房大床上,又累又倦但却失眠的他引至大厅。

  按亮大厅的水晶灯,他看见白素妍拉着行李箱,一脸惊吓地站在花瓶碎片中。

  “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怕被骂,她惊摇头,猛摇手。

  “不是故意的?,”扫视已经碎了一地的东方古董花瓶,罗德强压心中怒,寒着脸,将她拉离原地。

  “不是故意的就这样,那你要是故意的,这房间不就被你拆了?”

  “对不起,我……我……”迎面而来的愤怒,教她害怕。他又生气了。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吗?”愤手耙过一头乱发,他气恼问。

  连续一个多月的海外视察工作,他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绷状态,回到柏林后,虽能梢喘口气,但积压多时的工作,还是让他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花了十多天的时间,他好不容易追上工作进度,可以休息了,但却又为了她的事匆匆搭机南下,看看现在……该死!他,他根本就是在自找麻烦!

  怒到极点,罗德·奥古曼愤手一扬,扫落一旁的烟灰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