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滚。”

  一字冷言,轰走一再打扰他的士绅名媛,罗德起身,走出酒吧。

  难得遇上令他一眼就看上的女人,他等她,走近他。

  拿出口袋里的烟盒,抽出一根低首点燃,罗德发现她举步优雅,可行进速度相当缓慢,甚至可说是小心翼翼。

  还有,他也注意到她与饭店服务人员,似颇为熟悉,且倍受重视,因为她每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扬手,而后就会有经过的服务人员走向她。

  他认为这样的情况,有些怪异,不过,那毫不影响他对她的兴趣。

  虽然艳阳已落下,天色已暗,但,手捧向日葵花束,缓步前行的她,就像是另一道绚烂光芒,取代了白天的阳光。

  俯首审视低首行至面前的她,一道异样光采,疾速掠过罗德沉亮的眸。

  未施脂粉,黑发及肩的她,柳眉大眼,唇似丰润红菱,清纯可人。

  尤其,当她柔唇一抿,浅浅一笑,娇甜的嘴角边,就会出现一对若隐若现的小小梨窝,教她原就纯真甜美的脸孔,更显清新可爱。

  沁入她鼻的古龙水味与烟味,换来她一句歉意。

  “对不起。”随着她的转向,一句娇甜自她唇问逸出。

  当他只是路人甲乙丙,黑发女子低敛睫眸,小心且毫不迟疑地自罗德身前从容行过。

  盯视逐渐远去的纤细倩影,罗德·奥古曼俊眉微蹙。

  他以为她会因为他的注视而停下脚步,但……她全然忽视他的存在,看也不看他一眼。忽地,一丝兴味,划过他沉亮的眼。

  他不信今日的自己,会得不到她的注意。

  迈开步伐,罗德·奥古曼大步走近再次停下步子、扬手,进而与服务人员轻语交谈的她。

  “白小姐。”正巧经过的女服务生,带着笑容快步走向她。

  “安娜,是吗?”听到熟悉的声音,她唇抿浅笑,直视前方。

  她名叫白素妍,现年二十一岁,是台湾w大学德文系二年级的学生,同时,她也是白氏企业的唯一女继承人。

  自小父母双亡的她,十多年来,一直是由伯父一家人负责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而她的生活圈也因此局限于家里、学校与临近的小公园。

  因为,她不希望在伯父与伯母,辛苦为她管理白氏企业之际,她还四处乱跑,让他们为她的安全担心。

  至于这次,她会答应跟着堂姐来德国旅行,全是因为伯父坚持的关系。

  伯父总说她已经长大了,应该要多出来见见世面,所以今年伯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就是这趟深德之旅。

  这是她首次出国旅游,出发前她很紧张,也很期待,而且,只要想到她也可以跟其他人一样,走进“罗曼蒂克大道”上,一个又一个既深具历史意义,又如梦似幻的古堡,感受异国的浪漫,她的心跳,就莫名加速跃动。

  就好像她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她一人的浪漫爱情,只是,可能吗?

  她想,委难了。苦笑扬上她的嘴角。

  不过没关系的,就算她一辈子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浪漫,她想,那也无所谓。

  至少,她还可以在因格林兄弟而串连起的“童话大道”旅游路线上,重温自己的童年,也回忆爸妈生前,为她讲格林童话时的温柔与慈爱。

  只是没想到,她的深德之旅在还没开始之前,就已经被结束掉了。

  因为一个礼拜前,她才与堂姐抵达法兰克福国际机场,当天上午,堂姐就跟刚在机上认识的德国男子走了,把她一人留在撒皇饭店。

  幸好,饭店经理与服务人员,在得知她的情况后,给了她不少的协助。

  “白小姐,你记性真好,我们也才说过几次话,你就记住我了。”微笑看着气质高雅,全无富家千金骄恣恶习的素妍,安娜眼里有着惋惜。

  “那当然,我的听觉,可是很敏锐的。”转向安娜,素妍眨动灵眸,娇声巧笑,以流利德语与之对答。

  “对了,我是想请你帮我找……”她空出捧花的一手,羞涩微笑,“我应该是放在花径边上,可是……”突地,她话声暂止。

  一股荡于鼻间的烟味与古龙水味,教她柳眉微扬。

  刚才经过酒吧时,她好像也有闻到同样的味道。

  看见素妍的表情,安娜转看四周,发现刚刚一进酒吧就引起一阵纷乱的罗德·奥古曼,正朝她们跨步走来。

  “罗德先生晚安。”面对大集团少东、饭店重要客人,她不敢怠慢。

  “晚安。”罗德点头,蓝眼直盯白素妍。

  似感受到他太过强烈的注视,白素妍低下素净雪颜,凝看光洁地板,一边静待他与安娜对话结束,一边研究着他的声音。

  这个男人说话速度不慢不快,音质低沉富磁性,语调沉稳有自信,且字句分明,让人很容易感受到他话里的威冷气势。

  她猜他肯定是一个在某个专业领域里,很有成就、很有成就的男人。下了结论,白素妍眉眼凝笑,柔唇轻扬。

  只是,突然静下的无声空间,教素妍感觉有些怪异。

  是她的在场,打扰到他与安娜谈话吗?

