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子太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王子太野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离开会议室,贝克踩着愤怒步伐,走往办公室,一边走还一边想岑星那天说的话。

  顿时,他觉得气血不顺,心情躁郁,超想揍人的。

  因为这几天,他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会让岑星突然改变决定的理由。

  她看起来明明就是那么想跟他回来,为什么会突然反悔?而且,笨得还拿他王子的身分来当借口?

  是因为她家人反对、拒绝吗?不可能,他又不是像洛凯那种黑道老大,会让平民百姓想跟他划清界线。

  那她为什么要说那些蠢理由,来惹他生气?她明明就很乖巧又温柔,没道理会突然间变得那么不可理喻,还莫名其妙。

  有问题,她绝对有他妈的鬼问题!

  否则,她绝不可能会笨到在把自己交给他之后,才说不喜欢他、才找这些莫名其妙,又叫人一听就想吐血的烂理由拒绝他。

  只是他再气、再急也没用,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台北那边的消息回报,看能不能查出其中的问题点……

  推门步进办公室,走向办公桌,贝克将自己摔进旋转座椅里。

  突然,三声短促敲门声响起,叩叩叩!

  手拿跨海征信的调查资料,尼可急匆匆推门进入,冲向他——

  「老大,不好了!」

  「干嘛,你快死啦?」他出声怒骂。

  「不是!是岑妹妹她……」

  「岑星?她怎么了!?」一听到事关岑星,他猛地坐正身子。

  「这是台北征信社传来的资料……」

  没等尼可话说完,贝克起身一把抢过。

  他从第一页开始看,看过一页又一页,他眼色一变再变,最后——

  「该死的!她竟然被家人给卖了!」

  「老大……」尼可想问重点。

  「那个该死的老巫婆,竟敢那样欺负她!?」

  「老大……」

  「什么前世债!?那她这辈子欠我的怎么还!?真是他妈的,够了!」

  「老大……」

  「她人最好是没事,否则到时候,我连她也一块揍!」

  「老大!?」尼可大声叫。

  「干嘛!?」贝克怒声回吼,再瞪他,

  「我、我是想问你,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唉,好部属难当。

  「笨!当然是去抢人,这还要说吗!?」贝克恶眼瞪他,「立刻准备专机,直飞台北!」

  *

  搭载五十名特种部队人员的莫里纳集团专机,在第三天下午一点整,抵达桃园国际机场。

  利用特殊管道,十八部宾士房车,直接驶进停机坪接人。

  「老大,车子都已到了。」

  「去通知大家。」

  「是。」

  站起身,身穿黑色劲装的贝克,酷颜紧绷,率先步出机舱,走下阶梯。

  他坐进第二部宾士房车,尼可随后坐进前座,才几分钟时间,训练有素的五十名特种队员,都已就座。

  见前导车号志一闪,之后十七部房车,车门陆续合上,且一部接一部驶出机场,浩浩荡荡前往万红酒店。

  看着窗外景致,贝克表情沉重。

  这几天,他总感觉心神不宁,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尼可,时间没记错吧?」

  「不会有错的,老大,你放心,一定没问题的,我估计交通如果顺畅,我们说不定还可以比他们早到。」

  「这样就好。」

  「老大,你是不是在担心岑妹妹?」

  「不担心成吗?」想到她心中有事,却不肯告诉他,他的心很受伤。

  「不生她的气了?」

  「那些帐以后再跟她算,现在,只要她没事就好……」

  「老大,你放心吧,岑妹妹她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他应该是很气她、要骂她才对,但这几天,缚住他心口的不安,却教他坐立难安,无法骂她一句。

  揉着眉间,他情绪低落。

  「尼可,联络前导车开快点,不要把宾士当乌龟车开。」他应该要用吼的,但此时,他无心吼人。

  *

  台北,万红酒店——

  约定时间一到,岑母与许敏,即迫不及待地拉着岑星到万红酒店。

  坐在经理室里,岑星面无表情,垂首望着交握膝上的十指,对岑母及许敏与经理的谈话内容,她只有心冷及心寒。

  「张经理,真的不能再多吗?」贪财的岑母偎向他,讨好地问着。

  「对嘛,张经理,你看我家阿星条件这么好,应该值得更多啦!」

  「这价钱是早就讲好了的,如果你们后悔,可以把钱还来,我就当没做过这个买卖。」经理瞟眼看向一旁的保镳。

  「不不不!」看见他跟保镳使眼色,岑母吓得急忙摇手,「我们哪里会后悔呢?你误会了、误会了!」

  「那就好。」经理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拉开抽屉取出一张预先开好的四百五十万支票。

  许敏双眼一亮,抢在岑母之前夺下。

  「阿敏,把钱给我!」岑母气得跳脚!

