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穿过富丽堂皇的长廊,他越过瑞吉,欲走进被按开的高速透明电梯。

  突然,他停下脚步,转身,淡眼扫过眼前五人。

  “累吗?”听不出喜怒的两字问句,落在跟他数年的瑞吉身上。

  莫名的问话,瑞吉傻住,四人呆住。

  没得到第一回应,罗德调移视线,看向身型威猛的麦格。

  “真的很累?”

  “不不不!不累、不累,我们一点都不累!”一回过神,麦格一边低头猛摇,一边死瞪已经躲到最后面的凯恩。

  “真的?”似早猜到他的回答,罗德点头,淡冷眸光转而投向卡非。

  “真的、真的!我们真的一点都不累!”卡非吓得猛点头。就算他们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喊累啊!

  “喔?”敛眸,扬眉,他转看正对着凯恩龇牙咧嘴的科弗,“科弗?”

  “我?”咧到一半的嘴,猛抽搐,“呵、呵,大家都不累了,我当然也不累,呵呵呵……”死凯恩,这次真会被他给害死!

  “是吗?”罗德眸光一沉,转而盯住一直闪避众人视线,缩往角落的凯恩。

  “你呢?”

  谁?这次换谁被问了?背对众人的凯恩,急急转看左右两侧。

  “凯恩?”

  “呃?”被点名,凯恩整个人傻住。

  “凯恩,执行长正在问、你、话、呢!”麦格咬牙假笑,要他小心答。“是……”已经被麦格等人,用眼神谋杀数百次的凯恩,认命转身,望着一脸酷冷的主子,“执行长。”

  “你们真的都不累?”

  “不累?哈。”干笑一声。哪可能不累?他已经累到可以当睡王子了。“说。”

  “可不可以不要说?”瞄到麦格等人眼底的杀意,凯恩打了个哆嗦。他还想多活几年。

  罗德眼色暗下,面无表情,环看身侧几名不断对凯恩施加压力的部属。

  “你说呢?”

  太过平淡的语调,教凯恩直发毛。

  “呃,我看我还是说好了。”冒着可能会被同事暗杀的危险,凯恩决定实话实说。

  壮大胆子,直视上司酷冷容颜,凯恩抬头挺胸,一脸的正气凛然。

  “执行长,其实大家是因为怕说错话,才不敢多说什么,不过,你既然开口问了,那我就不客气老实说了。”

  麦格几人一听,恨不得拿刀砍死又想惹祸的凯恩。

  “说不累,是骗……”三道杀人目光,惊得凯恩立即改口,“呃,我是说大家都说不累,那当然就是不累了。”呜,他是卒仔。

  “真的不累?”罗德看似有些意外他的回答。

  “当然不累!”学着众人睁眼说瞎话,凯恩笑着脸,讨好他。

  “喔,你心里真这样想?”

  “是的。”凯恩笑眼眯眯,努力谄媚,“可以跟在你身边做事、学习,可是我们的荣幸,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了,哪里还会觉得累呢?”

  “对,凯恩说的很对!”一旁几人听了,乐得大声附和。

  “所以,就算我们哪天真的被你操死、累死了,那也是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的!”凯恩越说越顺口。

  “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众人争相为他的话背书。

  “真的?”

  “当然是真的,能为执行长、为集团牺牲,我们几人是在所不惜!”沉默了会,罗德盯看身边几人,点头。

  “你说得很好。”

  “呵,哪里,谢谢执行长赞美。”被夸赞,凯恩笑得好骄傲。

  “既然大家都不累,那——”看着四人,他薄唇微勾。

  怔见主子唇角那抹看似笑,却不是笑的笑,几人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那?那如何,执行长?”凯恩小心探询。

  “那在回柏林前,我们就先到法兰克福的分公司走一趟吧。”

  “啊?”四人一听,目瞪口呆。

  “我原担心你们太累,会撑不下去,不过现在我放心了,定吧。”苦恼多时的问题,得以顺利解决,罗德·奥古曼心情不错,微笑,旋身与瑞吉步进电梯。

  然,转身发现四人还站在电梯外发呆,他浓眉一拧,冷下脸——

  “该走了!”

  午后两点,罗德一行人搭乘AGM专机,飞离阿拉伯,于晚间八点左右抵达德国西部大城法兰克福国际机场。

  通过必要的验证程序,六人坐上加长型劳斯莱斯房车,离开机场,前往位在法兰克福市中心的撒皇饭店。

  由于法兰克福是临时加入的行程,所有的工作计划及会报,也已在专机上讨论完毕,用过餐后,四人即各自回套房躺平休息,打算一觉到天亮。

  “你也下去休息吧。”

  挥退瑞吉,罗德步上阳台,倚墙抽烟,仰颜凝看项上蓝天。

  虽已晚间九点,但法兰克福天空依然蔚蓝,阳光灿烂,收拢不住的万道金芒,映耀着这个国际大都市。

  他也该上床休息,只是此时,他毫无睡意。

  凝盯湛蓝穹苍,他浓眉一拧,忽地旋身离开阳台,步进大厅,捺熄手中将燃尽的烟蒂,举步迈离皇级套房。

  他决定到外面走走,好好放松一下长久以来紧绷而疲惫的身与心。是的,他也会累。

  虽然,他是个坐拥亿万欧元财富,人人争相逢迎巴结、阿谀谄媚,就为与他攀谈关系的豪门少东。

  但,他也只是个男人,一个需要用餐、需要睡眠,万一下车受伤,也会流出红色血液的一个普通男人。

  来到位于撒皇饭店东侧,向日葵花海中的露天酒吧,罗德·奥古曼点了杯威士忌,走到不受人注意的角落。

  “啊,你不是罗德先生吗?”

  一声娇呼,引起所有人注意,也让冷清许久的角落,热闹了起来。“你好,我是玛莉,请问我可以跟你同桌吗?”

  “罗德先生,你还认得我吗?上次我们在中央银行总部见过面呢。”

  “奥古曼先生,我是莎拉,你记得吗?”

  “罗德先生,不是听说你到国外视察业务,要到八月中才能回来吗?”

  “不知道你这次来法兰克福,足为了公事,还是有私事要处理?”才在窗边位置坐下,才喝下一口酒,一群知悉他身份,想巴结他,与他攀关系的男女,已经将他团团围住。

  不过,纵使他的身边已经吵翻天,酒吧经理也上前关心,罗德·奥古曼的视线,依然不在他们身上。

  因为他从不在陌生人身上浪费时间,也因为打从一坐下,他的视线就被那一片金黄色花海中的一抹蓝,深深吸引住。

  怀抱数十朵向日葵,身穿粉蓝及膝连身裙,美丽女子黑发及肩,在东张西望后,缓步走出花海。

  站上花道小径,她再停下步子,再东张西望,五秒过去,她往罗德方向望来,教他清楚看见她娇美柔颜。

  直视她富含神秘气息的清灵黑瞳,罗德湛蓝眸光,紧锁住她。

  忽地——

  似感受到罗德·奥古曼的紧盯凝视,她笑意盈盈,脚踩白色凉鞋,迎着微凉夏风,朝他轻步行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