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面修罗恋逆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娘娘,您癸水才歇,正是体虚气弱,今儿个就别往长公主的夕颜殿去了吧。」伺候慕容研喝完了补血的药汤,宫女一看见主子意欲出殿的举止,连忙开口劝阻。

  「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况且我已经好几天没去陪陪长公主了,怕她生我气呢。」淡笑说着,慕容妍心底其实颇觉无奈,这新的随侍宫女心细手巧,把她的起居一切都打点得很好,偏偏就是老拿她当玉瓷人儿,唠叨啰嗦了点。

  「娘娘多虑了。长公主善良可爱,不会因为这样就生您气的。」宫女想到内侍总管传达的皇上口喻,慌得连手都伸出来阻拦,「娘、娘娘,您要真出了殿,奴婢可是会被问罪的呀!」

  宫女的话成功的让慕容妍止步,秀眉微蹙的开口道:「所以是皇上不允我出殿?」

  「是呀。皇上让奴婢好生照顾娘娘,万事都得以您的身体为首要,所以娘娘您还是在殿里歇着吧。」见慕,容妍停下,宫女连忙上前扶着她,试图让她打消念头。

  「我又没病,做啥只能在殿里闷着。他不让去,我偏要去,有本事他自己来拦我呀。」听到是严炽书下的令,慕容妍便忍不住有些气恼。

  自从上回寂夜里在园子晃荡被他逮个正着,接着被拎上宫顶赏日出后,隔日她便真如他所料的受了风寒,让他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逼她在榻上躺了几天,哪都不让去,在这华颜殿闷了好些时日。现在倒好,好了风寒离了癸水,还是不准她踏出殿门,敢情是想将她幽禁吗?

  或许是骨子里带着倨傲,又或者是让他的爱宠给养出了娇蛮,慕容妍使起小性子,头一扭便快步走向殿外。

  「癸水歇停,爱妃不好好调养生息,气呼呼地是想上哪去?」带着笑意的低沉嗓音传入耳里,微低着头的慕容妍还连不及看清开口的人,便被抱进一堵温热怀抱。

  经过赏夜星迎晨曦的那一夜,慕容妍就是再不情愿,也阻止不了心中对严炽书身上那阳刚中带点迷魅男香的熟悉,察觉他抱着自己朝殿内走,羞臊与嗔恼让她挥起了秀拳,「放我下来,我要去找平曦,你这野蛮人别想阻止我。」

  「想不到人尊称玉面修罗的朕,在爱妃眼里是个野蛮人呢。」悬在唇边的浅浅笑意因慕容妍的娇斥而加深,严炽书无视槌在胸口的软拳,几个大步一跨,便将她抱上了榻,圈搂的双臂却没有放松的意思。

  「放开我啦,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平曦。」可恶!这人的胸膛怎么这么硬,槌得她手都痛了!

  手臂微动,严炽书轻易地将她拧握的软拳包覆在自己的掌心里,泛着温柔笑意的眸心定定地瞅着她的,「乖乖听话,等你身子养好了,想去哪朕都不会拦弥。」

  对上严炽书墨如深渊,却又泛着柔意的瞳眸,慕容妍很没用的沦陷其中,那低沉的惑人嗓音更是让她难以招架的酥软了心,开口竟有几分撒娇意味,「我、我又没病,就是去平曦那坐坐也不行吗?」

  「是没病,但是太医说过,你长期抑郁,气虚血瘀,理应在月事过后好生调养,免得日后落下了病灶。」说着说着,严炽书抬手将她落在颊侧的发丝拨到耳后,骨节分明的长指顺势描绘着她细致的耳廓,「曦儿有玄殷陪着呢,你这小逆妃只管陪着朕就是。」

  敏感的耳际被撩弄拨绘,麻人的酥痒泛在心间,慕容妍不由自主的微微轻颤,嫩颊泛起迷人的酡红。「别、别喊我小逆妃……」

  「那爱妃想朕喊你什么?」不胜娇羞的媚态,让严炽书有些心猿意马,轻嚅低喃的樱唇更是招摇地让他侧首倾前,仅止一寸便要贴上唇心,他轻吐魅人嗓音,「喊你妍儿,好吗?」

  很羞人,她知道。可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怀念他的吻,甚至在他倾前时有了迎上前的冲动。

  然而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初识情爱的女子,眼下几名宫女加上跟在严炽书身后的一干随侍,算算至少有数十双眼看着,满脸羞龈的她也觉得尴尬,有些别扭的侧首闪避,「别……」

