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惊动撒皇饭店高层。一赶到现场,饭店

  经理大惊失色,紧急派人将差点就被咬下一块肉、血流不止的罗德·奥古曼送医。

  至于闯祸的白素妍,则被安娜送回房间,避免她再失控伤到其他客人。

  众饭店高层主管,相当担心自素妍事件,会间接影响撒皇饭店与奥古曼集团向来友好的关系,不过,事情似乎没他们想像的严重。

  因为对白素妍的失控举止,罗德·奥古曼并不追究,只要求他们要特别注意她,别再让她一人落单。

  而一结束在法兰克福的工作,罗德·奥古曼即搭专机返回到柏林。

  利用十多天时间,他不眠不休尽速处理完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

  这天下午,他抽空参加财务部与海外事业部的联合会议,听取多项海外业务发展投资计划。

  长达两小时的会议已结束,在座高层主管及专员,皆放松紧绷多时的神经,闲聊起海外股市。

  “真没想到约特公司今天的股价,又是跌停板。”

  “谁让他们暗中操盘,想收购我们在美洲的分公司?哼,我看再过一阵子,沙特公司就可以宣布破产了。”

  “得罪我们执行长,就活该他们倒大楣……”

  身穿名家设计西服,罗德·奥古曼坐于角落位置,翻阅一页页海外投资获利数据报表。

  他想专心工作,但是长时间工作,又未有充足的睡眠,罗德明显感觉自己最近的精神变得很差,而且还经常分心想起远在法兰克福的她。

  他实在不应该再把时间浪费在白素妍身上,但是他好奇她的亲人,为什么会把失明的她送到德国旅游,而后,又把她丢在饭店里不闻不问。

  为解开心中疑问,在回到柏林后,他立即派人调查她的资料。

  调查报告在最短的时间里,送到他面前。原来,白素妍的父亲与兄长白茂诠,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虽然自家老爷生前就已经把名下财产平均分配给两人,但两人发展却大为不同!

  十年过去,白素妍的父亲,成立白氏企业公司,而白茂诠则因为投资失利,输掉手中所有财富,长久以来,一家三口全靠白素妍父亲的援助。

  但,令人遗憾的,白素妍双亲因意外车祸死亡后,白茂诠一家人不仅没有善待因车祸而失明的白素妍,甚至,还计划侵占属于她的一切。

  只是,她的遭遇,虽令他同情,但他明白自己不应该也没理由,插手、干涉她与亲人间的事。

  毕竟,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个陌生人,只是,既是陌生人,为何离开法兰克福十余天后,他对她的记忆,却依然如此鲜明?

  拧眉盯看自己因她而缝了数十针的伤手,罗德眼里有着不解与疑惑。

  “执行长,你的手伤好点了吧?”经理注意到他看手的动作,关心问。

  然,愣了下,罗德继续翻看手中资料,不予回应。

  被完全忽视,经理摸摸鼻子,看向一旁因为没事而开始发呆的科弗。

  “科弗,执行长好像是在法兰克福受伤的喔?”

  “对啊、对啊!”聊起主子的私事,他的精神来了,“在饭店睡一晚,隔天起来,就看见他的手被包起来了,奇怪吧?”

  “知道原因吗?”

  “废话!当然不知道,执行长怎么可能跟我们聊这种事?”听到两人交谈,凯恩一边打呵欠,一边对经理翻白眼。

  “说的也是。”经理了解点头。他们家主子,向来只跟他们谈公事,从不浪费时间聊私事。

  “对了,我记得你们上星期就是住撒皇饭店,是吧?”

  “没错,有问题吗?”张开四肢,麦格懒散地拿椅子当沙发靠。

  “那你们有没有看过传闻中的那个女孩子?”

  意外入耳的话题,教罗德翻页的手,顿了下,眸光微沉。

  “谁啊?叫什么名字?漂亮吗?什么背景?”翻看手中杂志,卡非一手拄着下巴,随口问问。

  “名字是不知道,不过听说是从台湾来的,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长得还挺好看的,可惜眼睛看不到,是个瞎子……”

  “眼睛看不到又如何?”放下手中的笔,罗德·奥古曼冷眼看向正说着八卦的部属。他方才出口的所有描述,全都指向白素妍。

  “呃?”经理一呆。

  “对啊、对啊,是瞎子又怎样?犯法啊?瞧你那是什么态度?”发现上司难得对他们的话题感兴趣,一旁几人纷纷加入闲聊中。

  “就是嘛,难道眼睛瞎了,就不能长得漂亮?”

