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然,一股隐约可闻的古龙水味,飘进她鼻间。

  “谁?是谁在我房间里?说话啊!”止住前进步子,白素妍眼色惊惶,转望四周,惊声喊。

  “我。”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

  啪,室内灯光乍亮。身穿名牌休闲装,罗德·奥古曼手按墙座开关,冷眼凝看脸色苍白的她。

  十多天没见,她变得更为纤弱、憔悴了,而他不喜欢她这样的改变。

  “你是?”不陌生的语调、不陌生的嗓音,吓得白素妍急步后退。

  虽然看不见,但,她记得他的声音,记得他身上的味道,也记得那天他对她的严厉斥责与怒骂。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会在这里?”看着她,他想了下,简单道:“内疚吧。”

  虽然,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善心人士,但那一晚他不仅骂她,还把她吓得泪如雨下,甚至失控伤人,要是她真因此而发疯,他多少会良心不安。

  不过幸好,现在的她看起来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纤弱了点,也一样伯他外,一切似乎都还算正常。

  “内疚?”她不懂他在内疚什么,“你不是退房了吗?安娜明明说你已经退房,走了,回柏林了!”

  “我是回柏林了。”

  “那为什么你还在这里?还在我房间里?”背抵墙,她惊声问。

  “这……”

  听到她的质询,一直站在旁边当哑巴的饭店经理,赶紧上前说明。

  “白小姐,实在很抱歉,因为实在太多天没见到你,罗德先生跟我们都相当担心,因此我们才依饭店安全条例,擅自开门进入,还请你原谅。”

  担心?这个罗德先生会担心她?素妍表情一怔。

  霍地,她眼色惊变,急摇头。

  “不可能!”忆起前次的事,素妍又惊又怕,缩往角落,红了眼眶。

  “他不可能会担心我,他是来骂我的,他一定是来骂我的!”

  “白小姐?”罗德与经理皆被她的反应吓到。他不知道她竟这样怕他。

  “我知道一定是我又带给大家麻烦、又连累了谁,所以,你今天才又特地跑来骂我的,对不对?”怎么办?她又惹他生气了,他又要骂她了!

  特地跑来骂她?他有那么勤快?罗德愕拧浓眉。

  “可是、可是我又没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跑来骂我、凶我?”鼻头一酸,她泪水盈眶。“我、我现在都很乖的待在我应该待的地方,又没有四处乱跑,也没有找别人麻烦,我很乖的,真的!”她嗓音哽咽,大声强调。

  “白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罗德先生了。”眼见白素妍情绪莫名激动,担心她会再失控攻击罗德,经理一边安抚她,一边急着想把罗德请出套房。

  “罗德先生,既然已经确定白小姐平安无事,那我们快出去吧!”

  然,盯着白素妍惊惧的雪颜,罗德·奥古曼是一动也不动。

  “罗德先生?”猜不出他的想法,经理急死了。

  “你出去。”

  “但是……”对上他幽冷蓝眸,经理打了个冷颤,立即改口,“是!我马上出去,如果有事就请喊我一声,我就在门外。”

  “不要、不要丢下我……”素妍急声想喊住饭店经理。

  但,没听到她的呼喊,饭店经理已经顺手带上门。

  喊不回能帮她的人,白素妍噙着泪水,紧贴着墙壁移动步子。她想躲进浴室里,但才移出的步子,蓦地缩回。路被他挡住了!他没出声,但她就是知道,因为,那一股属于他的味道,已经包围住她。

  “你到底想怎样嘛?”进退无路,咱素妍紧握十指,瞪大泪瞳。

  “你……”走近她,他凝眼俯看她泪湿的颜,拾手碰她。

  “你!”触上颊的手,教白素妍直觉就想挥开。但,扬手挥碰到他掌上的纱布,想起那天自己曾狠狠咬伤他,白素妍瑟缩了下。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咬伤你的,我……”缩向墙角,她想避开罗德的碰触,但他的手如影随形,不断拭去她不停滑落的泪。

  “好了,别哭了,”不再是令人畏惧的威冷喝厉,罗德放缓声调。她的眼泪,教他心软。

  “嗯,我不哭。”怕再挨骂,也不敢不听话,素妍含着泪,点着头,不忘为自己说话,“我、我有听你的话,都留在房间里,我哪里也没去。”

