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面修罗恋逆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将军。」第五次轻易地将了慕容妍一军,严炽书正色开口,「爱妃这棋艺跟谁学的?能糟成这样也算不容易。」威仪十足的眉眼间净是嘲弄笑意。

  「妾身出自东胡,棋艺不精也算正常,何况是皇上您坚持要同妾身弈棋的。」蛾眉拢蹙,樱唇微微噘嘟,慕容妍语带娇嗔的回话,面上却是掩不住屡败下阵来的不甘。

  「这么说来,是朕不对啰。」闻言,严炽书忍不住低笑出声,长指轻佻地勾起慕容妍圆润的下颔,拇指还朝她挺翘的鼻头逗抹了下。

  「妾身不是这意思,皇上这么说可是折煞妾身了。」话回得有礼,可慕容妍心里却是恼极了。

  这男人除了召她献舞,在大宴小宴上要她陪同外,这阵子更是时不时上华颜殿找她品茗对弈,兴致一来还会带着她到皇城后方那片狩猎场驭马。

  虽说经过前阵子珠美人那事,后宫现在安分的没人敢使争宠的心眼,可拜他的招摇之赐,她就是再不想承认,也已经成了全后宫中最叫人眼红的宠妃了。

  话说回来,能够受宠对于一心想弑君的她来说是件好事,可在入宫不久便大胆以暗器行刺的几回交手过后,慕容妍便看清了这男人不易对付的身手,也因此后来这段时日她不再莽撞行事,反而安安分分地当个听话的嫔妃,然后暗自思量着如何更深得龙心,好利用蒙受召寝之际出其不意下手。

  偏偏面对男人那似是有情又若似无情的调戏,慕容妍总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借斟茶之势偏过头,「既然妾身的棋艺让皇上觉得不开心,那妾身给皇上弹首曲吧。」

  轻轻颔首,严炽书端起茶香四溢的杯盏,任由慕容妍走向琴座忙碌,心想她实在错得离谱,他半点不开心都没有,反而很享受逗她的乐趣呢。不过向来不喜形于色的他也不介意她的错认就是了。

  随着撩弄筝弦的柔音响起,严炽书心神也随之荡漾,鹰眸微敛的望着神情专注的慕容妍。

  比起婉容或平曦,她的琴艺着实称不上好,可她的琴音却意外地叫他感到顺耳,以一个生于东胡长于东胡的女子来说,她琴棋书画这四艺皆学得颇有水准,那精湛的舞艺更是出乎意料的让他移不开目光。

  然而,这一切却都只为了杀他……

  即便是他亲手将她送回东胡,可真正想凌辱她,掐着她的罩门胁逼她的毕竟不是他,那她到底为什么这般恨他,恨得非要置他于死地?

  一思及此,严炽书瞳眸微眯,阵阵涌上的心潮让他有些焦躁,忍不住侧首朝圆子吩咐道:「去,将朕埋在东宫的那几坛龙生子取来。」

  几首曲子弹罢,慕容妍在严炽书热络又带些激将的邀语中,饮下了他口中的中原烈酒——龙生子。

  浓烈却不辣喉的温润口感,甘醇馥郁的陈年酒香,让慕容妍情不自禁地一杯接着一杯,这才不过半个时辰多一些,她便脸蛋酡红的软倚在严炽书怀里,醉意迷蒙地觑睇着他,醺醺然开口:「你说这龙生子是为了庆贺你的出世而酿,那你阿爹一定很疼你,才会……嗝!才会给你酿了这么好的酒。」

  还说酒量不差,这才喝了半坛便醉得连该有的敬称都给忘了,说不准连眼前的他是谁,她都弄不清了。

  摇头轻笑,严炽书挪了挪坐姿,好让她舒适地躺在他腿上,「不。他一点都不疼我,他在意的只有权势。」

  「权势呀……那的确是很迷人的东西。」低低轻喟,慕容妍抬起手臂往矮几上一阵瞎摸,直到严炽书将酒盏凑抵到她唇边,如愿地又喝了杯酒后才自言自语般地开口,「要是我阿爹阿娘也有权有势,我也不用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了……」

