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东太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东太酷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德国,柏林国际机场。

  炎炎夏日,天空清蓝,一架于机身处标有奥古曼国际集团“AGM”专有字样的白色专机,载着海外部五人决策小组,于上午十点准时起飞,展开为期四十五天的商务飞行。

  飞越欧美亚澳四大洲、十八国首都城市,AGM专机依决策小组之视察进度与机动安排,在各大国际机场问起飞、降落,预计七月中旬,自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德返回国门。

  不过,往年都得要一个半月,才能完成的视察工作,在今年提早完成。

  因为原海外部执行长,已于三个月前退休回家养老,而承接其工作者不是别人,正是他们集团少东——罗德·奥古曼。

  是故,在太子脚下,再也没人敢像以前老执行长在位时,一边工作、一边玩乐,把出差当度假,把开会当轰趴,一边泡美眉,一边吃大餐。

  现在的他们,为能保住金饭碗,不被主子列入怠惰黑名单,各个紧绷神经,且竭尽心力,尽展所长力求表现,因此,才得以提前完成工作。

  只是,在沙特阿拉伯开完最后一场业务检讨会议,结束最后一站的视察工作后,几人已经累翻了。

  车好,这种恐怖的魔鬼之旅,已经结束,下午他们就回柏林了。

  离开位在利雅德南区的分公司,四名专员同车回到沙法特饭店,搭乘贵宾专用电梯,直达位在第三十九层的套房楼层。

  当。电梯门一开,一句宏亮英语问候,即传进四人耳里。

  “四位午安。”

  “嗯。”步出电梯,四名看来潇洒帅气、走路有风的决策专员,高扬下巴,同时递出一张美钞,抬手挥开楼层值班服务员的恭敬问候。

  然,一过转角,再也没外人,四人顿像消了气的气球,垮着肩,驼着背,拖着沉重脚步,一步步往左侧三九0二号总统套房缓慢前进。

  拿出身上磁卡,麦格有气无力刷过门边辨识器,开门走进设、计装潢超奢华的总统套房。

  “喂……行……行李整理好,就拿来大厅,我找服务生送下楼……”已经累到无力赞叹套房的奢华,卡非一面关门,一面喃喃念。

  对,才结束沙特阿拉伯的工作行程,他们马上就要搭机返回德国,一刻也不得休息。

  因为,他们有个向来就把时间当生命看,而且永远不必休息的酷上司。

  “唉……”科弗一听,叹出一声长气。

  “好想睡……”转往左侧睡房的凯恩,张着无神的双眼,低声喃道。突然,分别转往各自睡房的三人,一听,双眼一瞠,同时转身冲向他。

  “别闹了你!”一把揪住他的领子,麦格恶瞪双眼,“想睡觉,就回家再睡,现在别连累我们!”

  “就是嘛,难道你已经忘记,执行长他最、最、最……最讨厌别人浪费他的宝贵时间?”科弗怨恨强调。

  一寸光阴,一寸金算什么?他家主子是一寸光阴,亿吨金,从小就把时间直接当命看!

  “还有,一人犯错,四人同罪,你想再害人啊?!”卡非表情好恨。

  三个礼拜前,就是因为凯恩太过贪睡,延误出发时间,执行长之后才会要求每一间住宿饭店的柜台,每天清晨五点就得Call他们四个起床。

  害得每天都被主子操到凌晨一、两点,才得以上床睡的他们,不仅没一天睡得饱,还天天作恶梦,被坏人拿刀追杀。

  “我、我只是随便说说的……”被三人反应吓到,凯恩连退数步。

  “随便说说也不可以!”三人同声吼他。

  “可是……”

  “没有可是!”麦格火了,“虽然这次海外视察工作已经结束,我们也马上就要搭机回家,可是,万一你再不幸犯错,再不幸因为贪睡,耽误、浪费到执行长的宝贵时间,谁知道他这次又会怎么惩罚我们?”

  “他总不会再找人,在清晨五点Call我们起床吧?”凯恩努力猜。三人闻言,表情一呆。

  回想起这阵子,从没好好的、舒服的睡过一觉的痛苦日子,三人表情好哀怨,好想哭,好想、好想揍人!

  眼见麦格等人眼中怨气逼人,似想痛揍他一顿,凯恩吓得连忙摇手。

  “呃……各位大哥,我只是随便猜猜,随便说说,大、大家别冲动,我现在、马上、立刻就回房间整理行李,绝不再加害各位!”