  “一点爱心也没有……经理,你真是教我们失望!”

  “真没想到你是那种人!”聪明的众人,齐声谴责。

  “哎!”经理急忙解释,“我没歧视她的意思,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那你快把话说清楚嘛!”

  “就我有个朋友到法兰克福玩,曾在撒皇饭店遇过那个女孩几次,还跟她说过几次话,对她印象很好,可是后来几天,就再也没人见过她了。”

  “那就是离开饭店了嘛。”凯恩猛翻白眼。哇,这么无趣的话题,执行长哪还会感兴趣?可一转头,凯恩瞪凸了眼。

  他发现自家主子不仅听得相当专心、认真,甚至,还开口接了话。

  “是离开了吗?”罗德浓眉微拧,问出同样的问题。

  “不是,根据我朋友的说法,她人还在撒皇饭店,只是,她把自己关在三0一八号套房,拒绝走出房门一步。”

  “把自己关在套房里?”皱着眉,罗德拿起钢笔,在执行长栏位上签下全名,“为什么?”

  “真正的原因,没人知道,不过,我朋友听到一些风声,说她好像伤到饭店一名很重要的客人,承受到不小的压力,可能疯了……”疯了?突如其来的两字,令罗德·奥古曼愕怔蓝眸,蓦然转头看向正说得口沫横飞的经理。

  她,疯了?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吓坏白素妍了。一连十多天,她不敢离开套房一步,也拒绝别人的接近,她把自己关在三O一八号套房里。

  因为她害怕失明的自己,在无意间,又会再带给别人麻烦,又会再连累别人,她也怕会再被人耻笑,更怕被人骂。

  所以,她把自己隔离起来,不让自己再有伤害别人的机会,也不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困扰,更不让自己变成“坏人”口中的麻烦。

  最后,她干脆谁也不见了,就连饭店经理前来关心问候,她也不见。

  不过,当安娜被推派前来跟她沟通,她也会告诉安娜,只要堂姐一来接她,她马上就会走,绝不会再给他们制造麻烦,就只要求他们别理她,别让她真的变成他们的问题。

  那,他们为什么还不放心?为什么还一直来吵她?他们是想赶她走吗?

  叮铃……门铃声不停地响着。

  紧捣着耳朵,白素妍脸色苍白,害怕地缩着身子,坐在床边角落。

  终于,门铃声停了。

  眨了眨饱受惊吓的空洞黑眸,素妍伸出颤抖的手,探向柜子上的电话。

  拿起话筒,她摸着电话上的数字键,按下一组专线号码,再把话筒紧紧地贴向耳朵。

  “大伯……”电话一通,她哽声唤。

  “素妍啊,是不是你怕母到了?”电话彼端传来白茂诠虚伪的慈蔼。

  “不是,我等好久了,可是伯母都还没来……大伯,我想回家……”

  “我知道你想回家,可是最近公司忙,我实在走不开。”

  “那没关系的,我自己回去好不好?我不要留在这里……”她哭泣着。

  “那怎么可以,太危险了!”白茂诠脸色大变。他好不容易才把她丢到国外去自生自灭,现在怎么可以就这么让她回来?

  “大伯,不会的,我可以先请饭店帮我订机票,再搭计程车到机场,到时候,航空公司会有人带我登机,这样我就可以回台湾……”

  “绝对不可以!”

  “大伯……”

  “素妍,你乖、听话,再等等,我想你怕母应该就快到了,她可能是半路被什么事情耽搁,所以才晚了几天,你别急,慢慢等。”

  “可是,我……”听到同样的回答,白素妍红了眼眶。

  “我看我还是让婧红去接你好了,那丫头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把你丢在饭店,就自己跑出去玩!”电话彼端的白茂诠,故作生气骂道。

  “不要,大伯,你不要骂姐!”想到堂姐白婧红的性子,白素妍吓得急声道:“是我自己不跟她去的,你不要怪姐!”

  “但是她把你一人丢在……”

  “我没事,我很好,我、我会乖乖等伯母来接我的,大伯你去忙吧,我不吵你了,再见!”噙着泪水,素妍匆匆挂上话筒,结束通话。

  她想哭,可是她知道哭无济于事,也不能解决事情,她只能继续等待。

  摸索着床边,她下床,想到浴室洗把脸。循着不知撞碰过几次,才找到的安全路线,素妍沿着墙边,一步步往浴室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