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面修罗恋逆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已深沉,躺在榻上的慕容妍却是辗转反侧,心思纷乱的难以入眠。

  不同于前几回借献舞投掷暗器那般,这回行刺帝王可是明目张胆地连禁卫军都惊动了,该有的弑君重罪非但没降下,遭她所伤的严炽书反而为了护她,对一干护驾的众人发怒,甚至温柔地安抚她一切都会没事。

  两日过了,从宫女口中得知自己剌伤帝王的事被以炽影卫失职错伤粉饰带过的她,在弄不懂严炽书何以待她如此宽容,怀着恨意的心也不免微微撼动。

  看着被夜风吹拂撩飘的窗纱,了无睡意的慕容妍起身下榻,朝漫着花香的园里走去。赤足踩上软沃的土壤,从脚心沁透的凉意让仅着薄纱轻衣的她一阵哆嗦,不由得圈拢双臂,试图温暖离乡背井,只身在外的那份孤寂。

  满天星斗忽明忽暗的闪着灿光,像是她心中的茫然,更像是对将来的毫无头绪。

  眼下看来,身处后宫的她是不会有事,但严炽书安然健在的消息迟早会传回东胡,那么她的双亲又会遭受何等对待呢?

  此时此刻,慕容妍才看清了自己有多天真,姑且不论严炽书深藏不露的身手,光那些随时隐护在侧的炽影卫,她想杀他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如果不是为了不让炽影卫伤到她,这回她也不可能伤得到他。

  那么,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她那被囚在东胡的双亲又该怎么办……

  无力至极的叹息逸出唇角,一袭绣有龙纹的墨色大氅同时罩上纤肩,伴着低沉嗓音响在耳际,「更深露重的,爱妃独自在这吹风,会着凉的。」

  闻声仰首,犹如夜空般深邃的瞳眸中一缕关心暖意映入眼中,让慕容妍心头一酸,眼圈泛红。

  自从离开东胡,她便再没有受过的真心关怀,即便是来自于她始终恨着的、想杀的男人,仍是让此刻孤单无助、茫然不知将来的她有了暖意。

  「见到朕这么不开心吗?眼都红了呢。」将大氅在慕容妍脖际拢紧,严炽书曲指在她眼下轻揩,浅浅笑道。

  无语凝咽,严炽书突来的温柔举止让慕容妍想起了最初的相遇,当时他也是漾着温柔浅笑,对处境窘迫的她伸出援手。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看着他的神情迷惘中带点傻气。

  螓首轻摇的否认让严炽书加深了唇畔笑意,「爱妃的乐意真是叫朕龙心大悦,不过朕可不想爱妃染上风寒。」长臂一伸,便将慕容妍拦腰抱起。

  突然被打横抱起,沾了雾凉的脸颊隔着布料贴近结实胸肌,那泛着热度的温暖让慕容妍颤颤地缩了缩身,不由自主地想贴靠依偎。可一察觉他想抱自己入殿,又忍不住低低开口:「妾、妾身没睡意,想在这园子里多待一会儿。」

  步伐顿止,严炽书低头看着怀中显得有些畏怯的人儿,悬在唇畔的笑意添了丝调侃,「没睡意正好,爱妃可陪朕做些别的。」

  闻言,慕容妍身子一僵,有些气恼地抬头瞪他。

  「朕逗你的,就是真想同爱妃做些什么也得等朕养好伤,那才不会叫爱妃失望是吧。」额心与她相抵,严炽书笑得坏极了。

  谁会失望呀!她压根儿就没对他有过任何遐想,又哪会期望他在房事上的表现!

  上一瞬因温柔关怀而莫名心动的慕容妍,被他这么一闹,瞬间又筑起无形心墙,挥拳蹬腿地想挣脱,「放、放我下来!我才不要你陪,更不想陪你!」

  佯势闷哼了声,严炽书苦笑开口,「爱妃真够狠的,前日赏朕一道伤口不够,现下还想踢朕几记新伤呀!」

  明明就是想杀了他,可慕容妍心底却因为他的话感到歉疚,「你、你身上有伤,还是放我下来吧……」

  「爱妃这是担心朕呢,只要你别乱动,就你这没几两重的身子不会有碍于朕腹伤的。」掩不住笑意地开口,严炽书脚跟一转,抱着慕容妍走向旁侧的亭阁里。

  落坐亭阁,严炽书仍是没放下她,直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抬起她沾染褐土的裸足轻拭,「就是想出来吹风赏星也该穿上鞋,瞧你把自己细致的脚掌冰成什么德行了。」

  拭净的足踝在大掌反复搓揉下恢复了暖意,酥麻的痒意随之而生,慕容妍忍俊不住地绽出轻笑,求饶似地开口,「别、别弄了……好、好痒呢……」

  「原来爱妃的脚丫子怕痒呢。」低低笑道,严炽书大掌偏故意在她脚掌上搔弄,直到她逃无可逃地缩在他怀里笑出了泪才罢手。「爱妃方才望着星空是在想什么?想得一脸愁苦。」

  小口地平复着笑到娇喘的呼息,慕容妍的眉心因他的提问而微微拢蹙。

  在想什么……想他待她宽容的理由、想她杀不了他的无所适从、想不知如何救双亲于水深火热中、想她孤单无助的脆弱……可这些她能说,又该说吗?