  “你……”他没想到自己的几句话,竟会对她造成这样的影响。

  他不过是个陌生人,她就如此在意他的想法,那要是她的亲人,随口说几句较严厉的话,她不就……想起方才她与亲人的通话,罗德神色凝重。

  “我真的没再麻烦别人了,所以你……你不可以再骂我,也不可以再凶我了……不可以的……”不想再挨骂,也不想再被凶,她又哭得泪汪汪。

  “我现在没骂你,也没凶你。”她的畏怯与哭泣,令他不舒服。

  “可、可是你来了!”她噙泪指控,“来了不就是想骂我、凶我吗?不然,你怎会在这里?”

  “这——”这个时间,他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应该要在柏林参加一场商业应酬才是,但,他还是因为她南下。

  “那是因为你的情况,令人担心。”牵起她的手,他让她坐回床上。

  “情况?什么情况?我又没怎样……”没听到应有的怒骂,却意外听到担心,白素妍眨着水瞳,望着他的方向,表情好无辜。

  “有,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大家都为你担心。”

  “可是,是你叫我不要随便乱跑的,你说我会造成别人的麻烦,还会连累别人,你还说……”

  “抱歉。”突来的道歉,止住白素妍才要出口的话,也止住她的泪水。

  他跟她道歉?他真的不是来骂她、凶她的?

  “那天,我以为你是故意找饭店人员麻烦,想整他们,想看他们因你而受罚,因此才插手,没想到,你是因为看不见,才……抱歉。”

  “可是你知道后,还是凶我、骂我,又欺负我。”再次想起那天的事,素妍顿觉委屈。

  “我没有欺负你。”他皱眉。

  “你有。”

  “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

  “我没有。”相对于她情绪明显的高低起伏,他的心显得深沉。

  “你有、你有、你有!”忘了哭泣,素妍气恼地要他承认做过的事,“我说过了,我没有。”他再次强调。

  “你明明就骂我,还凶我、吼我!”

  “对于这几项指控,我可以承认,也可以道歉。”

  “那你还说没有欺负我?”

  “我并没有欺负你,我只是一时错怪你、误会你,如此而已。”捺住性子,罗德难得地再一次为自己的行为作解释。

  “可是你明知道我看不见,还大声骂我、凶我,本来就是在欺负我!”

  “白素妍!”他表情己变,可惜,她看不见、不知道,还继续指控他当天的恶劣行径。

  “我又没说错!”知道他不会再骂她,心中恐惧褪去,她胆子变大。

  “你当然说错了。”他脸色难看,认为她超过了,“欺负是蓄意的,而错怪、误会是无意的,再说,我道歉了,不是吗?”

  “可是,你——”

  说不赢他,白素妍气得别过头,不理他。“我不要跟你讲话,你出去!”

  白素妍站起身,想送客,但不理会她的逐客令,罗德·奥古曼冷瞥她一眼,转身迳自察看她房间的每个角落。

  他对她这阵子“自生自灭”式的生活,相当好奇。

  “我说你可以走了!”她发现他根本没离开的打算。

  “等我想走,自然会走。”瞥她一眼,罗德继续四处逛、四处看,连衣橱也开来看。

  “真没想到,你可以把这里维持得这么干净、整洁。”而且空气中,还讹有一股淡淡的咖啡香。“你……”被一个大男人逛房间,她神色不自在。

  “听说这十多天来,你没叫过一次客房服务,那你都吃些什么?”他转看消瘦不少的她。

  “姐出去前,有买零食跟饼干给我……”她不想回他的话,可是嘴巴就是自己答了。白素妍懊恼地捣住嘴。

  转头,他看见茶几上的水杯,和一大袋已经开封,但还没吃完的饼干。

  “跟我走。”伸出手,他握住她。

  “走?你要带我出去?”素妍摇头,“不可以的,我现在不能出去,不然,万一伯母跟堂姐来了,找不到我,她们会紧张的。”

  “紧张?”回身,他望进她清澄似水的黑瞳,冷笑,“你真的认为她们会因为看不见你而紧张、着急?”

  “我……”突如其来的质询,教白素妍眸光闪烁,“会的,她们……”

  “会?”罗德闻声,唇角讽扬,“是吗?可惜,我不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