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子太野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王子太野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似野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疾步上楼进房的贝克,毫不掩藏自己对她的强烈欲望,一进房间就快速褪去两人身上碍事的衣物。

  他为她一身的雪白肌肤而惊艳,为她一身如丝绸般滑细的绝美触感而赞叹、亢奋,但却也更加小心,不让自己的狂野激情,伤到她一分。

  可,裸身覆上她纤弱的身子,他昂首窜动的欲望却仍是教她吃足了苦。

  「嗯!」突来的撕裂痛意,教岑星痛得紧闭清眸。

  「对不起、对不起……」他应该要更加小心的。

  待痛意缓缓褪去,张开盈泪的瞳,她见到他眼底的心疼与歉意。

  「没、没关系。」抬手轻触他因隐忍情欲,而微微颤动的脸颊,她唇角缓扬,绽出一抹羞怯的绝美笑意。

  「为你,再痛,我也甘愿。」她终于让自己完全属于他了。

  今生,她再也了无遗憾……凝进他湛蓝之眸,岑星鼓起所有勇气,红着粉颊,圈下他的颈子。

  「吻我,好吗?」忍住羞涩,就着他的唇,她轻声细语。

  「你——」入耳的娇软情语,犹似春药,教贝克难以抗拒。

  紧拥住身下的她,他一边舔吻她水嫩诱人的唇,一边极为压抑地对她缓摆腰臀,希望她能尽快适应他的存在。

  终于,一声娇吟逸出她的唇。

  清楚入耳的媚吟,就似一张通关许可证,教贝克眸光乍亮,再也无所顾忌地激情吮吻她的唇与舌,也一再朝她狂摆腰臀,感受她紧窒的温柔,与她同坠欢愉之海,共享极致情欲快感……

  *

  就似有用不尽的精力,贝克将她与自己紧锁在房间里两天两夜,六餐外加两顿下午茶、点心,都是由张嫂送到房间门口。

  当贝克甘心放开身下的她,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

  可,四个钟头前才睡着的岑星,一醒来即又被贝克压制在身下,教她喘息连连,全身倏染令人眩目的激情红晕……

  当满室情欲气息渐渐消褪,岑星娇弱无力地趴卧床上,微声喘息,静待心跳恢复原有的跃动频率。

  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亲吻身下细嫩雪肤,贝克翻下她的身子,将她拥搂入怀,喟叹出一声满足。

  「还好吗?」拉过薄被覆上两人,他低声问。

  「嗯。」别过羞红的颊,她点头。

  「会不会不舒服?」转过她泛染红晕的脸孔,他来回轻抚她纤细身段。

  「还……还好。」

  「我有弄痛你吗?」这是他所担心的。

  「以后我会尽量温柔一点。」

  「……」

  「岑星?」

  「你不要问了啦!」她粉颊臊红,埋首枕头间,娇嗔道。

  「好好好,不问、不问。」瞧她一副要钻地的模样,他呵声笑。

  强忍羞涩之心,她悄扬雪颜,望他,嘴角噙笑。

  「你喜欢什么姿势?」

  「呃?」岑星怔傻望他。愕见他眼底的逗弄笑意,她满面通红。

  「讨厌!」粉拳一握,她又气又笑地使劲用力槌他,再踹他几脚,「就会欺负我!」

  「呵,好好好,不欺负你就是了。」抓住她的双拳,他笑着将结实健壮的长腿跨压住她的腿,制住她又捶又踹的四肢。

  「哼!」佯装生气,岑星推开他,翻身下床,拿着他吩咐张嫂替她买的衣物,闪进浴室沐浴更衣。

  二十分钟后,岑星擦着湿发走出浴室,而贝克也已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等她。看见她,他站起身,走至她面前。

  「生日快乐。」带着迷人的微笑,他将礼物递送到她面前,「快拆开看喜不喜欢。」

  「谢谢。」带着浅浅笑意,岑星小心翼翼地拆开他送的礼物。

  当她打开绒盒,看着里边闪闪发亮的镶钻对戒,她微愣。

  「是对戒……」

  「对,你一只,我一只。」执起她的手,他将女戒套入,既而将男戒放至她掌心,「来,该你了。」他伸出手指。

  看着他伸出来的手,岑星紧抿柔唇,握了握男戒。

  「快啊!」他掌心朝下,甩动五指,催着。

  「这……」她可以吗?

  「这是我在西班牙特地挑的,质地绝对精纯,如果这款式你不喜欢没关系,等回西班牙,我再带你去挑一对喜欢的,现在……」

  「对不起。」

  莫名的三个字,教贝克一愣。

  「你说什么?」

  「对不起。」

  「你在说什么?」

  「我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为什么?」他表情微僵。

  「我……我不能跟你去西班牙了,对不起。」

  贝克神色微变。他一直认为岑星会跟他回西班牙,尤其,在她将自己完整的交予他之后,他更是如此认为,但现在,她说不能跟他回西班牙?

