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面修罗恋逆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闻言,慕容妍这才知道原来这竹林是如同死士般的炽影卫的训练驻地,同时也对他毫不避讳的让她踏入此地感到讶然,「既是这般戒严慎密的地方,带我来妥当吗?」

  「在朕心里,早已当你是自己人,又有何不妥?」

  「自己人」这三个字重重的撞击着心,无声无息的击碎了慕容妍心底那份初衷。怎么也料不到怀着恨意,带着杀意的自己,竟是让严炽书当成了自己人。「你就真的不怕……」

  「朕要是会怕,在你踏入龙御殿那日便不会留你下来。再说,朕既是信你骨子里那份纯然善性,又何须防,你什么呢?」出了竹林,严炽书环在慕容妍腰际的手收紧了几分,同时将大氅拉拢,不让夜风袭着了她。

  话说得浅淡,然而其中的坚决却让慕容妍备受感动,即便她总是穿着一袭伪装之衣示人,他却总是能看穿她,将她心底那连自己都快遗忘的一面看得清楚透彻。

  默默在心里感悟着他给予的情分,慕容妍直到骑马进了宫门,这才想起早前在御书房外听到的对话,不由得好奇开口,「你之前是同谁在议事?是打算送谁去东胡和亲吗?我怎么好似听见你们提及平曦。」

  她的问题让严炽书心下一个咯噔,却是不意外她会有此一问,暗暗庆幸自己及时将话拐了弯,「是朕欲遣往东胡的使臣,乌图汗王早前派人捎来和亲之意,所以朕打算借此与其议和。至于你听及平曦字眼,那许是你听差了,平曦是朕仅有的亲妹,朕怎么可能舍得送她去和亲呢。」

  「那你打算挑个妃嫔送去吗?若和亲的人选非公主之尊,汗王恐怕不会满意吧。」不知为何,慕容妍莫名的为严炽书想议和的决定有了丝担忧。

  「妍儿同汗王很熟吗?要不怎么知道他会不满意。」

  熟是称不上,但是乌图嚣张跋扈,又性好女色的个性,慕容妍多少也识得几分,但她总不能直接对严炽书坦承这些。「我不过一名小小献女,哪可能同汗王熟识,只是想说既要议和,这人选定是轻忽不得,不是吗?」

  「妍儿果真聪慧,这点朕当然也想过了,所以朕方才便是与玄殷商议要择谁册封,好以公主之名前往和亲。」在华颜殿前勒停了马,严炽书抱着她直接跨入殿内。

  「那我就放心了。方才乍听时,我还真怕你会将平曦送去和亲呢。」苦候了大半天,又被带去竹林里耗了些时候,慕容妍掩不住倦的打着小小呵欠。

  「瞧你和平曦亲近的,朕都要吃醋了。」严炽书直至走到榻边才将她放下,「累了吧,先歇会儿,晚点朕再过来陪你用膳。」

  躺在舒适的床榻,慕容妍便觉睡意袭来,纤纤小手却下意识的拉住意欲转身的严炽书袖摆,「我不饿,晚膳就别让人备了,只是……」

  「只是什么?」侧首回眸,看着慕容妍耳际泛红,低着头欲言又止,严炽书心下窃喜的开口问道。

  「你……你能不能等我睡下再走?」细如蚊鸣的轻声开口,慕容妍随即又为自己撒娇般的要求感到丢脸,连忙接着说:「呃……我是说,你应该还有事要忙,就、就别费神陪我了。」

  「傻瓜。」宠溺的低喟一声,落坐床榻的严炽书展臂将她揽进怀里,「天大的事都没有妍儿想朕陪重要,妍儿不必多虑,尽管开口便是。」

  他的话让心头一阵暖热,放软了身偎进严炽书宽厚胸膛的慕容妍还是佯恼的嗔了句:「有你这么当皇帝的吗?!」唇角却是勾出了被爱的满足微笑。

  没将她的嗔斥当回事,严炽书搂着她往榻上躺去,在她额心印下轻吻,「睡吧,朕陪你。」

  「长公主又不在了?」听完从夕颜殿归返的宫女回话,慕容妍不禁讶然的提高了声调。

  前阵子老被严炽书缠着陪着绊着,好一段时日没能与平曦相陪,好不容易他忙于政事,慕容妍这才得空能去探探平曦,结果却是每每扑空,就连她让宫女前去请人,也总得了个长公主不在殿内的答复。

  平曦偶尔会随玄殷出宫,甚或有几天会宿在玄殷的丞相府里,慕容妍是知道的,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将近月余都没能在夕颜殿里找到人。难不成平曦在避着她吗?这更不可能了,平曦那单纯的痴儿性子,断不可能因为气她的疏忽便与她相远了。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她会一直见不着平曦呢?

