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间的互动实在碍眼,顿时,一声冷哼,逸出他的唇。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自己闯的祸,就该自己收拾,不要一天到晚就只会给家人找麻烦,也不要连累那些无辜的旁人!”

  “我……我知道。”再一次被陌生的他逼出泪水,素妍难过地希望一切只是梦,自己从未来过德国。

  “还有,你也不要以为家里有钱,自己就是公主,每个人都得把你捧在手心,也别以为所有人都有义务替你处理善后。”他冷语苛严。

  被说中一切,素妍羞愧得无地自容。

  她从不想连累别人,也不想麻烦别人,可是,这十多年来,她不知道已经带给伯父他们一家人多少困扰了。

  “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捡的……我自己捡……”双手扶住墙面,素妍泪眼蒙蒙,慢慢蹲下身子。

  紧抿着浸泪的唇,她伸出纤长十指,在光洁滑亮的地板上慢慢摸索。

  “你?”愕见白素妍像身处在黑暗中,全凭触觉摸索的拾花动作,罗德·奥古曼酷颜惊诧。

  摸到柔软的花办,自素妍泪眸一亮,双膝跪地,朝花茎部位急切触摸过去,而后一把抓起——

  “威廉,你看,我捡到一朵了!”高扬手中花,她笑眯泪眸。

  “我帮你。”再也看不下去的威廉,气得瞪罗德一眼,冒着可能会因为得罪大集团少东而被开除的危险,走上前想帮素妍捡向日葵。

  “不要、不要!”惊仰苍白雪颜,素妍朝威廉急摇手,就怕他的帮忙,会惹来罗德的怒骂与责备。

  “我、我自己捡就可以了,真的!”

  “好好好,我不帮你,你慢慢捡,别急、慢慢来。”威廉连忙后退。

  “好,我慢慢捡。”泪颜一笑,她继续摸着地板,捡着花。

  刚刚她摘了二十朵的向日葵,现在手中有十二朵,那她只要再捡八朵就可以上楼回房间了。

  捡回一朵又一朵的艳黄葵花,她凝泪黑瞳笑意闪动。

  可,怔望她单纯的喜悦笑颜,罗德·奥古曼蓝眸幽沉。

  再不知情,他,也懂了。

  “你……”她不是有意连累别人,不是有意制造麻烦,不是故意去撞行李架,也不是故意撒落一地葵花,更不是故意要扳倒行李架,她只是——

  “看不见。”

  简单的三字,教白素妍拾花的手,顿停于空中,笑颜僵凝。

  “你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

  “我……”收回僵直的手,她想起身,想离开,但双手紧捧着大束向日葵的她,才站起来了,又跌下。

  像是感受不到瞬间跌落地的疼,她低下头,动也不动地坐在原地。

  她希望有人能帮她说句话,但,她等不到,她被四周窃窃私语的人群孤立,被逼着承认自己的残缺。就像小时候一样。

  眨动没有焦距的瞳,缓缓仰起苍白雪颜,她望向他声音来处。

  “对,我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当年那场意外车祸,不仅夺去她爸妈宝贵的生命,同时,也夺走她的视力。

  “你!”想起自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对她的恶劣态度,罗德脸色相当难看。

  他以为她闯了祸,就想跑,但她不是,他错怪了她,只是她根本不应该独自一人在这里!

  “既然看不见,还跑出来做什么?为什么不待在房间里?”万一遇到危险,失明的她,能如何能反应自理。

  “我……”被他一吼,素妍双肩一颤。

  “你就不能安分待在自己应该待的地方吗?为什么要四处乱跑,带给别人麻烦?”

  “我没有带给别人麻烦,我只是……只是出来走一走,我……”恐惧占住她的心,染上她的眼。

  他、他又生气了!刚刚她不过是无意闯了祸,他就骂她,还凶她,那现在知道她是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他还会给她好脸色看吗?

  不,他不会的,听,他的口气还是那么凶,还是那么不讲理,都不听她说话,就只会吼她。

  他一定会在大家面前再给她难看,对,他一定会用更难听的话骂她!这种人,她碰过太多了!

  再也顾不了怀里的向日葵,白素妍脸色惊惶,手脚直颤,急身站起,想搭电梯上楼,想尽速远离一再骂她、凶她的罗德·奥古曼。

  但是,在惊慌情况下,早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她,不管是往哪个方向冲,总会撞到围观、看热闹,或想帮她却又因为罗德难看脸色,而不敢为她挺身而出的饭店客人。

  “你……你们……让我走、让我走啊!”被人群包围住,无处可逃,白素妍骇瞠无神黑瞳,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房间,我……”红着眼眶,她伸出不停抖颤的双手,摸索前方,想为自己摸出一条路。

  “真是可怜,长得这么白净清秀,竟然会看不见。”几句同情响起。

  “她的眼睛好漂亮,没人说还真看不出来是个瞎子呢。”

  “唉,怎会这样呢?可惜了那张漂亮脸蛋。”

  “哼,准是做了什么坏事,看了什么不该看的,才会变瞎子!”

  听着一句句来自四面八方的惊叹、惋惜、同情与刻薄,一幕幕小时候被同学、邻居欺负的可怕记忆,教白素妍神情惊恐。

  “我、我没有做坏事,我要回房间……拜托……帮我……帮帮我……”

  睁大毫无焦距的盈泪黑瞳,素妍唇齿颤抖,伸出微颤的手,哽着声,祈求他人协助。

  “你——”她的噙泪恳求,教罗德·奥古曼顿感不适。

  步上前,他捉住她,想稳住她惊惶的心。

  她就像是误闯森林的小白兔,惊慌、恐惧,且楚楚可怜的模样,教人为之心疼,就连他向来冷硬的心,也为之不忍。

  “走吧,我送你上楼。”他沉声道。

  可,一听到他的声音,闻到他的气息,素妍情绪顿而激动。

  “不要碰我!走开、你走开!”她骇声尖叫,挣脱他的手,惊步后退。

  “你!”眼色一沉,罗德·奥古曼疾伸出大掌,紧钳住她雪白手腕,紧绷酷寒容颜,拖着她一块走。

  “你不要抓我、不要碰我!你是坏人,你走开、走开!”

  被挤出人群的威廉,一听到白素妍的尖叫,急得想冲走入群,想把她拉出围观的人群。

  但下一秒,刚刚还在人群里哭叫、挣扎的素妍,已经被拖到人群外。“想回房间,就给我安静!”

  “不要,我不相信你!”他不会这么好心帮她的!

  “给我住口!”她的失控,教罗德表情更显阴沉。

  “你是坏人,我不要听你的话,我不要住口,你是坏人!”挣脱不开他有力钳制的白素妍,一身狼狈,发丝散乱,神情慌乱。

  “带她上楼休息!”走出人群,他看见威廉与拿着白手杖闻声赶来的安娜,即将她拖至两人面前。

  因此突发事件而渐渐吵杂的环境,与四周接近喧哗的人声,教原就因眼盲而缺乏安全感的白素妍。心惊惶。

  “不要、不要碰我!放开我、你们快放开我!”

  就像是已被逼至绝境,白素妍泪瞳一瞠,为保护自己,骤然舞爪攻击紧抓她不放的罗德。

  “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被一波波恐惧重重包围,素妍慌到极点。为求脱身,她奋力挣扎。

  霍地,她瞠瞪惊瞳,一低头,一张口,发狠咬住扣住她手的大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