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面修罗恋逆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妍儿,有事遣人来报就好,怎么走这么大段路,亲自上御书房来了?」

  跨出御书房的严炽书,一见到静伫在门廊上的慕容妍,便上前搂着她的肩,轻声问道。

  「妾身……」严炽书极其温柔的目光与语气让慕容妍有些心慌,而他眉心上隐约的蹙纹更让她愧于开口问他失约之事,微微垂敛的眸光瞄到身后的宫女,连忙转身端过托盘,呈到他面前,「妾身听说皇上忙于议政,怕皇上忙忘了进膳,所以自作主张带了茶点来给您。」

  慕容妍有些慌乱的举措让严炽书会心一笑,却也没错过她眸中极欲掩饰的失望。「妍儿真是体贴,朕的确是忙得未进午膳,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朕一时疏忽,忘了与你约好的时辰,让妍儿久候,对不住。」

  「皇、皇上是帝王,国事繁重,这、这种小事……这歉意,妾身承受不起……」虽然久候不到让她有些失望,可他搁下尊严的先开口道歉倒让她不好意思了。

  「朕与你有约在先,又失约于后,道歉是应该的。」浅浅笑道,严炽书唤来圆子立即备马后,又俯首在她耳边低语:「朕与你之间,无须拘泥身分,一会儿独处时,你要再喊朕皇上,朕可要罚你。」

  耳际的臊红因为他亲昵的耳语而蔓延,想起上回不小心在独处时喊他皇上,便被压倒在床,吻得神智不清,浑身虚软的几要喘不过气的惩罚,慕容妍的脸蛋便火烧似的红成一片。

  螓首轻抬,慕容研羞恼的赏了他一记娇嗔青眼,在他笑揽着她迈步前行时,有些疑惑的开口,「皇上这是要带妾身去哪?」

  「说好带你去驭鹰,朕可不想黄牛,免得让妍儿有理由怨朕。」轻声笑应,严炽书长指戏谑的点着她的鼻心。

  「妾身才不会!」被说得像是没度量的女子,慕容妍气得差点跺脚。

  行事俐快的圆子已将严炽书惯骑的黑马牵至两人面前,手上还不忘携着玄黑色的龙纹大氅。

  「好好好,你不会,是朕自个儿想去成了吧。」哄孩子似的开口,严炽书搁在她腰际的手一个擒握,轻而易举地将她抱上了马背。

  虽然对他拿自己当孩童哄有些恼,慕容妍却没再与他顶嘴,只是在他跃上马背,将她密密地搂在胸前时,轻声开口,「现下夕日都要落尽了,再不久天色便要暗了,恐怕也难以驭鹰了吧。要不改天,等皇上不忙时再去吧。」

  话才说完,侧首凝望着严炽书的慕容妍樱唇便被狂鸷的薄唇封缄,带点惩意的吻狠狠地吮含着薄嫩唇瓣,贪婪索欢的唇舌夺去了她的呼息,在她几要喘不过气时,才以一记轻咬唇心做结。

  严炽书俯首与她额心相抵,像在她唇心吐气般的开口,「刚刚才说了不许喊朕皇上,妍儿又明知故犯,难不成是想借此要朕吻你?」

  明明就说是独处时才不可以这么喊,眼下周遭的随侍及宫女有好几个,他眼睛是坏掉了吗?!

  羞赧迷乱的瞳眸因为严炽书的话染上一层薄怒,慕容妍抿着被咬疼的唇转过头去,不想再看他坏笑的脸。

  「眼前这些人都是随侍多年,妍儿别拿他们当回事。」严炽书挥退了所有人,收紧揽着她腰际的手臂,单手执起缰绳,策马出宫时又开口道:「虽然无法驭鹰,但有样东西朕一定要带你去看看。」

  虽然不知道严炽书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又想让她看什么东西,慕容妍却毫不担心,也许是因为他领着她体,会过的一切总是让她又惊又喜,又或许是太习惯他怀里的温暖。被龙纹大氅密密包覆的她,温驯的靠在他胸口,全然感觉不到扑袭的劲风,只感受到他强劲的心跳带来的安全感。