  一开始就打着灌醉慕容妍,款试会否让她酒后吐真言的严炽书一听到她自个儿起头,便顺水推舟的接着开口,「你爹娘怎么了吗?」

  彷佛带着几分关怀的问句让慕容妍脸蛋一垮,几近哽咽的开口,「我阿爹阿娘啊……被汗王囚押在东胡……」

  「嘘,别哭。」见她眼圈泛红,晶莹的泪珠几欲夺眶,严炽书连忙出声低哄,安抚地拍着她的纤肩,「所以是汗王胁你爹娘,逼你来到中原的,是吗?」

  许是肩上轻拍的力道太让人安心,又或是醉意迷乱了思绪,慕容妍吸了吸鼻子,抑下心头的酸楚,低低开口,「不,是我自己说要来的。」

  「为什么?」将自己饮过的酒盏抵至慕容妍唇边,对于她不是被迫,而是主动成为献女这点,严炽书感到有些意外。

  「这龙生子果真好酒,真让人欲罢不能。」酒液滑过喉头,醉意更盛的慕容研忍不住笑了,笑得酣然又傻气。

  「又哭又笑,也不怕人笑话。」忍俊不住地朝她颊上轻拧了下,严炽书曲指拭着由她唇际滑至下颔的酒液,提醒似地开口,「你还没说自己主动成为献女的原因呢。」

  「因为我要复仇!我要杀了那男人!」虽然浑身无骨似地软瘫在严炽书腿上,可慕容妍的语气却坚定无比,连声调都不自禁地扬高了些。

  「为什么?那男人又是谁?」虽然猜得出她口中的男人指的便是自己,对她想复仇的想法也臆测得到几分,可严炽书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你怎么那么多的为什么!」鼻心一皱,慕容妍有些恼的娇嚷了声,头一撇便往那泛着热度的结实腹部钻蹭,「不答了不答了,唔……头好疼。」

  「好好好,朕不问就是了,你别再乱动了。」饶是向来沉稳自持,但被慕容妍这娇嗔的一钻一蹭,严炽书也不免下腹一阵抽紧。

  可一听到她喊疼,未曾对任何人动过的心房却又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疼,「头疼吗?朕帮你揉揉。」严炽书伸出手想将慕容妍埋在他腹部的脸蛋转正,好帮她揉揉额心,散散酒气,她却怎么也不肯配合。

  看着她傲骄的耍起小倔性,严炽书仅是低低笑叹了声,大掌撩开她覆颈的青丝,长指力道适中地揉按着她颈部几处穴道。「都说了龙生子性烈,你偏不信,饮得又急又快,这会知道难受了吧。」

  轻劲揉了一会儿,始终没得到怀中人儿的应声,严炽书以为她醉睡了,正想抱起她时,像是低低啜泣的嗓音闷闷地传了出来,「那男人好无情好残忍……我拧着心咬着牙地顺了阿爹阿娘的意,生离死别的拜别了他们,好不容易逃到了西塞关,结果那男人却将我当礼,送回了东胡……」

  「你知道吗?那男人心硬得好狠绝,无论我怎么哭肿了眼、怎么使劲地咬他,他仍是无动于衷的策马前行,他如愿地让乌图暂时休兵了,那我呢?我是生生被送到了狼嘴边呀!」想起当时的无助,慕容妍再忍抑不住,嘤嘤地哭了出来。

  腹部泛开的温润湿意、腰际被紧揪的袍带"怀中频频泣颤的娇躯,伴随着慕容妍如泣如诉的悲切字句传来,让严炽书心也跟着揪紧。

  「乖……别哭。」除了低声轻哄,大掌轻拍着她背安抚,因为感同身受而自我厌恶的严炽书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漂亮的安慰话,「所以你选择的自救方式,便是杀了那个男人?但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一定能成功呢?」

  「就算杀不了,我也要拖着那男人一起下地狱!」低嚷了声,慕容妍又哭着说,「为了成为献女,这几年来我咬紧牙关苦学,甚至被逼着看乌圆行淫……唔!」淫秽不堪的画面随着泣诉涌现脑海,酸意涌上喉头,慕容妍禁不住作呕的偏过头。

  见状,严炽书眼捷手快地将桌上玉盘递凑到她唇边,大掌帮着顺气地在她的背上轻拍,「缓些缓些,别激动。朕知道你难过,可喝了酒又这么气急攻心,很伤身的。」

  呕了些酸酵酒液出来,慕容妍柔顺地让他喂了杯水后,眼神迷茫的轻轻开口,「你知道吗?其实我曾经在累到极点时悔过……如果当时我不让恨意蒙蔽了心、不逞意气,就认命地成了乌图的玩物,阿爹阿娘也不致因为我而成了质囚……可是我没有退路了,就算我愿意放下心中那股恨,我也不能放下被关在东胡的阿爹阿娘呀……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光想象她躺在乌图身下,像玩物般任由亵玩,严炽书便心生残杀的冲动念头,然而此刻面对着酒后吐真言、柔弱无助的慕容妍,胸口却像针刺般地心疼得紧,只能轻拭着她滑落嫩颊的泪,「不,你做得对极了。人定胜天,命本就该自己去争,你很勇敢。」