  慕容妍的沉默无语,让严炽书心头略沉,对于自己心中那丝盼她能向他求援的渴望感到可笑且无力。

  将她送回东胡时,他便欣赏她不屈于命运的勇气,却没给她开口求援的机会;而今,她倨傲的骨气更是让他在动心之余想拉她一把,她却是宁愿苦往肚里吞地孤身奋战,也不愿再向谁乞讨那求不得的援助。

  该怪谁呢?怪他狠心地抹灭了她求得援助的那丝烛光,怪他无情地将她推向虎口,逼得她不得不自立自强,甚至凭着那股恨意来为自己求生。

  无声沉叹,严炽书下颔抵着她的额心轻蹭,「也许你觉得说了无用,或是不想同朕说,那都没关系。可朕希望你记着一点,在这宫里、在朕身边,朕绝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你也无须穿着杀意之衣活得那么辛苦,只管在朕的天下快活过日就是。」

  也许因为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体温相融的温暖太叫人感到安心,同样要她过得好、过得快乐的话,在日前让她感到愤恨难平,现在却撼动着她紧闭的心防。

  「为、为什么……待我好?」娇颜贴触着刚强胸膛,感受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带来令人心安的律动,慕容妍低声开口。

  「因为朕心仪你。」即便高傲的不愿对任何人承认,面对慕容研的提问,严炽书却是用了最简短的字句,给了最肯定的答案。

  撇开那些无谓的自尊与傲气,此刻的严炽书只想得到她的信赖,让她相信他愿意成为她的倚靠,让他为她撑起一片无忧无虑的天。

  即便曾经猜测严炽书对自己有意,可亲耳听到他毫不犹豫的答案,慕容妍仍是难掩讶异,「心仪我?我既无国色天香的绝色,也没有柔情似水的娇柔,琴棋诗画的四艺更是水平平平,况且我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意图行刺,贵为帝王的你怎么可能会心仪我?」

  「绝色容貌朕自小到大见多了,不稀罕。四艺水平平平又如何,朕就是只欣赏你的舞艺,也够悦心了。谁说你没有娇柔?就你现在软倚在朕怀里的小模样,朕就觉得是无人能胜的似水柔情。至于意图行剌嘛……」

  白嫩的脸蛋随着严炽书的话语而泛起红晕,慕容妍没想到平凡的自己竟会有受人爱慕的时候,更是没想到他那霸道却又任性的理由,竟能让她的心评评地跳个不停,仰首等着他未竟话语的期待表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笑觑着慕容妍抬高的红嫩脸蛋,严炽书伸手朝她鼻头轻拧了下,「在朕眼中,你那些所谓意图行剌,不过就是想引朕注意的小心眼罢了,而你的确成功了。」

  闻言,慕容妍眼底的喜悦淡了些,倒是不服气的倔强浮上眸心,「我才不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我是真的想杀你,杀了你才能从乌图手中救出我的父母。

  「不管是不是,总之对朕来说,就是陪朕心悦的女子练练身手,这种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着慕容妍那仍不甚服气的神情,严炽书忍不住低首凑近她耳际低语,「朕再跟你说个小秘密,朕最喜欢就是你又气又恼的时候,那据傲的神情,那样无惧的勇敢,生动活泼的好不迷人。」

  随着话语吹拂进耳里的气息,灼热的熨烫着心,让慕容妍敏感的哆嗦轻颤,未曾识得情爱的心更在那些字句中冒出了情愫芽苗,女儿家的娇羞流露在脸上,「哪、哪有人喜欢看人生……唔!」