  话声落,他匆忙转身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一边还猛拍胸口压惊。

  其实,被他们三个揍一顿,是还好啦,顶多皮肉痛而已。

  可是,万一他真因贪睡,再被他们那个从头到尾都酷着一张脸的执行长盯上——

  那,肯定会死人。

  一整理好行李,找人送下楼,四人依往日惯例,来到罗德·奥古曼与助理同住的总统套房报到。

  早已疲惫不堪、精神萎靡的四人,或趴或躺地占据大型沙发组,等待主子的出现。

  “唉,我好累喔……”趴卧在舒适的长沙发里,凯恩痛苦呻吟。

  “我也是……”

  “加我一个……”

  “再加我一个吧……”

  喀地一声,右侧紧闭的门扉,被人自拉开。

  “现在我每天睡觉都会作恶梦,不是被鬼抓,就是被坏人追……”凯恩哀声再叫。呜,好倒楣。

  “我也是……”

  “加我一个……”

  “再加我一个吧……”

  “我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凯恩继续哎哎叫,跟大伙博感情。

  但,三人一听,没人答腔,各自挪动瘫软的身子,想好好休息一下。

  “喂,你们干嘛不说了?”没听到认同声,凯恩转头瞪三人。

  想了一下,麦格坐起身子,看着也相继坐起的卡非与科弗。

  “说真的,我也是快撑不下去,可是,大家别忘了,执行长一上任就大幅调高我们的薪水,从没亏待过我们。”麦格认真说着。

  “对,而且他还增列多条福利,提高员工每季红利……”科弗点头。

  “没错,光凭这几点,我认为这一切就值得我们努力撑下去!”

  “还有,别忘了,还有日后高额的退休金!”凯恩情绪顿时高昂,倏身坐起,双手握拳,激动道:“我们一定要加油,努力坚持撑到最后!”

  眨眼问,四条虫变成四条龙,四人情绪沸腾、冲劲十足。

  只是,三秒过去,四人再次无力瘫倒沙发上。

  “好累……”

  “好想休息……”

  “好想睡觉……”

  “好想……好想打呼……”太累了,凯恩目光涣散。

  突然——

  “少爷,一切都已经联络好,可以出发到机场了。”

  刚挂上电话的随身助理兼司机瑞吉,快步走向伫立门前,身穿黑色名牌西服,正酷着一张俊颜的高大男人。

  四人惊愕弹起,急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就“酷”在门边的男人。

  “执行长好!”一扫先前疲累之情,麦格等四人精神一振,大声问好。

  对啦、对啦,眼前这位身高一八六公分,高大、自信、英挺,却略嫌冷漠的大男人,就是他们海外部执行长、集团酷少东——罗德·奥古曼。

  冷淡扫视四人一圈,罗德面无表情,酷着脸,举步迈往门口。

  四人互看几限,立刻自动跟上,对酷主子的酷态度,完全没意见。

  因为他们这位主子,听说自小就冷漠、寡言,而且为人低调,而他们几个近来都跟他混在一起……呃……不对,是跟在他身边做事,早都习惯了。

  不过,为人低调并不表示他就好招惹、好说话,遇有争执或磨擦,就会自动选择让步或息事宁人。

  相反时,倘若有人敢惹他,管他是外人还是自家人,他照样把事情闹得天翻地覆,还挥刀砍断对方所有后路,教那些只长年纪、只长身高,就是不长脑袋的蠢蛋,一辈子后悔招惹他。

  据说数年前,集团守旧派的长老们,就曾被刚学成归国、投入家族企业的他,狠狠砍过一顿,有切身之痛。

  听说因为他行事作风专制、强悍,才进入集团决策中心,就为强势整顿集团内部,剔除老旧传统条例,而与守旧派产生问隙,掀起一阵巨大波澜。

  当时,闻悉此事的内部、外界人士,都等着看好戏。

  他们相信以罗德为首的新生代势力,最后肯定会被那群老好巨猾的老狐狸给设计、吞噬、操纵,变成乖乖的傀儡少东。

  可是出人意料的,三个月过去,一群长老的声音,渐转沉寂,再过三个月后,守旧派势力,已自奥古曼国际集团彻底消失。

  自此以后,商场人士都知道,在他们奥古曼国际集团里,准都可以被得罪,但就是不能惹到他们为人低调、心机深沉、手段强硬的少东……

  看着前方昂首阔步的挺拔背影,凯恩是满眼的敬畏。

  想想,当年他们主子也不过才学成归国,竟然只用半年时间,就完全摆平那群只会出张嘴汪汪叫的老滑头,实在是太了不起、太伟大了。

  现在他有幸跟到这样厉害的主子,肯定是耶稣、圣母玛丽亚的保佑……

  望着稳步前行的上司,凯恩崇拜地紧跟在身后,一头撞上。

  被人自后撞上,罗德蹙眉,止住步子,转头看他。

  喔,看,他家主子连皱眉的样子都好酷……呃?皱眉?发现自己正紧贴着罗德傻笑,凯恩尴尬一笑,急忙后退。

  “对不起、对不起!”

  冷看他一眼,罗德回头,步出已被拉开的门,离开总统套房。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