  默默思忖了下,慕容妍耐不住疑惑的朝宫女开口:「你私下找几个亲近些的宫女帮忙探探,看看长公主到底在不在宫里。」

  两日过后,慕容妍从宫女探来的口风中证实了自己的臆测,平曦果然在两个月前便不在宫中了,难怪她怎么样都见不到平曦。

  严炽书的爱妹心切她是知道的,也相信他决计不可能舍得将平曝送去和亲,但平曦突然消失还是让她觉得怪怪的,于是便找上了严炽书,想问个清楚明白。

  「妍儿来得正巧,朕才刚让人传膳,妍儿来了正好陪朕用膳。」一瞧见慕容妍,早在炽影卫通报下知道她来意的严炽书一脸从容,笑着将她揽进怀里。

  「我不是来陪你用膳的,我是有事想问你。」有了前几次经验,慕容妍也学聪明了,没以尊称唤他。

  「有什么事也得等肚皮填饱了再问,朕可是饿得快没力气了。」眉心微皱,严炽书苦着张脸道。

  堂堂帝王装可怜的喊饿,羞不羞呀——腹诽归腹诽,想到他可能从下朝后便忙到现在,慕容妍还是忍不住心软的由着他将自己拉到椅上,对着满桌的佳肴动起箸来。

  在严炽书殷勤的夹菜劝进下,本来不觉得饿的慕容妍吃得有些撑,在他又递来甜汤时,便微苦着脸推拒,「肚子都让你喂圆了,好歹也让我消食一下吧。」

  唇角衔笑,严炽书饮了口茶后,便开口说道:「妍儿方才是想问朕什么事?」

  对吼,她是来找他问平曦下落的,怎么吃着吃着便差点忘了?!心下一个顿愣,慕容妍连忙正色开口,「我是想问你,平曦是不是不在宫里,我几次三番都找不着她。」

  「平曦的确不在宫中,妍儿急着找她有事?」

  「没什么要事,只是好阵子没能与她相陪,想她了。是说平曦上哪了?怎么会不在宫中呢?」

  「是朕不好,都忘了妍儿与平曦最是要好,一忙起来倒疏忽了该要同你说一声。」说着说着,严炽书又端起茶盏递到她面前,「来,喝口茶,消胀的。」有些无奈的接下茶盏,慕容妍又开口追问,「平曦到底上哪去了?你该不会……该不会真送她去和亲吧?」

  「瞧你这脑袋瞎想的,朕不是说过,普天之下朕就只有平曦这同血共脉的至亲,又怎么可能舍得送她去和亲呢。」指尖在她额际戳点了下,严炽书见她一脸不以为然便又接着说:「前些时候,朕派去查访的探子传了消息回来,说是在临东关附近的深山里找着了神医,玄殷便带着平曦前往求治了。」

  「原来是这样……」听完他的解释,慕容妍这才释然了些,「那神医有办法治好平曦的痴症吗?」

  「为了平曦的痴症,朕不知寻过多少名医神手了,成不成也只能放手去试才知道了。」微露愁容,严炽书没说的是,决定将死马当活马医,使上这极端疗法的医者正是自己。

  看着他眉心拢蹙,愁苦担忧的神情,慕容妍的心像被揪紧般地阵阵泛疼,柔荑自有意识的覆上了他的大掌,「别担心,平曦是个善良又有福气的,她的痴症一定能治好的。」

  大掌轻翻,严炽书趁势将头靠在她纤细的肩上,悠悠开口,「幸好朕还有妍儿在身边,要不这些愁苦迟早压死朕。」

  坦白说,此刻的严炽书真像是只撒娇讨摸的大狮,偏偏他还是狮群里最大只的狮王呢!真是有些不伦不类,有些可笑,也有些可爱……让慕容妍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开口笑嗔,「那你可千万撑着点,你要被压死了,这龙炽皇朝可也会跟着垮呢。」

  「妍儿这话……难不成你比较担心龙炽皇朝垮,却不关心朕的死活嘛?」

  讶然抬头,严炽书一脸受伤的看着她问。

  「你这人真的是……明明开口闭口都是朕,却一点帝王的样子都没有!」噙笑摇头,慕容妍有种被彻底打败的无奈。

  「最好朕没有帝王该有的样子,朕可是只在你面前才不端架子的。」说着,严炽书坐直了身,刻意板着脸的抿起了唇。

  瞧他装腔作势的模样,慕容妍忍俊不住的笑出了声,「那我该喊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吗?」

  「那倒是不必,你只要记着朕待你是不同的。」放柔了神情,严炽书万分珍视的轻抚着慕容妍唇畔笑意。

  双目对视,鹰眸底的认真映入眼里,这一刻的慕容妍再无法视而不见的逃避,也再难以自欺欺人。

  他岂止是待她不同,他的心仪更不是说说而已,他疼她、宠她、怜她,是因为他真的爱她。而她,如何能不动心?

  心窝泛着酸酸甜甜的蜜意,暖热了眼眶,慕容妍纤臂一抬,猛地扑抱住严炽书,小脸埋在他颈项间,耳语轻喟:「我知道。你处处待我好,我一直都知道的。」

  东胡数年前毒杀汗王亲父又迫害兄长,取而代之登上汗王大位的乌图心思向来狡诈,虽是满心喜悦欢腾的筹办着盛大婚典,却也没忘了慕容妍这枚杀棋。

  「来人啊!杀了大祭司,将尸首送往中原。」

  既然慕容妍入宫多时,却始终拖拖磨磨的没能取了炽皇的命,那么他就趁炽皇派公主和亲来求和之际,下狠招让她再无法苟且行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