  未竟的话语遭到突袭而来的薄唇吞噬,慕容妍错愕地瞠圆了眸,惊慌的侧首想逃,严炽书却不让,大掌捧制住嫩颊,逼她正面迎战。

  樱唇上的吮含舔弄撩人的酥麻了脑门,被迫迎视的眼望进墨如深潭的瞳眸,心魂像被揪凝的遭受勾撩,情不自禁地坠入那泛着坚定情意的深渊之中。

  杏眸缓缓敛合,此刻的慕容妍再不想、也再无力强撑,柔顺地微启唇心,任由炙热的舌霸道入侵,强势地在芳腔中放肆撒野,将她所有的心魂全数侵占。

  孤立无援的日子过了有多久,慕容妍已经无法清楚算出,长久以来支撑着自己挺下去的那份怨恨,在这当下竟显得无用且多余。

  这一刻的她只感受到男人唇心的炽热以及将自己紧紧圈护的怀抱,那让她有些心慌、有些羞怯、有些迷乱……

  更多的却是多年来不曾触及的安心,让始终套在身上的坚强枷锁瞬间崩解,所有的脆弱倾巢而出,不由自主地想攀附、想倚靠、想抛弃一切地沉溺其中……

  藕臂轻抬,圈拢住男人刚毅的脖颈,掌心在其后紧紧交握,慕容妍樱唇轻启,有些迫切地迎合着霸道勾缠的热舌,放纵着心在火般炽烈的氛围中找到倚靠,在心醉神迷中感受被呵护的安全感。

  感受到怀中娇躯无声的依偎,严炽书侵略的唇舌放缓了态势,极尽温柔的诱哄着青涩的滑嫩粉舌与他缠绵缱绻。

  未及缓下的细细轻喘再遭吞噬,不再掩饰压抑的欲望从紧贴的唇心传来,灵活舌尖的狂吮缠占,将她薄弱的那丝理智全数抹消,娇躯机灵微颤,犹如被日阳融蚀的冬雪,化成涓涓春水。

  透着微寒的夜风未曾止歇,被激切渴望的索求,透过游移在纤背及腰间的爱抚传来,让慕容妍像被炙焰焚烧,被融蚀煨暖的心有了飞蛾扑火的意念。

  就这样吧……

  他要,她给,就让她在男人强势霸道却又柔情守护的爱中没顶吧……

  欲念张扬的激吻在男人极力迦抑的沉喘中逐渐趋缓,化成了眷恋不舍的怜惜轻吻,从被吮得红肿泛疼的瑰唇漫移到颊侧、眉心,额际,直至落在耳畔的粗沉低喘。

  气息凌乱,神魂犹自涣散的慕容妍睁开了眼,意乱情迷的瞳眸中有着莫名困惑,樱唇轻嚅的低喃出声:「你……不想要我吗?」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朕有多想要你,但不是现在。」极力压抑着欲望的嗓音有些瘠哑,随着低沉热息迷魅地吹拂在慕容妍耳里。

  总有一天……是什么意思?

  慕容妍仍迷惘飘晃的心神还在苦思着严炽书的话意,他却突然抱着她起身跨出了亭阁,几步后便倏地纵身轻跃,吓得她圈在他脖上的手瞬间收紧,怕他一个不小心松了手,自己会摔成一滩烂泥。

  几个弹指瞬间,严炽书在一处宫殿屋脊上落停,将慕容妍紧搂在胸前,坐稳了身后,便低首在她耳边浅浅笑道:「别怕,朕就是跌了自己,也绝不会摔着了你。」

  突然被抱在空中飞来跃去的,谁不会怕?!

  默默在心中啐了声,慕容妍在看清了自己处在离地数尺的宫殿屋顶时,不由得脚底发毛的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地揪紧了严炽书环在她腰际的手。

  「在朕怀里,你只管安心放松。」柔声低哄,严炽书抱着她的力道收紧了几分,抵在她额际的刚毅下巴朝前抬了抬,「瞧,那隐在云层中的曙光即将乍现了。」

  远方山峦笼罩在有些灰蒙的云层间,一丝灿金晨曦正微露其中,缓缓扬升的悠然步调陡地转快,瞬间划破了天际,像在层层迭迭的云雾中倒了瓶七彩染料,灿烂炫目的让慕容妍不由得眯细了眼。

  「东曦既驾,阴霾随之散尽。」随着严炽书沉魅的嗓音轻吐,如轮的旭日跃升而出,先是一角、半圆、全圆,霎时万道金黄霞光迸射,光华普照。

  倚坐在他怀里的慕容妍,微抬远眺的脸蛋像被洒了金粉,赤金彤红的闪着耀眼光辉。虽然对他抱她来看日出的举止有些莫名,但破晓瞬间的极致美景,以及他在她耳边的低吟轻吻,却让她的心备受撼动,同时忘却了长年来牢牢绑缚着自己的恨杀心思。

  「天已拨云见日,爱妃心思也该宽释,怡然闲适的自在快活。」

  雄鹰展翅的宽厚怀抱有着叫人安心的温暖,带着宠溺的轻哄低喟用着让人心头酸软的方式带来抚慰。一种陌生的情感刹那间在慕容妍心底扎了根,在脑海里烙了印,下意识地仰首承迎着严炽书落下的薄唇。

  让这个吻终结多年来的孤独无助,用这个吻迎接未曾奢望过的幸福可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