  「老妈,这钱给你,你最后也是赌掉,还不如留着让我买药。」看着手中的支票,许敏咧嘴直笑。

  「买药?什么药?海洛英啊!?小心我去举发你啊!」

  「你敢!?」

  看着为了一张支票而反目成仇的母子,岑星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许敏一脸不爽,上前就想给岑星一巴掌,但被保镳及时拦住,还一把推开。

  「笑你们眼中只有钱,没有亲情。」

  「死丫头,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拔掉你的舌头!」

  「岑太太,你说话可得当心点,岑小姐现在可是我们酒店的人。」张经理表情不善。

  「啊,是是是!」见张经理又开口说话,岑母马上卑微鞠躬道歉,「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当然不会真的动她了,还请你别生气啊。」

  「没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是,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怕许敏把支票独吞,岑母死命拉着他,不让他自个儿跑掉,免得自己什么也没有,「走啊,一块回家去。」

  「等等!」岑星忽然喊住他们。

  「做什么!?」毫无愧疚之心的岑母,至今仍不给她好脸色看。

  「我们的债务,全清了,是吧。」

  「清了清了,全部都清了!」岑母耻笑道,「本来就没什么债务嘛,是你自己笨,要去信那个什么前世债。」

  「不管我是笨、是聪明,都已经不关你们的事。」看岑母与许敏最后一眼,岑星回过头,不再与他们说话。

  「哼,神经兮兮的!」

  「老妈,走啦,不要再跟她说了,浪费时间!」

  「好,走吧,回去后……」

  突然,数句冷厉命令自前方酒店大厅,清楚传来——

  「把这里所有的出口,全都给我堵起来!」

  「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立正,齐声应答。

  「只准进不准出,没有我的同意,任他是谁也不准离开这里半步,谁要敢反抗,一律杀无赦!」

  「是!」顿时,五十人就地散开,执行任务。

  办公室里的几人,闻声,表情各异。

  有人闹事?听闻外面的吵闹声,岑星淡然一笑。

  「跟我来!」张经理脸色一变,带着保镳快步离开办公室,走往大厅。

  「阿敏,这里好像出事了。」

  「安哪,没我们的事,我们从后面溜。」说完,母子两人一块闪了,只留下岑星在办公室里。

  听着来自前面大厅的吵杂声,看着空无人影的办公室,岑星等了会,确定无人会注意到她存在,即自口袋里拿出一罐装满安眠药的白色药瓶。

  为了收集安眠药,这一个月来,她跑了好多间西药房,借口失眠请药剂师开给她……旋开瓶盖,倒出药丸,岑星一颗一颗地吞着。

  不知道二十五颗的量,够不够?

  应该够吧?否则,她为何开始出现幻听,好像听到贝克哥哥的声音?

  「把人交出来,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贝克先生,你要讲理啊,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买回来的……」

  未等他把话说完,贝克眼色一冷,下令——

  「把这里给我铲平了!」

  「是!」

  顿时,十数名劲装男子,对上十数名保镳,没一分钟,高下立见。

  受过精良训练的精兵,大胜乌合之众,开始掀椅拆桌砸灯!

  「贝克先生,你快教他们住手……」眼见店就要被拆了,张经理急出满头大汗。

  「住手?在我还没看到她平安无事之前,你休想他们会住手!」不想再理他,贝克带领几名随扈,一路往里边走。

  「岑星,你在哪里!?」不见她的身影与回应,贝克脚步越来越急,他快步往前跑,打开每一间看到的房间!

  「岑星!?」找过几间包厢,查过休息室,贝克一路冲向位在最底端的经理室。

  「岑——岑星!?」才推开经理室的门,贝克身形一震。

  疾步冲入,他骇颜扶起倒地的她。

  「岑星!?」他惊声喊,「醒醒、醒醒啊你!」

  「贝克……贝克哥哥?」缓张双眸,看见上方的他,她唇角微笑。

  「对,是我。」唤醒了她,他安心不少,

  「我是不是在作梦?贝克哥哥不应该会在这里的。」她喃喃道。

  「你还敢说!?」贝克气声骂道,「你有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你应该知道我不会不管你的!」

  「我知道贝克哥哥一定会帮我,可是……我不要被你瞧不起……」

  「瞧不起!?我宠你、疼你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瞧不起你?如果用钱就可以买到你的自由,再多的钱,我也愿意付啊!」

  「不,我不要拖累你……不要你因为他们而讨厌我……你不知道他们、他们好贪心,就像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我……我累了……」

  「累了?什么意思?」

  望着他,她露出虚弱的微笑。她累得想休息,想就此结束一切。

  「我知道他们常欺负你、虐待你,但现在不会了,我绝不会再让他们欺负你,你别怕,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我知道,我……我也不会再让他们欺负我了……」她意识模糊,淡笑,「因为只有贝克哥哥才能欺负我。」

  「那你为什么要……」

  「贝克哥哥,我们约来生再见,好不好?」贴近他的心口,她微笑倾听着他的心跳声。

  「来生?」

  「对,就来生。」望着渐渐模糊的影像,她淡笑着,「今生,你不要生我的气……然后,我们来生再见,菩萨已经答应我,来生还可以遇见你。」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贝克不解她话中含意,却看见她的嘴角,有白沫冒出。

  「你怎么了?为什么会……」拭去她嘴角白沫,他微愣望她,蓦地,他眼神一变,「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我……」意识涣散的她,再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老大,岑妹妹可能吞药了,你看!」意外看见滚至桌角边的药瓶,尼可急忙捡起,送至他手中。

  「吞药!?这——」惊看手中药瓶,贝克心神震骇。

  难怪那天她在离去前,会说出「他们不会再见面」那种话……原来,她早有求死的意图!但,她怎可以这样对他!?

  「没我的答应,你绝对不准死!」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岑星,贝克双手颤抖,快速抱起她,疾步往外冲,「快通知备车!」

  「是!」

  「我要万红酒店在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是!」

  「我要那对母子生不如死!」

  「是!」

  「我还要她平安没事……要她健康、幸福、快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