  满意她敏感的诱人反应,严炽书当然也没错过她脸上的不自在,抬首一个眼神轻使,满殿的宫人没一会儿便全数退了出去。

  「没有旁人看着了,爱妃可以回答朕了,喜欢朕喊你妍儿吗?」如玉雕神只般的清俊面容再度倾前,眸光温柔的笑问。

  慕容妍浅浅的点点头,微侧的脸还是没抬起来与他对视,一来因为心中臊意让她觉得害羞,二来也怕自己再度沦陷在他撒下的温柔情网中。

  「妍儿……」严炽书低首寻着了她的唇,温柔的辗转吮吻。

  她怎么就忘了这男人可是皇帝,就算她再怎么回避,也无法拒绝他的需索。但她真的想闪避吗?不,她一点也不想。少了帝尊的霸气,贴印在唇心的似水柔情轻易撩动她的心湖,让她自恃坚强的伪装瞬间崩解,几乎是渴切地追逐着他的薄唇。

  青涩的响应,让严炽书既满足又愉悦,然而一丝理智仍紧紧扯着他的情欲,让他没加深这个吻,仅是浓情密意吮含着甜香樱唇。直到近乎埋怨的细细嘤咛从彼此相贴的唇心漫出,他才眷恋不舍地松开了薄唇。

  轻抚着她因情欲迷蒙而通红的嫩颊,严炽书原就低沉的嗓音因压抑而显得有些瘠哑,「朕知道你闷,但你的身子得再养养,过几日朕再带你出去走走。」

  「嗯……我等着,皇上可别食言。」预期中的诱人沉沦热吻没有发生,软倚在严炽书怀里的慕容妍不禁有些怅然若失,开口的嗓音娇柔的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课。

  「方才喝过药了,歇一会儿吧。」说着,严炽书便抬起她的脚,动手脱起她的绣鞋。

  「我又不累。」轻应一声,慕容妍偷偷庆幸着他忙着脱她鞋,没看到她刚打了个小呵欠。都是他的怀抱温暖的让人感到无比安心,才不是她懒倦呢。

  浅浅衔笑,严炽书真想跟她说:不说他眼尖,就是她那声自以为压低的细细呵欠声也入他耳了。难得这小逆妃这般娇憨柔顺,他要真说了,恐怕她又要竖起满身的刺了。

  「可是朕累了,想歇会儿。」严炽书抱着她便往榻上躺去。

  被抱着躺下的慕容妍伸手推拒着结实胸膛,「那皇上回您的昂龙殿睡去,我想要去抚琴。」

  长臂一个收紧,逼迫慕容妍细嫩的脸蛋贴抵在自己脖际,严炽书放柔了嗓低语:「乖……陪朕躺会儿。」

  真是没用!为什么他一放柔了声,她就会被迷惑的心头柔软,不由自主地任他予取予求?

  默默唾弃着自己,慕容妍还是敌不过心地顺了他的意,柔顺贴靠着他精实健躯。泛着热度的浅浅脉动显示着强劲的生命力,透过脸颊传进了心坎,像是在说:「有我在,你只管安心。」被稳稳守护的安心感让说着不累的她,比严炽书还要更快入眠。

  「启禀娘娘,皇上现下仍在御书房忙于政务,特令奴才来传口喻,让娘娘先行用膳,不必恭候圣驾。」匆匆来到华颜殿,内侍总管圆子一见到慕容妍,连忙揖身开口。

  闻言,端坐椅上的慕容妍有些怅然若失,看着那满满一桌丰盛的御膳,竟然全无胃口。

  是他在寂夜里陪着只身尝着孤单的她,是他领着她迎视曙光乍现的美景,是他霸道的要她陪着他小憩,实际上却是用让人心安的温暖怀抱伴她安歇。

  也是他连日来纡尊降贵的上华颜殿与她同桌共膳、邀她对弈抚琴,牵着她赏遍御花园里的花团锦簇、望见清荷上的朝露,甚至在满天星空下拉着她小酌……

  不过短短时日,她便被他惯出了娇性,体会到被人捧在掌心上呵宠怜爱的安心暖意,忘了多年来独自一人的孤寂,这才会少了他同桌,便觉得索然无味吧……

  「娘娘,皇上就是担心您久候饿着了,才会特别吩咐奴才来上这趟,请娘娘先行进膳,要不奴才对皇上可难交代了。」见慕容妍兀自沉思,毫无动箸的打算,圆子连忙再次开口,同时朝一旁宫女使了个眼色,让她们动手伺候。