  “对不起,打扰两位一下。”只要解决她的问题,她马上就离开,“我刚说的,就请你们抽空帮我找,还有,电梯间是在哪个方向?我应该要怎么走才会顺?”

  “你是不是要回房间?”

  “是,时间不早了,我想上楼休息,可是,少了它,我的方向感就变得好差……”说起自己令人苦恼的问题,她神色不自然。

  “哪会?就差几步而已,很接近了。”安娜善良安慰她略感不安的心。

  “你就从你现在这个方向,再往前直走大约五十公尺,然后右转,就到电梯间了。”安娜想到,“还是我送你上楼好了。”

  “谢谢你。”白素妍轻笑摇头,“我自己上去就可以,这点路还难不倒我的,不打扰你们了,晚安。”

  捧着美丽的向日葵花束,闻着扑鼻的花香,白素妍带着愉快的心情,笑眯清眸,一步一步往电梯间慢慢走去。

  可,跟在她身后的罗德,却蹙拧剑眉,紧盯着她看。

  从她与安娜的谈话内容来判断,她的方向感似乎很差,很容易迷路,但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若是,为何他仍感觉不对劲?

  还没找出她的不对劲之处,罗德·奥古曼就因为眼前一幕而大感诧异。

  她到底有没有在看路?

  一部装满集体住宿旅客行李的大行李架,就在她的正前方,可是,她却像没看见似的,仍不改直行路径,继续往它走过去……

  砰!意外撞上行李架,白素妍惊身急退,失去重心,抛撒出满怀的向日葵,神色惊恐而无助。

  “啊!”她双手惊急挥舞,想攀住任何可以撑住她的支柱。

  惊慌问,碰触到冰冷的行李铁架,白素妍就像是落水之人,一抓到身边的飘流浮木,就双手齐出紧紧抓住。

  就在前面等待电梯的行李员,发现行李架晃动,探头后看,就被她的惊人举动吓到。

  “啊,素妍,你快放手,危险啦!”行李员吓得连忙张开双臂,挡住就要往她身上砸下的二十余件行李。

  白素妍一听心惊,听话松手,但却也因此而重跌倒地。

  “对不起,威廉,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闯了祸,她紧张问。

  “我没事,只是现在我不能帮你,你可以自己站起来吧?”他得先把松动的行李塞回去,要不然这些行李箱准会砸到她。

  突然,一件被堆在最高处的行李箱,因被推挤而顺势落下。

  “小心!”罗德眼色一变,疾步上前,一把将她扯进怀里。

  砰!松脱的行李箱,应声落地,就砸中她方才倒地的位置。听到就近身边的重物落地声,素妍眨动双眸,脸色苍白。

  “你在做什么?”拉开与她的距离,他厉声质问。

  “我……”像是做错事被抓到,白素妍紧张、无措,低下头。

  “你没看见行李架就在前面吗?居然还往它走过去?”

  “我……”难以回应他的责问,她紧咬红唇,低头不语。

  “你说话啊!”难以克制的莫名怒火,令他口气极重,“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造成别人的困扰?”

  “罗德先生,事情没这么严重的,你别生气,素妍她……”威廉出声想打圆场,但被他一记冷眼吓退。

  “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他的怒火,教她紧张、害怕。

  “说对不起有用吗?万一今天你真被行李砸到、受了伤,到时候,推送行李的人,就会因为你而受到严厉的惩罚,这你不知道吗?”

  “我、我知道,对不起,威廉,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从未被人在大庭广众下,如此怒声责骂,白素妍眼眶泛红,抿咬红唇。

  “素妍,没事的啦,你别难过了。”威廉连忙安慰。

  “素妍?”冷眼盯看名唤威廉的服务员,罗德冷哼一声,再将矛头对准白素妍,“就算是客人,也要有客人的自觉,别给他们制造麻烦。”

  “是,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真的不会了,对不起……”再一次朝他弯身道歉,她噙泪转身,想离开这令她难堪地方。

  可她的转身举动,却意外再次引发罗德心中莫名怒火,也完全破坏他之前对她的好印象。

  “这样就想走了?”原以为她应该是个单纯、优雅可人的女孩,但很明显的,他错估她了。

  从她的穿着打扮,及饭店服务人员对她态度,他猜她准是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凡事都要旁人为她处理好的富家千金。

  “不……不可以吗?”不知道自己哪里又错了,她低头,强忍泪意。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撒了一地的花,不必捡起来吗?”

  “是,我捡、我捡就是了。”含着泪,素妍慢慢蹲下身子,伸出手,想拾起散落一地的向日葵,但一旁的威廉,已经将她拉起。

  “你是要上楼吧?来,我送你上去。”眼看四周人群越聚越多,威廉控制想落跑的冲动,连忙将白素妍带进电梯问,免得她再被不知情的人欺负。

  “可是他……他会生气的,我还是把花捡一捡好了……”害怕罗德心中不明的怒火,她凝泪黑瞳里,有着无助的委屈与坚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