  约莫半刻钟,奔驰的马在城郊的一处竹林缓下速度,已然暗下的天色在浓密竹林里更显漆黑,慕容妍不由得有些惧意的揪紧他的衣襟。

  「别怕,有朕在呢。」大掌安抚的在她纤细的背上轻拍,严炽书在一处竹屋前勒停马步,将她抱下。

  密得几乎遮天的竹叶被夜风吹拂的沙沙作响,伴着叶隙间无数飘忽晃动的黑影,让慕容妍不由得浑身发毛,紧紧掐握牵着她的大掌。

  「只是禽鸟惊动而已,朕这就让它们安分点。」低声安抚,严炽书抬手鸣了声口哨,嘹亮的鹰啼声随之啸响,瞬间止了林间惊飞的鸟影。

  被严炽书牵着走进竹屋的慕容妍,直至他点燃了烛火,照亮满室,这才不再感到害怕,「你带我来这是要让我看什么?」

  「嘘……先别说话。」长指抵唇,严炽书从竹柜上方抓了把米,悄声的打开柜门。

  鹰影蹲据窝巢的情景映现眼前,慕容妍有些意外的掩唇轻呼,然而让她惊讶的却是严炽书将掌心摊在鹰面前,原先戒备的鹰瞬间温驯的低头啄食,被护守在丰厚羽翼下的小小鹰也因而现身。

  「这、这……它原来是母的呀!」严炽书豢养的鹰她是见过的,只是她一直以为它是只雄鹰。

  光瞧慕容妍的神情,严炽书便知道她误会了,失笑的低鸣口哨,在另一只雄鹰栖于肩上后,才开口笑道:「它是母的没错,可它是战苍鹰自个儿拐来的娘子,虽然长得很像,却不是同一只。」

  眼光在鹰巢与严炽书肩上来回了数次,慕容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所以这是它们的孩子吗?」浑身毛茸茸的小鹰崽摇头晃脑,张着嘴讨食的可爱模样让慕容妍好想摸摸看,却又怕惹来母鹰的攻击,迟迟不敢伸出手。

  看透她的心思,严炽书大掌在母鹰的背上顺抚了下,随即将两只小鹰捧到她手上,「它们破壳那天,朕便想带你来瞧瞧,只是那时它们毛都还没长齐,怕你让那光秃秃的丑模丑样吓着,所以等到现在才带你来。」

  「好可爱,是公的还母的?起名了吗?」柔软的羽绒在掌心间蹭动,捧着小鹰的慕容妍笑得好乐。

  「额心有个白点的是母的,另一只则是雄鹰,刚好是龙凤胎呢。」看着慕容妍毫不掩饰的纯然笑容,严炽书心里的满足不言而喻,就连心上忧烦的重担都减轻了几许。「朕想把小母鹰送给你,名就让你起吧。」