  「那他……皇、皇上用过膳了吗?」接过宫女递来的箸,慕容妍才朝圆子开口,便被自己语气中不自觉显露的担忧而怔忡。

  「回娘娘,皇上一忙起来便不识饥寒,总得等手上之事告了段落后才会传膳,所以皇上仍未进膳。」

  「这样啊……」低声轻喟,慕容研又禁不住开口,「那劳烦公公多费点心,适时提醒皇上该要寝食,免得有碍龙体安康。」

  想不到曾意图行刺的妍妃竟也会关心皇上,倒也不枉皇上一片倾心柔情了。

  心下满意思忖,圆子揖身回道:「娘娘请放心,这是奴才分内当尽的职责,定会竭心尽力的。那奴才先告退了。」

  圆子离去后,让宫女伺候着进膳的慕容妍难掩落寞,意兴阑珊的夹了几口菜肴便让人撤膳,独自走到窗畔倚坐。

  她心中的落寞可以说是因为让严炽书宠出了惯性,那方才自己脱口而出的关心又从何而来呢?

  除却初始屡次行剌的失手,让贵为帝王的严炽书不以为意,就连她以自荐

  侍寝之名,明目张胆地刺伤了他,他也没怪罪过,甚至在被她伤着时,还担心她是否遭护驾的炽影卫所伤。

  她从来没对他倾吐过任何心事,他却在忙于政事之余看出了她的不快乐与孤单,用强势霸道的方式织出情网,密密实实地将她包覆,让她不知不觉地沦陷、沉溺,甚至几要遗忘自己来到这深宫的目的,关心起这个她在心中恨了好些年的男人。

  即便强逼着自己罩上狐媚迷惑的外衣,学着种种刺杀的暗招,可她毕竟不是铁石心肠,心中那份怨天尤人的迁怒恨意,在他毫不掩饰的心仪与诸多关心之举下,被消磨的日渐薄弱。

  眼下是有了将心比心的关心之意,之后呢?这份自己极想否认,却骗不了任何人的心意可是会升华成爱……

  眸光望向立在琴桌旁那座做工细巧精致的凤首箜篌,慕容妍不由得柔软了心。

  前些日她奏着自东胡携来的胡琴时,不小心被粗糙的琴弦划伤了指,严炽书将她沁血的指尖含进唇里,语带心疼的问她:「这琴不适合你,朕帮你换个新的,妍儿可有想要什么琴?」

  她不过是略略提了曾见乐师在御宴上拨弹的箜篌,隔没几日,这座华丽精致的凤首箜篌便被送进华颜殿。即便她的琴艺不过一般般,严格来说算是有些糟蹋了这座箜篌,可他却是看着她又惊又喜的表情笑道:「只要能让妍儿抚琴时有这般满足笑意,那便值得。」

  她想要的,他从不吝于给予,就连她没能向谁开口的心寂无助,他也心细的顾及到了。

  被这样的男人爱上,或许也不是件多糟的事。

  而恋上这样的男人呢……是福,抑或是祸?

  清寂的夜里,阵阵带着秋意的凉风吹拂进华颜殿,将床榻的围幔吹拂的翩翩翻撩,白日的心思纷扰让慕容妍躺了近两个时辰才抵不过累的浅浅入眠。

  好不容易合上眼,心思松缓即将睡去的她,却突然被拥进一堵暖热胸怀,困倦的睡意顿时消逝,她惊怯的推着紧紧缠抱住柳腰的劲臂,「皇、皇上……」

  「乖……让朕抱抱你。」抱人的力道又加重几许,严炽书刚毅的俊颜埋在她泛着淡淡香味的发间,随着话声轻吐的热息吹拂在敏感的耳间脖际,灼热得让她微微轻颤。

  仿若魅惑的低沉嗓音,对慕容妍来说并不陌生,不论是因为身分地位由不得她拒绝,抑或是心中难解的纠结思绪,她从来都没真正硬下心抗拒过严炽书的亲近,可他却老爱诱她卸下心防似的在她耳边呼息低语,让她无法自制的软了心。然而此刻让她心头松软的,却是他紧紧贴着自己的结实健躯。

  不同于之前几次压抑欲念的克制,此刻熨贴在背后的紧绷身躯,泛着淡淡的无力,像个抱着布娃娃寻求倚靠的孩童。因为感受到那些许沉重的情怀,莫名的心疼让慕容妍放软了身,任由他将她抱得更紧,柔荑覆上大掌,低声开口:「皇上,心里有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