  「为什么?你不是早已经答应了吗?」抑下躁乱的情绪,他冷静问。

  「对不起,我……」她摇头,说不出原因。

  「如果是你家人不答应,没关系,我可以去跟他们谈,我相信……」

  「不、不是的!」她急摇头。

  「那是你舍不得离开他们?那也没关系,我可以替他们申请移民。」

  「也不是的,我……我……他们没问题,是、是我不想离开这里。」

  「不想离开这里?但是你之前已经答应过我,会跟我回西班牙!难道当时,你不知道要跟我回西班牙,就必须离开这里!?」

  「我……我当然知道,只是……总之,我就是不能跟你回去就是了!」

  「就这样一句话?不能跟我回去?在我为你在西班牙打点一切,想将你介绍给爷爷认识的时候,你就丢这样的一句话给我?」

  「我……对不起。」

  「对不起!?你是在耍我啊?」

  「我没有,我只是……」不知如何面对他的怒火,岑星难过地红了眼。

  「那就告诉我一个,我可以接受的理由!」

  「我不知道你可以接受什么样的理由,但是我说了,我不能去就是不能去,拜托你,别再问了。」

  「就『不能去』?这又是什么烂理由!?」

  「我——」

  「既然不能跟我去,为什么又要把自己交给我?你说,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千万不要惹我生气。」控制住想掐死她的冲动,贝克忍住气道。

  「因为……因为你是个王子……」她困难地说着,「如果可以跟你有一段情,这样,我在朋友面前,可以……可以很有面子。」

  「请容我提醒你,现在我也还是个王子!」

  「但,但是我现在不喜欢你,不喜欢王子了。」

  「为什么!?」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我清醒了,不作梦了。」岑星努力转动脑子,想着能让他接受的理由与借口。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的身分地位太尊贵,你太有钱,你是名人。」

  「你是说我的身份地位,是你跟我之间的阻碍?」

  「对!」顺着他的话,岑星急道,「而且,你是西班牙的三王子,身边一定有很多漂亮的女人,万一你经不起诱惑,喜欢上她们,那我……」

  「那是不可能的事!」贝克倏声截断她的话。自从认定她后,他就没再多看长得一身肥嫩的女人一眼。

  就连变身成功,又一直死缠着他的莎莉金,嗯、哼,也早在十天前,就已经被他一脚踹出莫里纳集团!

  「这辈子,我就只要你一人,其他女人,全部闪边去!」

  「你!?」骤袭入耳的言语,教岑星情绪激动,她想投进他的怀抱,想跟他回西班牙,想放声痛哭,还想告诉他一切,但——

  「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不看他愤怒的蓝眼,她别过头,「总之,我们就是不适合在一起,我要说的话,就是这些了。」

  「岑星!?」他心中怒火往上飙。

  「贝克哥哥,以、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再见。」回过头,深深看他一眼,岑星强忍悲伤,微笑,急步转身走。

  贝克惊愕,出声想喊住她,但,砰地一声,房门被关上,贝克傻住。

  就这样?他被甩了?因为他是王子!?霍瞠蓝眼,瞪住紧闭的房门,贝克脸色一阵青红,像被岑星狠狠踹了一脚。

  靠!他都不嫌她穷了,她居然嫌他是个王子!?这、这还有天理吗!?

  耙过一头紊乱金发,贝克气得一脚踹向沙发,砰!

  妈的,耍他啊!

  *

  最近,莫里纳集团全体员工,一致认为自家主子贝克·莫里纳,变得超可爱——超级可怕、没人爱!

  因为莫名被甩,带回一身愤怒狂火的他,工作情绪异常高昂,且效率极高,对集团来说,这是好事,但,却让他身边的众高层主管叫苦连天。

  像是为了要尽快结束手中的企画专案,他就以紧迫盯人方式,不断督促各高层主管,尽速推动计画,无形中,带给众主管无限沉重的工作压力。

  这一天,某高层主管会议正进行中。

  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贝克·莫里纳一边翻看手中资料,一边看向公关部主管,想起昨天交代给他的任务。

  「卡洛经理,昨天我交代的事情,你处理好了没有?」

  「……」

  「为什么不说话?还没处理吗?」啪!他拍桌大骂,「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居然连那一点小事也办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会议结束后,我立刻处理!」

  「下次再误事、再拖延,你就给我小心一点!」忍住气,一转头,他看到业务一部经理。

  「哈克经理,上午业务会议中,提出的问题,你解决了吗?」

  「这……」哈克瞠大双眼。那是早上才说的耶,哪可能这么快就解决?

  「这什么?还没想到办法解决?你到底在做什么事啊!?」

  一转头,他看到下一个倒楣鬼。

  「巴格副理,你呢?一个小时前,我要你和法国集团重谈合约的事,你联络了吗?」

  「联、联络了。」呼,好险。

  「嗯。」一听,贝克脸上有了笑容,「那谈得如何了?」

  「呃,谈?还没谈……」呜,一样惨。

  「还没谈!?」表情一变,他开骂。「那你在跟对方联络什么?联络晚上要上哪去喝花酒吗!?你不怕酒喝太多醉死撞车啊!?」

  再转头,他怒视另一名倒楣鬼,「还有你!」

  二十分钟后,会议室内的十数位高层主管,全被他叮得满头包。

  「没用的东西!」飙完一圈,贝克愤身站起,瞪向已经躲到角落拚命发抖的会议小秘书。

  「你!马上通知副总裁过来接手会议,我没办法跟这群蠢猪沟通!」恶眼狠瞪一群超可怜又无辜的主管,贝克气急败坏地离开会议室。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