  「送给我?不好吧,这样母鹰会伤心的。」慕容妍将小鹰搁上竹桌,指尖轻揉小小鹰身。

  又抓了把米撒在桌上,严炽书同样曲指逗着小鹰,「傻瓜,就是不送你,等它们再大些时,母鹰也会驱它们离巢自立的。」

  「原来是这样……」慕容妍露出恍悟的娇憨笑容,可看到他推着小鹰去啄米时,又忍不住低喊,「欸,鹰是食肉的,你做啥老拿米喂它们!」

  「既然要豢养,总得让它们从小便习惯主子喂啥就吃啥。」

  「哪有人像你这么霸道的!连人家与生倶来的天性都想改变,真是……」对于严炽书的任性妄为,慕容妍只能摇头苦笑。

  倾身朝前,严炽书俊颜贴近她的嫩颊,低低笑道:「朕的霸道,你不早就知道了。」

  呼在颊上的热息让慕容妍敏感的哆嗦了下,侧首想把这无比亲昵的距离拉开,谁知头一转却迎上他等在那的薄唇。

  看似无情寡义的薄唇总是泛着温热,每每在暖心之余将她拉入炙焰之中。就算仅是轻轻一触,也让她脑门酥麻的一阵战栗,又急又臊的缩头闪躲。

  像是早料到她的反应,严炽书揽在她肩上的大掌一个轻抬,便稳稳的扣住她晃闪的后脑勺,「吻朕。」

  低沉嗓音透着迷魅,慕容妍像被蛊惑般缓缓献上自己颤颤的樱唇。

  羞臊青涩的吮吻满足不了情火正炽的严炽书,大掌一使力,半哄半迫的让她的唇与自己紧密相贴,取回主导权的强势入侵,极尽挑逗的吞噬她的理智,撩人勾缠的消融她的羞涩。

  仿若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已然动心的慕容妍耽溺在严炽书满是浓情的热吻之中,纤纤藕臂攀着他宽厚的肩头,仰赖着他结实健躯带来的安全感,让如浮木般飘荡的灵魂找到倚靠。

  虽是天时人和,却还是缺了地利,清楚这一点的严炽书在吻得她嘤嘤喘吟,吻得自己下腹火热之际,仍是发挥了过人的理智,硬生生的压抑着欲火,将缠绵的热吻转成眷恋难舍的浅啄轻吮。

  「想好给小母鹰起什么名了吗?」压抑的低低沉喘,严炽书深邃的瞳眸瞅着怀中人儿同样情欲氤氲的迷蒙双眼。

  思绪被搅得一团混乱,慕容妍好半晌才傻愣愣的开口,「书妍。」

  听到她以两人的名字为小鹰取名,严炽书心底满足愉悦的乐欢着,「这名起得极巧,不过既然是一公一母的龙凤胎,不如各别起名为『书鹰』与『若妍』如何?」

  「书鹰与若妍……听来好似一对恋人呢,可它们是兄妹呀。」严炽书起的一双名儿,慕容妍很喜欢,只是不免多心的想着血缘与比翼双飞的差异。

  「既是种意涵,那么是相扶持的血缘情分,抑或是连理成双的恋慕相随,又有何妨呢?」俯首轻吻白皙光滑的额心,严炽书浅浅笑应。

  「也是……」慕容妍为自己的多心轻笑出声,「我真傻是不?就只是起个名也这般较真。」

  「是有些傻,可朕就爱妍儿这份傻气。」轻笑出声,对于慕容妍自然流露的天真单纯,严炽书可是爱极了呢。

  这男人……总是不错过任何示爱的机会,时不时听他在耳边说着爱,连她都要认为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佳偶了。

  「贫嘴。」娇嗔的低斥了声,慕容妍推了推他的胸膛,将注意力转回桌上的雏鹰,「那今儿个我就可以将小若妍带回华颜殿了吗?」

  为她的迫不及待轻笑,严炽书取来搁置一旁的大氅帮她穿上,「雏鹰不好养,再过些时日,等它们长至可自立时再带回去吧,要不,朕怕你要成天悬心担扰了。」

  「这样啊……」看着他将小鹰捧回筑在竹柜里的鹰巢,慕容妍知道该是和小鹰们告别的时候,难免有些依依不舍。

  「瞧你舍不得的,朕答应你,只要你想来看看它们,朕就是分不开身,也会命炽影卫带你过来。」安置好母鹰与小鹰,严炽书回头牵起她的手,朝竹屋外走去。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要你给个出宫令,我跟随侍的宫女自己来也可以的。」被抱上马背,慕容妍开口说着。

  「那不成,给你出宫令,要是你一去不回,朕可就亏大了。」故作紧张的说着,严炽书轻扯缰绳,在马开始缓行时又开了口,「傻妍儿,此处竹林除了修武和玄殷,其他人要闯进这里,可是得先对上隐驻在此的炽影院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