  被理解的暖意充塞心头,慕容妍的泪却落得更凶,「可是……我现在还是杀不了他,救不了阿爹阿娘……我、我好想他们……」

  「乖,别哭了,一切都会没事的。」将慕容妍紧揽入怀,严炽书像哄着平曦般絮语呵怜,任由她的泪溅湿胸襟,同时勾动胸口那早不存牙印的痛意。

  许是他的怀抱温暖得太令人感到安心,慕容妍在宣泄了好一会儿后,抬起哭得狼藉的小脸,「我口好干,你那好喝的龙生子还有吗?」

  严炽书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这妮子醉得将自己的底全掀了就罢,哭哭啼啼完竟还会追酒呢。「是还有,可你醉了,就别再贪杯了。」

  「再喝几杯就好嘛……求你了。」唇儿微嘟,慕容妍摆出了憨娇的表情。「你呀……就一杯,不许再多了。」将斟满的酒盏端给她,严炽书侧眸示意圆子将剩下的酒全撤下。

  「真的好好喝呀!」满足地吁叹了声,慕容妍顺势又赖躺在严炽书怀里,纤细的指尖沿着棱角分明的颊颚轻抚,「你长得好像他……」

  「像你想杀的那男人?」这妮子果真醉得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了。英眉微扬,严炽书敛不住笑意的开口问道。

  「对。他的眼跟你一样深邃有神,#梁也同样铺傲地高挺着,这唇……」

  指尖停在微抿的唇心,慕容妍心头莫名悸动,顿了下后才轻吐絮语,「也同样薄得好无情。」

  「那你心悦吗?」总被喻为无情的薄唇轻勾,扬起完美的弧线,缓缓俯落。

  「我……」浅浅一字轻喃,慕容妍将要脱口的答案瞬间被吞噬,挟着强势而来的轻薄唇瓣带着炙人的热度,浓浓酒香充斥在相贴的唇心,让她酥麻了脑门,醉癫了神魂。

  宫灯映照在滑嫩的脸蛋,与酒意醺染的酡红相融,在慕容妍脸上交织出夕日般瑰丽的艳色。

  在出身皇室,看惯了诸多艳丽姿容的严炽书眼中,慕容妍绝对称不上绝色,可从当年的初见到她成了献女入宫的现在,她相貌平平的面容却始终牢牢刻划在他心上。

  她生得不美,却意外地顺他的眼。她怒极的傲倔眼神、行刺失手的恼怒不甘、专注抚琴与落棋的神情、醉得再不掩饰的纯然真性、睡得毫无防备又带点稚气的面容,甚至是哭得红肿的双眼,全都让他觉得赏心悦目,移不开目光。

  「朕该拿你这逆妃怎么办呢?」瞧她睡得一脸酣然,彷佛方才情之所至的热吻从没发生过,严炽书不免苦笑。

  上回吻她,是因为她那病得苍白微裂的唇让他瞧不顺眼,而这回吻她却是不得不承认的意乱情迷。

  即便素来不兴近女色,但才舞象之年便受司寝女官启蒙的严炽书对于男欢女爱也不算生手,可方才的唇齿缠绵却让他尝到情不自禁的滋味,生平第一次有了欲求不满的渴切。

  醇酒的甘味与纯然的甜味交融,让他炽热的唇舌离不开她的芳腔,那迷醉又青涩的娇怯回应,让他不由自主的反复卷缠撩弄,霸道侵占;纤柔的娇躯嫩若无骨的软倚在怀,更是让他失控的撩拨轻纱薄裳,急切地抚弄那一身赧红的玉胴。

  若不是怀里甜美的回应越渐趋缓,那无比撩人的娇声嘤咛也止于无声,低低轻喘的气息成了极其细微的呼声,恐怕他会在今晚就要了她。

  贵为九五之尊,他大可不顾一切地占有她,让她这宠妃之名更名符其实,可与生俱来的骗傲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严炽书真想要一个女人,也要她是心甘情愿,而不是屈于命运,迫于无可奈何的情况下。

  将人撩拨成这般,自个儿却醉得倒头便睡,欲念正盛的严炽书像被当头浇了盆冷水,男性自尊严重受创。可瞄到矮几边那两个空酒坛,又忍不住释然浅笑。——那两坛里至少有一坛半都入了她的肚,看来酒量不差是虚,酒胆兴盛、酒品扰人才属真!

  「圆子,命人在青瓷卧炉里焚上苍术迷迭香,再让尚食丞备上葛根解醒汤,待妍妃明日醒来时呈上。」思及方才慕容妍酒气冲脑犯头疼的状况,严炽书侧首吩咐道。

  「遵旨。」低应了声,始终退立十步之后的圆子在耳闻钟鼓楼传来的更声后,低声提禀道:「皇上,已过丙夜三更,是否回昂龙殿歇寝?」

  原来夜已经这么深啦……

  心中默默低喃,严炽书却是开口回道:「不了,朕今夜就在华颜殿寝寐。」让圆子伺候卸了玉冠,便和衣上榻,在慕容妍嘤咛一声,下意识地挨靠过来时,将她紧紧地揽抱在怀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